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军事历史
  3.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4.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作者:

从鬼蜘蛛的梦境里出来,花晓葵浑身软绵绵的躺在了厚厚的草丛里,非常疲惫。用力过度,双臂一阵无力,还在微微颤抖,而且隐隐作痛,她猜测可能肌肉轻微拉伤了,鬼蜘蛛的体重对她而言真的是一个大负担。

“浇灌了鬼蜘蛛的心灵之树,给他增加跟奈落争夺的筹码,短时间里是不会在附近出现,有空闲觊觎四魂之玉了。鬼蜘蛛这个家伙,整一个抢夺成性的强盗,不是他的东西,看上了都会去抢,更何况是在他认知本该属于他的东西,绝对不会拱手相让。奈落的话,妖怪对他的影响极大,以妖怪的思维,也没有把到嘴的肉送给别人的道理?两个都是不会退让的性格,争夺起来,十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两败俱伤是最好的结果,但太乐观了会让自己降低警惕,事情不会这么顺利,几率太小,鬼蜘蛛即使有我的帮助也无法战胜奈落的,只能给奈落制造麻烦拖延一段时间,毕竟鬼蜘蛛是奈落的一部分啊,翻身哪有那么容易。”

仰躺在草地上,四仰八叉的极没形象,刚刚经历一场危险,力量用掉太多,现在非常累,很想睡觉。上眼皮与下眼皮之间宛若有无尽吸力一般,拼命的想黏起来,大脑也不停发出睡觉的信号,花晓葵觉得很困,骨头都懒洋洋的,非常想睡。

困倦的打了个哈欠,眼角有几分湿意,睡意无限,“不能睡……这里可不是睡觉的地方。洞窟里还残留着浓厚的邪气,谁知道会不会又有妖怪被吸引过来,睡觉着的话被吃了都不知道……下次就是以另一种形式回归大地。我的赶紧起来……回村子去……”

意识清楚该怎么做,但就是起不来,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懒劲,动都不想动,大有“天为被地为床”的架势。

“要是因为在不安全的野外睡觉而死掉的话,就太滑稽了,会被笑死的?!这草地这么硌人,还是回木屋慢慢躺着舒服……”花晓葵努力说服自己憋在这里睡着了,辛苦的分开难舍难分想黏一起的上下眼皮。

但这句话不怎么有说服力,厚厚的草地躺起来很软的说,一点也不硌人,比木屋硬邦邦的地板可舒服多了。

“风大,凉,在这种地方睡觉会感冒生病,古代医疗水平普遍不高,因为风寒死掉就太冤了……要坚定,不能睡!”说完打了一个睡意浓卷的哈欠,手脚发软的不想起来,消耗实在太多了,没有立即睡去是她死撑的结果,如果桔梗在身边一定会放心的不声不响昏睡过去。

花晓葵认真的给自己找借口,不能在这种充满不安定因素的地方睡觉,洞窟里浓烈的邪气尚未退去,妖怪可能会被吸引过来,她一身的巫女服躺这里毫无防备的睡觉简直就是找死,而且在进入梦境以前,她感觉到附近有股强烈的视线投到她身上,有人在暗中窥视,推测认为是奈落,只怕现在还没有离开。

“……虽说进入梦境力量恢复的快些,还可以串串门子看下鬼蜘蛛的情况,再下下黑手给奈落找点事情,省的一天到晚惦记四魂之玉……不过这里太不适合,从梦境里出来已经用掉最后的力量,连结界都撑不起来了。我还是高估了自己……陷入这样的窘境,是我太冒失太冲动的结果。”眼睛努力睁开,瞪着湛蓝的天空,高高的上空飞过一个小黑点,可能是老鹰之类的鸟类。

吃力的动动手指,一阵难受的感觉顿时袭来,酸痛无力的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喃喃自语:“鬼蜘蛛这混蛋果然害人不浅……唉,我脑子被门挤了吗,竟然用自己柔弱纤细的手臂,去提他那一百多斤的肉!!”

