1. 爱下电子书
  2. 当代现代
  3. 心腹
  4.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作者:

二十二

这一段时间农业局的干部职工都抑制不住地有些兴奋,因为董志良正式跟大家打了招呼,农业局要在城南园艺场搞开发,也不用大家大放血,只象征性集点小钱,大头主要由投资商拿,而且明摆着是有钱可赚的项目,不出两年,大家就可实现小康目标。

董志良打的不是诳语,城南园艺场的开发很快就搞了起来,投资者就是袁芬芳的芬芳有限责任公司。杨登科因为天天跟董志良在外面跑,对此中情况多少知道一些。听董志良和袁

芬芳商量,前期投资四千来万,袁芬芳的公司不可能拿出这样一大笔资金,都是那位柴老板划过来的。有了资金,一切就好办了,芬芳公司先拨给园艺场一千万,双方达成协议,在园艺场临近贵水方向圈出一块地皮,用以建设芬芳山庄。根据初步设想,山庄里必须有豪华宾馆,一流餐饮,现代化娱乐休闲场所,还要能召开高档次的中小型会议。

杨登科清楚,这个设想董志良可是蓄谋已久了。他任农业局长后不久不是坐着刁大义的车,让吴卫东陪着到各县区跑了一趟么?据说董志良就是想摸些情况,找点思路,准备在市农业局做番实事。结果各县区的工作局面都死气沉沉的,没有什么特色。直到最后一站到了西边一个小县,晚上住在离县城五公里的休闲山庄里,才开了眼界,长了见识。别看那个县经济落后,小山庄却豪华气派得很,可谓吃喝玩乐一条龙。县农业局长说平时客人总是爆满的,不是提前预订,根本住不进去。小山庄是年轻的县委书记从外面引进资金修建的,县财政一分钱都没出,县里人都佩服书记不凡的能力。有意思的是,过去省市领导连那个县的名字都不太记得住,别说前去视察指导工作了,可自从有了这个小山庄,上面便光顾得非常频繁了,县城里陡然多了不少高级小车。县农业局长还说,那个县因为太不起眼了,历届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任期一满不是去了人大政协,就是平调到了外地,没有一个能进步的,而小山庄建成后,那位年轻的县委书记任期还不到就进了市委常委,县长也顺理成章当了县委书记,算是各得其所了。

县农业局长的话让董志良感慨不已,那天晚上他谢绝了同行们安排的娱乐活动,一个人沿着小山庄转了两圈,慢慢就有了一个初步设想。回市里后,这个设想又在脑袋里酝酿了多时,董志良才给袁芬芳打了一个电话。自从因为儿子的事跟董夫人达成协议后,董志良一直控制着没和袁芬芳联系,但工作需要,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袁芬芳觉得董志良的设想可操作性很强,两人当即碰了一次头,明确了各自的任务,便开始分头行动,袁芬芳联系资金,董志良选购地皮。不想这事还特别顺利,袁芬芳通过关系联系上了柴老板,资金和地皮也很快有了着落。

董志良深谙官场游戏规则,他不想把这事当成一种个人行为,他究竟是一局之长,如果自己背着单位去外面搞什么开发,十有八九是要出漏子的。该走的程序他都一一走到了。他正式召开了局党组会和局务会,提出在城南园艺场建设芬芳山庄的初步设想,理由是市委出台了建设小康贵都的英明决策,农业局要根据自己的行业特点,利用资源优势,振兴地方经济,同时让局里的干部职工象征性集了点资,到时可以分红受益。农业局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实际工作可做,现在董志良找了事,又可以给大家带来好处,谁能不支持?这个设想很快就在局里通过了,还组建专门班子做出了切实可行的实施方案。接着董志良拿着方案报告了市委分管领导和常委会。市里刚大张旗鼓地开过全市招商引资工作会议,见董志良这么快就引到了大额资金,自然全力支持,董志良的方案马上得到了认可。

程序到了位,又有局里支持和市委的认可,董志良就放开手脚大干起来。很快芬芳山庄的设计图纸就出来了,工程人员开始圈地打桩。柴老板听说董志良和袁芬芳办事这么得力,非常高兴,表示要亲自到现场看看。投资人对自己投资的项目这么热心,董志良和袁芬芳当然表示欢迎,坐上杨登科的蓝鸟,到省城把他接了过来。

