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当代现代
  3. 心腹
  4. 第四章

第四章

作者:

一个星期眼睛一眨就过去了,杨登科一直没接到马校长的电话,心想马校长怕是把号码弄丢了,那天说是烂熟于心,八成是吹牛的,毕竟那么久没联系过了。就给马校长打了一个电话过去,问要不要把电话号码告诉他。马校长懂得杨登科的意思,说后勤副校长还没回来呢,要杨登科别急。杨登科只得盼望那个后勤副校长早点回来。

又过了一个多星期,还没有马校长的回音。杨登科不指望马校长主动打电话了,究竟是你求人家,不是人家求你,他有什么义务给你打电话,把临时工送到你手上来?杨登科又试探着打电话找到了马校长。马校长说副校长回是回来了,不过这事看来有些为难,好几个家属包括几位校领导的老婆孩子都想在学校里做事,一时不好开这个口子。

杨登科心里来了气,你这不是耍我杨登科么?正要摔电话,马校长在那头给杨登科出点子道:“农校归口农业局政工科直管,你能不能让蔡科长给我写个条子什么的,我有了尚方宝剑,也好堵学校其他人的嘴巴,这事恐怕就好办些了。”

杨登科的气就消了不少。

如今找个工作哪怕是好点的临时工,也比找个老婆还难,不是打几个电话说几句好话就能解决的。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马校长也是有自己的难处,才给自己出了这个主意。

杨登科只好硬着头皮,回头去找蔡科长。想起陈局长下台后,自己成了大麻风,谁都躲着,蔡科长跟吴卫东一样,更是不想接近自己,还不知道他会不会买账呢。

走进政工科,蔡科长正在兴致勃勃上网聊天。杨登科不好打扰他,坐在一旁干等。人不求人,一般高大,人一求人,卵短三寸。这是俚语,粗是粗俗了点,却是人之常情,谁都有过这样的感触。杨登科深谙其理,所以还耐得住性子。

好不容易挨到蔡科长过足瘾,打着哈欠下了网,又关掉了电脑,杨登科这才涎着脸说明了来意。蔡科长先没吱声,只管笑,也不知他笑什么。没法子,现在你要求人家,所以杨登科也只好跟着蔡科长笑,笑得尴尬而难受。杨登科心下暗忖,身边没有镜子,若对着镜子瞧瞧,自己这副卵样,肯定面目可憎,惨不忍睹。

笑过,蔡科长才说道:“这个姓马的,就知道来这一手。”杨登科也没听明白蔡科长的话,傻瓜一样盯着他。蔡科长又说道:“我已经给姓马的写过好几回条子了。”

望着蔡科长脸上得意的笑,杨登科心想,这个姓蔡的还挺有权威的,有那么多人来找他写条子。要知道在机关里,有时权威人士的条子甚至电话,往往比正式的红头文件还要管用得多。

蔡科长当然不可能有太大的能耐,但杨登科很清楚,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他打个电话,写个条子,也是吓得倒人的。杨登科于是挤出一脸的笑,讨好蔡科长道:“麻烦蔡大科长给我也写一个吧,以后您老人家有什么用得着我杨登科的地方,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蔡科长说:“好吧,就给你写一个,至于管不管用,我可不能打保票哟。”

手中有点权力的人,人家求他办事时,都是这么个口气。杨登科乐滋滋道:“我知道蔡科长一字千金,肯定管用。”

蔡科长于是问清了杨前进的名字,拿笔几下写了一个条子。杨登科拿过去一瞧,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写着:请马校长解决我局杨登科同志侄儿杨前进临时工为荷。后面还郑重其事地落了蔡科长自己的大名和年月日。

口袋里装了条子,杨登科心里自然对蔡科长又是一番感激。还骂自己过去错怪蔡科长对自己不冷不热,其实他还是愿意帮忙的。一个人究竟过不过得硬,平时是无法衡量的,看来只有到了关键时刻才看得出来。

可最后,杨前进还是没能到农校去做事。几天后马校长打电话到司机班,说原想有了蔡科长的条子,这事应该没问题了,谁知那些也想要学校安排亲属做事的老师天天找校领导纠缠,说姓蔡的算个什么鸟?农校还是个团级单位呢,他一个小小科长,有什么资格对学校发号施令?校务会迫于压力,一直定不下杨前进做临时工的事。连蔡科长的条子都不起作用,他也没办法了。杨登科哭笑不得,也不好强逼马校长,就是逼也逼不出结果。却还得口口声声感谢他为此事费了大劲。马校长连说这是他应该做的,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他就是。

