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巅峰赘婿
  4. 第6章 另谋高就

第6章 另谋高就

作者:

而药店的职工宿舍里,王兵盘腿坐在床上,缓缓地睁开眼睛,吐了一口浊气。

“这医元还真的有用,身体又变强了一些。”

此时,他发现书页上的金光多了一分,而这一分就是他给赵心语治病时,所产生的医元。

王兵心中大爽,起身打开医善堂的店门,站在门口仰望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微笑地转身开始打扫起卫生。

八点多,张善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

“小兵,没想到你起得这么早?”张善微笑地说道。

王兵呵呵一笑,算是回答,继续干着自己的活。

张善坐到诊桌前,端起自己的大茶杯,喝了起来。

十点钟多,店里进来一男一女两位六十多岁的老人。

“张神医,老夫又来惊扰了!”

司徒山微笑地对张善说道。

“唉哟,司老和夫人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您打个电话,我过去不就行了吗?还要二老跑这一趟!”

张善急忙起身迎了上去。

“就当锻炼了,不知道张神医可想到办法?”司徒山问道。

“这……”

张善瞬间皱目,叹息地说:

“不瞒二老,本人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昨晚苦思一夜,就连祖传的医书都让我翻坏了,可还是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

司徒山的夫人一听,顿时泪水流了下来。

“张神医,请你再想想办法,一定要救救我那小孙女!”

“夫人,不是我不想治,在下连病因都没有查出来,让我如何诊治呀!”

张善无奈地说道。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抱着一个六七岁的小丫头急忙走了进来。

小丫头脸如白纸,毫无血色,双目呆滞,双唇紫青。

“爸,妈,涵容不干了,非要找你们!”男人说道。

“小涵容,到奶奶这里来!”

司老夫人慈爱地接过司涵容。

“司军,如果你有事就去忙吧,涵容有我和你妈照顾。”

司徒山看了眼司军,便把目光投向了司涵容。

“爷爷,涵容这里疼!”

司涵容坐在司老夫人怀里,痛苦地看着司徒山,小手指着胸口的位置。

“张神医,你看?”

司徒山急忙扭头看向张善。

张善摇了摇头,叹息地说:“司老,国内国外大小名医,你们也都看过了,说句不中听的话,这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王兵听后,走了过来,看着司涵容微微一笑。

“她这病,我能治!”

王兵的话音一落,司军扭头上下打量着王兵:

“张神医,这位是?”

“他叫王兵,是我新招的学徒。王兵,这里没有你的事,赶紧去忙吧!”

张善瞪了王兵一眼,心想我连病因都没有查出来,你竟然大言不惭地说能治,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王兵不以为意,轻声说道:

“她的病,我真能治!”

“小伙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只要你治好我孙女,你提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司老夫人抱着司涵容急忙站了起来,迫切的目光看着王兵。

“妈,连张神医都没有查出病因,他一个学徒能干什么?”

司军冰冷地瞪着王兵,脸阴得可怕。

司老夫人听后,满脸失落,抱着司涵容缓缓地坐回椅子上,紧紧地搂着,默默地流泪。

“小子,我告诉你,你如果再敢说一句大话,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一个毛头小子,竟然也敢大言不惭!”

司军冷哼道,目光极其冰冷。

张善皱眉看着王兵,怒骂道:

“你不想干了是吧?别以为认识点草药,以手秤量就算本事,我从小学医,如今已经五十余载,才小有成就。你才二十多岁就大放言辞,连我都看不出的病症,你还敢说能治。别以有点本事就不知天高地厚!”

张善越骂越激动,被王兵气得浑身发抖,虽说他比较欣赏王兵,可是仅凭王兵此时的态度,那仅有的好感也随风吹散。

“王兵,我这座庙太小,装不下你这尊大佛,我看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张善抬手指向门口。

王兵耸耸肩膀,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当下转身准备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

就在这时,司涵容忽然抽搐,口吐白沫,直翻白眼仁。

顿时,在场众人惊慌失措。

“张神医,你快看看,涵容这是怎么了!”司老夫人大声地喊道。

张善急忙接过司涵容,放到诊桌上,用力地按在人中穴上。

王兵紧皱眉头,一把抓住张善的手腕,冰冷地说道:

“你是想让她死吗?她是先天心肌闭合,你按人中,只能加快她的死亡!”

“你懂个屁,难道赫赫有名的张神医还不如你一个毛孩子吗?如果你再阻拦,我立马将你抓起来!”

司军大怒,上前抓住王兵的胳膊,将他拉到一边。

“小子,你马上给我离开,否则我就动手了。”

司徒山怒视王兵,指着门口说道。

“好,我走。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说完,王兵转身走向里屋收拾东西。

张善没想到王兵的力气会这么大,揉了揉疼痛不已的手腕,大声骂道:

“什么东西,以为跟祖上学了点东西就自以为是,我告诉你差得远呢。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医,我张善不是浪得虚名。”

说着,张善伸手又按在了司涵容的人中上。

司涵容慢慢地平静下来,双目紧闭,一动不动地躺在桌子上,胸膛随着呼吸轻微地起伏着。

“张神医,没事了吧!”司徒山问道。

张善擦了撑额头上的汗水,微微点头:“已经没事了,休息一下,她就能醒过来了!”

司老夫人一听,立马抱起司涵容,坐到了一旁,泪眼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小孙女。

王兵背着背包走出来,扫了一眼司涵容,无奈地摇了摇头。

“小子,你看到了吗?这才是医术,孩子我已经抢救过来了,你可以滚了!”

张善得意地说道。

王兵深深地叹气,心中很是难受,看着一个如此可爱的小女孩,将在不久离开人世,他心中还是有些不忍。

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她家人根本不相信自己。

王兵一步一回头地看向司涵容。

他刚走到门口,便听见司老夫人撕心裂肺的哭声:“涵容,涵容,你怎么了?”

大家还在看:最强赘婿至尊赘婿赘婿归来我只想安安静静当赘婿最狂赘婿隐形赘婿真龙赘婿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