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军事历史
  3. 综漫半神
  4. 遗迹(三)

遗迹(三)

作者: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塞勒涅手中的镜子应声放出耀眼的光芒,将几人笼罩,侠客几人眯起眼睛抵抗这种强光,同时暗暗提高警惕,但是周围空间似乎在一刹那间扭曲了下,等他们能够正常视物之后,脸色齐齐变了。

祭坛还是那个祭坛,依旧还是那三十六根大理石柱,只是洁白的大理石柱变成了黑色,洁白的地板也变成了黑色,正中央耸立的巨大白玉双生天使的雕像,变成了一对交/媾的恶魔像,蔚蓝的天空背景也变成了血色模样,仅仅靠着石柱上的暗紫色火把的光芒来照亮这片区域。

莫莫现在拽着的虚无已经出现了人影,真是闭着眼僵立在那里的库洛洛,在库洛洛身边,僵立着站着其他的蜘蛛,恍若石化了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侠客呆愕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难以相信。

塞勒涅依旧捧着那面水晶镜子,慢慢的走到恶魔雕像之下,脸上的笑容很得意:“幻影旅团,世界排名前五的念能力高手,呵呵,到头来也只是我的奴隶而已。”

塞勒涅把镜子放在恶魔雕像下石台的凹槽处,拖曳着祭祀袍长长的尾摆走到库洛洛面前,不理会站在一边警惕的炸毛猫咪样的莫莫,而是轻柔的抚摸库洛洛的面颊,踮起脚尖在库洛洛唇瓣上轻轻吻了吻:“库洛洛,费了这么大的劲得到你可真是不容易啊。”

金已经迷糊了,但是本能的还是感觉这个环境很危险,想要试着动一下,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无法动弹了,只有意识还算清醒,念力什么的根本就无法发挥出来,身上也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连抬抬手指都费劲。

“你……”金怒极,只含糊的喊出个词来就再无力气,但是这一声也能够让塞勒涅的注意力转过来了。

塞勒涅走到金面前,干脆利落的扒掉他身上脏兮兮的披风,几下就把他上身的衣服撕掉,手指在腰腹坚实的肌肉上反复抚摸,又往上去看金被挑逗的泛红的双颊和怒气腾腾几乎要冒出火花的明亮眼眸:“唔,倒也是个帅气的男子,可惜了你平时的打扮了。”

“放开!”金憋红了脸,又吼出词来。

“没用的。”塞勒涅轻笑着贴到他身上来回的抚摸,顺着裤带的边缘探入,在金不可思议又气愤羞涩的眼神下小小的打个转,将手指抽出,“只要是念能力者,就别想逃出我的掌控。我让你生便生,让你死便死,让你脱衣服……你就不能不动。”塞勒涅打个响指,金脸色顿时变了,僵硬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动起来,双手按在了腰带上,一点一点的往外扯,一声衣带破裂声,他的裤带没了。

“小丫头,我知道哦,你也是穿越者。”塞勒涅慢慢的走到依旧拽着库洛洛衣角表情空白的莫莫面前,捏起她的下巴,指甲掐入她的肌肤之中,“就算你装的再怎么无辜也没用!”

莫莫茫然的看着她,没有反应。

“可是,你是斗不赢我的。”塞勒涅笑着用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脸,掐着莫莫脸的手指上尖锐的指甲狠狠的自莫莫的额头刮下来,带掉一层的血丝,塞勒涅边笑边划着,“很漂亮的脸吗,付出什么代价了呢?亲爱的同胞,你可知道,我可是在地狱呆了整整一百年才换来这么一次机会的啊!痛吗?很痛,我那个时候可要比你痛得多了!!”塞勒涅用力的狠狠扇了莫莫一巴掌,才喘着粗气后退,高耸的胸脯颤抖着,她闭着眼睛深呼吸,没有看见原本应该同样僵立的莫莫轻轻的眨眼,茫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转头看了库洛洛一眼,又转回原本面无表情的模样。

深呼吸对塞勒涅似乎用处不大,她开始仰头狂笑,像是犯了毒瘾一般的癫狂的笑着后退,直到靠到冰冷的雕像才慢慢的停下来,冷淡的看着莫莫:“我快疯啦,如果再没有什么寄托的……”她仰头看着血色的天空,“喂,说说看,你付出了什么代价才到了这里的?”

莫莫茫然的看着塞勒涅:“什么?什么代价?”

塞勒涅冷笑:“不用装傻,你很清楚才对。”

莫莫依旧茫然,没再说话。

塞勒涅眯起眼睛直直的看了莫莫一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包香烟,捻起一根慢慢的吸起来,带着莫莫绝对模仿不来的妖娆与性感,她叹气,撑着下巴看着莫莫,吐了口烟,淡淡的道:“虽然记忆很淡了,可是我还是记得一点的,那个时候年轻无知,玩电脑的时候跳出个对话框,没错,你该知道的,那篇小说的那句话。”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塞勒涅声音很平静,很冷淡:“呐,我以为只是一个恶作剧,一个病毒而已,然后点了YES,很庆幸,我没有遇见那个无限的主神,但是我遇见的是另一个主神。”

“它说,我既然选择了有意义的活着,那么,就要付出代价,我有三个选择。”塞勒涅竖起三根手指,慢慢放下第一根手指,“第一个,杀掉一万人类,我们的同胞,将他们的灵魂献祭给它,便放我回去。一万人,那是多少,你知道吗,穿越之前,我是教师,我那一届的全校学生一共有4688人,每次早晨做早操的时候能够将整个操场塞满。一万人,就算是全都站在那里让我杀,我要杀到什么时候才能杀的光呢?当然,我放弃了这个方法,我不想回去之后变成疯子。”

