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当代现代
  3. 心腹
  4. 第六章

第六章

作者:

这天晚上吃了饭,杨登科什么事也不做,哪里也不去,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一边等着钟鼎文的电话。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已经播过,焦点访谈也快到了尾声,却仍然没有钟鼎文的音讯。杨登科有些坐不住了,心想这家伙不是把昨天的话扔到爪哇国里去了吧?正要拨钟鼎文的号子,电话机突然响了,正是钟鼎文,要杨登科到红杏山庄去。

红杏山庄是一所宾馆。

当过领导小车司机的人都有这样的深切体会,他们可以忘记自己父母家里的门是朝东还是朝西,是面南还是面北,但市里的主要豪华宾馆位于哪个具体位置,路上怎么走最为通畅快捷,那是一定要心中有数,丝毫含糊不得的。因为那是领导们活动的主要场所,他们要经常坐着小车去那里接见各路客人,研究部署工作,同时进行其他消费。

杨登科对红杏山庄自然也是非常熟悉的。红杏山庄原是市政府第二招待所,前几年因经营管理不善,慢慢萧条下去,鬼都不肯上门,以至连年亏损,无以为继。后被一位姓舒的个体老板收买过去,花大钱重新搞了装修,实行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很快红火起来,所以一到夜晚,那个地方就变得人气鼎盛,热闹非凡。

说好给杨前进找工作,却往那样的地方跑,杨登科不知道钟鼎文要搞什么名堂,只得打的往红杏山庄直奔而去。进了山庄大门,钻出的士,钟鼎文的三菱也正好赶到。两人刚走到一处,一个穿警察制服的就跑出山庄,奔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杨登科认识,就是红杏山庄舒老板。看他们的神色,好像出了什么事。

果然不出所料,那警察和舒老板告诉钟鼎文,十分钟前,三个喝得醉醺醺的流氓冲进山庄里面的保龄球馆,打伤了两名正在消费的客人,然后扬长而去。好在客人伤势不重,只出了一点血,肿了两块,已被送到附近医院检查去了。不过受伤客人强烈要求山庄尽快找到凶手,给予严惩,否则他们要将山庄告上法庭。

几个人赶到保龄球馆,里面的客人已经疏散,只有几位山庄员工和一位风都吹得倒的保安人员守护着现场。说是现场,其实就是球道旁的两滩血迹,在灯光下泛着青辉。只见一位年轻警察正单腿跪在地上,举了相机咔咔咔咔对着血迹一个劲拍照。钟鼎文拉长了脸,背着手,绕着血迹转了半圈,然后喊过舒老板,说:“拍了照,现场就可清理了。”又对身后的警察说:“就近找间屋子,喊几个现场目击者,问问情况,作些笔录。”

钟鼎文处理现场的时候,杨登科无事可做,只好站在一旁干瞪眼。心里却直犯迷糊,这个钟鼎文倒有意思,说好是给杨前进找工作的,工作没影子,他却跑到这里处理起公务来了,还要我跟着作陪。但杨登科还不好吱声,就是吱声,这一下钟鼎文也没功夫听他的。

前后弄了个把小时,该钟鼎文他们处理的都已处理完毕,几个人出了保龄球馆。忽见舒老板从后面追了过来,手上还提了几个塑料袋,好像是些香烟。先给已上了摩托车的两位警察塞了两袋,又过来把另外两袋塞进三菱车。钟鼎文说:“舒老板你客气什么?”舒老板说:“这么晚了,让你们连觉都睡不成,真不好意思。”钟鼎文说:“这是我们的分内工作嘛。”舒老板说:“话虽如此,我这里不出事,也不会让你们这么辛苦了。”

钟鼎文拉开了车门,准备上车,一边说:“这事有了结果,我会通知你们的。”舒老板说:“抓凶手是你们的事,我只担心那两位客人,他们想起诉我们,恐怕还得钟所长给做些工作。”钟鼎文说:“这事恐怕不太好办,人家要起诉是人家权力嘛。不过舒老板的事,我们是会尽力而为的。”舒老板抱了拳,说:“那就谢钟所长了,事后定当重谢。”

