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都市之绝品赘婿
  4. 第359章 到家

第359章 到家

作者:

?“我应该理解她。毕竟她肩膀上扛着的是整个冷家。”

楚南未想到冷子璇居然会这样想,很让他诧异。

“哎,不说这事了。”冷子璇转移话题道:“你们把简牍都拿了回来了吗?”

“算是吧。”楚南道:“都是让小鱼捡好的,我想好的都应该被拿了出来。”

“其实我觉得差不多,那么久远的东西,还是大费力气的运上那里,不可能有什么差东西。”

“相对而言,反正好的都被你们冷家拿来了。”

“还我们冷家。”冷子璇白了他一眼,“最好的我明明都给你吃了。”

楚南低头再次吻上了佳人柔软的红唇,冷子璇对他如何,他现在能感受的出。

似乎知道楚南要走了,当天冷子璇就没有放走楚南的意思,一直把楚南要了又要,最后连一点力气都没有,才算是放弃。

..楚南开着车,一路赶回家,恰好赶上了晚饭的时间。

客厅有了些许变化,地上摆放一些器材。

楚南问道:“这些是师姐需要器材吗?”

“对,最近才到。”怜秀秀笑道:“那些药丸到底是什么成分,应该很快就会知道。”

楚南点点头,其实他多少有些无所谓,毕竟都吃了那么多,对症下|药对他来说,似乎是个笑话一样......

吃饭完,怜秀秀眨了眨眼,秦秋莹白了她一眼,然后挽着楚南的胳膊,往家里走去。

楚钰淡淡的看着两人的背影,她现在颇有些隐形人的味道。但谁要是忽略她,肯定得吃大亏。

低调可不代表没有实力。

回到家里,楚南立马就准备药材,秦秋莹则去准备熬制药材的器具。

昨天其实就该弄得,只是昨天陪着南宫青瑶喝了不少酒,大家都有些不清醒,迷迷糊糊的谁还想着去弄这些,眼下是最好的状态,因此决定今晚开始熬制。

和之前没有任何的区别,不过这次轮到楚南来控制火候和操作完成剩下的步骤。

秦秋莹则在一遍静静的看着。

药水开始慢慢的沸腾,药香慢慢溢出,楚南和秦秋莹都觉得浑身异常舒服。

“楚南,这药香味闻着真的好舒服啊。”秦秋莹闭上眼睛,深深的吸着。

“呵呵,这只是小菜而已,等你喝了下去,才知道这些功能的强大。”

说起来,到现在,给了三个女人弄这些,可楚南自己却是一个都没有真正的加以辅料喝下赤果。

不是处|男不急,是他没有时间,他决定等去燕京的时候,再行开始。

药水快开始的时候,怜秀秀敲门走了进来。

“师姐,你来啦。”楚南给她看自己的动作,“你看我弄得怎么样?”

“你都最后几步骤了,我能看出什么。”怜秀秀挨着他们坐下,“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会剩下的都给我。如何?”

楚南其实想自己喝下的,不过怜秀秀要的话,他也没有意见,“行。”

“不是我喝的哦。”怜秀秀解释道:“我是想给你小妹楚钰喝的。你们不是想要知道那竹简上面写什么吗?给她喝下去,应该能有很大的作用。”

楚南和秦秋莹对视一眼,楚南道:“真的能认出来吗?”他嘴上这么问,心里已经相信,因为小鱼就是如此。

这二会汤药,效果应该比肩圣果吧?就算不如,估计也不会差差距到哪。

“我也不清楚,不过据她说,上好的药材,却是能助长她的能力。”

楚南点点头,没有多问。

很快赤果的汤药就好了,怜秀秀眼睛有些放光,看向秦秋莹道:“等你喝了,以后也就是高手了,谁都不能欺负你。”

秦秋莹心里也小小得欢呼雀跃,“等喝了再说。到时候我看看还能追上你。”

怜秀秀当即打击她一番,周围略有些紧张的气氛,顿时为止一松。

秦秋莹和楚南端着药汤往楼上走去,怜秀秀则端着剩下的药罐子,面带喜悦的回家。她现在不需要这些,她上次喝的赤果,要完全消化和吸收,还得有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就算喝了这些,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给楚钰喝,那效果就不相同了。

