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那些有钱的年轻人(《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后传)
  4. 第053章 一个电话

第053章 一个电话

作者:

以前赵三金书房里有一套精装版的四大名著,都被翻烂了,其中赵甲第喜欢《水浒传》和《三国演义》,武将猛人多如牛毛,喜欢给他们排排坐吃果果。童养媳姐姐钟情《红楼梦》。王半斤则唯独看中《西游记》。很小的时候王半斤就老气横秋语重心长对赵甲第说:“小八两啊,你看这书里的妖怪聪明得一塌糊涂啊,挨揍吃瘪了就去哭爹喊娘找家长。”

那会儿是赵甲第跟赵三金冷战最僵的阶段,学校打架玩的就是单打独斗,顶多拉上麻雀、老杨、手枪这批人。王半斤总是揪着赵甲第耳朵生气道:“你咋听不进话呢!”赵甲第依然我行我素,极少让赵三金擦屁股。正因为有后台等于没有后台,赵甲第必须拿出衙内纨绔们没有的警惕和脑筋,每一次行动都有条不紊。抗击打能力强的老杨做尖刀,手枪、虎子和麻雀作为输出的主力兵团做输出,豹子做暗哨,黄华是策应,胡璃和杨萍萍往往是出钱,偶尔胡璃会跟他们一起冲,拦都拦不住。

赵甲第则是殿后的角色。别以为这是轻松的工作,其实风险最大,顺风局面还好,谁都不吃力,一旦逆风起来,赵甲第大概就是等于一个人单挑一群追兵的命了。交情这东西,大伙儿吃十顿山珍海味和一百顿是一样的,可打十场架和一百场却截然不同。到后来,连黄华这种贪生怕死的家伙都敢在劣势场景下挺身而出了,连小资情调不可救药的胡璃都能泼妇骂街了,甚至连装得比好孩子还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杨萍萍都忍不住朝别人脑袋上拍砖头,他们这群家伙的交情可见一斑。都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唐山市不比上海阔气深厚,可毕竟离京津近,赵甲第这伙人也不是没有碰过扎手的硬点子,有一次如果不是老杨家出力杨萍萍家出钱,还真会吃不了兜着走。有了实打实的斗争经验,赵甲第现在当然不怵郑坤戚皓这批龟儿子,他在上海人生地不熟似乎弊大于利,但因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所以他并不怕什么。

戚皓是单刀赴会,不是他胆识过人,主要是迫于无奈,昨天已经丢人现眼一次,今天就算拉上整个体训队和篮球队来摇旗呐喊,大家一起轮了那头来路不明的拦路虎,传出去也只是他戚公子的废柴和对手的牛掰。一个人挑几十号人,就算输了也虽败犹荣,戚皓赢了也脸面无光,这也是他跟郑坤最大的不同之处。至于去学校那边告状,他是想都没想,西南位育是顶尖私立学校,校领导没有公立学校那么多体制内的顾忌,再者袁树是公认受到学校重点栽培的对象,这一点从她初一入学就学费全免可以瞧出端倪,戚皓父辈们对于他打打闹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因为争风吃醋闹出风波,戚皓十有八九要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他单枪匹马来到图书室,多少有种慷慨赴死的觉悟。

他到图书室的次数加起来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司徒坚强把他领进去后就去门口望风。这孩子唯恐天下不乱,经过师傅一折腾,他在学校高中部威望水涨船高,尤其是经过知了巧舌如簧的渲染,赵甲第完全成了在上海集衙内和痞子于一身的跋扈角色。一晚上功夫,西南位育不读书的几个圈子就都知道了校花袁树名花有主的消息,当然袁树背后的家伙是被知了描绘成不可抗拒的反叛大人物,要不知了的脸皮没地方搁啊。高中生的象牙塔幼稚归幼稚,狭窄归狭窄,但大规则还是一样的,输给低于自己的对手是可耻,输给同等水平的敌人是遗憾,输给超出自己几个级数的存在那就是骄傲了。

戚皓见到已经被他贴上深不可测标签的赵甲第的时候,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家伙正坐在位置上聚精会神浏览一本黄冈数学考题集锦,还不是装模作样那种,戚皓就看不懂琢磨不透了,不过他豪爽性子随他外公,站在赵甲第几米距离外直截了当道:“赵哥,不打不相识,小强跟我说过情况了,我退出,以后见到袁树绕着走。”

