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巅峰赘婿
  4. 第7章 被迫出手

第7章 被迫出手

作者:

王兵顿时回头,只见司涵容两手自然垂落,生命体征越来越弱。

张善冷汗直流,快速对司涵容进行急救,可无济于事!

“司老,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司徒山和他的夫人,抱起孙女大声地痛哭起来,司老夫人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一下子昏了过去。

司军也很痛苦,一把扶住母亲,泪水默默地流了下来。

忽然,司军看见王兵跑了回来,将女儿从母亲怀里抱走。

“王兵,你干什么?”

张善也看见了,顿时焦急地大吼起来。

王兵把司涵容放到了桌子上,他急忙跑上前,一把拉住了王兵。

王兵此时心中非常着急,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个自认为医术高超的张善,小女孩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王兵愤怒地瞪了一眼张善,用力一推便将他推倒。

这时,司徒山才反应过来,见状立马抱起孙女司涵容,指着王兵说道:

“你要干什么,我孙女已经死了。对于你刚才的举动我不想追究,趁现在我还没有发火,请你离开。”

司徒山老泪纵横,低沉痛苦的声音从嗓子里强挤出来。

王兵不知道司徒山和司军是什么身份,更不知道他们有多大的能量,此时,在他的眼里,只有一个,那就是救治司涵容。

“老头,你孙女还没有死,如果耽误下去,那她可就真的死了。我说过,她的病我能治!”王兵说道。

王兵真想弃之不管,可是医者心,以前自己窝囊也好,废物也罢,如今自己身怀绝世医学,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弱小的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他决定出手救治。

王兵的话让整个药店顿时安静了下来。

司徒山向司军扫了一眼,便把目光投向了张善。

张善此时也是束手无策,见司徒山看向自己后,摇了摇头,以示阻止。

“别考虑了,再晚真的就来不及了!”

王兵大声吼道,一把夺过司涵容,打开诊桌上的银针盒。

王兵哭了,自从父母去世后,这是他十多年来第一次落泪,无论以前受过多大的侮辱与挫折,他都没有哭泣过,因为他知道没有人会可怜他。

可是今天,他竟然哭了,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小女孩,落下了泪水。

司涵容的呼吸慢慢地停止了,再也看不到胸膛起伏,王兵暗道坏事。

用力撒开司涵容的衣服,拿起银针便扎了上去。

“先天心肌闭,以针疏导,膻中入针,心俞闭门,游针内关、中冲、天泉、曲泽、郄门、劳宫,以气养穴,以血为引……”

王兵一旁施针,一边大声地说着,同时,他运起脑海中的医元。

只见金色医元顺着银针进入司涵容的体内,银针无风自动,剧烈地颤抖。

司徒山几人哪里见过如此场景,目光充满了惊奇与兴奋。

惊奇的是银针会自主颤抖,兴奋的是司涵容竟然有反应。

司涵容面色慢慢地红润,呼吸恢复,小小的胸膛不断地起伏。

张善站在一旁,颤抖着双手,激动地大叫:“葵元针法!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已经失传以久的施针之法。”

“张神医,这葵元针法是什么?”司徒山轻声问道。

此时的他不敢大声说话,恐怕影响王兵对孙女的治疗。

“葵元针法有着起死回生之功效,只要人还有一口气或者是人死不超过一个时辰,都能治活。司老,你孙女有救了!”

张善目光恭维地看向王兵,心中激动万分。

司老夫人听到张善的话后,挣扎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桌子前,欣喜地瞅着小孙女司涵容。

王兵封闭耳目,不断地运转着医元,他的额头上已经积满了汗水,顺着消瘦的脸颊向下流着。

当最后一根银针刺入闭门心俞穴时,王兵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可是他身内的医元已经全部用尽,只感觉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司军眼急手快,一把抱住王兵,将其扶到椅子上。

张善迅速抓起王兵的手腕把起脉来。

“张神医,他怎么样了?”司徒山轻声问道。

张善将王兵的手放下后,微笑地说道:“司老,他这是虚脱了,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那我孙女……”

司徒山担忧地看向司涵容。

“她已经没事了,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但是我相信王兵已经把她救活了。”张善说道。

这时,司涵容突然浑身剧颤。

噗的一声,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司老夫人焦急地把手伸了过去,准备扶起司涵容。

“不,不要动她!”

王兵醒了过来,急忙出声阻止。

司徒山反应很快,一把将老伴拉住,冲着她摇了摇头。

王兵缓缓地闭上眼睛,查看自己的身体。

突然,从司涵容身上飞来一股强烈的金光,迅速融入了王兵的脑中。

王兵知道,这是救治小女孩所获得的医元,可是他没有想到会如此之多,不但之前失去的得到了补充,而且还壮大了一倍。

这令王兵兴奋不已。

王兵运转了一圈医元后,身体也好受了一些。

他从椅子上站起,按照相反的顺序,将银针一一拔除。

“好了,我一会再开几幅药,她没彻底没有事了!”

王兵说完,转身走向药柜快速地抓起药来。

他将抓好的药放到桌子上,转身便向门外走去。

“小先生,请留步!”

司徒山出声叫住了王兵,走了过去。

“谢谢你救了我孙女,我叫司徒山,我代表司家真诚的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同时,对刚才的所发生的事,向你道歉,对不起!”

说着,司徒山慢慢地弯下腰,心中懊悔不已,活了一辈子,竟然今天以貌取人,差点断送了孙女的性命。

王兵急忙扶起司徒山,轻声地说:

“老先生,不用这样。我只是不希望看到一个幼小的生命消失在我的面前。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王兵,不,王神医,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医以术为达,而我却以年数以充资历,在这里,我也向您说声对不起。希望您能留下,哪怕我把这个中药店送给您都行,只希望能跟着您学习!”

张善紧忙跑到王兵面前,目光中带着哀求。

大家还在看:第一赘婿真龙赘婿第一全能赘婿超武赘婿最狂赘婿女总裁的王牌赘婿无敌从最强赘婿开始最强赘婿全职赘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