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那些有钱的年轻人(《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后传)
  4. 第023章 是我哥

第023章 是我哥

作者:

王半斤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理论,什么自我暗示、逆向调节或者情感值转嫁之类的,也不知道是琢磨出来的精神财富还是杂书上一知半解的引用,反正一股脑填鸭式灌输给赵甲第。尤其是赵八两初恋悲壮落幕那段时间,在帝国理工挥霍青春的王半斤几乎天天都要拉着他欣赏“露点”视频,化着迷死人不偿命的浓妆然后语重心长给他开导,说些云里雾里的大道理。她时不时总喜欢吹嘘一句:小八两,你看咱是多贤惠温柔的姐姐啊,就差没直接跳脱衣舞给你欣赏啦,你要懂得珍惜,知道不,得爱护,所以等姐回国了,让姐弹小鸡鸡一百下。

有这么个活宝姐姐,赵甲第心态也在那个悲壮阶段迅速成熟起来。正所谓久病成医,被视觉骚扰和听觉摧残久了,抗击打能力也就越来越强大。离开操场,赵甲第很快就把负面情绪抛在脑后,骑着小破车晃去食堂吃饭。花朵们还是那些别人的花朵,白菜还是那些别人的白菜,赵甲第啃饭那会儿就忍不住想啥时候能带沐红鲤来学校食堂,也好风光一回。

吃完回了寝室,马小跳这个周末铁定要在市区灯红酒绿的夜场逍遥快活。管家婆李峰倒是没忘记打电话过来询问战况,听说赵甲第拿了第一名,立即在电话那头拍胸脯说要从红旗资金里拿出五十块大洋,用作奖励替103寝室争取第一项荣誉旗帜的赵同学。沈汉在赵甲第洗完澡泡好茶看新闻联播的时候灰溜溜返回大本营,倒头躺在床上唉声叹气,赵甲第笑问道:“没表白?”

“表白了,小夏含含糊糊没答应,我估计是她不想说得太直接,只说愿意跟我做普通朋友。”沈汉萎靡不振道,连雷打不动的微积分学习计划都不想去执行。

小夏名叫夏季,就是那位在迎新晚会上大放异彩的古筝美眉,清秀文静,美艳虽然算不上,不过很对沈汉的胃口,据好事者透露晚会后她的手机一下暴涨了近百条搭讪短信,由此可见勇气可嘉的沈汉绝对称得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一点上赵甲第就幸运多了,沐红鲤虽然比夏季出彩很多,但好歹追求者都被无声无息地当场秒杀了,赵甲第走的是悬崖,可也只有他一个人。

“有戏啊。”赵甲第鼓励道。

“怎么说?你给俺剖析剖析。”沈汉精神一振,现在他需要的就是能给他精神上支持的好人。

“以我纵横情场将近二十年只尝一败的战绩来帮你分析一下,不管她现在是否对你有意思,既然她肯跟你一起上图书馆学习,还让你请了十几杯珍珠奶茶,那就很明确地说明她对你没恶感,还可以说有不错的印象。根据你这段时间的战况汇报,她显然不是贪小便宜的庸脂俗粉,由此可得,她多半是出于淑女的矜持对你采取待定观察战术,你要是现在就放弃,肯定真没戏。某位智者说过,优秀的女人一定会折戟在没她优秀的男人手里,只要这个男人脸皮够厚,耐心够好。”赵甲第侃侃而谈。事实上他二十年情场生涯的确只有一败,但问题是他暂时只谈过一次恋爱,近期的沐红鲤连牵小手都遥遥无期,有个狗屁的胜率。不过赵甲第不希望沈汉就这么放弃倒是真的,硬着头皮说了长篇废话,不忘附加解释一句:“我可没说沈大元帅你不优秀,只是小夏太优秀而已,多美的一朵小花啊,只有我们103的伟大人物才配得上。”

“这话实在,憨厚,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我的好战友赵甲第同学!”沈汉心花怒放,在感情方面,他远没有社会交际那么娴熟老到,被赵甲第连吹带捧一忽悠,立即就斗志昂然,翻了一个差点折断床板的鲤鱼打挺,跑去阳台给夏季美眉打电话。

赵甲第喝着从市场买来的便宜花茶,继续聚精会神看新闻联播。在高中时代,他恐怕是学校里唯一一个读理科还特意买齐高中政治课本和考题集锦的牲口,这都是被赵三金逼出来的毛病,他也没觉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反正就是总觉得提西瓜刀砍人或者赤膊上阵赢了架后迸出几句和谐社会之类的官方言论,贼牛掰。豹子那伙没文化的家伙特别佩服这点,都说八两叔一个人就提升了整个圈子两个档次的文化素质啊。

豹子一直没给他打电话,就像他一直没给麻雀打电话一样。真的哥们,绝不会三天两头在电话里头寒暄客套,而会是那种出了事就一声不吭挺身而出的兄弟。赵甲第以前跟黄华、杨萍萍这批官三代、富二代最早接触的时候,嘴上也从不说大家都是哥们,最多就是朋友,双方也都知道这社会除了满大街泛滥成灾的老板、经理不靠谱外,就数朋友了,只是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情,才真正聚在一起。

赵甲第知道豹子的性格,不混出人模狗样,就算穷到天天喝黄浦江水,快饿死在上海大街上,也不愿意主动打电话给他。

晚上103寝室就他和阴转多云忙着煲电话粥的沈汉。赵甲第终于敢答应王半斤视频。

这次王半斤没穿着让人喷鼻血的黑绸睡衣勾引赵八两,而是很干练的英伦风装扮,很像被资本主义毒害的富家千金。刚通上视频,那张跟大狐狸精妲己一样绝美的脸蛋就猛地凑近电脑,猩红妩媚的嘴唇狠狠亲了一口屏幕,然后笑得花枝招展,调戏道:“没多久姐就要完成九九八十一难回国啦,八两,幸福吗?开心吗?”