“我今天就一个人来。”赵甲第笑道。

“我也是。”戚皓正色道。

赵甲第愣了一下,说实话有点不适应。在他高中阶段,意气之争都讲究实打实出一口恶气,讲究的是不管在不在理打了再说,哪管对面是天王老子还是跳梁小丑,都要拳拳到身刀刀到肉。赵甲第给老杨、手枪他们立过规矩,只要问心无愧,那就不谈判不退缩,背水一战,输了打落牙齿连血一起往肚里咽,赢了不能装逼一定要斩草除根,打得对手连爹妈都认不到,必须忌惮他们一辈子。正因为这种近乎蛮横的尖锐风格,让赵甲第一伙人死死捆绑在一起,让黄华他们不会轻易与人挑起纷争,毕竟闹起来就是不死不休的境况。只是到了这里,对于戚皓的能屈能伸,赵甲第有种重重提起轻轻放下的感觉,本来他以为按照戚皓的冲动性格要再闹一场,瞥了眼戚皓神情不像作伪,赵甲第疑惑道:“这口气忍了?”

“谈不上忍不忍的,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不打,谁拳头硬谁牛嘛,要是昨天赵哥你跟郑坤一样拉人来压我一头,我今天肯定拉更多人来,不过你既然是一个人就挑翻我们,我没话说,服气,心服口服。”戚皓笑道,掏出一根中华香烟,“抽烟不,赵哥?”

赵甲第摇摇头,不接陌生人香烟,是道上的规矩和常识,再说他没必要跟一个十有八九连刀都没提过的小屁孩客气。

“赵哥,你小心点郑坤,这小子不地道,打架从不冒头,吃了亏就他妈喜欢喊老师喊家长,幼儿园起就这德行。”戚皓讥笑道,自顾自点燃一根烟。

“好的。”赵甲第点头道。

“赵哥,郑坤他妈是一头母老虎,护短得很,心眼小,你小心点。郑坤身边有我的人,听说他妈这次很生气,要大发雌威。”戚皓小心翼翼提醒道。

“记下了。”赵甲第站起身,将书放回原处,走向门口,戚皓跟在后头。

出了图书室,赵甲第让司徒坚强和戚皓先回去上课。

走出一段距离,戚皓重重深呼吸一口,抛给司徒坚强一根烟,还不忘帮忙点上,心有余悸道:“小强,赵哥真是知了说的那样,是道上混的?”

“我师傅是良民,混不混的太低俗了,知了懂个屁。市三女中的青虫姐知道吧,她见着我师傅,一样不敢端着架子。”司徒坚强叼着烟心情舒畅。青虫姐其实就是上次聚会的小青虫,一听到蔡姨就撤退的那位非主流美眉,是李朝新、王国这个圈子的核心人物,家庭背景不详,只知道据说是某军区首长大院长大的天之骄女,上次被蔡姨掀翻的三人就是她一个电话从警备区喊来的。对学生来说,小青虫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笼罩在云雾里,像小女王一般。

“那是不是中午一起吃顿饭,给赵哥赔个罪?”戚皓犹豫道。越是大城市大富大贵家的娃,似乎就越懂得进退。

“我帮你探探口气,不成再说。”司徒坚强言语间留了余地。

“谢小强哥。”戚皓赔着笑脸道。

司徒坚强脸上没动静,其实心里早就心花怒放,心想这次借着师傅的东风玩了次狐假虎威,太解气了。

等司徒坚强和戚皓走远,赵甲第犹豫了一下,打了一个电话给豹子,问道:“知不知道徐振宏的手机号码,能打过去就接通的那个。”

豹子没问为什么,说了句:“我短信给你。”

收到短信,赵甲第将号码保存,拨过去,几乎是第一时间对面就接通,嗓音醇厚,有一种久居上位的从容:“我是徐振宏,你是哪位?”

