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巅峰赘婿
  4. 第24章 司老邀请

第24章 司老邀请

作者:

陈雪感觉王兵变了,变得已经不认识了,她想和王兵认真的谈谈。

王兵愣愣地看着陈雪,这还是她第一次对自己这么温柔地说话。

“嗯,晚上,你想吃什么?”

“你做啥,我吃啥。我回去了,还要跟爸妈解释钱的事呢!”

陈雪抬起羞红的脸,注视着王兵。此时的她早已忘记晚上要参加商业酒会的事。

王兵抿嘴一乐,转身离开。

此时才下午三点多了,王兵决定先回医善堂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去菜市场买些菜,回家给陈雪做饭。

当王兵回到医善堂的时候,张善正陪着司军和张局长说着什么。

见王兵进来后,张局长急忙从椅子上站起,冲着他微笑地说道:

“王神医,您回来了!”

“市长,张局长,你们怎么来了?”

王兵走上前,微笑地问道。

司军扬了扬下额,笑道:

“张局长找你看病,而我是受父亲的嘱托来邀请你的。”

话音落下,只见张局长面露难言之色,张着嘴苦笑着。

“师弟,张生是我的亲侄子,今年四十三了,二十九岁那年因一次任务受伤,导致这么多年始终没有孩子。给他找了很多医生,可是结果还是一样。本准备这两天让你给他瞧瞧,却没想到他自己找上门来了。”

张善扫了一眼张局长,直接说了出来。

“你才四十三?我还以为你五十了呢!哈哈哈!”

王兵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带着传染性,连带着司军几人也一同大笑起来。

“显得老,显得老!王神医,您看我这病能治吗?”

张生不以为意,司市长女儿的病都被王兵治好,自己说不定还是有希望的。

“能,但又不能!”王兵轻声说道。

“师弟,何为能又不能?”

张善不解地看着王兵。

同时,司军和张生也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王兵坐到椅子上,微笑地说道:

“身病好医,心病难医。张局长,你明白吗?”

张生愣住了,说心里话,他还真不明白王兵的意思。

王兵摇了摇头,起身走到桌子前,拿起笔在纸上快速地写了药方。

“师兄,麻烦你给配下药。这药连喝七天,七天内不得行房,不得沾荤酒辛辣之物。这是治身之药,可这治心之药,恐怕只能靠你自己了!”

王兵将药方递给张善,目光深遂地看着张生。

突然,一道医元涌入双眼,竟然看见此时的张生,额头一片黑色,依据天书所述,这是承诺诅咒。

想要破解的话,以王兵现在能力根本无法做到,唯一的办法只有完成诅咒人的心愿。

王兵没想到医元还可以有这般用法。

张生皱起眉头,百思不得其解,最终无奈地问道:“王神医,您说的我不明白,治心之药是什么东西?”

“或许我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会相信。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当年执行任务之时,是否做过什么承诺?言出必行,恐怕你已忘记了吧!”

王兵轻声说道。

可张生如同被雷击一般,浑身一颤,脸色苍白地看着王兵。

“世间有许多事是无法用肉眼去衡量的,信则有不信则无。既然你做出了承诺,现在履行也为之不晚!七天后,我会跟你走一趟,了却你这段因果。”

王兵转身向里屋走去。

张善三人,错愕地看着王兵的背影,特别是张生,目光中充满了伤感。

张善和司军虽说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从张生的神情上,已经看出王兵所言不虚。

张善想要追问张生原由,可是张生却苦笑不言,歉意地道别后,拿着张善配好的中药,离开了。

王兵回到屋内,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背在肩上,走了出来。

陈雪让他今晚回家,他又怎么能放弃这次机会。

在医善堂住的这几天,他还真感觉不舒服,虽说条件比家里强了很多,可那里毕竟是家,而这里只不过他工作的地方,意义完全是不一样的。

“师弟你这是?”

张善见王兵背包出来,疑惑地问道。

王兵笑道:“师兄,陈雪让我回家住。老婆发话了,不得不回呀!对了,司市长,不知道司老邀请我是什么事吗?”

司军和张善直接笑了起来。

“是这样的,我爸在东大酒店安排了包间,最主要的是想请你去给他的老战友看病。”司军说道。

“这样呀!我先打个电话,然后咱们再去。”

王兵歉意地说道。

随即掏出电话,拔通了陈雪的电话。

“喂!我走后,爸妈没有说什么吧?”王兵对陈雪说道。

“没有,我跟他们解释清楚了。对了,刚才我把晚上商业酒会的事给忘记了,晚上可能要回去很晚!”

陈雪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正好,我晚上也有事,恐怕也要晚回去了。你们的那个酒会在哪举行,如果我要是办完事的话,我能去接你吗?”王兵问道。

他说完,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

王兵自嘲一笑,正准备对陈雪说自己回家等她的时候,传来了陈雪的声音。

“东大酒店,你办完事以后,给我打电话,咱俩一起回家!”

东大酒店!

没想到竟然这么巧。

王兵笑道:“行,晚上见!”

“晚上见!”陈雪说道。

……

东大酒店是东城市唯一一家上星级酒店,而酒店的拥有者就是司家。

东大酒店一共十六层,一楼是接待大厅,二楼至五楼是普通餐厅,六楼则是高级宴会大厅和包间,七楼以上是客房。

而王兵所去的就是六楼。

没想到商业酒会竟然也在这里进行。

王兵看着一道紧闭的房门上的电子屏幕,怏然一笑。

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司军带他走进的包间竟然跟商业酒会那个大厅是对门。

也就是电子屏幕的对面。

包间很大,装饰得很豪华。

可是一张十几人的餐桌,竟然只坐着三个人。

司徒山和一位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有说有笑地聊着什么,一个与司军年龄相仿的中年男人端坐在一旁。

司徒山见王兵到来,急忙起身拉着王兵回到座位,指着身边主位上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说道:

“王神医,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老连长李铁军。老连长,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小神医王兵!”

“李老,您好!”

王兵微笑地打着招呼,暗中却打量着李铁军。

大家还在看:第一赘婿真龙赘婿第一全能赘婿超武赘婿最狂赘婿女总裁的王牌赘婿无敌从最强赘婿开始最强赘婿全职赘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