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那些有钱的年轻人(《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后传)
  4. 第054章 何方神圣

第054章 何方神圣

作者:

在大多数男生的高中生涯里,谁不希望有一个青春飞扬的女孩,为自己独自绽放笑颜,而女生心目中,也在希望有个男孩鹤立鸡群着向自己走来。

而此时,坐在座位上俏脸娇艳的袁树和教室外老神在在的赵甲第扼杀了大多数人的理想。学校里美丽动人的花朵绽放了,可惜却是为了从别处稻田里蹦出来的一只外貌气质都平平的牛蛙,除了司徒坚强觉得他和她很般配外,教室里所有静悄悄看戏的学生都不觉得。赵甲第在第三堂课铃声响起没多久就出现在窗外走廊,当时袁树和司徒坚强在上数学课,一开始只是司徒坚强在那里挤眉弄眼,后来逐渐有人察觉到不对劲,各种小纸条和窃窃私语沸腾起来,最后视线都聚集在马尾辫班长和教室外的癞蛤蟆身上。后者并没有做出轨的事情,只是很安静地听课,大半眼神都停留在黑板和老师身上,不捣乱不调皮,做一个安分守己的旁听生。那名上了岁数的资深数学老师一开始神色不悦,上了半节课后偶尔瞥过去几眼,发现这个第一印象不佳的不速之客似乎跟他的课堂进程很合拍,以教学严格著称的老头就脸色好看许多。

在上课结尾阶段,他讲解完毕课程,在黑板上出了一道专门针对尖子生的难题,喊了一名得意门生上去解题,却无功而返。下面的学生大多不得其法,抓耳挠腮,不敢正视老头的视线,生怕被抓上去丢人,只有袁树和司徒坚强在埋头解题。因为靠近走廊的窗户开着,赵甲第走过去伸出手,跟最近一个位置戴厚重眼镜的女孩要了一支笔和一张草稿纸,“刷”给出解题过程,半分钟的事情,然后递还给莫名其妙的女孩。女孩看了繁密却清晰的解题步骤,恍然大悟。

老头也看到这一幕,涵养很好地不动声色,继续给学生思考的时间,看似漫不经心转了一圈,走到女孩身边,瞥了眼草稿纸,愣了一下。治学出了名严谨的老头推了一下比女孩镜片要厚重几乎一倍的老旧黑框眼镜,伸出一只手,拉回来仔细看了几秒钟,不理会那个如临大敌的女学生,身为学校高二数学组组长的老人轻微点点头,环顾一周,见班上几名尖子生似乎也得出正确答案,终于敢抬头正视他。老头习惯性佝偻着身体,看了下手表,还有两三分钟的样子,按照老规矩让一名尖子生上台讲述这道难题的解题关键,老人自己则拿上一本习题集,在教室门口轻轻挥手,示意那个站在教室外听课的后生过来。那孩子似乎一点不畏惧他这个名动西南位育的古板老学究,走到老人跟前,老人给他一根破旧到需要绑上白胶带的老式钢笔和一张纸,指了一道他认为超出高二阶段范畴的难题,那家伙接过被很多学生视作天书的习题集,胆大包天地在难题上圈圈画画,圈出重点,然后很快就动笔,在白纸上给出方程答案,字迹工整,有着让老人一眼就喜欢的一丝不苟。只有懂数学的人,知道字体跟一个人的性格有莫大关联,而且不出意外,答案是正确的。

很吝啬笑脸的老人竟然笑道:“你是高三的理科生吧,来看袁树了?”

老人不仅是数学组组长,也是政教处副主任,在他手上吃处分的学生海了去了,司徒坚强就是其中一个,对这个老头那是相当的敬畏和头疼。尤其是早恋的孩子,一不小心到他手上,基本上就只有被棒打鸳鸯的命了,不过看现在情形,老头认定门外孩子是来骚扰袁树的高三学生,却并不生气,这太神奇了。班上所有学生哪有心思做题,都目不转睛看着那牛人,原以为这家伙也就是被老头威严吓得屁滚尿流的命,没奈何连老头都没能将其斩于马下啊。

“我不是这里的学生,今年刚上大一。”那家伙笑道。能在数学方面这么不可一世的爷们,当然非赵八两同学莫属了。

“哦?高中也不是这里读的?”老头边看解题过程边说道,有点纳闷,怪不得没什么印象,他对学校里的数学尖子生都比较熟悉。

“不是。”赵甲第诚实道。

“高考数学几分?”老人收起纸笔问道。他就一个弱点,那就是对数学一骑绝尘的学生特别待见,不过可惜这两年这样的孩子太少了,袁树那孩子理科综合能力是强,但数学单科而言,并不能算惊世骇俗,倒是眼前这个敢在他课堂外追求女孩子的家伙,有点意思。

“从小到大,数学考试不拿满分的次数,我保证跟您这班上尖子生语文拿满分的次数一样多。”赵甲第笑道,这话简直就是狂妄了。

老头深深看了一眼赵甲第,见不像开玩笑,咧开嘴笑了笑,点点头,这时候下课铃声响起,老头走回教室讲台宣布下课前跟赵甲第悄悄说了句:“挺不错的,别让袁树给别的小混蛋抢走了。”