柴老板对设计图纸和所选地址非常满意,觉得芬芳山庄建在这么一个依山傍水,离城不远不近的黄金地段,区位优势非常明显,以后赢利绝对没有问题。在现场走了一遭后,几个人准备回城了,柴老板说他年轻时是登山运动员,虽然好久没爬山了,可一看见有山的地方就有感情,便跃跃欲试,想重温旧梦,一展身手。

大家就跟着柴老板往董志良前不久去过的园艺场场部后面的山顶爬去。别看柴老板已有些发福,但老运动员的功底还在,在场的几个人包括经常在这里爬上爬下的何场长几个,都没法爬过他。到得山顶,极目四顾,只见青山连绵,碧水荡漾,真是风光无限。柴老板越发兴奋了,对众人说:“风景这边独好!想不到贵都还有这么好的地方,不是到了陶氏的世外桃源吧?”大家就说陶氏的世外桃源大概也莫过如此。

也是一时兴起,柴老板突然提出要扩大芬芳山庄的建设规模,这倒是董志良和袁芬芳几个没曾预料到的。只见柴老板指着山下侯家村方向,说:“把那块地皮也圈进来,沿河建些曲径回廊,石山亭阁,让贵水的风光尽入我怀,那么这个芬芳山庄又可上一个档次。”何场长说:“那个村子叫侯家村,把村子圈进来,恐怕工作不怎么好做。”柴老板说:“也不要圈整个村子,把村后紧挨园艺场的那个地段圈过来就行了。至于资金你们不用担心,回去后我立即给你们再划几百万过来就是。”

柴老板的想法不无道理,他离开贵水后,何场长就开始跟侯家村的人交涉。不想侯家村的侯村长坚决不同意,何场长找了他几次,都没谈成。何场长没法,只得到农业局来向董志良汇报,董志良笑起来,说:“这还不好办?侯家村属于贵南乡吧?乡里的皮书记是我在郊区做区长时一手提拔上去的,你要他辛苦一趟,跟我来见一面。”何场长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出门上了停在坪里的桑塔拿。

一个小时后,何场长就回来了,身后跟着年轻的皮书记。皮书记一见董志良,一双手老远就伸了过来,问老领导有何指示。董志良说:“你可是一方诸侯,我怎么敢指示你?我想念你了,想看看你是胖了还是瘦了。”皮书记说:“太感谢老领导了,基层工作不好做,天天扯不完的麻纱,所以难得回城里一次,好久没向老领导汇报工作了。”

听皮书记左一个老领导右一个老领导的叫着董志良,何场长就知道这事没什么问题了。

开了几句玩笑,董志良也没说有什么事,皮书记心想今天看来得出点血了,便提出他请客,找一个馆子,好好聆听聆听老领导的教诲。董志良笑道:“农业局穷,园艺场也不富裕,好久没开荤了,皮书记这么慷慨大方,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几个人于是分头登上杨登科和小马的车,出了农业局。

来到皮书记经常光顾的一家酒店,进包厢坐定后,董志良才说出了自己的意图,皮书记说:“这好办,那个姓侯的小子,别人的话他都可以不理,我皮某人说句什么,他是不会打折扣的。”董志良说:“你还有这一手?”皮书记说:“那不是?不是我做工作,他那个鸟村长早被人家拱下去了。”

说着,皮书记就掏出手机,拨了侯村长家的电话,也不说有什么事,只说了酒店的名字,要他快过来,今天要分个高下。

不到半个小时侯村长就骑着摩托车赶到了。一见董志良和何场长在场,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却碍着皮书记的面子,还是入了席。席上也没一句论及地皮的话,大家只管放开喉咙喝酒。这里董志良官最大,大家都竞相给他敬。董志良因为在郊区做过区长,皮书记给他敬过后,侯村长也站起来,举杯跟董志良一碰,一饮而尽,说是先喝为敬。董志良说:“侯村长你坐下吧,起身是要罚酒的。”侯村长说:“罚就罚,难得跟父母官在一起。”真的又喝下一杯。董志良不好意思推托了,只得仰脖干了。