钟鼎文脸色一跌,义正辞严道:“谢什么谢?把我们搞公安的看成是什么货色了?你们管好自己的摊子,少出事,少添乱,就是对我市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和治安工作的最大支持了,否则下次恐怕不给你们出示黄牌,就再也说不过去了。”舒老板忙点头,说:“是是是,我们坚决按钟所长的要求,进一步加强治安管理。”

钟鼎文又用鼻子哼了两声,说:“就你们请的那站都站不稳的保安,你说你们怎么加强治安管理?”舒老板说:“那个保安是老关系户说尽了好话才说进来的,我早就想把他给辞掉,却碍着关系户的面子,一直没辞成,这次正好有借口打发他走了。”钟鼎文说:“这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舒老板讨好道:“那钟所长能不能推荐个得力的保安给我们?”

杨登科这才听出了点名堂,意识到了今晚钟鼎文此举的真正目的。

钟鼎文这时已经上了车,又回头对下面的舒老板说:“我给你找找吧,但还说不定。”舒老板说:“说得定说不定我不管,我只管找你要保安就是。”钟鼎文说:“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我是城西派出所所长,党和人民把几乎半个城市的社会治安交给我,我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啊,屙屎放屁都没时间,又有好多空闲给你找保安?”

舒老板卟哧笑了。他不愧是做老板的,还有些幽默感,接住钟鼎文的话说:“钟所长既然工作这么忙碌,那我给你安排我们山庄员工替你屙屎放屁,你就不要亲自屙屎放屁了。”说得一旁的杨登科都忍不住笑出了声。钟鼎文也笑道:“好好好,你别把屎呀屁呀的放在嘴里了,我给你想办法就是。不过要想请得力点的保安,工资可不能太低哟。”舒老板说:“我这里的保安都是五百多一月,如果是钟所长亲自推荐来的,我开七百一月,怎么样?”钟鼎文说:“你又不是给我开工资,问我干什么?”

杨前进的工作问题有了着落,而且每月有七百元,比钟鼎文原来许诺的还多了一百元,杨登科就觉得没白跟钟鼎文出来跑这一趟了。让他惊讶的是,贵都市这么个穷得丁当响的地方还有这么好的临时工,说出去恐怕都没人肯相信。

杨登科还有些不懂,钟鼎文又不是神仙,怎么料得到今晚红杏山庄一定会出事,一天前就通知你等他的电话呢?车子出了红杏山庄后,杨登科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惑。钟鼎文朗声笑起来,说:“这可是咱公安部门的内部机密,不可与外人道也。”杨登科说:“别这么神神秘秘的了,我看那几个喝醉酒的流氓和挨打的顾客,肯定是有什么来头的。”钟鼎文这才兜了底,说:“登科你也不是外人,说出来,你可不要外传。实话告诉你,那几个家伙正是我老钟托了关系刚从里面保释出来的烂崽,我咳声嗽,他们也会奉若圣旨的。”

杨登科虽然已意识到是这么回事,可被钟鼎文说白后,他还是眼睛瞪得牛卵大,说:“原来是你们事先导演好的。”钟鼎文说:“好啦好啦,你又不是太平洋的警察,管这么宽做什么?你只管明天让你侄儿到派出所来,我叫舒老板本人接他到红杏山庄去上班。”

杨登科心生感激,这个钟鼎文也真是煞费苦心啊。

不觉得三菱车就到了九中门口。杨登科下车后,钟鼎文扔出一个塑料袋来,打在他的怀里。原来是刚才舒老板塞进车里的烟。杨登科说:“我怎么好意思享受你们警察的待遇呢?何况我又不抽烟。”钟鼎文一边倒车,一边说:“不要辜负舒老板一片美意嘛。”

钟鼎文的车开走后,杨登科才转身进了九中。到家里打开袋子一看,是两条白沙烟。白沙烟自然不怎么的,但袋子里面还有一个红包,拆开一看,竟是一千元现金。杨登科心里想,这钟鼎文真有意思,在舒老板那里给杨前进找了个七百元一月的工作,还要人家大放血。这样的乐事,这世上恐怕也只当警察的才碰得到。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