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斗破之成佛系统
  4. 第114章

第114章

作者:

“晟多谢圣僧!”赵晟激动的说道。

“不必如此,你我之间不过一场交易罢了,你替贫僧修建庙宇7塑造金身,贫僧帮你除去天地间的怨气戾气,大赵国运再延长三百载,不过此事乃是逆天而为,帝国命运犹如人的寿命一般乃是天定,国运亦有阴阳,属阳着国运兴隆,属阴着国运维艰,百年前自从丢掉燕云十六州后,便由阳转阴了,不过好在有神人转世,出了一个贤臣,硬生生为赵国延长了八十年的国运。

“贤德公王明阳,他在世时政事清明,更是镇压了国内的叛乱,灭了南蛮,上马为将,下马为相,可惜贤德公只活了五十三岁,著书不过一半便走了。”赵晟急忙叫出了一个名字,然后有些哀叹。

陈凡听后淡淡一笑说道:“逆转国运乃是逆天之举,你需要准备几种宝物,能承载天雷地火的轰击,贫僧听闻蜀山派有三件神器,伏羲剑,神农鼎以及女娲石,施主要是能借来女娲石那便好办了,净化怨气戾气不过一方面,就如老人生病一般,病去除了,人依旧年迈,偷天三百年,没有神器顶住,贫僧也做不到的。”

“蜀山派?”赵晟听后,眉头一皱,他也听说过,蜀山派的镇山之宝,当年自己求得一观还只允许自己进去,这次想要带出蜀山,有点难啊?赵晟咬咬牙道:“圣僧,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定会带来女娲石。”心中已经想好怎么办了,要不浴火重生,要不便是灭国,可是,如果自己不做,大赵也就数十年的国运,暗道:“蜀山?朕就不信三十多万大军拿不下一个蜀山派!!!”

三天之后,赵晟看着朝堂中的诸臣,淡淡说道:“朕出海寻得一圣僧,册封为国师,诸位爱卿可有想法?”

一同赵晟出海的几十位大臣相互对视了一眼,相互摇了摇头,然后拜道:“陛下圣明!”

“梁爱卿,三十万大军是否集结完了?”赵晟看着台阶下的太尉淡淡的说道。

梁太尉见了皇帝的眼神,心中一冷,赶紧站了出来,道:“陛下,京城有七十万大军,老臣统计了一下,实际不过四十五万大军,剔除老弱病残后不过三十万大军,而且还要防备后唐,最低京城要留守十万大军,只能动用的二十万大军。”说完之后擦了擦冷汗。

梁太尉见赵晟阴沉着脸,没有说些什么,心中便是一沉,知道皇帝动了杀机,前几次杀人都是这个表情,虽然年轻了二十岁,只有十八九的样子,但自己依然不敢动弹。

“噗通”一声,梁太尉跪了下去,脱下了帽子,道:“陛下,臣死罪!”

“你万死也难赎其罪……”赵晟还没有说完便被梁太尉打断了,高声道:“陛下,臣自知死罪,还请听我一言。”

“臣自幼家贫,贤德公同乡,只隔了一条街道,自小励志效仿贤德公,发奋读书,十六岁中了举人之后,遇见了我的恩师南阳太守方侗,在他的教导下,臣二十中了探花,因为年轻风头盖过了当年的状元,被赐官杞县县令,一年,臣只用一年便把杞县治理的夜不闭户,第二年臣查出惊天大案,贩卖私盐,牵连朝中大员,不过第二天,臣便入狱了,在狱中待了七天,惨遭毒打,因为恩师,臣才能活命,当时恩师已经六十二了,为了让我活命,整整站了三天三夜,我刚刚出狱,恩师便归天了,陛下,你知道恩师拉着我的手说的是什么吗?官是两张口,官是两张口……”

“那时臣便知道了为官之道,一路高升,

不过恩师始终是臣心中的一个痛,哪怕臣此时是太尉,却也不敢乱动,背景深厚,臣根本不敢得罪,今时臣自知难逃此劫,所以……”梁太尉说完之后,双眼冷了起来,气质发生了变化。

“臣弹劾太师庞华,蜀王赵宁,礼部尚书徐腾,兵部尚书诸葛旦,御史田不知,开封府尹柳江,国舅秦密,郑国公徐翔,梁国公卫言,江陵王赵无忌,岭南……”

“臣……”

“臣……”

“臣等……”

“住口!让他说完!谁敢打断,”乱棍打死。”赵晟怒视着群臣。

“诺!”赵晟身边的一位侍卫站了出来,另眼看了梁太尉一眼。

“多谢陛下!想不到我梁焕今日过后会名流千古啊!哈哈哈……”梁焕哈哈大笑。

“开启元年六月六日,太师庞华受贿玉如意一对,东海珍珠两颗,白银十万两,黄金五千两,同年十月太师庞华之子元庆与国舅秦密之子轮奸民女十人,随后杀害,又买通天一阁人榜杀手数十人杀人灭口,斩草除根。”

“开启三年金人使者抬着十箱金银珠宝进入太师府,同年七月,元龙将军十万大军兵败,死伤无数……”

“开启二年,蜀王抢夺富商丘之言之子,凌辱三天而死,随后奸尸……”

“八年江陵王虐童十人,随后杀人灭口……”

“国舅秦密在开启四年六月,踏入尼姑庵,带出一尼姑,乃是先帝的淑妃,随后改名为柳姬,两年之后便把柳姬被卖进青楼,得钱十万两白银,臣随其后花费三十万两白银把淑妃娘娘请到了臣的家中,吃斋念佛。”

“开启九年兵部尚书……”

“够了!”赵晟的脸已经黑了下来,没有想到他的这些都是他不知道的,-同样他也知道了梁焕是一个人才,无论统领军队还是政务都精通。

“臣恐慌!”梁焕跪了下来,见皇帝赵晟让他闭嘴,便知道了,今天他能活了下来,至于得罪的其他人,他可不怕,这件事自己已经准备了二十年,直到昨天有一个和尚找到了自己,说能保护自己的命,让自己再进一步,那时他便知道时机到了。

“哈哈……二哥,听闻你找到了一个圣僧,重返了十八岁,何不让我见见呢?”只见一人满脸是血的一个人闯了进来。

赵晟平静的看着下面的蜀王,道:“想不到你真的反了,当年通敌卖国之人竟然是你,以至于大哥横死洛阳,之后更加残害父皇,我……”

“呸……那个老东西怎么可能是我的父亲,你可知当年失踪的秦王,他才是我的父亲,我母后世被他抢过来的,随后派人杀了秦王,父仇子报,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你还是死吧,放心,你的那些后宫佳丽已经女儿我回好好带她们的,哈哈哈……”

“唉,方龙,动手吧,攘外必先安内,今天便平定内乱,随后率军威逼蜀山,拿到女娲石!”赵晟摆了摆手。

……

“残阳如血,这时才最美丽,古人诚不欺我啊!”一个喝着酒的和尚坐在皇宫上。

“师父,这太阳没有家里的好看。”一个十三四的少女仰头看着陈凡,蓝色的大眼睛非常灵动。

“是啊!贫僧不过是一个过客,或者说,这就是一个不寻常的梦……”陈凡淡淡的一笑。

“师父,你在说些什么啊?”

大家还在看:最强无敌熊孩子斗罗之殿下系统从斗破开始当咸鱼演戏从超神学院开始我在万界是大佬斗罗之异数斗破从纳兰嫣然开始超神学院之君临诸天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