赵甲第呆滞了一下,心想这老人果然有高人风范啊。

下课后司徒坚强立马蹦出去,使劲吹嘘拍马,很快知了也闻风而动,跑过来献殷勤,接下来是戚皓,然后是跟司徒坚强和知了都有交集的几位果儿,都是学校里娇蛮水灵的美眉,成绩未必出彩,但脸蛋和家世都能拿得出手,往常在学校都吃香得紧。她们或多或少通过司徒坚强和李朝新听过赵甲第的事迹,必然要过来一睹庐山真面目,她们撒起娇来看得司徒坚强附近两个班级的男生一阵心神摇曳。走廊上学生越来越多,加上赵甲第数学课上与政教处二把手的老头在“针锋相对”中不落下风,形象一下就英明神武起来。

“树树,就是这家伙为了你揍了戚浩和郑坤?”袁树同桌马晓萍瞪大眼睛问道,“怎么戚皓好像没事似的,不像戚大公子一向睚眦必报的风格啊。”

袁树红着脸低着头做题,却心不在焉。

“袁树,你男朋友?”坐在她前排的一个女生转头好奇问道,一脸羡慕和震惊。在西南位育谁不知道教数学那老头憎恶早恋,基本上见一对鸳鸯拆一对鸳鸯。

袁树不知道怎么回答,涨红了脸。

“班长,那家伙谁啊,好像数学比你还好啊。”坐在靠窗位置课堂上恰巧被赵甲第“指点”过的女生兴冲冲跑过来,无比兴奋,毕竟在中学阶段,成绩好的,尤其是到变态境界的那种,还是很吃香的孩子。这一点到了大学才得以转变。

“他不是我们学校的。”袁树只能挤出这么点可怜巴巴的信息,其实她也就仅是知道他叫赵甲第,再就是包养了她而已。

“嫂子,你看我没骗你吧,我师傅数学是天下无敌的。”后一节课的上课铃声响起,司徒坚强跑回教室,朝袁树喊了一声。

袁树没回头,瓜子脸如桃花。

上课后赵甲第还站在教室外,知了、戚皓一帮人没肯走,一圈人围着打屁,反正他们都是不上进的学生。不过端着一只茶杯夹着一叠卷子的政教处老头凑巧路过,一皱眉头,就把知了一帮人给赶走,朝赵甲第笑着点点头,走出几步又转头,打开茶盖,喝了一口。没课的他似乎想要验证一下赵甲第那句数学考满分的话的真伪性,就从腋下抽出一份刚打印出来的试卷交给赵甲第。哭笑不得的赵甲第接过笔后,心想反正干等着袁树下课也没劲,就开始标志性地倒着做题,开头架势就让老头瞪大眼睛,使劲喝了口茶,擦了擦镜片。后来时不时有老师经过,因为老头在学校声望显然很高,所有老师都瞧出有趣,就留下来,跟先前戚皓、知了差不多围成一圈,盯着赵甲第剑走偏锋的解题,摧枯拉朽一般,最后连给袁树上课的生物老师好奇心都被撑到极点,找个机会跑出来看热闹。那会儿赵甲第已经做好试卷,因为有一点争强好胜的表现欲,就格外犀利一点,仅仅用了半个钟头就解决掉整张试卷。政教处老头是边看边对照答案的,啧啧称奇道:“奇了怪哉,这卷是我出的,根本没可能事先知道答案,我们学校能拿满分的学生不是没有,可半个钟头就拿满分的,还真找不出来。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赵甲第。”赵甲第挠挠头道。

“你能来我们学校做数学老师了。”老头感慨道,周围一圈的老师也都是充满惊讶和欣赏。

“钱主任,是你学生?”一位中年老师笑问道。“不是,是袁树男朋友,读大一。要是我学生,我上课就直接让他代课了。”老头笑眯眯道。

周围辈分和资历都要比老人小一轮的教师们都相视微笑,早恋的确是高中生的洪水猛兽,不过他们都知道袁树是怎样的学生,加上钱主任一点都不掩饰的赞美,所以就都笑了笑,心想能让对早恋深恶痛绝的钱老云淡风轻,眼前这小伙了不得啊。

这一刻,窗外赵甲第的形象对窗内的学生来说,无疑是无可匹敌的。男生们感慨这哥们真是牛啊,女生们觉得起初不帅的他好帅啊。

下课后,袁树和司徒坚强跟在赵甲第的后面,他说要带他们出去吃午饭。

校门口停着一辆阿斯顿马丁和一辆加长版宝马7系,袁树一惊,司徒坚强却是恍然。

黑色阿斯顿马丁走下一名健壮男人,并不是西装革履,而是休闲打扮,却气势迫人,笑容迷人。司徒坚强心里嘀咕这种爷们在校门口钓美眉那绝对是看上一个成功一个的。

赵甲第让司徒坚强跟一位漂亮性感的美女坐进宝马,他牵着袁树坐进阿斯顿马丁。司机是一名英俊青年,见老板一脸自然而然的表情坐在副驾驶席上,不由得多瞥了一眼坐在后排的青年。

“徐哥,麻烦你了。”赵甲第笑道,却没半点歉意愧疚。

“八两,我可不爱听客气话。”徐振宏转着头道。

这个小动作让临时充当司机角色的英俊男人替老板打抱不平,老板何曾如此给过谁这种天大面子,坐在副驾驶席上扭着头与人讲话,传出去不是惊人,而是吓人了。

赵甲第笑了笑,没说话。

“八两,小女朋友?”徐振宏主动找了个话题。

“算半个。”赵甲第坐在后排,不去看正襟危坐身体僵硬的袁树。

徐振宏笑着点点头,转过去,脸色平静,轻声吩咐道:“小阳,开稳一点。”

英俊青年点了点头,心中越来越震撼。

后排那个谱大到无法无天的小屁孩,究竟是何方神圣?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