纯净无污染的天空漂亮的像一块宝石,天然的毫无人工成分,祥和宁静,飘过的一朵朵白云,在风的作用下缓缓变换形状。仰望天空,疲倦困乏的眼皮越发沉重,慵懒的平静催人入眠。

“好想睡啊……只睡一下下,应该不要紧……就一下下……嗯,不行不行!”鼓起劲想起来,动了动身体支撑起一点,就泄气的躺了回去,身体都软绵绵的,就像冬天被窝里暖洋洋的外面很冷所以懒床一样,懒得不想起来。

仰视天空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眼皮渐渐沉重的睁不开……

好累……

刚诞生不久的奈落还不够稳定,众多妖怪的结合体,就像由许多碎块组成的拼图,乱无章法,只是在一股力量的束缚下才聚合到一起,不止妖气杂驳,思绪也容易受到干扰,难以达到统一,只有在面对四魂之玉的问题上,才难得的一致,对四魂之玉的贪念是妖怪们最后的执念。

鬼蜘蛛的邪念是维系这种状态的重要羁绊,妖怪的贪念是奈落觊觎四魂之玉的主要原因,只有这么做他才能找到平衡点令意识尚未完全消退的妖怪残念安静下来,以非自然形式诞生的半妖,还不能完全掌握身体,这是他需要面对的考验。当奈落薄弱的意识强大到可以完全吞噬抹消妖怪的残念,鬼蜘蛛的邪念就会凸出起来,维系身体的重要因素,不能如以同样的办法处理。当然那是以后的事,现在对奈落来说最突兀尖锐的是妖怪的残念。他宛若一个刚登基的年幼皇帝,而那份杂驳的残念就像满朝文武,鬼蜘蛛就像朝纲,奈落有自己的意识却因各种原因受到牵制。

奈落原来是想快刀斩乱麻,杀掉鬼蜘蛛邪念的源头,花晓葵死了鬼蜘蛛就会安静一些,抢夺四魂之玉可以令妖怪残念安静下来,着手快速处理执念的源头,混乱的声音安静下来不在作怪,他才有功夫慢慢梳理杂驳的妖力,梳理抹消残念。

然而花晓葵做的手脚给奈落添了一个大麻烦,鬼蜘蛛在梦境中大闹开来,本来就不稳定还要内斗。为了弄清楚花晓葵到底做了什么,奈落将鬼蜘蛛引到了那束光柱下,看见那株诡异的心灵之树,许多根毛线螺旋向上扭成一股的树干,还有宛若从主干里长出其实独立的绿色大树,聪明狡诈的奈落似乎明白了什么,隐约意识到那株诡异扭曲的树展现出的是他现在的情况。看似已成一体,其实还很分散。

奈落非常聪明,没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急着打败鬼蜘蛛,而是通过和鬼蜘蛛的战斗一点点观察心灵之树同他们的关联,竟然真的让他领悟到什么,聪明的学会在梦境中将妖怪的残念转化为力量,消耗在同鬼蜘蛛的战斗上。

究竟奈落会不会因祸得福,还要看以后,他学会了利用残念转化力量的方法消磨妖怪残存的意识,鬼蜘蛛也成长起来,学会了如何快速恢复力量,发挥出更强大的威力,两个都得到了好处。

到底是奈落占优势,暂时把鬼蜘蛛压制下来。现实中隐藏在森林角落的奈落睁开暗红的眼睛,妖异的红芒一闪。

身上披着狒狒皮在树杈上快速跳跃穿梭,突然顿住,眼睛看向洞窟的方向,心底感到诧异。葵还没有离开那里……

谨慎的隐在暗处观察了一下,发现没有异样,再三考虑还是决定靠近。在梦境里葵消耗了不少力量,甚至不能和他战斗,否则就不会匆匆离开,根据妖怪的记忆及他看见的实际情况可以做出判断,她进入梦境后力量会得到增幅。回到现实中,葵现在的力量恐怕少得可怜,甚至已经不能战斗。太过于虚弱以至于连离开是非之地回村子都办不到了吗?