“开心你妹。”赵甲第嘀咕道。

“我是你姐,不是妹。”窝在沙发上的王半斤毫不在乎地媚笑道。她自己花钱买了栋小公寓,装修很用心,因为她是一个视觉上的完美主义者,对享受从不含糊,要穿好的衣服,不可能撞衫的那种,要戴好的饰品,得买了几十年后还能升值的那类。就像她现在窝着的沙发,并不大,也就三米多长一点,在赵甲第看来也就是看着挺舒服挺凑合,却是出自英国某生僻艺术家之手,不贵,“也就”四万英镑。

“还有多久回来?”赵甲第笑道,她的窝还是那样,满地眼花缭乱的名贵高跟鞋,还有一些储衣间塞不下后就胡乱丢在沙发上或者椅子上的衣服,反正她很少穿第二次。

“九十四天。”王半斤眯起眼睛笑道,是真的很开心,因为她只有发自肺腑开怀的时候才会这么笑,像一只小狐狸。

“不打算继续深造了?”赵甲第随口问道,同时没忘记去浏览一个财经论坛的网页。

也许是因为从小就亲眼看着王半斤一点一点从朝天辫丫头女大十八变成天字号狐狸精,他很难纯粹用男人看女人的眼光对待王半斤,否则以王半斤成熟后的妖娆,纯爷们赵甲第不知道禽兽多少回了。

“没劲,回国单干,我要自己创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本土奢侈品牌,到时候你来给我跑腿,我养你,别在赵三金那暴发户那儿浪费时间,他的破钱爱给不给,咱姐弟一点都不稀罕呐。”王半斤笑眯眯道。

“你不是说三十岁做尼姑吗?”赵甲第没好气道。

“这不离三十还有好几年,皇后不急太监急什么。”王半斤不以为然道。

“就你豁达。”赵甲第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衰烟雨任平生!”王半斤在屏幕那头抑扬顿挫,配合煞有其事的挥舞手势,十分精彩,这是她的老习惯了,一到兴头上就搬出诗词来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她有一次跟赵甲第麻雀手枪那帮牲口一起在大排档喝多了,就带着哭腔大声朗诵了李之仪的《卜算子》,差点没被当成神经病。

“露点了。”赵甲第笑道。

王半斤愣了一下,下意识打量自己的穿着,今天是密密实实的正装,根本不是睡衣,就是耍十八般武器都不可能露点。她笑道:“不怕,姐这就去换睡衣,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小八两也没少觊觎姐的美貌,干脆遂了你愿,给你来段热舞。姐的拉丁舞和芭蕾底子在那里,小蛮腰可诱人了。”

“别,我在寝室,室友就在阳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王半斤你给我正经一点。”赵甲第无奈道。

“有心没胆。”王半斤笑骂道,突然压低声音,“老实交代,有想糟蹋的白菜没?”

“有。”赵甲第坦白从宽。

王半斤愣了一下,然后就在沙发上尖叫发癫,就跟赵甲第想要糟蹋的是男人一样,然后迅速变脸,眨眼间安静下来,变成一位端庄淑女,一脸楚楚可怜的受伤表情,用醉人的软糯语调幽怨道:“她胸部比我大?”

赵甲第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耐心道:“没有。”

“屁股比我翘?”王半斤继续装着淑女姿态可怜兮兮问道。

“没。”赵甲第没好气回答。

“小脸蛋比我水灵?”王半斤继续追问,打破沙锅问到底。

“没。”赵甲第诚实道,沐红鲤是很漂亮,但真要跟祸国殃民的王半斤比,似乎还差了点。

“难道是干那活儿很厉害?”王半斤泫然欲泣道,“天啊,可怜的小八两处男金身竟然被一棵不知名小白菜给夺走了。”

“王半斤,老子还是纯洁的处男!”赵甲第终于无法冷静,扯开嗓吼道。

“哦,那一切好说,八两,切记切记,一定要等姐回来调教你一番后再上战场。拜,姐要去睡美容觉了。”王半斤不由分说关闭视频聊天窗口。

赵甲第半个钟头前用“某个智者”的理论安慰过沈汉,而这位智者,其实就是理论天下第一实践倒数第一的王半斤。

处于崩溃状态的赵甲第摇头苦笑,继续浏览网页,关注国美电器董事会和大股东之间跌宕起伏的战役。沈汉听到他的嘶吼后就立即冲进寝室,结果王半斤刚好关视频,他只是惊鸿一瞥,没能看清脸蛋,只觉得这妞太有味道了,朦朦胧胧就能让他惊为天人。他立即双臂环住赵甲第脖子,兴冲冲道:“谁,这女人是谁,一定要介绍给我!”

“你眼花了,那人是我哥,喜欢扮人妖。”赵甲第微笑解释道。

沈汉一脸错愕,不知所措。

沈大元帅心想就算真是人妖,能人妖得这么美,也值得俺改变性取向啊。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