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溯源仙迹
  4.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天地黯盘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天地黯盘

作者:

“好,我跟着你。”

少年也没有在意,而是让对方变化了容貌,世间相似之人太多,相同之人又不少,少年之所以认定对方并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检查的方式,或许有些人觉得长相一样可以蒙混过关,哪怕对方拥有少年与水流花全部的记忆,在少年眼中,不是就是不是。

“或许有人在利用你,想要靠近我,但是这对我而言并没有多少意义,但凡我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便不会轻易的去放弃。”

少年将白船、陆原、雷泽都放了出来,三人一开始还有些迷茫,毕竟他们被少年掌控着心神,浑浑噩噩,直到现在才清醒了过来。

“感觉如何?”

白船最先醒了过来,脑壳有点疼,不过感受了一下再次变强的实力,他突然觉得这种感觉也不错,毕竟躺赢还是非常舒服的。

“只是觉得有点累。”

雷泽脸色不是很好看,之前他一直在处理恶念,

纯纯工具人,特别的累,但是偏偏他自己已经没了意识,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做了这么多事情,这种感觉稍微有一点不舒服,虽然被人掌控也是他的一种选择,这对于天雷而言,确实有一点难以接受。

“我觉得还好吧,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只是我没有想到,我还可以重新活过来。”

陆原其实表现的非常的悲观,或许和之前的那些经历有关。

“休息一下,我们需要寻找下一个通道,前往我的家乡。”

这个地方对于少年来说也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经历过的地方罢了,对这里的一切,少年都没有过多的想法,更别说,驻扎在这里。

“对了,你知道前往我家乡的地方吗?按理说你应该知道才对,哦,也不对,如果你知道的话,就可以带我去了,到时候你的身份就会被拆穿,那样的话,应该并不利于你的伪装。”

少女一脸无奈,她要怎么解释才能让对方相信自己就是水流花呢?

想要证明自己就是自己,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记忆可以被灌输,人生可以被创造,所有的一切都可能只是一场精心策划好的阴谋,然而,她却非常的明白,她就是水流花,不是别人设下的陷阱,更不是自己想当然的以为。

可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相信是没有用的,只有眼前这个男人相信了才有用,可是没想到在别的地方看上去并不怎么大男子主义的家伙,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之下,居然毫无意外的坚定。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并没有那的路存在,我之所以一只守在这个地方,就是因为我只发现了这一个地方,所以我只能守在这里,等待你的归来,可我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简直让我无言以对。”

少女都不想再说什么了,其实她也不清楚,少年究竟是通过什么方法认证自己女朋友的,反正她身上肯定是没有的。

“带我去仙迹。”

少年离开了这么长时间,根本不知道现在的仙迹,究竟在哪里?所以必须要找个当地人来带路,这个地方对方无论是假扮还是其他,肯定都会知道的,不然的话很难解释的通。

“那你跟我来吧!”

少女撕开了一个裂口,带着少年四人一起进入到了通道之中。

混沌中开口子,其实是属于一种很常态的情况,就和地道一样,可以通往各处,这取决于某种层次的不同,或者是位置的变化。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故事?”

少女在前行的路上还不忘挖苦少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但你再仔细一看,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

少年一脸的无奈:“就算我怎么看你?你也永远不是我女朋友,不要再自以为是。”

这家伙还真是执着,可是少年很清楚,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女朋友。

少女彻底沉默了,一路都没有再说话,心里已经把少年骂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见过执拗的男子,没有见过这么执拗的,这还真是应了那一句老话,当一个男人不想认你的时候,你就算喊破了喉咙,他也可以装聋作哑,可惜哪怕她是那种泼妇的性格,恐怕也打不过这个男人,更何况她不是,而且眼前这个男子也不是好惹的,万一自己把他惹毛了,恐怕自己就该凉凉了。

很快,众人来到了目的地,仙迹依然还是原先的样子,有33重天,每一层都是一个世界,都是一层天,其中各种洞府数不胜数。

然而却没有那种等级的排序,更没有闯关这一说,看来那一切都不过只是虚拟游戏里的一种设定罢了,只能说游戏与现实终究还是有区别的。

不过最高天上的两个雕塑是没有改变的,一个就是少年的模样,另一个则是少女的模样,两个人站在雕塑下面,就像是两个活过来的神。

白船陆原和雷泽,三人都觉得特别奇怪,按理说这里不就是少年的家吗?这雕塑都有了,为何少年还一直不承认呢?而且这个,少女一看就没有伪装或者其他形式的装束,很显然,就和雕塑一模一样,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肯定就是少年的女朋友了,可为什么对方仍然不承认呢?