“徐哥,我是八两。”赵甲第笑道。听声音似乎很亲近,只是他并没有什么笑脸,不过徐振宏当然瞧不见赵甲第的奇怪表现。

“八两,终于想起徐哥了啊,好小子,到上海这么久,也不给徐哥报个平安。”徐振宏豪爽笑道,有一丝让人听着很舒服的责怪,可见其中细微拿捏浸淫了多年功力,不愧是在赵三金身边做了七年贴身司机的男人,在上海风生水起后又上一层楼了。

“赵哥,中午有没有时间,想带俩小孩跟你蹭顿饭。”赵甲第微笑道,眯起眼睛,站在图书室走廊的窗边。

“八两这话见外了啊,你要蹭饭,你徐哥中午就是跟市委书记的饭局也得二话不说推了。”徐振宏笑道,当机立断,极有魄力,“说,你在哪,我来接你,至于具体时间,你来定。”

“十一点半,西南位育校门口。”赵甲第很不含糊地给出时间地点,在这个方面他和徐振宏有共同点,都不是“随便”的人,干脆利落。

挂掉电话,赵甲第旋转老式诺基亚手机,计算牵一发动全身后整个局面的利弊得失。

要是以前,他百分百不会主动打这个电话。

改变他的只是一样小东西,一本从杨青帝书房“偷”出来的私人日记,那里面有一句感悟让原本顽固到偏执的赵甲第猛然自省:贩夫走卒,市井小民,高官显贵,皇亲国戚,说到底都是一只只披着身份衣裳的阿猫阿狗,有些笨点,有些聪明点,每天喂养一下,总有物尽其用的一天。

徐振宏,金海实业的草根少壮派领袖人物,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佘山国际高尔夫草坪上,身后跟着两男一女,都是青年翘楚。两个青年男性都魁梧英俊,皮囊极佳,气质也无可挑剔。年轻女人则一身价格不菲的职业套装,将曲线玲珑的诱人身躯包裹起来,与两名统领异性有着如出一辙的骄傲神情。他们都是上海人,是徐振宏的心腹成员,徐振宏不是那种事必躬亲的领导者,他坚持每天的休闲锻炼,打高尔夫,钓鱼骑马,攀岩射击,不像是一名正统的商场精英。

“徐总,这家伙是谁?”一个年轻人疑惑道,他可是知道头头中午虽不是跟市委书记进餐,却真要跟上海一位实权大佬吃饭,因为正是他靠关系来牵线搭桥的,貌似就要黄了,他倒谈不上可惜,只是奇怪电话那头人物的彪悍,心想能让徐总这么“热情”的主,官场上怎么也得要正厅了,至于道上厮混的,至少也要是叶海德那个级数的男人。

“小湖,去准备一下,中午饭菜按徽菜口味走。”徐振宏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挥出一杆后吩咐身后漂亮秘书。

“好的。”女人微笑道,拉开距离到僻静处打电话。

“小阳,中午跟我去接人。”徐振宏继续前行,步伐坚定。

“徐总,你真要亲自去?”年轻男人震惊道。

徐振宏瞥了眼一脸匪夷所思的下属,嘴角扯了扯,没理睬。这个总喜欢大惊小怪的孩子叫邵少华,典型上海富二代,徐振宏跟他父亲关系不错,对方就把孩子交给他历练一下。徐振宏于公于私都不好拒绝,上海人都知道徐振宏带出来的“兵”都有一种张扬的狼性,所以江浙沪一带圈子里功成名就却头疼于子女接班的有钱人都喜欢把孩子塞给徐振宏,因为徐振宏要么不收,收下后就绝不心慈手软,不少被徐振宏推到销售第一线当蓝领使唤的富二代挨骂算轻的,吃耳光都不在少数,偶尔有软蛋去父母那里哭诉,都被骂回去,再见到徐振宏自然是像老鼠见到猫一般。邵少华跟身边两个年轻人属于幸运的一类,他们有家底,有脑筋,很快在徐振宏的梯队里脱颖而出,挨骂次数不多。在徐振宏身边待久了,邵少华就越佩服这位大哥的黑白通吃、左右逢源,仿佛就没有他不精通的路数,邵少华甚至觉得这种男人天生就是为了成功而生的,所以一个电话就让徐总放下架子亲自去迎接,邵少华不好奇才怪。

徐振宏感慨道:“这个电话,我等了很多年了。”

笑容微微苦涩和怨气。

身后三人愈发提心吊胆。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