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都市之绝品赘婿
  4. 第351章 决定

第351章 决定

作者:

?楚南彻底呆住了,“这么说我想的那些都是真的?”

“不然你以为呢?”秦秋莹面色终于有了一些红|润,“你别看秀秀这么大了,其实身子干干净净的,不过她并不喜欢男人,你懂我的意思吗?但是吃了赤果,必须要和男人....那个,所以她犹豫再三,最终绝决定便宜你。你小个小滑头,别以为这样就是好事了,我可警告你,也就是这一次,以后一定当做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秀秀不好意思告诉你,所以都让我来说。”

楚南目瞪口呆,兴奋而觉得刺激,“这也行?这么说师姐是拉拉?”

“那当然。”秦秋莹脸蛋红扑扑的,“之前她还追过我,抱着我睡过呢。”

楚南脸上充|血,抱着秦秋莹的柳腰都紧了不少。

“就是抱着而已,我可不是拉拉。”生怕楚南乱想,秦秋莹低着眉头,紧张的解释了一句,而后又道:“一会你也别用其她异样的目光看着她,也别说这事,你们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然后需要的时候,自然而然的让这一切发生。”

楚南龇牙咧嘴道:“还有这事,你们就不问问我的意见吗?”

秦秋莹修长洁白的玉手滑到楚南的腰间,秀眉微翘,“怎么,你小子得了便宜还想卖乖?秀秀是何等人物,可不比冷家那大小姐差。人家身子清清白白的,还能亏了你不成,你要是不愿意,可有的人是愿意。”

“呵呵,我开玩笑的,这等好事,我想没有任何男人能够拒绝,只是感觉太突然了。”

秦秋莹哪里不知道男人的心思,也懒得计较什么,淡淡道:“我就不多说了,你也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也就是秀秀,不然我才不会这么大方,也不知道效果到底怎么样,千万记住我之前的话,不然秀秀恼羞成怒,揍你一顿。”

“她打不过我。”楚南暗自嘀咕,却是没有说出来。

秦秋莹走后,楚南开始收拾院子,然后把煮药的都拿出来。这些都是之前备用的,也没有必要隐瞒师姐等人。

到了二楼把赤果拿了出来,其它的药材楚南没有动,那些都是他和秦秋莹以后用的,怜秀秀不需要,她既然说是今晚,肯定都准备好了。

把赤果的盒子放在一边,虽然不怕周围人说什么,毕竟周围都是自己家人,但为了避免别人说什么,楚南还是之前就买了无烟碳,这样烧火也不会被人发觉什么。

其实熬制汤药,还是在师姐家的那个大别墅比较好。也不会有人发现什么,这边是联排别墅,相较于独栋的,多少有些过于狭小了。

不过现在都准备好了,怜秀秀肯定也早有考虑,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有些人在家里弄烧烤,也是常有的事情,倒不虞这些会被人举报。只要不是大火熊熊的情况下。

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楚南静静的等着怜秀秀上门。心情激动难以平复,他到底是个男人,想着有机会把身材丰腴诱人的怜秀秀抱在怀里,肆意爱怜,就一阵热血沸腾。

他自己都好奇,怎么现在这么好色了,之前还是个小处|男之前,那抵抗诱|惑的能力,可是相当的强悍。

现在得了,自从破了戒,就再也没有之前的矜持了。

等待的时间,多少有些让人觉得难熬。楚南时而坐着时而站着,来来回回的走动。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左右,还不见来人,楚南也有些急了,想起怜秀秀家里距离这边也不远,他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然后坐在床|上,元神出窍,飘飘忽忽的朝着怜秀秀家的别墅走去。

元神出窍的感觉很爽,尤其是这种飞行的时候。楚南一阵飘荡,很快到了怜秀秀家的别墅里。

他刚要进去,忽然就看到一个中年妇人走了出来,然后朝着它微微一笑。

楚南浑身一个惊颤,接着直接吓得从床|上醒了过来。

缩了缩身子,楚南冷汗直流,奶奶的,果然是个高手。刚才那鬼魅的一笑,快把他吓死了。

本来应该无人发现的事情,结果一个没人在意的中年妇女,忽然朝你一笑,这种感觉,无疑于半夜行走,遇到了厉鬼。楚南几乎被吓了灵魂出窍。不对,他灵魂已经出窍了。

见鬼,楚南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起来灵魂也算是灵体一类的,怎么还能被吓到呢?

