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巅峰赘婿
  4. 第8章 留下

第8章 留下

作者:

见王兵不说话,张善心中大急,连忙说道:

“王神医,这位是咱们省的老省长司徒山司老先生,那位是咱们东城市新任的市长司军司市长,我老张请求他们做个见证,今天我张善愿拜王兵王神医为师,自此以师为尊,望师傅收下我!”

说着,张善欲跪。

司家在本省是大户,现任族长就是面前的这位司徒山,虽说他和大儿子司军从政,可家族是靠经商起家的,横跨海外的司氏国际集团就是司家的产业。

可以说是财大气粗,位高权重呀!

张善的双膝快要落地时,王兵快速地将他扶起,惊慌地说道:“张医生,你千万别这样,我不走了还不行吗?你这样不是让我折寿吗?”

“这么说你同意收我为徒了?”张善激动地问道。

王兵被张善的举动吓得不轻,脑袋里一团糟,他摇了摇头,轻声地说:“张医生,你这不是在骂我吗?我怎么可能做你的师傅呢!”

张善见状只好作罢,只要能把王兵留下,他相信一定会学到不少东西,特别是那葵元针法。

可是他不知道,那根本不是葵元针法,而是王兵体内医元所造成的,王兵也无法跟他解释,只能默认。

“王神医,这是我的私人电话,以后有什么事,尽管给我打电话。”

司军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王兵,态度也是很恭维。

做为一个市长,司军今天算是重新认知了一些事,他跟司徒山犯了同样一个错误,那就是以貌取人。

今天这件事给了他一个教训,也因为这件事,让他今后在仕途中避免了很多问题。

“王神医,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们先回去了,有时间再来打扰你!”

司徒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了王兵面前。

王兵没有去找,此时他才回过味来,原来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竟然一个是退休的老省长,另一个却是新任市长,而且刚才还把市长打了。

这让王兵心里深深地产生了后怕。

王兵还在愣神,司徒山以为王兵还在生气,便给张善使了个眼色。

张善急忙伸手将银行卡收下,并且送走了司徒山一家。

当他回来的时候,王兵依然傻站在门口。

忽然,王兵的手机响起,悦耳的铃声把王兵拉回了现实。

“喂,有,有事吗?”

电话是陈雪打来的,王兵突然又变成了懦弱的样子,跟刚才完全是两个人。

电话那头,陈雪说道:

“今晚六点东城酒楼,我外公过七十一岁生日,我妈让我通知你一声。”

说完,陈雪便挂掉了电话。

王兵看着手机,苦笑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向里屋他休息的房间走去。

刚才王兵的通话,张善全都听到了,他皱着眉头看着王兵的背影,感觉有些不解。

张善将司徒山的那张银行卡给了王兵,目测了一下王兵的体态后,离开了药店。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大包小包地拎了很多东西,这些全是他为王兵买来的衣服和鞋。

可见他为了留住王兵,下了血本。

拿张善所想的来讲,只要把王兵留下,花再多的钱都值得。

下午五点半,王兵穿着张善买来的新衣服打车去了东城酒楼。

当他下车时,便看见陈雪站在酒楼的门口。

“我还以为你不来呢!一会别乱说话,能吃就多吃点,听见了吗?”

陈雪见王兵来了以后,拉着他便小声警告起来。

王兵听后,重重地点了下头,算是回答了。

陈雪瞪了一眼王兵,拉着他走了进去。

当他们走进包间时,已经坐满了人。

陈雪的外公万解放坐在主位上,大姨万桂英、大姨夫周明和陈雪的母亲万桂芝、父亲陈东海分坐两边。

陈雪的大表姐一家三口和二表姐一家三口也全来了。

仅留了背对门的两个位置。

“大家看看这是谁来了,王兵好久不见了,最近还在家呆着呢?”

二表姐的丈夫王大鹏急忙站了起来,显得非常热情,可是所说的话却一点也不客气,隐晦地说王兵是软饭男。

王大鹏是市机关的一名科员,和陈雪二表姐周晓红结婚才一年多。

王兵听后,低着头,一言不语。

自从和陈雪结婚以后,王兵就很反感这种亲人聚会,因为他始终都是被人嘲讽的对像。

不过,时间长了,次数多了,他也就不在意了。

岳母万桂芝抬头瞪了王兵一眼,便扭头继续和万桂英聊了起来。

陈东海皱起眉头,怒视王兵,冰冷地说道:

“王兵,你二姐夫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越来越没家教了,难道连最起码的礼貌都不懂了吗?”

王兵听到陈东海的声音,身体猛烈一颤,慌张地抬起头,看向了王大鹏。

“二……”

“好了,不用认错了。就你这半天闷不出一个屁的主,我还是离你远的好,我怕闷死。哈哈!”

王大鹏丝毫没有给王兵留面子,听了王大鹏的话后,陈雪大姨一家竟然全都大笑起来。

就连万桂芝也跟着偷偷地捂嘴笑着。

陈东海更加生气,虽说王兵不怎么样,可也是自己的女婿,有外人可以说三道四,是你王大鹏做为亲戚也出言不逊,也太不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心里虽然不快,可毕竟今天是岳父过大寿,也不好过多说些什么。

陈雪也很生气,一方面是生气王兵的窝囊软弱,另一方面就是二表姐夫王大鹏。

她冷哼一声,拉着王兵坐下。

生日宴开始,大家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跟王兵喝,除了最初王大鹏和他说了一句话后,再没有人和他说话。

就连陈雪也是一句话不说。

酒喝得差不多后,万桂英的大女婿萧哲站了起来。

“外公,祝你福如东海,这是我和晓涵的一点心意!不多,一百万,是我们两对您的孝敬!”

说着,双手捧着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

萧哲是一名律师,听说在市里一家集团当法律顾问,工资一年二三百万,而且他还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

他本人在东城市也是相当出名。

大家还在看:第一赘婿真龙赘婿第一全能赘婿超武赘婿最狂赘婿女总裁的王牌赘婿无敌从最强赘婿开始最强赘婿全职赘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