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那些有钱的年轻人(《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后传)
  4. 第006章 半斤和八两

第006章 半斤和八两

作者:

赵甲第骑着那辆吱吱作响的自行车行驶在杨浦大学城,天色昏暗。现在的赵同学终于离开了唐山市,走出了赵三金巨大的阴影,不用再去解读那个笑里藏刀的女野心家的一言一行,也能在奶奶的溺爱中稍微喘口气,更不用去头疼怎么给二世祖弟弟擦屁股,也不需要手把手教那个小畜生如何把一款没营养的情色游戏打通关。虽然也等于见不到一大帮花了十多年时间积累出深厚友情的死党,总体来说赵甲第心情还是很不错,所以叼出一根烟,骑着破车抽着上海人称作小中华的红双喜,含糊不清地哼着当年楚留香现在郑叔叔的那首《笑看风云》。丫感觉倍儿拉风,在大学城路上风驰电掣,就差没在拐弯处来个高难度的自行车漂移了。

果然是风一样的男子啊。

可惜就是没麻雀的脸蛋,否则还是有一定回头率的。

赵甲第,绰号赵八两,十九岁前从未踏出过唐山市的牲口,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体重一百三十五斤,视力优秀,并没有被海量的两性艺术片和床上战争片摧残成眼镜男。伪宅男、数据控和设定党,不太擅长与女人尤其是美女打交道,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神控、御姐控、制服控、萝莉控和美腿黑丝眼镜娘控。

赵甲第在青春热血的少年生涯砍过人也被人砍过。小时候梦想做大侠,后来见几个武力值比较变态的家伙也不过是给赵三金做打手后,就彻底放弃了。在他自己看来,自己少到可怜的优点也就是体力好点,没办法,中学时代因为稚嫩的江湖义气使得自己不是去单挑一群悍匪式痞子就是被人围殴,跑路不快就会缺胳膊少腿。再就是有一丁点儿绘画天赋,最大的梦想就是给名义上是“童养媳”的轻熟女姐姐人体彩绘,为此间歇性坚持过几段时间的基础临摹。理工科方面自认为一直凑合马虎,应付考试是绰绰有余,不过也没想要去拿什么奥数竞赛金牌。最后能勉强拿上台面的就是给他一本艰深的德语哲学专著,他花点时间,也能翻译过来。除此之外,八两兄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值得在白菜面前吹嘘的资本,当然,如果等赵三金入土为安了,他大概也能继承到一笔能让拜金女癫狂的财产,不过八两兄十四岁后就没再跟暴发户赵三金要过一毛钱,所以赵八两说没钱的时候,就一定是真的身无分文了。这种从懂事起就不知死活跟赵三金划清界限的傻子,绝不是赵砚歌那种没心没肺、没道德没理想,天生是一等一纨绔的金钱宠儿。

他之所以绰号八两,是因为有一个昵称半斤的姐姐,疯疯癫癫,典型老北京里新一代皇亲国戚的生活作风,犀利得让旁观者泪流满脸。她目前在帝国理工混着,她的圈子当然不是赵甲第和赵砚歌这两个小屁孩儿可以媲美的,她的座右铭是:老娘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三十岁就去做尼姑,三十岁之前我都是一只肤浅庸俗的花瓶,所以别他妈跟我谈什么理想,老娘听不懂。想泡我的,官二代的怎么也该是省部级子弟吧;你要是自己赚钱的,先上福布斯混个熟脸,几年后没进局子再来找姐姐,否则就给我滚蛋,老娘敷个面膜不需要时间?

而这个疯女人最大的乐趣就是挑逗可怜的厚道人赵甲第,没事情就大半夜打扮得花枝招展跟一朵花儿似的去骚扰赵甲第,要求激情视频,所以赵八两比谁都更怕这个王半斤。至于为什么赵甲第跟着赵三金姓赵而王半斤却姓王,就又是另一部传奇了。通俗一点说,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是赵三金当年做了回陈世美,抛弃了已经订婚的女人,娶了一个出自老北京红色血统的寡妇,入赘了王家,后来又离了,跟痴痴等待陈世美回心转意的初恋也就是赵甲第母亲重归于好。后来呢就更加戏剧性,估计是嫌原配人老珠黄了,飞黄腾达后就特别四十一枝花的赵三金又摊上一个年轻漂亮的金丝雀,有了赵砚歌这个计划外的崽后就把那个处心积虑的漂亮野心家带进了赵家,所以整个唐山坊间和上层圈子都一直流传着赵三金同志的彪悍发家史和情史,也就是说赵甲第名义上有三个妈:亲妈已经移民加拿大,与世无争;大妈也就是姐姐王半斤的母亲对赵三金恨之入骨,但对赵甲第一直不错,当半个亲生儿子对待;至于后妈,那就是势同水火了,赵甲第一直视作是一场持久战。

