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军事历史
  3.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4.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作者:

休息了一夜,杀生丸依旧雷打不动的依靠着毛茸茸的肩坎闭目养神,妖怪强悍的恢复力,昨天还不得动弹,今天却看上去气色已经有了明显的转变,貌似恢复的很不错。

花晓葵很无聊,虽有帅哥看着养眼,但他却是个冰山,连一眼也懒得施舍给她的无视态度,着实叫人气闷。有人可以聊聊天就不会这么无聊,杀生丸是指望不上,以他对人类的排斥轻蔑程度,不是个好的聊天对象。昨天她遇见杀生丸不久后有一个人类小女孩出现在这里,大概是进入山中拾柴挖野菜什么的偶然路过。该说果然是初生之犊不畏虎,杀生丸明显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人类,先不论那头银白色的长发,那对尖尖的耳朵就足以证明,睁开的金色眼睛是野兽的竖瞳,特征更加明显。

尽管被杀生丸凌厉的一眼吓一跳,颤悠悠的抱住身边的树干,害怕的偎到树后,却没有尖叫着跑开。战战兢兢的躲树后看了几眼,发现没有对她怎么样就走了出来。

几步外就有一些她留下的食物。

战国时代兵荒马乱,百姓生活清贫困苦,穷得响叮当,那个小女孩看衣着就知道家境并不好,一副破破烂烂的,料子质量很差。这种生活环境下,食物应该是很重要的,要知道黑暗动荡的时代不晓得有多少人是活生生饿死的,她竟然将重要的食物分给别人。

花晓葵皱眉努力回想,那个小女孩家里人好像是死光了,所以才会追随杀生丸,对人类还有牵挂的就不会轻易离开跟追随一个妖怪。一个小孩子独自生活会很辛苦,也很容易被村里的人欺负,山林里有野兽跟妖怪出没,她就这样乱晃没问题?

“喂杀生丸,你不需要进食吗?不要的话我就自己一个人吃了,人家小孩子找食物多不容易,浪费可耻,这个季节放久了就不能吃了。”花晓葵起身走向几步外放有几串野蘑菇跟烤鱼的大树叶。

杀生丸径自闭着眼睛不说话,仿佛没有听见花晓葵的话。

“真是,跟个木疙瘩似得,连句话都吝啬!”花晓葵不满的抱怨,这家伙,未免太目中无人了点!不过算了,反正他们本来就没什么交情,她也不是在跟他套近乎,主要目的是邪见,他是顺便的。

捏起细细的树枝轻咬一口野蘑菇,皱眉,果然没味道,吃起来口感虽然不错,野生的蘑菇纯天然无污染,但没味道不好吃啊!嘴巴早就被养叼了,人见城的大厨精心制作的食物都满足不了她的味蕾,更何况是粗粗烤起来连调料都没放的野蘑菇。

从身边黄色的背包中翻翻找找,找到一些调料,酱醋盐味精胡椒粉。已经烤好的野蘑菇,撒上盐化不掉,只好蘸酱。只吃了一口就差点吐出来,硬生生忍住。

“呜……好咸……”捂住嘴,花晓葵感到舌头在抗议,不小心沾太多酱油了!将手上那串野蘑菇放到树叶上,匆忙从背包里翻找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狂灌一口冲淡口中的咸味。

看看背包里的泡面,有袋装的也有桶装的,戈薇那个可以用来烧开水也可以煮汤的铁饭盒没能顺手抢过来真是太可惜了,要不然就可以烧开水泡方便面,野蘑菇跟鱼当作配料陪着吃。

无奈的盯住野蘑菇,花晓葵叹气:“什么味道都没有怎么吃得下去啊……蘸酱又太咸了,吃完绝对会大口大口的喝水。在找找看……”

话说以前去小吃摊卖炸食时都是自己上的调料,瞟一眼盐,是放了这个,咸味跟酱油的重合才会那么咸。虽然想当作以前吃炸食那样上调料,但没有刷子可以给自己均匀上料啊,用倒的多浪费!

翻了翻,找出一罐番茄酱,“沾着吃可以吗?不会吃起来怪怪的?”

