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军事历史
  3. 综漫半神
  4. 谁才是野男人

谁才是野男人

作者:

()莫莫觉得很痛苦,整天面对着一个温柔似水的库洛洛,呸呸,用错词了,应该是抽风的库洛洛才对。她真的觉得喝水被噎到也不是什么倒霉的事情。一个顶级美男,一个对你很温柔很体贴的实力强大的美男,如果不是之前的教训,莫莫想就算是她这样子心里只有金的女孩子也会被库洛洛所迷倒。

岂可修,最近老是看着他发呆,ORZ~~怎么会这样啊,她真是想要吐血了。这个祸害,身为一个杀人无数的强盗头子,却满身的书香气质,温文儒雅的气质和那些大学教授完全没有差别,知识渊博又能言善谈,只要他愿意,就没有勾搭不上的女人……or男人(莫莫有亲眼见过,虽然只有一次)。

当他对某人产生兴趣的时候,那就意味着那个人的茶几,堆满了杯具和餐具。莫莫是一丁点都不想和他再有接触了,可是揍敌客家族的信誉实在不应该由她来破坏,所以莫莫也只能忍耐。

喂,只是洗个澡而已,你有必要学西索那个暴露狂围个短毛巾顶着一头滴水的头发就跑出来吗!!表以为你装无辜我就猜不到你打的什么主意,魂淡!色诱对我是没用的,绝对没用的。

莫莫坐在阳台的围栏上看着屋子里裸睡的库洛洛,觉得胃很疼。好,你身材真好,真的很好,八块腹肌真匀称,大腿肌肉真结实,皮肤真的好白好嫩很好摸,但是,那绝对跟我没关系!莫莫仰起脑袋,又觉得鼻子开始痒痒了,她开始想念金了。

莫莫偷偷看了床上呈熟睡状的库洛洛,双手结印,悄无声息的,阳台上就多了一个莫莫,两个莫莫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摸了摸心口的宝石,消失在原地。另一个莫莫重新坐到原来的位置上,摇晃着双腿看天看地,就是不往屋子里看。

“金!”突兀出现的人影直接将人扑倒,本能警觉状的金看到来人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抱住从天而降的美少女莫莫。

“不是说你在做任务吗,怎么到这里来了?”金伸手摸了摸莫莫的长发,抱在怀里,这香香软软的真不想松开啊。该死的揍敌客,非说什么订婚前最好不要见面,什么不庄重BALABALA~~分明就是郁闷他不声不响的拐走了莫莫罢了,他虽然无奈,但还是乖乖照办,现在是莫莫主动找他,不算在那一堆的规定里面。

“库洛洛可恶,欺负人,莫莫讨厌他!”莫莫扁起艳红小嘴,抽了抽鼻子,将脑袋埋在金怀里蹭啊蹭的,好不委屈。

金一想到库洛洛,也是火大的,不说库洛洛破坏了多少遗迹(喂,乃们之前还合作挖坟的好~~),还对莫莫做了那么可恶的事情,真是不可原谅。“莫莫,他怎么欺负你了,我去帮你教训他!”

莫莫趴在金怀里好一会,才不情不愿的搂着金的脖子回答:“莫莫想起来和他定契约的事情了,好讨厌。”

金脸色有点尴尬,立马就想起来那次遗迹的杯具性初次见面,干咳两声:“哦,还有呢?”

“就是讨厌!”莫莫不满意的抬起头,双手捧起金的脸,露出到这里来的第一个笑容来,“还是金最好!”

金也笑了,用粗糙下巴在莫莫滑嫩的脸颊上蹭蹭,换来莫莫“咯咯”的清脆笑声和躲闪,才慢慢松开:“很快啦,等友克鑫的黑道拍卖会结束,我们就可以订婚了,订过婚之后,你就可以和我一起走。”

“嗯。”莫莫用力的点着小脑袋,订婚什么的她倒不是十分在意,但是后者对她的吸引力却是要大得多,和金一起走,到哪都不会再分开了,真好。

突然,房间的门铃响了,金愣了一下,看了看怀里的莫莫,对她示意了下,看莫莫蹦蹦跳跳的进了卧室,才过去开门,所以嘛,他最讨厌老头子了,每次抓住机会都会塞给他一大堆的事情做,要多麻烦就多麻烦,他还要忙订婚用的聘礼好,那些东西对他虽然说不上难找,但是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弄到手的。

“富力士先生,这是会长吩咐我转交给您的。”来人是猎人协会的工作人员,金对着门口的来人无奈的很:“啊,老头子又要我干什么,我不是说了,最近很忙的吗?”