他正思索间,外面的院门已经打开,楚南刚进跑向阳台,果然见一身紫色礼服的怜秀秀,正推门而进。

今晚的怜秀秀风姿动人,显然经过了精心的打扮,乍看上去,颇有些风华绝代的感觉。

怜秀秀本身就是个大美人,大美人一旦化妆后,可比那些电视明星要美的多了,尤其是怜秀秀这种本身就家世良好的大家小姐。

虽然不知道怜秀秀如何这般打扮,可楚南也顾不来了,赶紧下楼,捧着赤果的盒子,往下面走去。

“师姐。”走到下面,楚南看着温婉如玉,目光如水,静静的看着他的怜秀秀,喉结微微耸动。脸色有些郝然,“东西都准备好了。这是赤果。”

怜秀秀面色淡淡,修身的紫色晚礼服,把她优美的身段,衬托的淋漓尽致,让人几欲把控不住。楚南甚至有些怀疑,怜秀秀是不是故意穿成这样。对了,穿成这样,一会怎么打坐?

目光偷偷的看向怜秀秀的那双对笔直有力的大长|腿,果然看到了开叉的地方,楚南赶紧收回目光。

怜秀秀面露微笑,瞧着眼前的一切道:“早以为你会准备好,没想到还真是准备好了。师姐没有白疼你,这次我若是真是能进步,以后师姐一定会记得你的好。”

言罢,伸手轻轻的摸了摸楚南的额头。

楚南大汗,颇有些尴尬,他又不是小孩,而且这次不是自己还占了大便宜吗?不过怜秀秀到底是大人,这样摸|他的头,他偏生一点反感的意思都没有。

目光瞧了一眼怜秀秀,忽然楚南愣道:“师姐,你没有带其它辅料药材吗?”

怜秀秀脸色不变,转身道:“我忘了,我回去拿。”

楚南几乎是下意识的拉住怜秀秀的玉|臂,“师姐,我这儿也有,你用我的吧。”

怜秀秀轻轻的转头,目光如水,静静的打量着他。

楚南不敢多看,主动放开手臂,急匆匆的上楼去了。

怜秀秀莞尔一笑,绝美的姿色,在那一刹那间,让周围的景色都黯然下来。可惜楚南是无福看到了。

楚南一边上楼,一边心里嘀咕,师姐不可能忘记药材的啊,怎么会空手过来呢?刚才楚南完全能让怜秀秀回去拿,可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楚南就拉住了怜秀秀的玉|臂,就好像不拉住,自己的形象就会在师姐的心里,下了一个档次。

长吐一口气,楚南也懒得想这些,走到自己的卧室里,把灯光打开,然后把里面药材拿出来。

主要药材他都有,剩下的他不在的时候,秦秋莹都帮他买了,因此现在别说一枚赤果,就是五六枚的量,那也完全没有问题。

把药材拿好,楚南用口袋装着下了楼,到了楼下,楚南发现,怜秀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再院子里了。

他左右看了看,把药材放在一边的凳子上,赶紧走向院门,发现院门没有彻底合上,这才松了口气。还以为怜秀秀忽然就没了踪迹呢。

东西收拾好,因为熬制过一次,楚南也不等怜秀秀了,开始生火起来,准备上水加药。

他刚刚生好火,就看到怜秀秀再次推门而入,手里拿着很多的药材,来到他身边,怜秀秀把药材放在边上,蹲了下来,一股沁人心脾,如兰似麝的香气顿时扑鼻而来。楚南陶醉的吸了口气,目光微瞥,只见怜秀秀这么一蹲,本来就很修身的晚礼服,顿时再次把她身上原本就曼妙的部位,勾勒的更加完美。

楚南脸色发燥,不敢多看,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今天的怜秀秀,他总觉得与之前相比,太过于诱人了。

浑身上下,处处都充满了成熟|女人的知性优雅,让人陶醉,让人迷恋。

“我把我收集的那些药材也都拿了过来,大概是十人的份,以后你和秋莹也正好用的着。”怜秀秀一边侍弄,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声音温润柔和,让人听着如沐春风,舒服至极。

“嗯。”楚南也没有说自己够,只是应了一声。

“师姐,”整理好药材,楚南道:“这些都是一会准备放进去的药材,你看看还有没有缺乏的,我去弄水。”

“好,你去吧。”