听这口气,好像他已经为杨登科解决了什么重大问题似的。

挂了电话,杨登科才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如果给你办了事,有恩于你,感谢他属于情理之中,现在他什么都没给你办,你感谢他干什么?是不是感谢得有些冤枉?杨登科一脸自嘲和无奈,觉得这确实太滑稽了点。

老郭这时出车回来了,见杨登科脸色有些灰暗,而司机班这一下又没有其他人,就问他:“你在生墙壁的气还是生窗户的气?”杨登科就把到农校去给杨前进找临时工,又根据马校长的主意到蔡科长那里拿了条子,可最后还是没解决问题的过程说了说。老郭就笑起来,说:“你被姓马的当猴子耍了。”

杨登科怔怔地望着老郭,一时也没明白过来。

老郭就告诉杨登科,马校长纯粹是拿蔡科长的条子来搪塞他的。这已是姓马的惯用手段了,每次有人找他办什么事,关系不一般的,他做主就给办了,关系不怎么样的,他嘴上都答应着,拖一段时间才说办不了,要人找蔡科长写条子。找蔡科长的人还没赶到农业局,他已先给蔡科长打了电话,要他帮忙应付应付。当事人拿了蔡科长的条子送到他手上后,他先拖上一段,拖得当事人没了脾气,才打电话,说蔡科长的条子都不起作用,这事他再没法子了。老郭还说,蔡科长起码帮姓马的写了不下十张条子了。这样显得姓马的费了心尽了力,当事人虽然达不到目的,却还得感激他。

杨登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弄了大半天,事没办成,自己却还要莫名其妙地感谢人家。又想起当时找蔡科长写条子时,他脸上的笑就有些异样,原来事出有因。杨登科也是百般无奈,怪只怪自己没有了后台,谁也不再把你放在眼里。如果陈局长还在台上,他杨登科还给他开着小车,姓马的还会这么对待自己吗?恐怕自己还没开金口,他就主动找了来,把事给你办得妥妥帖帖了。

老郭见杨登科半晌没放个屁,说:“登科,凭你现在这个样子,想给你侄儿找个好点的事做,恐怕不那么轻松,你得先把自己的事情解决好了再说。”杨登科苦笑笑,说:“我也懂得这个道理,可现状如此,我有什么办法呢?”老郭说:“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一个大活人,总不能被自己的尿憋死吧?”杨登科嘘口气,吱声不得。

杨登科也没了信心再给杨前进找工作,劝他回去算了,说叔叔没这个能耐。杨前进眼里就红红的了,说只怪自己没争气,前面找的两次工作都弄丢了,如果就这样回去,他妈恐怕是不会让他进屋门了,这是他出门时他妈当他面说过的话。杨登科也是没法,只得让杨前进还呆几天,他再想想路子看。

杨登科又带着杨前进跑了几个地方,有硬关系的地方不需要临时工,需要临时工的地方关系不硬。杨登科无计可施,垂头丧气去了农业局。

这段时间局里工作多,老郭他们都在外面出车,司机班里空荡荡的,杨登科连说话的对象都找不到一个。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只有独自坐在椅子上生闷气。当然是生自己的气,只恨自己没有卵用,连杨前进的临时工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来。又想起让杨前进这么一个又高又大的年轻人闲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看来只有做通他的思想工作,打发他回家了。

正在沮丧,吴卫东从门外进来了。杨登科眼前一亮,心想是不是那五千元生效了?要不他在司机班里,吴卫东是决不会进来的。

果然跟那五千元有关。吴卫东终于弄清楚那是杨登科所为了。杨登科悄悄佩服起聂小菊来,她分析得太准了,五千元不是个大数,可也不是个小数,搁到谁手里都会掂量掂量的,何况是吴卫东这种谨小慎微的人,不往心里去,还不是那么容易。

看来吴卫东确是往心里去了,所以才找到杨登科这里来了。

进屋后,吴卫东先将身后的门关上,然后过来坐到杨登科前面,将腋下的包夹紧点,轻声说道:“杨科,感谢你对我父亲的关心!”

好不容易才用五千元换来吴卫东一句感谢,看来这世上还是钱管事呀。杨登科暗想吴卫东既然还知道感谢,那么总得给你安排点事情做做了吧?这几个月杨登科算是受够了无所事事的罪过了,那跟行尸走肉可没什么区别。杨登科说:“吴主任你说哪里去了,你是我的领导,你的父亲还不是我的父亲一样?”