不过董志良还是比较节制的,喝到后面几轮,他就不那么喝得直了,主要由杨登科给他代喝。大家都不好勉强他,杨登科代喝,还是要敬。直到大家都微醺了,皮书记在董志良耳边嘀咕了两句,要服务小姐撤了酒,上了一些点心。离席出了酒店,侯村长就跨到摩托车上,准备告辞,皮书记一把将他扯下来,说:“董局长都没走,你好意思先溜?走走走,陪董局长搞活动去。”侯村长没法,只得跟着董志良几个进了酒店隔壁的红杏楼。

皮书记安排好董志良何场长和侯村长几个后,又过来请杨登科和小马。杨登科客气了两句,见小马被一位小姐扯走了,才跟另一位小姐进了一间幽暗的小屋子。屋里一张大床,小姐递给杨登科一套花格子绵布衣服,说:“先生请换衣服。”到屋外回避去了。

杨登科还是给陈局长做司机时到过这些场合,后来开着破面包车和旧桑塔拿,没人请了,便再没来过。只是那时也不用换什么衣服,不知怎么兴起了这套名堂。所以换好衣服,小姐重新进屋后,杨登科就问为什么还有这么个程序。小姐就笑了,说:“先生是烦程序太复杂了吧?这叫循序渐进。”

杨登科觉得这位小姐还挺会说话,声音也甜,不免多看了她几眼,觉得她身材和脸蛋的轮廓都不错,虽然屋里光线太暗,看不太真切。

按照小姐的指点,杨登科乖乖躺到了大床上。小姐开始在杨登科身上拿捏起来,一边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杨登科问道:“城西不是已经有了一个红杏山庄么?怎么这里又有了一个红杏楼?”小姐说:“红杏楼和红杏山庄本来就是同一个老板嘛。”杨登科说:“他怎么老抠着红杏这两个字不放呢?”小姐笑道:“我们的老板是个有文化的人,大概他最喜欢那句关于红杏的古诗吧?”

杨登科清楚她指的哪首诗,却装傻道:“红杏还有诗的?”小姐说:“你看上去也是有文化的,难道没读过那句诗?”杨登科说:“我才小学文化,哪读过什么诗?”小姐说:“我告诉你吧,那句诗叫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杨登科笑起来,说:“我明白了,这里的红杏都要出墙的。”

小姐就在杨登科身上狠捏一把,嗔道:“先生好坏好坏的哟。”杨登科哎哟一声,说:“你怎么这么心狠手辣?”

因为还算谈得来,杨登科又随便问了问小姐的姓名,虽然他知道这些场合里的小姐绝对不会说真姓真名的。只听小姐说:“本小姐姓潘,三点水的潘。先生你呢?”杨登科说:“我姓西。西边的西。”小姐就停了手中的动作,望着杨登科说:“还有这样的姓?你不是骗我的吧?”杨登科笑道:“怎么是骗你呢?你那三点水的潘是潘金莲的潘吧?所以我这西边的西便是西门庆的西。”

小姐乐了,举了拳头向杨登科砸过来。杨登科身子往里躲躲,接住了小姐的拳头,小姐顺势栽进了杨登科怀里。杨登科想不到她会来这一套,往外推了推,小姐一动不动,杨登科却没决心了,抱紧了小姐。

杨登科并不是那种好色之徒,也就到此为止,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可小姐却有些不甘心,试探着将手往他下面伸过去。杨登科便去拿她的手,小姐停顿了一下,见他并不怎么坚决,继续向前,还说:“西门庆,你在潘金莲面前还装什么假正经?”杨登科说:“你真以为我是西门庆?”小姐说:“我是潘金莲,你不是西门庆是谁?”杨登科说:“如果我真是西门庆,一定把你带走。”小姐说:“真的,说话一定算数哟。”

说着话,杨登科稍一走神,小姐的手就到达了目的地,杨登科就不能自持了,变得有些听话起来。见杨登科不再抵抗,小姐的胆子越发大了,几下就解开了他的皮带。杨登科觉得再不能听之任之,护住裤头,说:“小姐,打住打住,我是个废物,不中用的。”小姐柔声道:“还废物,看你好挺拔的。又不贵,才一百元钱的小费。”

