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耽美同人
  3. [综]风之上
  4. 第56章

第56章

作者:

此世之恶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你可以认为它是这个世界的全部黑暗,也可以理解为是这世间全部的生灵的怨恨等负面情绪。

它是世界上最邪恶之物,亦是世界最纯粹之物。

它是纯粹到极致的黑暗。

世界并不完美,因此,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生灵才会拥有负面的情绪。

绝望,悲哀,痛苦,自责,憎恨,愤怒,嫉妒。

——好恨呐。

众多的声音这样悲鸣着,哀嚎着。

他们,全部憎恨着这个世界。

所以,由人类的恶衍生出的此世之恶,才会拥有威胁世界的力量。

因为这是【他们】的希望,是对这个世界的……最纯粹的恶意。

“——嘛,就是这样的存在哟,骸君的眼睛。”

白发的男子轻声笑着,说出了世界的意志一直避免六道骸知道的真相。

六道骸的脸色差到极点,捂住右眼的手微微颤抖。

“恩?怎么了吗骸君,脸色很差啊,难不成是……”白兰一脸无辜的笑着,眯起的紫色眼眸睁开,眼眸中带着纯粹的几近残酷的恶意,“——害怕了吗?”

“kufufu,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只是,知道了这只眼睛是那样的存在,有些恶心罢了。”六道骸眯起眼,挑衅回去,“真是,不能再污浊的存在啊,这个。”

“污浊……吗?这么说也对呐,此世之恶是世界上最污浊的存在,但同时也是最纯粹的存在啊,真矛盾,不是吗?”白兰愉悦的笑开来,看着六道骸的目光带上了些许灼热,“为什么,此世之恶没有选中我呢?明明我这么期待着啊,而且还可以有奥德陪伴着我,多么有趣啊,要是那样的话,我一定不会再感觉无聊了吧?~”

“——在这虚假的世界中啊,只有少许的人能让我觉得真实呢~”纯白的男子笑着张开双臂,像是想要拥抱什么似的,对着上方的暗色天空笑着开口,“我对世界的恶意是纯粹的,那么,为什么,此世之恶不选中我作为宿主呢?真是想不通啊……”

“呐,骸君,你知道为什么吗?”白兰垂下头,一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发问。

六道骸在白兰炙热的视线下不禁皱眉,那种,看见了心爱的玩具的无辜的孩童的目光,纯粹又残酷。

白兰这个人,还真的是纯粹到极致。

极致的恶,想要做什么就会不顾后果的去做,真是……彻彻底底的疯子啊。

“呵,那种东西,我怎么会知道,说到底,世界的意志什么的……”六道骸嘲讽的一笑。

“——真是再可笑不过的存在了~?对吗,骸君?”白兰笑眯眯的说出了六道骸接下来想要说出来的话语。

“……”想要说的话被抢的六道骸沉默。

“果然我和骸君很合得来呢~?”笑眯眯笑眯眯。

“……”

——谁和你合得来=皿=!!!

“嘛嘛,骸君,其他的话就先放一边啦~”白兰愉悦的看着六道骸变脸,心情指数瞬间上涨了好几个百分点。

这算是白兰个人的恶趣味,不管是看着“小正”一脸蛋疼的捂着胃倒地,还是偶尔恶作剧一下看着他的真六吊花的爱操心的桔梗一脸纠结的样子,白兰的心情总是会变的特别好。就连当初和彭格列战斗时候也是一样的。

比如在小正正式表示叛变后故意出现在彭格列面前的立体影像,爆出来的真假六吊花,还有战时天空上的那个巨大的白兰的“头”……

其实全部是白兰的恶趣味无误==。

毕竟关于那场战争的【真相】已经通过奥德那里得知,但是白兰还是笑的开心的像是正在通关游戏的孩子一样,把剧本完美的完成了。

照这位的原话的话,就是……

——不是很有趣吗?看着那些人打的拼命的样子~

好吧,让我们默默的为总是会给白兰的恶趣味买单的部下们和无辜中枪的彭格列众人烧一炷香==。

看着一无所知的六道骸的样子,白兰笑的更加灿烂。

——要是,他知道,至今为止所经历的这一切,都是你的算计,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我很期待啊,奥德。

“嘛,说了这么多,还没有进入正题呢?呐,骸君,有什么想要问的吗?我知道的全~部都会告诉骸君的哟~”白兰开心的绕着六道骸转了几圈,纯白的双翼扑腾扑腾,然后静止在半空。