楚南走后,怜秀秀把所有的药材一股脑的放进去,和冷子璇的做法微微不同。

楚南拎着一桶矿泉水,从屋子里走出来,见状,疑惑的看了眼怜秀秀,见她面无表情,在一边扒拉着已经烧起来的炭火,遂不在多说什么,只是把水放进去。

这种炭火,是最好的,只要燃烧起来,很容易发出大量的热,几乎在水倒进去的瞬间,也不知道怜秀秀用了什么法门,就让炭火立即灼烧起来,对,居然起了不小的火。

楚南愣了下,随即见到那火很快熄了下去,然后上面的炭火一片红彤彤的,这才反应过来。

楚南觉得自己还是少动作为好,上次只是看到了冷子璇的一次煮药,这次也正好学习学习怜秀秀的。

都学着,技多不压身,有备无患嘛,毕竟自己可还是有那么多的赤果。

熬制药汤的时候,其实很快的,尤其是火足够强大的时候。

没多久就听到里面的开始响起咕噜噜的药水沸腾的声音。

“再倒水。”怜秀秀吩咐道。

楚南不敢犹豫,又把水倒了进去。五分钟左右,当怜秀秀再次让他倒水的时候,楚南终于忍不住道:“师姐,这倒水有什么讲究吗?”

“熬干两次,用第三次的水,然后加上赤果。”怜秀秀伸手把放在一边盒子拿过来,疑惑道:“你不是应该知道吗?”

“不对啊,上次子璇弄的时候,就是煮沸一次,没有这样的繁琐。”把之前的药汤都熬干了,药水都沸腾蒸发,楚南不觉得她这个方法对。

“应该是各有各的办法吧,不过我觉得我这个没错,小南,你要知道,这是辅料,有时候药性相对淡一些,对于主药反倒好上一些。”

“有这种理解?”楚南觉得有趣,也觉得有些道理。

“管它呢,”怜秀秀淡淡一笑,神色又开始显得兴奋,“反正效果相差不了多少。”这是她今天晚上,第一次露出这般兴奋的神色,绝美的容颜上,本来淡然的神色,忽然有种睥睨一切的自信。

活脱脱一个女强人。这种自信,楚南只在冷子璇身上看到过,一向温婉的怜秀秀身上,其实很少看到。

人家都这么说,楚南也不再多说什么,第三次把水倒了进去。

怜秀秀打开盒子,面色虔诚的把赤果放了进去。

盖上盖子,这次怜秀秀朝着旺|盛的炭火里倒了一些水,让火势小了很多。

“主要需要慢慢熬制。不急。”说着怜秀秀又倒了一些水在里面。

楚南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急的。

这次熬制的果然慢了不少,大约十分钟左右,才有一股熟悉的药香味从盖子里扑面而来。

怜秀秀把小脑袋凑过去,面色陶醉道:“这肯定是赤果,一点都不会有错,闻这个味道我就知道了,而且是最好的。好香啊,小南,我觉得浑身都快飘荡起来了。”

楚南哭笑不得,他闻过,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奇怪的,当然也没有感觉到什么轻飘飘的感觉。

很快里面的药水再次沸腾起来,药香愈发的浓烈,楚南也感受到了这股浓郁的药香味,瞬间也觉得身体舒服了不少。

此时怜秀秀的脸蛋,已经兴奋的有些通红了。

楚南没有打扰她,只是默默的看着不断乱晃的盖子。

“好了。”眼见怜秀秀娇喝一声,瞬间把早就准备好的水,完全倒在了炭火下面。

炭火瞬间熄灭,没有一点的烟尘,只有一些味道,不过很快就被药香味都给遮盖住了。

怜秀秀从身后拿出一个大瓷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的,楚南都没有发觉。

端起煮药的锅柄,开始朝着里面倒药水。

怜秀秀一边倒,一边道:“剩下的可以给秋莹喝,一会你拿过去,让她把这个放在煤气灶上放水熬制,嗯,放刚才一半的水就好,效果虽然没有这么好,但是也不会差到哪,可以多喝几次,她现在还没有引气成功,喝了这个,决然是没有问题的,正好也不算是浪费。”

楚南点点头,见她把药水倒完,便把煮药的药锅拿了过来。

怜秀秀面色微红,见他往外面走去,小声道:“你快点回来。”

楚南心头一热,点点头,嗯了一声,迅速的转身朝着秦秋莹家里走去。

这附近都是他们的房子,近的很,楚南没几步路就到了秦秋莹的院门口。

房门被锁上了,楚南只好打电话,让秦秋莹下来。

“你怎么来了?”秦秋莹很快走了下来,把楚南赢了进去,“你这是?”她看着他手里的药锅。

楚南也不多说什么,和秦秋莹走了进去,把药锅放在煤气灶上,然后倒了一半的水,“你尚未引气,把这些剩下的药汁,二次煮水,等煮沸了,你就喝掉,不会有什么事情,肯定能帮你引气成功。”