从这方面来说,怜秀秀其实和楚南一般,都是乐于奉献的人。

只是两人的目的不同罢了。

时间慢慢流逝,秦秋莹喝下打坐,已经许久的时间了,楚南靠在床头,看着安静中的秦秋莹,心里一片平静。

和之前看着冷子璇和怜秀秀不同,这次秦秋莹本来就是他的女人,因此倒是没有什么兴奋的感觉。

时间慢慢流逝,让楚南没有想到的是,秦秋莹居然比另外两女醒来的要早,中午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过来。

“醒了?”楚南有些傻眼的看着她。

“嗯,”醒过来的秦秋莹面色微红,楚南还以为药效发作,哪知道秦秋莹一把推开他,“我去洗个澡。”接着迅速的跑了出去。

楚南摇摇头,也没有多想,靠在床头开始修炼,到了他这个层次,随时都可以修炼。他现在也完全可以放心的修炼,倒也不用害怕什么。

楚南显然不知道自己修炼的后果,秦秋莹洗澡的一个小时里,他完成了九品到地品初阶的蜕变,

楚南进入地品的时候,周围一阵轰隆隆的闷响,比上次冷清秋在山洞里的响声要大上不少。

声音响动之中,在浴|室洗澡的秦秋莹,还以为地震了,吓了一跳,可转念一想不多,千羽市怎么可能发生地震......感受了下,果然也没有什么晃动.......她如今也不是普通人,很快就发现声音来源是来自卧室......

怜秀秀家的院子里,实验室里的楚钰和怜秀秀,也听到了声音,怜秀秀疑惑的看了眼外面,嘀咕道:“这大好天气的,怎么打雷了?”

“是有人在修炼。”楚钰一眼道破,她虽然不知道修炼为何物,但是耳濡目睹,多少了解一些修道之人甚至都不知道的东西。

怜秀秀家的另外一见小卧室里,一个正对着佛像跪拜的中年女子,听到这样的声音后,猛然睁开眼睛,看向楚南的方向,眼睛里露出一丝惊诧,似乎是察觉出了上面,但是又不敢相信。

楚南仍旧在修炼,无形中的进步,让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秦秋莹快速的洗完澡之后,来到卧室,看到楚南盘腿打坐修炼,也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卧室里发生了什么。看来是修炼的原因,怜氏秘籍上可是说若是修炼的好,可是有异象发生,难道刚才是楚南修炼的原因吗?

秦秋莹不敢打扰楚南,轻轻的上床,然后也坐在一边开始盘腿修炼,她目前也觉得自己浑身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急需去修炼来释放体内的能量。

楚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气沉丹田,楚南內视一番,猛地就愣住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丹田内,已经变了,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星河一般,一个粉红的圆球,也就是之前被那些气核围绕在中间的气核,正靠在中间,这感觉就好像银河系一般,让人觉得分外瑰丽壮观。

这是地品吗?眼前的变化楚南自然不会无动于衷,肯定是进入地品了,不然之前的那些气核呢?不过也不对,不是说地品后,所有的气核都会消失,然后散乱的化成无尽的随便,像是流沙一般,这才是真正的地品吗?

可自己丹田内,中间的粉色气核又该如何解释?楚南不明所以,其它没有一点的错误。

他目前的状态确实是地品,进入没有进入,本身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现在比之前,楚南只觉得自身强大到了不知道多少。

回过神,楚南看了眼旁边打坐的秦秋莹,居然看到了她身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红晕,他不理理解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却能感觉到秦秋莹似乎隐隐在变化,似想要突破。

好神奇的感觉,他心里自语,眉头微皱,他想起一件事,当下再次闭上眼睛,意念一开,顿时楚南就清醒的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现在他算是彻底的了解,自己真的是地品,因为他的意念已经打开,本身能够感觉到周围的一切,甚至都清晰的感觉到怜秀秀家屋外的情况,可惜探查的地方少了一些,没有之前的大了。

这一切楚南都能感觉到,这是肉体上传来的感觉。而不是之前的元神。

这就是地品吗?楚南缓缓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道,有种能飞起来的感觉。

下了床,楚南走到外面的客厅,来到了窗户口,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外面地面,楚南觉得自己能很轻松的落下去,而不会有事,这是一种本能的感觉。

难道这也是变化?楚南跃跃欲试,最后还是算了,他怕自己真的跳下去,要是摔死了怎么办?