“把你想要告诉我的,全部说出来。”六道骸站在原地,笑的云淡风轻。

“阿拉?骸君?”白兰吃惊的咦了一声,眯起的眼眸微睁。

“你说,你知道的全部都会告诉我,但是终究你也只会让我知道你想让我知道的事情,至于额外的,你可没说,会完全说实话啊,白兰。”毫不介意对方的反应,拥有异色双眸的男子面上一片从容,丝毫看不出来他正处在一无所知的弱势情况下。

“哦呀?~”带着赞许的再度眯起眼,白兰原本漫不经心的动作卸下,正不停敲着半空的手指似乎体现了他的兴奋。

“或许你并不会说谎,但是,加以误导什么的,你应该是很擅长的吧?就像你对彭格列做的事情,在所有人都以为你已经死亡的如今,却是好端端的存在于此处?”

“——或许,我该问,你究竟是什么,白兰?”异色的双眸紧紧的盯着这泛黄的世界里那唯一的一抹白色,好似透过表象看至灵魂深处一般。

幻术师的眼眸都有着这样的力量,当一位幻术师专注的盯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的一切在对方的眼眸中都无处遁藏,好似灵魂就那样暴露在对方的视线之下。

“原来骸君这么担心我呀~”白兰无视了对方带着探寻的眼神,依旧笑得灿烂,“不过,骸君在质疑我的种族吗?真是过分呐,我可是确确实实的人类呐~”

“kufufu,也不知道是谁笑得一脸白痴的指着自己后背的鸡翅膀说这是他脱离人类范畴的证明啊?”

“骸君你好毒qaq~”被六道骸抛弃了形象的吐槽狠狠的射中的白兰泪目指控。

“嘛,怎么说,那可是写好的【剧本】呐,我只是作为一个追求完美的演员,完美的演绎出来了而已哟~所以,不算是我说的哟?~”白兰果断否认了自己做过的事情。

看着这位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目标是成神所做的事是毁灭世界的大boss毫无下限的耍赖,六道骸脸色有些黑。

——他当初,就是被这个家伙追杀的满世界跑,还搭上了自己的库洛姆?

莫名的觉得自己很苦逼有木有?

——可是等等,剧本?

异色的双眸瞬间在想到了某种可能性时惊愕的睁大。

——什么……剧本?难道是……

似乎是看出来了六道骸的疑问一般,白兰拄着下巴,轻飘飘的开口,“就是所谓的命运哟~?世界写好的剧本呐~”

“你……?!”

“恩?~”眯眼笑。

“你是,怎么知道那个所谓的剧本的?”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六道骸恢复了以往的从容,开口询问。

“当然是~小奥德告诉我的哟~”白兰的笑容带上了嘲讽,“那个,白兰的野心注定被彭格列破灭的,勇者打败魔王拯救世界的故事剧本,可是奥德亲口为我【预言】的哟~”

“预言?阿尔克巴雷诺的大空具有预言的力量,但是据我所知,那种力量也只有继承了基里奥内罗的血脉的女性才会拥有的吧?”六道骸皱紧了眉头,那位叫做奥德伽的女性,真是迷雾重重啊。

“嘛,说是预言,也只是类似的存在呢?不过呢,我能现在像这样的完好的身处这里,可是多亏了奥德的福哟。”

“——奥德啊,拼死的告诉了我们所谓的【真相】呢。”

“而我呢……也确确实实是白兰.杰索哟。”

“——是世界谱写的剧本里的那个,被彭格列打败,然后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主角的同伴的企图毁灭世界的boss哟?”

“——如果,没有奥德的话。”白兰如此说着,带着他自己都不甚明了的情绪,垂下了眼眸,褪去了笑颜。

白兰一直都知道。作为六道轮回眼的持有者,奥德伽要比谁都接近真相,也因此被世界所排斥,因为她的存在太过于危险。

但是,他一直都选择了袖手旁观。直到世界真的出手,排除了奥德伽的存在。他才猛然意识到,有什么缺少了。

本就没有一丝色彩的虚假的生命里,又缺少了什么,空虚的让他感到无聊到几乎想要期盼死亡的来临。

他比谁都要欲望深重,也比谁都要无欲无求。

他渴望着有趣的事物,疯狂的将世界当做自己的游乐场,做着疯狂的游戏。

他感觉世界如此虚假,就连自己的存在都是虚假的,找不到存在的真实的他,感觉世界上的一切,对他都没有吸引力。

就像他给自己起的名字,迪斯厄皮尔(disappear)不存在的人。

对,他本不该存在于这里。

一直是这样觉得的,也一直是这样坚信的。

就连这次,会应征那个铁帽子的邀请,也不过是闲暇时找到的,新的游戏。

看着众人间磨合出来的无言间的默契,他掩住双眼,隐藏了所有的情感。

——只不过是,游戏。

直到突然传来的奥德的死讯,打碎了所有的自欺欺人。

“我或许,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了呐。”