“你喝吧。”秦秋莹还是觉得楚南喝比较好,她凡事都想着楚南优先。

“傻丫头,我都引气成功了,这是为你打基础的,知道不?”楚南亲了她一口,“一会赶紧喝了,然后回去打坐,对你好处不少。”秦秋莹应该属于很不适合修炼的那种,但是有这么变|态的药物在身边,想不成功都难。

“你才傻,说谁丫头呢。”秦秋莹白了她一眼,眉眼尽是羞意,“那我可就喝了。”

楚南抱着她亲了一口,“我过去了,等我们自己醒来,在这之前,别去打扰。”

“知道啦。”秦秋莹嗔了一句,把他往外推,“春宵一刻值千金,赶紧去吧,记住我和你说的话,不然秀秀揍你,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楚南嘿嘿一笑,嬴荡而不失猥琐,兴冲冲的而去,弄得秦秋莹娇嗔不已.......

楚南进了院门,发现怜秀秀已经不在了,当下把院门锁好。看到除了赤果的盒子不在外,其它一些辅料药材还在院子里,不由大摇其头,怜秀秀还真是够实在的,自己用不上就不在乎了,可他必须得在乎啊。

当下把这些药材都给收拾起来,抱着往二楼走去。

推开卧室的房门,一阵特殊的香气从卧室里扑面而来。楚南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这间屋子里简直是各种香气云集,当然最让他感兴趣的就是美人香了。

一袭优雅晚礼服,三千青丝已由挽起变成垂下,如瀑布般的披散在优美的背后。怜秀秀只是背对着他,就已经让楚南神魂颠倒了,说实话,怜秀秀到底是成熟至极的女人,也懂得男人的心理。准确的说更知道怎么样挑动男人的情绪。

楚南现在可是前所未有的激动,比怜秀秀成熟的还有墨姨,和她身份一般的高贵的还有冷子璇。比她青春靓丽的,还有姜雪,可无论是谁,在眼前有意制造氛围的怜秀秀面前,楚南都觉得差了一点味道。

不说其它,但说氛围,和心情激动,楚南觉得这一刻实在太过于美妙。

昏黄的灯光下,一个佳人,身段优美,静静的背对着他。

“你来啦。”只见那位家人,忽然回头,冲他嫣然一笑。

楚南脑袋一热,脱口而出,道:“师姐,你好美啊。”

怜秀秀脸色微烫,没有理睬他的奉承,又转头去碰了碰瓷碗,而后道:“感觉差不多了呢。”

楚南反应过来,赶紧把药材一股脑的塞进保险柜,锁好后,这才转过头,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在冷子璇面前他都没有这样举止失措过,他只能解释为这样完全是因为她和怜秀秀接触的实在太少了。

“你去洗个澡吧。然后回来给我守护。”怜秀秀语气淡淡,声音柔和,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力量。

楚南还能说什么,当下点点头,去洗澡去了。

怜秀秀在楚南子走后,迅速的伸头擦了擦汗水,低声啐了一句,随即又轻笑起来。

把高跟鞋脱掉,蜷着身子上床,把被子盖在身上好大一会,怜秀秀才重新又起坐了起来。那袭紫色晚礼服的开口处,正好让她打坐。可怜秀秀知道,如果真的需要的话.......这袭晚礼服不过是遮羞的道具罢了。

看了眼外面,怜秀秀把边上已经温润下来的汤药,端了过来,然后咕噜咕噜的饮了下去。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要变强!

楚南是她唯一从生理和心里都不不讨厌的男人,这边够了,现在她必须把这难得一遇的机缘把握住。

把清白的身子给楚南,也算是答谢他的赤果吧。

楚南洗完澡,穿着睡衣,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把房门关上,楚南觉得自己的卧室里,几乎成了药屋,都是药香味,还好是香味,不然全都是中药的典型味道,那就惨了。

看了眼正盘腿打坐的怜秀秀,楚南也不多想,坐了下来,然后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似曾相识的场景,和眼前的女人却是换了一个。他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自己很幸运,可不论怎么说,他内心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姜雪知道这事估计会很生气,但是面对师姐的请求,楚南觉得自己要是拒绝,让她去找别的男人,那就肯定就是天下最大的大傻|逼了,因此他断然不会拒绝。不单单因为她是师姐。

如此一个大美人,要把清白的身子交给一个男人,他想,除了柳下惠,应该没人会拒绝吧?

(本章完)

大家还在看:最牛赘婿真龙赘婿女总裁的王牌赘婿无敌从最强赘婿开始最强赘婿全职赘婿最强赘婿第一赘婿九天最强赘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