试验的沾一些番茄酱,果然怪怪的,野蘑菇上咸味混合着酸甜变成一股怪异的味道,让人难以咽下去。然后味蕾不再挑剔了,经过前面的摧残,没有味道的吃起来特别美味。

“呐,杀生丸,对于那个小女孩你有什么看法?一个人在山林里来来去去的走很危险的,别说不小心遇见妖怪,就算是一只很普通的野兽她也对付不了,而且对于生活清贫困苦的人类而言,食物是很重要的。虽说是我吃了,但那个小女孩是送给你的,我稍微走开了一下地上就出现了。”花晓葵支着下巴,无聊的搭话。

杀生丸依旧沉默是金,依靠着毛茸茸的肩坎闭目养神,眼皮都不抬一下。

“唉,好歹吱一声啊,好像就我一个人唱独角戏一样!”无力的耷拉下脑袋,哼都不哼一声,感觉像是在对空气说话一样。要说敌意的话完全没感觉出来,就是彻底的把她无视掉。抬手看看自己宽大的白色袖子,在林子里走路难免碰上树枝什么,有些脏了,红色的裙裤脏的没上衣那么明显,但也能看出灰暗。

想洗个澡换身衣服,但身边没有干净的衣服可以换洗,花晓葵皱眉只能暂时作罢。黄色背包里放着戈薇的课本,花晓葵刚抢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了,反正现在闲得无聊,看看课本也好。

翻开,貌似是语文书,一行行的字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断断续续,鲜少有句子能看的连贯,实在没劲浪费脑力,换本书,这回是英语书。花晓葵发现自己学的英文全都还给了老师了,这些单词拆开来能看懂,二十六个字母嘛,合起来就不明白什么意思了,羞愧!

“老师,我对不起你啊,竟然忘的一干二净,完全看不懂!英语学的那么辛苦,全都白学了,白白浪费光阴!”花晓葵深深的表示忏悔。

换本书,这回事数学书。同样,基础的加减乘除当然还会,但高深一点的完全忘光了,瞪大眼睛看着课本上的数学题,一道都不会!

“这些是什么?是什么啊?居然一道都算不出来,公式什么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早知道会穿越,一哭二闹三上吊我也要赖在家里不上学,现在用不到不说,还因为长时间不用而全部忘记光了,我浪费在学校的青春一去不复返,结果尽学些没用的东西!”花晓葵抓着数学书悲愤,力道大的几欲撕掉可怜无辜的课本。“家政课这样有用的课程为什么没有啊?野外求生这样有意义锻炼独立性的课程为毛没有啊?”

花晓葵没精打采的把书塞会背包里,看着天空发呆。

杀生丸依旧淡定无比的闭目养神。

望天望到脖子酸痛,被无视到悲愤的花晓葵终于受不了,想给自己找点事情打发时间。跟杀生丸这个闷葫芦想比,奈落那家伙其实蛮不错的,至少不会把她当作空气,一路目中无人到底。

附近应有个村子,去村子向村民们打听看看,如果提前得到枫之村的消息她就不用这么守着杀生丸啦!虽说疗伤需要静养,但他未免太安静了,跟人类就无话可说到这个地步吗?

站起身,犹豫的低头看了眼黄色的大背包,就先暂时放在这里好了,有杀生丸在不用担心被野兽乱动。那个小女孩送来的食物还是让杀生丸消受,浪费了也是他的错。

沿着小女孩来的方向向前走,花晓葵不晓得村子到底在什么位置,只能碰碰运气。穿过一颗颗高大的树木,即使天上太阳高高挂着,林子里也有飘着一股阴森的感觉,阴风阵阵。向前走,耳边渐渐听见细微的流水声,方向不对,是从旁边传过来的。花晓葵迟疑几下,改变方向。

就算没有可以换洗的衣服,她也想擦拭一□体,凉凉的水还能驱驱热气。

走到溪边,水流潺潺,清澈的溪水波光粼粼折射着金色的阳光,清澈见底的水中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

蹲在溪边,伸手轻撩水面,凉凉的水柔柔的。刚想脱去木屐跟袜子,不经意抬头,眼角捕捉到一个可疑物体飞在半空,视线回转定住,一只好大的“蜜蜂”扇动着翅膀停留在半空,眼睛还盯着她。

恶寒,这只蜜蜂难道是想咬她,正思考着该从哪里下口比较好吗?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花晓葵炸毛。条件发射的从溪底抄起一块鹅卵石扔向“蜜蜂”,跟暗器一样迅速,快、准、狠,没有丝毫犹豫手下留情。“蜜蜂”被扔个正着,翅膀失去力量,蔫了唧的从半空掉下来落入溪水中,被潺潺的水流冲走了。

“哦,真是激烈的反应啊,葵!”披着白色狒狒皮的奈落从小溪另一边的林子阴影中走出来。

“奈落,跑过来干什么?”花晓葵没好气,“又有四魂碎片到手,要我封印吗?”