这话说得有些肉麻,杨登科自己也感觉出来了。可再肉麻,也要人家吴主任同意你肉麻呀,这比连肉麻的机会也没有要强些吧?

杨登科还没来得及去麻,吴卫东又开了口,他说:“你的心意我领了,可你的做法有些不妥。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在一个战壕里战斗了那么多年,完全用不着来这一套嘛。你这可是要我犯错误了。”

吴卫东能把你当成是一个战壕里的,也是对你的抬举了。杨登科还以为吴卫东这是说的客气话,究竟是五千元钱,他总不好客气话都不说一句就笑纳了吧?杨登科说:“吴主任真喜欢说笑话,这点小意思也会让你犯错误,那机关里还到哪里去找没犯过错误的人?”

这么说着,杨登科脸上又堆满了谄笑,好像不是他送了人家钱,而是人家送了他钱一样。

只是这天杨登科的笑脸没赔出理想中的效果,只听吴卫东说:“不犯错误我也不能要你的钱,我吴卫东可不是那种爱财的人。”

杨登科想,吴卫东这就有点标榜自己了。不是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么?滚滚红尘,茫茫人世,谁找得到不爱财的?要说不爱财,除非你不是凡人,不食人间烟火。其实不食人间烟火也做不到,人死后做了鬼,不是还等着活人给他烧冥钱么?

谁知吴卫东这回并不仅仅标榜自己,他还拿出了行动。他从包里取出那个杨登科十分熟悉的大信封,往桌上一放,说:“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起身出了司机班。

杨登科脑袋里一片空白,一时不知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原想钱多了又不要喂饭,吴卫东犯不着跟钱过不去,顶多也就道貌岸然批评你两句,然后给你安排部旧车开开,这事也就两抵,谁也不欠谁了。想不到吴卫东竟会来这么一手,倒是杨登科始料未及的。

杨登科连瞧一眼信封里面的钱的欲望都提不起来,将信封往身上一塞,一脸茫然地回了家。聂小菊正在忙晚饭,见杨登科神色不对,问他出了什么事。杨登科没力气说话,把信封往她手上一扔,仰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起傻来。给杨前进找工作,落得个处处碰壁,杨登科还能忍受,可连拿着亮花花的钞票去送人,都送不出去,这打击也太大了点。

在这个世界上,杨登科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做成一件像样点的事来。一种男人最害怕也最不愿意面对的失败感笼罩着杨登科。

聂小菊打开信封,拿出钞票瞧了瞧,也感到有些困惑。她弄不懂吴卫东是哪根神经出了毛病,连这样熏人眼睛的钞票也打动不了他。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怎么鬼也有不肯推磨的时候了?不过聂小菊并不傻,很快就明白过来,吴卫东是不愿为了这区区五千元,冒与杨登科接近而遭康局长猜忌的风险。

五千元送不出去,就意味着杨登科的处境一时还无从改变。聂小菊很替杨登科感到着急。可惜自己只是学校一名普通教师,也爱莫能助啊。作为一个女人,聂小菊能做的也就是多关心体贴丈夫,减轻一点他心头的失败感。晚饭过后,杨聂和杨前进都睡下了,两人进了大卧室。聂小菊偎进杨登科怀里,风情万种地去撩拨他。

聂小菊长相身材都不俗,别看孩子都十多岁了,却风韵犹在。杨登科因为心里喜欢聂小菊,尽管是老夫老妻了,平时行使夫妻之道时还是挺有激情的。特别是碰上聂小菊主动的时候,杨登科的情绪来得更快。

今晚却有些例外,聂小菊费了好大的劲,杨登科好像课堂上那些心不在焉的差等生,老是跟不上趟。不过聂小菊确是有一套的,通过不懈努力,终于还是将杨登科调动起来了。谁知到了紧要处,杨登科又缩头乌龟一样变得不中用了。男人最尴尬的就是这样的时候,杨登科无地自容,恨不得甩自己两个耳光。

聂小菊本来是想消解杨登科心头的郁闷的,不想这一招也失了灵,只得退而求其次,好言相慰,要杨登科不必过于在乎吴卫东。杨登科没吱声也没动弹,躺在聂小菊身边,像一只失去了知觉的冬眠的癞蛤蟆。聂小菊劝慰了一阵,见杨登科没有什么反应,搬过他的脑袋一瞧,他已是一脸的泪水。

聂小菊心里一酸,将杨登科往怀里搂紧点。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