一百元真的不贵,何况这个小姐还有几分可爱。杨登科差点又坚持不住了。但他知道自己是来陪领导和客人的,他们又先进的包厢,如果他们出去了,自己还在里面快活,岂不惹得他们不高兴?这么一想,杨登科就坚决地坐了起来。小姐感到很失望,却还是强作欢颜道:“我还没见过有你这么意志坚定的男人。”

杨登科于心不忍了,取下挂在衣架上的衣服,从里面掏出一百元钱,递到小姐手上。小姐眼睛亮了一下,却不肯伸手,说:“你这钱我不能要,我还没有提供服务。”杨登科说:“怎么没提供服务?你的手艺挺不错的。”抓过小姐的手,把钱放进了她的掌心。小姐的头低下了,转身出了屋子。

待杨登科几下换好自己的衣服,正准备出去,小姐又进来了。她按了门后的开关,屋顶亮起一只稍大一点的灯泡。杨登科这才看见小姐手上还拿着一张纸条,低声道:“先生你是我干这行后遇到的惟一的好人。这是我的真实姓名,还有我的手机号码,今后你还想得起我,就打我手机。”然后将纸条递到了杨登科手里。

杨登科低头一瞧,只见上面写着丁雨亭三个字,心想多好的名字。杨登科把纸条放进衣兜,对丁雨亭说了声谢谢,却见她眼里盈满了泪水。杨登科心里软了一下,暗想,莫非这个叫丁雨亭的小姐还动了真情不成?

出去后,董志良也刚好做完按摩,从另一间屋子里出来了。只有侯村长还在里面。等了二十多分钟,侯村长才出来,臂弯里还搂着一位鬓发散乱面色潮红的性感小姐。有意思的是那位小姐一边在侯村长身上蹭着,一边用手掖着裤头,好像匆忙中裤子没系牢似的。侯村长大概是看到了杨登科几个,才甩脱小姐,朝他们笑笑,摇晃着身子上了卫生间。这边皮书记已结了账,开好了发票,又过来附到董志良耳朵边上,轻声说道:“那姓侯的家伙,光小费我就给他出了两份,看来这事没问题了。”

还真被皮书记言中了,侯村长不再打折扣,答应芬芳公司在侯家村征地。没几天袁芬芳和何场长就跟侯村长签订了协议。侯村长事先收了不菲的好处费,地价也就谈得很便宜,只有一般商业用地的半价。芬芳公司当即就把预付款打到了侯家村的户头上,然后派人过去划了红线。那两天杨登科送董志良去看过现场,划进来的土地正好是猴子的药材基地,地垄里那些还没完全长好的药材苗子你踩我踏,已是狼藉一片。

猴子这一阵也站在地边心疼地看人划线,杨登科走近他,说:“你是怎么和村上交涉的?”猴子说:“村里给了一万元的补偿款。”杨登科说:“你原来给过村里一笔承包费呢?”猴子说:“没给他们怎么会承包给我?我东挪西借,一次就把几年的五万元承包费交足了,这一来我白忙乎了半年。”杨登科说:“那村里还了你的承包费没有?”猴子说:“侯村长说那笔承包费村里早花光了,得缓一段时间才能还给我。”

杨登科也搞不清村里的事,不便多说什么,又指了指地上乱七八糟的药材苗子,问道:“如果这些药材长成后再出售,会有多少收益?”猴子说:“应该有六七万多,除去成本还能赢利四五万左右。”杨登科叹道:“这你可是吃了亏了。”猴子说:“有什么办法呢?这是村上的决定,我胳膊扭不过大腿啊。”

杨登科沉默了一会,问猴子以后有什么打算。猴子一脸的无奈,说:“把村里的五万元承包费要回来还了债再说。”杨登科也不可能给他出什么好点子,说:“竹青刚上医专,你不弄点钱不行啊。”忽见那边董志良已经向蓝岛走了过去,只得说:“我走了,有什么困难只管来找我。”猴子说:“借你的五千元还不知几时还得了,怎么好老去麻烦你?”

杨登科指指猴子,说:“你看你看,又来了,说好不要再提这事的。”忙转身追上董志良,上车走了。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