所以说赵甲第偶尔自嘲是个有故事的沧桑男子,麻雀和豹子这群哥们绝对是使劲点头的。

“老天爷,砸个林妹妹给我吧!”在一条僻静却宽阔的学区街道上,赵甲第发神经地嘶吼道。这鸟人在唐山,好歹还能见着一些个能产生点旖旎念想的雌性生物,到了上海,麻雀还没有在复旦根据地扎根,韩伶那妮子估计帮忙找的美眉也不会太着调,自己学校乍一眼看过去顺眼的白菜也不多,估计很悬,所以还是纯情处男的赵甲第着急啊。

然后他就在空旷的马路上猖狂大笑起来,酣畅淋漓。

不过等他经过一个公交车站,一头冷汗地发现一座雕塑旁边坐着位目瞪口呆的美眉,一脸把他当神经病加变态看待的惊恐神色。她见赵甲第也留意到她,似乎怕被先圈圈叉叉再给杀人灭口了,赶紧捧起一叠书就要撤退。也许是因为走得急,加上等公交车有一段时间,腿有些酸,一下子一个踉跄,很不淑女地扑在地上,看得赵甲第那叫一个愧疚。乘坐公交车一定会给老人让座的赵甲第可是当之无愧生长在红旗下的社会主义五好青年啊!于是他立即停车,准备礼节性地问候一下,看需不需要帮忙。结果他不停车还好,一见他从破自行车上下来,美眉脸色“刷”一下变得惨白,挣扎起身后就开始小跑起来,奈何摔倒后并不严重的小擦伤在奔跑状态下十分刺痛,让没遭遇过什么风吹雨打所以细皮嫩肉的美眉眼睛一红,边跑边哭。

赵甲第一看慌了,以为自己真把那女孩给怎么着了。他一开始也知道她没把自己当好人,所以下车后也就没敢走得太近,原本只是想象征性询问一下,结果看到她跟撞见露阴癖分子或者电车痴汉一样一瘸一拐地跑远,还一脸梨花带雨,估计疼得不轻。赵甲第把自行车停在公交车站边上后,就一个冲刺过去,眨眼就追上一脸绝望的女孩。他身为理科生的优秀理性思维立刻就凸显出来,也不废话,第一时间双手奉上学生证和身份证,一本正经道:“我不是坏人。”

美眉不惊艳,脸蛋只能算清秀温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身材也没夸张的S型,不过初步目测一下比较符合美腿控分子的口味——扎染小碎花裙下是一对很精致的小腿,踩着一双简单的帆布鞋,对赵甲第来说,这是一个乍看不会让男人想要上去搭讪的女孩,但很耐看,属于很适宜养成的优质潜力股,就像他在2003年就开始重点关注的紫金矿业,总有一天会爆发出该有的潜质。

女孩拿着赵甲第硬塞给她的学生证和身份证,没去看,还是一脸惶恐,漂亮的眸子里充满迷茫和恍惚,用赵甲第资深宅男的评价就是:她不是一个可以调教成傲娇女王的公主式女孩,而是更适合青梅竹马的邻家美眉。不过赵甲第内心镇定,可脸上还是忍不住汗水淋漓,一小半是骑车太卖力,谁让他把一辆自行车当玛莎拉蒂GT折腾了,不过更多还是忐忑,他甚至没敢去擦拭汗水,生怕把她给吓到了,又误认为他有所企图。

两个人对峙了几分钟,赵甲第纹丝不动,看上去就像公交车站旁的那尊青铜雕塑一样。

女孩终于回过神,看了下赵甲第的学生证,微微错愕,也如释重负,破涕为笑地把两样证件都还给赵甲第。淑女文静地擦了擦泪水,柔声道:“我们是一个学院的。”