“不是,只是来看看你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没有准确的位置,想从人见城到达枫之村,你根本找不到地方。”奈落一副早就知道的口吻气的花晓葵牙痒痒。

这家伙早就知道却连一句提醒都不说,其实在暗地里看戏看的很欢快是?!(#‵′)凸

恨恨的磨牙,头顶阴云密布的瞪着奈落,一眼一眼的剐着他。目光落到奈落身上的白色狒狒皮上,毛茸茸的,看上去手感很好的样子。杀生丸毛茸茸的肩坎没能摸到,就用奈落的狒狒皮凑合一下,反正他狒狒皮很多的样子,每次傀儡出场都会顶着狒狒皮,每次都被打的稀巴烂。

脚下使力,一个轻盈的跳跃越过小溪落到对面,垂涎的盯住白色的狒狒皮,星星眼,“呐,奈落,你的这件狒狒皮送给我!”

“唔?”对她的突发奇想感到诧然。

控制不住手的摸上去,果然毛茸茸的,软软的,触感很好。上下其手还不够,整个人都贴上去,欢快的巴住。

面对花晓葵的投怀送抱,奈落诧然之余欣然接受,面上还不露半分,任她蹭来蹭去。

“哇塞!这个傀儡做的怎么这么像真人啊?不论是气息还是其他什么的,都跟本人好像啊!”发现眼前的“傀儡”跟想象的不太一样,简直就像是活生生的,花晓葵惊奇的说。

“傀儡?你为什么认为会是傀儡?站在这里不是傀儡,是我奈落本人!”对花晓葵下意识的认为,奈落眼中露出一丝玩味。只见他控制过一次傀儡的葵,为什么这么肯定出现在自己眼前是傀儡而不是本人?

“……呃?本人?”花晓葵顿时僵硬,发现自己跟奈落姿势实在太亲密,双手还抱着他的腰,立马手脚无措的不知道往哪里摆,脸红起来,恨不得地上出现一条缝让她钻进去。

都怪奈落身上妖气收敛的厉害,完全感觉不到,所以她才会想当然的以为是傀儡,毕竟傀儡的特点就是没有妖气嘛,而且奈落不都习惯性的使用傀儡出去活动的吗,原来偶尔也会本人亲自出现!

花晓葵松手想拉开距离却发现被抱紧,身体紧紧贴着对方,挣扎。“奈落,放手!”

“是你自己凑上来的,还上下其手摸来摸去,现在叫我放手?”奈落天生薄凉的声音语调优雅缓慢,自然而然流露出淡淡的嘲弄讥讽,“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认为出现在这里的是傀儡,我只在你面前用过一次才对。”

“这不重要!”用严肃的神棍口吻否定,“重要的是你赶紧放手,抱那么紧干什么?!我脚踩不到地面啦!”双脚脱离地面,急的花晓葵两腿乱蹬。

“关键果然是杀气吗……”奈落喃喃自语,暗红色的眼睛若有所思。不释放杀气就不会被认为是敌人,只有感觉到恶意跟威胁才会变化。一把制住花晓葵的双手,阻止她召唤园艺师之剪的机会。

“我我我我我……我告诉你,在不松手就不客气了!就算把手制住了也没用,你以为我还是五十年前的那个我吗!”花晓葵结巴一下,虚张声势的威胁,做出一副很有气势的样子。

“我知道,现在的你不是五十年前那个会被自己的能力困住作茧自缚的葵,只是…你有多喜欢这件狒狒皮?上下其手不算,还整个人贴上来,别搞错了,不是我对你出手。”

“……对不起,我错了,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你其实不是傀儡!”无意间吃了人家一通豆腐的花晓葵很心虚,懊恼,真是一时大意了!

奈落神情莫测的看着花晓葵,眼底情绪流转,暗红色的妖瞳妖异诡谲,惯于使用阴谋诡计的眼神让花晓葵倍感压力,仿佛在平复心情,好半晌他才开口,薄凉的声音,优雅的语气:“没有下一次。”

松手,重获自由的花晓葵连忙后退几步,没看见奈落眼底深处滑过的不悦。

“你知道的话快告诉我,杀生丸那家伙一直都在无视我,简直把沉默是金发挥到了极点,本来想等邪见到了问问他的,杀生丸的话大概早就不记得。”花晓葵忍不住抱怨。

奈落干脆的指了一个方向。牛bb小说阅读网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