奈落几个轻盈的跳跃靠近,身体遮掩的严实,只露出眼睛及线条阴柔精致的下巴。站在草地上,低头看着四仰八叉躺草地上毫无所知的花晓葵,头发有些凌乱,被大风吹过一样。眼睛闭紧,长长的睫毛落下淡淡的阴影,胸口有规律的起伏,双臂随意放在两侧,惬意悠闲的好似只是普通的午睡。

“虚脱昏迷了吗?”奈落靠近,宽大的狒狒皮下角快要碰到花晓葵。

“Zzzzzzzzzzzz……”花晓葵睡得毫无防备,含糊的咕哝,咂咂嘴。

“……睡着了……”奈落黑线的发现真相。竟然在这种地方睡觉,这个女人该蠢到什么地步?

沉默无言的低头盯着花晓葵的睡颜,睡得这么毫无防备,睡得这么幸福舒服,真容易让人生出邪念,想要摧毁它。

这样的好时机要是白白放过就太说不过去了,奈落蹲下来,伸出手,探向花晓葵的脖子,手下细腻滑嫩的触感让奈落动作一顿,鬼蜘蛛只是暂时被压制,他不会让奈落伤害花晓葵。奈落渐渐使力掐,身体却陡然僵硬住,手上无法再继续用力,保持在掐不死人的力度上。

“哼,鬼蜘蛛,看来我解决你以前是无法对这个女人出手!这份执念原本是比不上妖怪们的执念,在它们一份份重叠起来,对人类巫女的诅咒的执念前,你的执念不堪一击,众多叠加的残念不是你可以抵抗的,但是现在看来……你似乎会变得比它们还要麻烦啊!”奈落自言自语,发出一声冷笑。

这时候睡得稀里糊涂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花晓葵说梦话了,梦境园艺师也是会做梦的。

“嗯……鬼蜘蛛……”

奈落闻言盯住花晓葵,做梦梦见鬼蜘蛛?心底滑过一丝怪怪的感觉,像是兴奋,似乎在期待什么。

“就算我救过你……大恩不言谢,你真的不用以身相许的!”睡梦中的花晓葵闭紧眼,声音透着睡意,带着几分朦胧感,眉毛皱紧,非常苦恼的样子,吐槽,“被木乃伊以身相许,太可怕了……我会吓得以后不敢睡觉的……”

“……”一个睡的正香还说梦话的人,说以后会不敢睡觉,信得住吗?

“你木乃伊的形象在我心中永垂不朽……除非你突然帅的让我不忍把你跟木乃伊挂钩……”

“……”木乃伊……

“……妈妈……有木乃伊。”花晓葵皱眉,突然瘪瘪嘴,“呜呜……我好想你呀,妈妈……”情绪多变的像六月的天气,不一会儿,语气又变得欢快,竟低龄幼稚化起来,很是无厘头,“鬼蜘蛛,你做牛做马报答我…跪好…………我要骑马……”

奈落忍不住了,额头垂下无限黑线,没一句正常的,尤其是最后一句,“……这女人到底在做什么梦?!”

花晓葵翻身,手碰到奈落白色狒狒皮的下角,手脚发凉的她立即一拽,往自己身上盖,嘴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被子……好冷啊……”说完还应景的打了个喷嚏。

狒狒皮是很宽大,但仅限于对奈落一个人而言,两个人用就小了,花晓葵当做被子的拽啊拽,睡梦中的人力气不知不觉就会显得特别大,奈落被拽的都快贴她身上了。近距离盯着花晓葵的脸看,眉眼看得清晰无比,细腻的皮肤光洁白皙,脖颈纤细优美,奈落温热的呼吸喷吐到花晓葵脸上,睡梦中的人敏感的抖了一下,翻身,毫无防备的样子看的奈落眸光一暗,不禁深沉起来。

“袜子……蜘蛛,再给我只一双袜子……”奈落什么心理反应花晓葵全然不知,她在梦里笑得乐呵呵,梦见自己又逮到一只蜘蛛妖怪,“两双丝袜才好换啊……”

“……”有那只蜘蛛妖怪记忆的奈落额头黑线密密麻麻垂下,不禁囧了,心中的那一点杀意如漏气的皮球顿时瘪了。

无言的伸手探向花晓葵的额头,仔细感觉了一下温度,刚才他就感到有些不对。

在这种地方睡觉,天为被,地为床,又力量耗尽身体虚弱,花晓葵华丽丽的生病,发烧了。牛bb小说阅读网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