“第二个方法,就如同无限那样,穿越到高危的世界去,积攒分数,达到一百万分,它就送我回去……无限是什么地方,就算我能够回去了,那还是我吗?所以,我听了最后一个选择。”

“最后一个方法,很简单,它说,人的灵魂不断的轮回,在世界的法则之下,每个灵魂都会积攒功德或者罪孽。有功德者,慢慢的累加,终有一天可以成为超脱轮回不死者,就是我们那里说的仙人;而身带罪孽者,在每次的轮回结束之时,便下十八层地狱,洗清身上罪孽,再入轮回。我身上有功德,它说可以用来换一些特殊的力量,再去完成一个任务,便自由了。”

“那个任务很简单,真的很简单。”塞勒涅眼神有些朦胧,“只要杀掉一百头虚,就能够自由了。我怎么可能不会选择这个呢。”

“可是我忘了,虚,绝大部分是由死去的人类灵魂变成了,那些虚,就成了我的罪,功德完全被夺走,只有罪孽的我在自由的一刹那就堕入了地狱,在那里呆了一百年。一百年的酷刑,就算我的精神再怎么坚韧,也差点成了疯子。不,不,也许我已经疯了。呵呵,一百年,我终于出来了,成了这个女人。”

“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呢。”塞勒涅转头看着莫莫,笑容显得有些凄凉,“天真的做着穿越梦的小丫头,你有多快乐幸福,我就有多恨,知道吗?”

“什么是快乐?”莫莫的声音响起来很慢很慢,她的表情茫然依旧,睁着无神的大大猫眼,看着塞勒涅,很平静的接着问下去,“什么是幸福?”

塞勒涅看着莫莫:“你不知道,并不代表你没有过。”

“没有……我懂。”莫莫面容依旧没有表情,“笑,只是表情,不是心情。我不明白,快乐幸福,我知道拼写,知道含义,可是,我,没有快乐,没有幸福。”她依旧茫然的看着面前的虚无,很平静很平静的说,“身为武器,是不会有心情这种感觉,喜-怒-哀-乐,没有。”自成为武器的那一刻起,她就再也没有了自己的情感。

塞勒涅狂肆的笑了起来,好一会,才抹着笑出来的眼泪看着莫莫:“你我果然一样可悲!可怜的家伙,你不爱库洛洛吗?”

莫莫看着塞勒涅:“库洛洛,主人,我的一切。”这是她的定义,写入灵魂的契约。

“哦,就是说,如果换了别人做你的主人,你也可以下杀手对付库洛洛喽?”塞勒涅问的带了丝坏心眼。

“可以。”莫莫慢慢的眨眼,慢慢的抬手,银白的纤细刀刃自她的手心慢慢汇聚成型,“主人,即是我的一切。你懂得很多,可是,时间到了。”她想懂得人类的感情,塞勒涅是个很好的老师,可是,库洛洛想要杀掉她的,而她,无法违背主人的任何命令。

莫莫的战斗力自然不是塞勒涅可以相比的,虽然塞勒涅也能够打,但是在技巧已经到达一种巅峰状态的莫莫面前,实在不够看。

当莫莫一刀砍下塞勒涅的头颅,飞溅的鲜血沾到衣裙,她的面容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宁静,淡淡的看着塞勒涅沾血的安宁笑容,神色微微恍惚,记忆里似乎有什么飞快闪过,却又很快消失,抓不住那一丝给她酸涩感觉的尾巴。

莫莫甩了甩刀上的血迹,往怀里一插,那把银色刀刃就慢慢的消失在怀里,莫莫这才捧着下巴转头看库洛洛:“主人,接下来该做什么?”

库洛洛依旧僵立着没有反应,莫莫眨巴眨巴眼睛,乖乖的站在库洛洛面前,很认真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那边的金终于忍不住了,憋红了脸喊了一声:“喂,快放开我们!”

“嗯?”莫莫面无表情的转头,看着金,自他的脸往下看,好一会,才疑惑的伸手指了指某个会让她长针眼的软蘑菇,“好眼熟的东西。”

金很想挖个洞钻进去,该死的那个什么塞勒涅,居然给他下了那么一条命令,他虽然极力反抗了,可还是……脱掉裤子了,该死的,他没脸见人了……

莫莫直直的看了好一会,金觉得被莫莫看的地方几乎要烧起来了,莫莫才慢慢的移开视线,想起那个已经微微抬头的部位在哪里见过了:“啊,主人身上也有。”她还有用手抓过(那是抓吗那是抓吗,分明就是敲的好),可是当时主人脸上的表情实在不怎么样,这绝对是他们身上的弱点,怪不得要掩盖起来不让人看见的说~~~

没了兴趣的莫莫想到金的话了:“对哦,解开束缚,嗯,不对,主人之前的命令,还有没做的?”莫莫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对啦,要拷问出塞勒涅得秘密的,可是塞勒涅已经被她不小心杀掉了,怎么办?!先认错,还是先放人?莫莫当机了,她又认认真真的思考了好一会,才敲着手心点点头,“先解开束缚!”

这个倒是难不倒莫莫,她转身将那个嵌在祭台上的水晶镜子取下来,将镜面对准眼前的人,在镜子中出现众人的身影之后,慢慢的反转一圈,周围的空气扭曲,眨眼间,他们又回到了那个蓝天白云下的神圣祭坛,双生天使肩靠着肩,半垂着眼眸安静祈祷。

而莫莫,过度的能量匮乏加上强行挣脱那个自成法则的空间的束缚的耗能,终于扛不住,一头栽倒在地。

作者有话要说:好穿越女炮灰了她的作用就这么多遗迹这段结束

PS:弱弱的问一句有多少亲喜欢波风水门……要不要收咧某很犹豫想看亲们的意见哟~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