赵甲第一阵无地自容的汗颜,这还没正式上课,就给同院女生一个糟糕至极的印象,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他尴尬地挤出一个笑脸,充满愧疚。他本以为这条街只有他一个牲口,所以表露得稍微狂野一点,没想到还有个胆子很小的乖乖女。

“是我太胆小了,因为暑假里被朋友怂恿看了很多恐怖片。今天刚从二军大同学那边出来,自己随便逛了一下买了点书,我是一个路痴,本来以为可以自己走回去,结果就迷路了。在这里等车时,满脑子都是恐怖片场景,然后你就出现了。”女孩红着脸道。

“那我送你回去吧,我自行车水平不错的,小学一年纪就能骑那种很大的自行车了。”赵甲第毛遂自荐。

女孩明显在犹豫,虽说已经将赵甲第从恐怖分子黑名单划去,但她这辈子还没坐过男生的自行车,总觉得太别扭唐突。

“七点钟我们院就要开会了,你难道一直等下去?”赵甲第笑道,终于能心安理得地擦拭汗水。

女孩子点点头,跟着他走向自行车,赵甲第走得很慢。

让她坐上后座,赵甲第也骑得很慢,他的计算能力和逻辑思维一向不错,以一种能让女孩不需要抱着他腰部都能感到安全的速度匀速前进。从这里到达学校需要二十四分钟,他倒没有多想,因为从小就习惯了用超大自行车载人。王半斤最爱暑假里他骑自行车带她在滦南县南部瞎转悠,那抛开疯癫性格不说美艳到一种境界的疯婆娘成天撺掇着赵甲第去抓蛇逮鸟,所以赵甲第也没觉得载着一个女孩有如何出轨,不过慢腾腾回到学校后,坐在他身后的女孩显然对偶尔将他们视作情侣的视线感到紧张,对于赵甲第这种比较能够在自己世界里自娱自乐的伪宅男来说,还是比较享受这类视线的。

“谢谢你,我下车了。”女孩赧颜道,悄悄扯了扯赵甲第的T恤,很水灵很清纯的模样。

赵甲第停下车,挠挠头,没有说什么,甚至忘了问她名字,她也没说,两个人就这么分道扬镳。赵甲第撇撇嘴返回宿舍楼,他并不打算参加那个生硬刻板的学院领导讲话会。回到寝室,马小跳三个人都已经去教学楼那边了,赵甲第就打开电脑,习惯性研究大盘走向,因为有无线网卡,并不担心大一新生不许带电脑和开启端口的条例。

他烧了点水,再从抽屉里拿出一罐茶叶,泡了杯安溪铁观音。他喜欢喝浓茶,对咖啡或者香烟都没有瘾,茶瘾倒是不小。茶叶罐子很普通,但里面出自一位老茶农之手的安溪铁观音却是赵三金都垂涎的好东西,这还是赵甲第奶奶也就是那位赵家老佛爷的私货,在这方面也只有赵甲第有这个待遇。不过虽然茶是有价无市的上品茶叶,但赵甲第泡茶却很暴殄天物。他把茶叶丢进从超市买来的廉价杯子,用烧开的水倒进去就敷衍了事,以往在家都是由那位以童养媳身份在赵家生活了二十七年的神仙姐姐帮他料理这种琐碎小事,所以赵甲第一直是个不拘小节的家伙。

喝着极品铁观音,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对待众多繁琐头疼的金融衍生工具如同AV一般感兴趣和感性趣的宅男。王半斤曾经戏言期权是咱家八两的正房,期货是二奶,远期是小蜜,互换是情妇。

空手套白狼出身的赵三金暑假里找了几位香港方面的精英分子给他上课,说到金融衍生品环节,偶尔在书房找本工具书的赵甲第听了十几分钟夸夸其谈,然后抛下一句:“你们理解的CAPM和APT理论就是渣啊,定价数学建模的对冲、差分与二叉数也不是你们这么玩的,你们拿一大堆术语忽悠赵三金是没意义的,从他口袋里掏不出半毛钱。跟这个文盲扯淡什么布朗运动首次溢出时间,还不如跟他谈桑拿套近乎来得靠谱。”

一群头顶光环鲜亮的金融骄子当场就目瞪口呆,看着那个年轻身影面面相觑。最喜欢花钱附庸风雅的赵三金则哈哈大笑,笑得肆无忌惮。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