现在浑身都是力气,若是出了上面错觉,那也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快速的下了楼,楚南到了院子里,先是扫视一番,感觉到周围没人后,便在院子里自行耍起来。

练了一会,他仍旧觉得浑身都想要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急需和谁大战一场。

想起了那个中年妇女,楚南咬咬牙,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天色已黑,楚南到了怜秀秀家里外面,闭上眼睛,神识很快进了怜秀秀家里,然后看到了之前那个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似乎也能感到他,然后熟悉的露出了一个笑容,起身从房间内走了出来,朝着外面走。在楚南的注视下,那中年妇女,居然又端了一盆水,满脸的堆笑的打开院子门,缓缓的朝着楚南行去。

楚南本来浑身的战斗欲望,瞬间被浇灭了一半,心里万分疑惑,这中年妇女,到底什么人,还有每次都想拿水泼自己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想掉头走人,可脚步却是定在了那里。

中年妇女走到楚南身边,满脸笑意,上下打量一番,笑眯眯的道:“不错,虽然是灵药作祟,可能在这个时候进入地品,已经说明是你的实力,不错。”

“你是谁?”楚南最想问的是这个问题。

“我是谁,你没有必要知道,重要的是你是谁?你可知道?”

楚南眉头深蹙,“我是楚南,你这不是废话吗?”

“小伙子,没人教你要尊老爱幼吗?”

“前几次你吓唬我,你不清楚?再说你算什么老幼?”

“呵呵,”中年女子咧嘴笑笑,明明四五十岁的女子,却偏生给楚南有种七八岁老奶奶的错觉。

楚南忽然意识到这个女人的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

本着安全为第一要务,楚南忙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走什么,小伙子你这次不是来找我的吗?怎么又要走了。”中年妇女边说边像楚南靠近。

楚南连连后退,刚要掉头就跑,就觉得一阵冰凉从身体窜了过去。

“你,你泼的什么东西?”

中年妇女,等了一会,微微凝眉,“如何?”

“什么如何?”楚南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接着只觉得浑身一痛,他赶紧內视,发现本来星光璀璨的丹田,不知道为何忽然暗淡了不少。

“你做了什么?”楚南直觉眼前的中年妇女,肯定做了什么,不然不会有刚才的那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之前那种能打爆一切的感觉,在中年妇女泼了一下后,居然委顿了下去,弄得他现在只是想要逃,但脚步又移动不了。

“不错,”中年妇女点点头,“看来还是地品,秀秀也算是没有看错人。如此年级就能到了地品,将来还是有机会晋升天品的。”

楚南眨了眨眼,中年妇女似乎在帮他,他犹豫了下,问道:“请问你是天品吗?”

“呵呵,你说呢?”中年妇女笑着问道。

我怎么知道,楚南觉得眼前的女人,刚才似乎在帮助自己夯实基础,虽然是他猜测的,可不得不说,现在确实比之前舒服了不少,刚才就是浑身爆炸,想要毁灭一切,现在这种感觉没有了,倒像是这些能量都被内敛,温养他的身体,让他浑身都暖洋洋的。

“我不知道,反正觉得你很厉害,我之前可一直觉得你是个坏人。”

“呵呵,好人坏人,谁说的清楚,”中年妇女神色微微显得复杂,随即变得清明,“这个世界上,太好的人,和太坏的人,都是活不长久。所以我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

“你什么品阶?是保护我师姐的吗?她才两品,你怎么不帮她修炼?”

“修炼一事全看个人,别人能帮助的终归有限,秀秀能有如今的生活,她自己开心就好。”中年女子淡淡的看了楚南一眼,转头道:“我在她身边也不会待的太久,希望你快快成长,将来能好好的保护秀秀。”

楚南嘴巴动了动,最终摇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目送中年妇女离开后,楚南回到了家里,没过多久,秦秋莹还没有醒,电话倒是打了过来。

“还没有醒啊?”是怜秀秀打过来的。

“还没有,她起身去洗澡后,又回来打坐,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醒。”

“怎么会这样?”那边惊奇的叫了一声,随即一阵响动,然后电话被挂断。

楚南下床来到窗户前,果然看到怜秀秀不多久就急匆匆的赶了上来。

“小南,”两人见了面,怜秀秀拉着他的手臂道:“你说她醒了一次,然后又打坐修炼?”

“嗯,有问题吗?”

“没有,不过........”怜秀秀脸蛋有些发红,低头问了几句,楚南也有些尴尬,摇摇头,表示没有。

“我明白了。”怜秀秀道:“看来秋莹只是在修炼,她已经醒了过来。”

楚南也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把怜秀秀拉到一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道:“师姐,我问你一件事。”

玉手被楚南紧紧的握紧,怜秀秀多少有些不自然,微微挣扎了两下,间楚南没有反应,只好不再乱动。低着螓首,轻声道:“你说吧,有什么事情?”