“你们也看出来了,雕塑上确实是我女朋友,只可惜,她并不是这个少女,给我变回去吧,再用我女朋友的脸,我还会打你的。”

少年一脸的阴沉,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又把脸换了回来,还真是不死心啊!

“所以你让我把你们带过来,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你究竟是不是源尘了。”

不得不说,到这个时候,少女终于开始反击了,毕竟一直被说成假冒伪劣,论谁都会生气的。

“随你的便,反正我并不在意你究竟相不相信,我只知道在这后面有一条路,可能是正确的道路。”

果不其然,当少年来到雕像的后面的时候,影子里居然浮现了一条通道,虽然看上去像是假的,可少年却带着三个人一起跳了下去。

少女都愣了一下:“为什么我家里还有这么一个通道,该不会是以前那家伙搞的鬼吧?这家伙背着我弄了个这么深的通道,莫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等等,他为什么一直不认我?难不成想要背着我和其他的女人有来往?不行,我得跟下去一起看看,绝不能让他和别的女生有染。”

就在这时,有一群人走了过来,朝少女行礼:“花主,刚刚我们感受到了镇魂塔的波动,好像是感受到了源主的回归。”

“平身吧!他确实回来了,只不过他身上好像被什么东西下了禁制,也可能是他背负了什么可怕的命运,暂时没有与我相认的想法,也可能是单纯认不出我来了,不管这背后是谁在搞鬼,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众位仙家看到少女跳了下去,都有些疑惑,这里何时出现的通道?不过,他们更多的还是有些担心,毕竟两位主子现在都不再仙迹,会不会出现更多恐怖的事情?

但不管是出现了什么样的事情,有他们在,至少可以防着某些事情的发生,但是他们更希望两位主子能够安全回来,毕竟这里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安全。

少女跟了下来,她能感受到天地棋盘的波动。

“奇怪,下面好像是一条通往天地黯盘的路。”

天地黯盘与天地棋盘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

“天地棋盘自始至终都在我的手里,而天地黯盘却始终存在于虚无之境,按理说不可能有人找到他,怎么可能会和仙迹有联系,这太不可思议了。”

好奇的不只是少女,少年也非常的好奇,下来之后才发现这里非常的荒凉,根本就不像是有世界的样子,可这里的世界却和以前游戏里经历的一样。

“那里好像有人。”

少年等人都发现了,在荒凉的星球残骸之中,似乎有一道人影伫立在那里,像是亘古长存的雕塑,可仔细一看,却发现对方的发丝在动,应该是一个完整的人。

那人似乎也发现了少年等人,略微有些好奇,等回过头来之后,顿时愣了一下,随即勃然大怒,脸色都变得异常的难看。

“源尘,居然是你小子?你小子居然还有脸来?看招!”

对方转过脸来的时候,少年愣了一下,这家伙长的怎么和自己差不多?可惜对方一句话就挑明了身份,很明显对方和自己并无什么关系,当然,看对方的态度,就知道自己与对方恩怨匪浅。

其实两者并不冲突,没有关系,是两者之间应该不会是一人,至于说有恩怨,那就很显然了,看对方攻击过来的架势,以及出招的频率,明显就是想要将少年活活摁死在地上,可惜此人的力量于少年而言,确实有些弱了。

少年一巴掌就把他拍飞了,结果她不知好歹,居然还想来攻击,然后少年第二巴掌又把他拍飞了。

“不是我说再一再二不再三,你能不能冷静一点?我又不认识你,别好像我欺负你一样,休想冤枉我。”

本来对方听到少年如此客气,甚至没有打斗下去的想法,也有些松懈了下来,可是听到对方后面恬不知耻的话,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定要将眼前这个家伙累死!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