来人很淡定很恭敬的道:“我只是负责送文件的,其他的不知道。”

“算了。”金伸手接过文件,翻了两页,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

金回到卧房就看到莫莫在他的大床上滚来滚去,玩的很开心,玩够了就趴到阳台上去看夜景,这不知道是什么城市,夜晚还是灯火辉煌的样子,再加上金这个房间位置实在很好,够高,从上往下俯瞰,实在好看的很。

“金不是说要去森林?”莫莫有点奇怪的歪了歪头转头问金,上次他明明说要去那个什么什么森林的啊,还说要帮莫莫抓个幻兽当宠物养的呢。

“等订婚之后再去,我在这里是等着与这里的一个富商交换一件东西。”金没有具体说是什么,莫莫也不会感兴趣去问,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又趴过去看外面的夜景了。

金翻看着文件,突然想到什么,问莫莫:“莫莫有想要的东西吗?”

“什么?”莫莫转回头看金,刚才金说的是什么?

“我问,你有喜欢的东西吗,弄不到手的。”金笑容依旧,他也应该送给莫莫件东西了,俗称定情信物。

莫莫歪着头想了会:“没有耶,我最想和金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马上就可以做到了,所以没有哦。”

还真是……容易满足啊,金看着莫莫依旧单纯而执着的小脸,忍不住心中悸动,多年的单身汉•金同志动了某些不太规矩的心思,看着莫莫精致的出奇的小脸,和玲珑有致的温软身子,好,虽然是娇小了点(莫莫杯具的160个头),但是真的很动人很让人咽口水的想要“吃”一口的哟。

“莫莫,你饿不饿?”金对着莫莫那张略带了些许稚气的小脸还是说不出直接上床这种话来,很委婉的问了一个完全不搭的问题。

“嗯?莫莫不饿。”莫莫摸摸自己的肚子,眨巴眨巴大大的猫眼,“金饿了吗?”

“饿了。”金忍不住咽口水,一双眼珠子看着莫莫裙子领口处的白嫩肌肤,他抱着莫莫的姿势能够自上而下的看清莫莫胸口的地方,“很饿。”

“金想吃什么,我们一起去拿。”莫莫很担心金,很体贴的建议。

金一把把摆在床上的文件扫下床,抱着莫莫按倒在那KINGSIZE的大床上,低头吻住莫莫的小嘴,边啃边含糊的说了句:“我想吃你。”

莫莫呆愕的看着突然从家养犬转变成丛林狮子还是发情期那种的某人,老半晌没反应过来,等她想明白了,身上的裙子早就被金三两下撕扯的干净了,内衣也就还有条小裤裤勉强挂在脚腕上,哇咧,男人在床上脱衣服的速度都是这么快的吗?!

“等等……”莫莫连推带拽的把含着她胸前粉嫩的金的脸拽开,嘟着嘴反抗,“哥哥说了,结婚才能做这种事情的!”

金脸都憋青了,开玩笑,在这种时候,是能忍的吗,会憋出病来的好!也不管那么多了,金抓着莫莫的小爪子亲了亲:“莫莫是听我的还是听你哥哥的?”

“当然是金的!”莫莫回答的毫不犹豫。

金立马换了一副可怜兮兮的嘴脸压到莫莫身上,将欲/望贴近莫莫的大腿,蹭啊蹭的好不可怜,嘴里的话更是让莫莫从脸红到脖子:“小宝贝,你看我现在有多硬,那里好难受好难受,莫莫乖乖舍得让我难受吗?”

答案自然是不能!莫莫对所有让金不舒服哪怕是一丁点的事情也不能忍受,立马躺平,主动拉过金的大手放到自己胸口柔软上,主动的将光溜溜的大腿绕到金的腰上,表情很认真:“金继续。”

金差点没喷出鼻血来,这种明明就是很勾引的动作让莫莫做起来却纯洁又妩媚,是个男人就受不了,所以金彻底OVER了,原本顾忌莫莫身子骨小做个一两次就睡觉的想法立马被塞到脑袋深处画叉叉完全封闭,他要是不吃够那还是男人吗!看,上了床的男人,哪怕是单纯的强化系,都能变成腹黑!!