云的迪斯厄皮尔这样说着,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奥德的墓碑。

多么令人发笑的死法,双眼被挖去,连最后的尊严都被破坏殆尽。

“真是,无聊啊。”白色长发的男人叹息着转身,迈出步伐。

【真是无情啊,迪斯。】女性的声音传入耳畔,熟悉的令人震惊。

“哎?”

【迪斯,来看我,也不带束花吗?】

秋日的阳光落下,照在了男人脸上,男人一脸空白的转过身望着凭空出现的半透明状的紫发女子。

“奥……德?”

【是我哟,迪斯。】

“……”捂住嘴,弯腰,男人的身体抑制不住的抖动。

【迪斯?】

“哈哈哈哈哈哈,有趣,真是太有趣了小奥德~果然我没有看错人啊!!!”男人的脸上是疯狂至极的笑容,紫色的眼眸中是纯粹的狂热。

【……你还……真是个疯子啊,迪斯。】女子似乎被男人疯狂的笑惊住,声音停滞了一瞬。

“彼此彼此啊,小奥德。”男人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珠,恢复了常态,“你做的事情也很疯狂啊,奥德。”

“你究竟在想些什么呢?不出现在最爱你的兰斯洛特面前,不出现在把你当做信仰的索尔希斯帝面前,也不出现在你最信任最亲近的迪尔拜特面前,偏偏出现在我这个把一切当做游戏的疯子面前?”男人探身,凑近了女子的身侧,几乎到了能够感受到对方呼吸的距离。

【正因为你的这份疯狂啊,迪斯,所以我才能安心的告诉你,世界的真实。】

“知道太多的话,可是很容易被灭口的哟?~”

【你并不介意那些不是吗?而且,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好拉你下水啊~】女子笑的一脸狡黠,就像是偷吃了鱼的猫咪。

男子愉悦的微笑,唇几乎贴上了女子的唇,“阿拉拉,小奥德还真是狡猾啊?~这样对我,我可是会伤心的哟,奥~德~伽~?”

看着一幅我在调戏你样子的迪斯,女子笑的更加狡黠,下一刻果断的凑上去,看上去就像是要亲吻对方一般。

然后……她一脸淡定的从男子身体里穿了过去。

迪斯脸色微差的抖了一下。

【迪斯,需要我提醒你,我现在是鬼吗?】

“我想……并不需要。”男子无奈的摊手,“那么,奥德,你想要做什么呢?甚至不惜以自己的死亡为开端?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接下来,我们七个人都会遭遇什么吧?”

【……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女子苦笑着开口,【我看见的,我知道的,是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的未来。】

“是尤泽林吗?”男子眯起眼,开口询问。

【你知道?】

“猜也能猜得出,他算是我们之中,最无害的一个了吧?对于世界来说?”

【啊……只有,尤泽林。】

“所以呢?你抗争的结果是什么?你提前了自己的死亡……得到了什么?”

【可能性。】女子一脸郑重的开口,如此说道,【我得到了,不必再为那无聊的命运操|控的可能性。】

“呵,你都算计好了?”男子愉悦的笑开,“其实,要是比起心计的话,索尔希斯帝可是完全比不上你啊,奥德,只是因为你最出名的是幻术带来的恐怖,所以所有人都无视了,【千机】或者说【毒花】的计策也好,思维方式也好,都是你教的啊,奥德。”

“然后呢,算计好了一切的奥德伽小姐,你的目的是什么呢?”夕阳的映照下,白色长发的男子站在白色的墓碑群中间,笑的肆意张扬。

【迪斯,我要你,帮我,颠覆世界。】一阵风吹起,枯黄的叶子飞扬在天际,透明色的身影笑的傲然决绝的如此说道。

【——迪斯,我的目的是,颠覆世界。】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