“师姐,你们家的那个保姆,什么来历?”

“你都知道了?”怜秀秀睁大眼睛看他。

果然有古怪,“我没有知道什么,只是前几次我元神出窍,被她发现,然后她朝我诡异的笑笑,我觉得心里发毛,感觉怪怪的。”

怜秀秀轻笑道:“放心,她不会对你有什么坏心眼。”

楚南心道,这事若是之前,你再怎么说我也不信,不过经历刚才作死的行为,楚南勉强能够相信。

“她什么身份,有多厉害?”楚南觉得这个女人身上充满了神秘。看着普普通通,但是做事实在够诡异的。

“她.......”怜秀秀略显为难,最后还是道:“她的武功很厉害,我甚至可以说千羽市估计都没有比她厉害的。”

“天品?”楚南心弦震颤,真的有天品吗?那自己这点实力在她面前,还不是小罗罗,刚才居然不知道死活的去招惹人家。

怪不得这个女人随意的端了一盆水就能把自己浇的清醒过来。

楚南以为自己想的正确,谁知道怜秀秀下一句顿时打断了他无限的幻想。

“不是天品,我就没有看到过天品,甚至听到过。”怜秀秀道:“应该是晋升天品失败,境界跌落了不少,她也算是唯一一个最有希望进入天品的人吧。”

“晋升失败?”楚南觉得怪异,“晋升还有失败的?”

“等以后你就知道了。”怜秀秀笑道:“晋升失败,不仅仅会让你失败,还会造成境界跌落。”

“怎么我没有这种情况?”

“人家是天品,你才多少?九品芝麻官?”

楚南干笑,越发觉得这些神秘。

“那你怎么才两品,不跟着她学习呢?”一个几乎无限接近天品的人,居然看着一个两品的人。

“我懒呗,而且我妈其实也不希望我太在意修炼,能有两品保护自己,就已经不错了。”

“那你现在.......”楚南无语的看着他,这和之前的解释不同。

“此一时彼一时嚒,”怜秀秀淡淡道:“当时我会觉得妈的说法是正确的,但是现在我却是想变得更强一些,尤其是当你其它都有了之后,变强就是唯一的目的。”

这倒也是,比如冷清秋,人家什么都有,不想着变强,还想着去做什么?

“多亏了你,没有这份赤果,我肯定没有继续变强。”虽然把自己交给了楚南,但一码归一码,怜秀秀心里还是感激楚南的。

“师姐,你现在几品了?”楚南问道。

“没有多少啊,”怜秀秀眨了眨眼,“等我变得强大了,彻底把药效消化,再和你说吧,现在说了丢人。”

“有啥丢人的,当时我从一品开始练习,还不是天天询问你这那得。”

“不一样。”怜秀秀死活不说,楚南自然也不会再多问他什么。

“把秋莹喊起来,吃饭吧。”说着怜秀秀起身,挣脱楚南的手掌,往卧室走去。

“楚南,你这卧室,我觉得太适合修炼了,在这里肯定能事半功倍。”

楚南靠在卧室的门口,笑道:“你觉得什么原因?”

“当然是赤果的原因,不过现在还剩下一个了吧?”怜秀秀轻轻的瞥了他一眼,“到时候你吃了,这些味道可都没有咯。”

楚南微征,还真是这样,那到时候还有的话,又如何解释。

怜秀秀轻笑两声,盈盈的目光在楚南的身上不住的打着转,最后移开,“秋莹,起床了。”

怜秀秀喊了两句,秦秋莹便睁开了眼睛。

“如何?”怜秀秀验证了心里的疑问,笑着问道。

“感觉很好,想要加紧修炼,其它都很好。”

“修炼狂。”怜秀秀白了她一眼,“换件衣服吧,走我家吃饭。”

秦秋莹看了眼外面,迅速地穿好衣服,然后一行人往怜秀秀家里走去。

路上秦秋莹不住地和怜秀秀交流。楚南在一边听着。他决定就这两天走人,已经拖了很久,再拖下去,多少有些不好。

现在对于青姨和小鱼,楚南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本章完)

大家还在看:我有不死之身真龙赘婿第一全能赘婿超武赘婿最狂赘婿女总裁的王牌赘婿无敌从最强赘婿开始最强赘婿全职赘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