这一晚上,金很HAPPY,他终于将三年养成的莫莫拉上了床,从里到外吃个够本,那柔软香嫩的小身子哟,让他欲罢不能,饱嗝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打,满足的不得了,如果不是顾忌莫莫那个分/身和库洛洛呆的时间太久会被看穿的话,金是绝对不会放莫莫下床的;而莫莫,虽然也有享受到,但是,什么叫过犹不及,一次又一次似乎没有尽头的活塞运动磨灭掉她的理智,很丢脸的哭了一次又一次还叫出那种声音,莫莫觉得脸都丢尽了,居然这么久了都不能很好的控制好自己的理智,她这些年算是白过了!再加上和库洛洛那些记忆,莫莫越发的讨厌起来这种让她腰酸背痛还容易失控的床上运动了!

不仅如此,这也导致了她以后的悲催生活,欲求不满的男人越是想要在她身上一展雄风,莫莫就越是打从心底发憷,跟兔子样逮到点风声立马就窜了没影了,而她越是逃,那些小心眼外加腹黑的男人就越是追,追到了就是不分白天晚上的嘿咻嘿咻运动,莫莫就越是害怕越是逃,恶性循环下来,莫莫悲催了,男人们也越发的欲求不满了……

好,莫莫还是得到点好处的,从金身上吸走了不少念力外加精气,没错,就是能够让男人欲求不满的的那种雄性荷尔蒙,当初检查出来的时候金差点就怀疑莫莫是不是什么魔兽变出来的,要知道,在那个森林里,有一种高危雌性魔兽的力量就是靠着和本族雄性嘿咻吸走对方的精血力量来获取力量和繁衍后代的能力的。好在莫莫虽然不自觉的在吸收金身上的力量,却极有分寸,最多的时候撑死了也就半天就能恢复过来,而精气,顶多让金有点累,但是对于这个在大陆上排名前五的念能力强者而言,实在不算什么。莫莫吸的很开心,金也很开心,莫莫从他身上吸走的力量会补充自己的体力,不会累的太快了,所以说,可以再来一次?

金这么想,就这么做了,然后,然后天亮了。莫莫实在撑不住了,连忙求饶,几乎是用逃得回到库洛洛那里,解除了分/身,莫莫揉着酸疼的腰好不委屈,金好过分,和库洛洛一样,完全不听她的话吗,这种事情到底哪里好吗!

库洛洛醒过来的时候莫莫罕见的没有离得很远,而是半趴在床边的沙发上翻着一本书,虽然是古文字历史的译本,但是也绝对不会是莫莫喜欢的那种,库洛洛心思略微一转,就想到了原因,在他那些厚壳大头书里,似乎,这一本的插图很多,而且大部分是彩页风景和各类故事以图画方式描述的……所以,莫莫只是在看图。

库洛洛漫不经心的穿上衣服,走到莫莫身边,莫莫随意的瞄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接着看书,不,看图去了。库洛洛笑得很温和,弯下腰来想要摸摸莫莫的头,天知道这几天莫莫跟防狼一样的离他远远地,他好久都没碰到莫莫的小手了啊。所以,库洛洛乃从某方面来讲,就是一受!

可是,当库洛洛半弯下腰的时候,脸色徒然变了,他的视力不弱,经验也不少,自然看得出来莫莫脖子上那块很显眼颜色很“鲜艳”的到底是什么,昨天可是没有这玩意的,就是晚上休息,他虽然在休息,可也分了两分注意在莫莫身上的,她什么时候和哪个该送进飞坦刑讯室的野男人勾搭上的,该死的!只是……库洛洛,表忘了乃现在才是妄想勾搭莫莫的“野”男人啊~~~

库洛洛深吸气,伸手摸上莫莫的脖子,不出意外的莫莫缩了缩脖子,躲开了。库洛洛面上笑容依旧:“莫莫,你昨天出去玩了?”

莫莫正在看图,正看到精彩的部分,听库洛洛的问话,习惯性的点点头:“嗯,太无聊的,就去找金了。”另一方面是实在不想再对着雄性荷尔蒙全开的库洛洛了,胃疼。

金·富力士!库洛洛脸有一瞬间的僵硬,很快恢复正常,暗暗把那个提供“戒指”念能力的混蛋千刀万剐了一遍,该死的,居然不能防着这一点,果然还是不可靠啊。喂~~乃一个流星街出来的还想让对方守身如玉,不觉得太不公平了吗~~~(库洛洛笑,抬手:密室游鱼~)

看来还要继续找别的念能力来限制一下才行,还好距离友克鑫的拍卖会还有点时间……那么,该让侠客查查看,要出去逛逛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暧昧一下淡定飘过

PS:感谢as66657212和冷银凌两位亲,刚刚看了一下,谢谢乃们的雷哟~

某会加倍努力的!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