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那些有钱的年轻人(《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后传)
  4. 第055章 太子爷和傻八两

第055章 太子爷和傻八两

作者:

徐振宏差不多能算半个赵家人,对赵甲第的脾性口味拿捏得很准,跟赵八两的童养媳姐姐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徽州府邸。徐振宏根本没给心腹小阳了解赵甲第是何方神圣的机会,因为在他看来这个后辈根本就没坐上餐桌的资格。裴翠湖有这个机会,不是她资本够了,而只是因为他需要一只凑合的花瓶来陪衬而已,其实对他来说,心腹铁杆什么的,都是嘴上的东西,都是一群年轻积极有挖掘潜力的棋子而已,能跟他走得近,是利用价值够了。坐在赵甲第对面,徐振宏谈笑风生,充满成熟男人的魅力,被当做花瓶而不自觉的裴翠湖神采奕奕。赵甲第也好,司徒坚强也罢,在她眼中都是不谙世事的孩子,只有身边的老板徐振宏,这个能让她父亲裴东虎都折服的男人,才可以让桀骜不驯的裴家千金放弃尊严像做小丫鬟般去伺候着服侍着。她跟孙阳出身不同,性别不同,眼界不同,兴趣不同,对赵甲第是何方神圣一点都不好奇,她只是单纯猜想这个年轻人是敌是友。在徐振宏的词典里,能坐下来一起吃饭的,并不分敌友,只要分量足够,都可以谈事情,如果谈不拢,那接下来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起码在裴翠湖跟随徐振宏这一年多时间里,她还没有见老板吃过亏,哪怕是小亏。

一顿饭吃得和和睦睦,没什么波折,节奏都在徐振宏的掌控中。

司徒坚强吃得云里雾里,袁树是胆战心惊,裴翠湖忙着给徐振宏夹菜,却不敢太过殷勤,餐桌上只有赵甲第心安理得,徐振宏问一句就答一句。

“徐哥,让人帮忙把他们送回学校。”赵甲第吃饱喝足后掏出一根烟,递给徐振宏一根。

裴翠湖当即领着俩孩子走出曲曲折折的徽州府邸,坐进宝马7,赶往西南位育。她则坐到阿斯顿马丁副驾驶席上,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临时充当司机的孙阳不抽烟不喝酒,腰杆笔直坐在位置上,微皱着眉头。

“什么来头?”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孙阳。

裴翠湖只顾抽烟,她抽烟并不入肺,做样而已,自然感受不到饭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因为徐振宏是条老烟枪,她才尝试着抽起来,爱屋及乌而已。孙阳见到摆架子,冷哼一声,也不再自讨没趣。裴翠湖抽完半根烟,打开窗户,冷风袭来,一阵清醒,她难得心情不错,笑道:“不清楚,估计跟我一样,有个好老子,让老板青眼有加。”

孙阳嗤之以鼻。

裴翠湖冷笑道:“咋了,有个好老子也是一种本事,别以为自己是只凤凰男就有优越感,你也不想想你要是出人头地了,你儿子不一样沾你的光。最烦你们这种农村出来的男人,心理畸形,就知道祸害孔雀女,以此为荣。”

孙阳笑道:“别忘了老板也是凤凰男。”

裴翠湖撇了一下嘴:“跟你能一样?”

孙阳不置可否。

徽州府邸餐桌上,两条烟枪一起烟雾缭绕,赵甲第平淡道:“徐哥,认不认识上海国际商会里的董南风,基博置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

徐振宏略加思索,平静道:“见过几次,不熟。但真有事能说上话。”

赵甲第笑了笑,道:“那能不能给他带句话,让他外孙在学校低调点。”

徐振宏愣了一下,笑道:“没问题。”

赵甲第叹了口气,重重吸了一口烟,吐出烟圈后说道:“麻烦徐哥了。”

徐振宏摇头道:“举手之劳,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赵甲第始终是没心没肺的姿态,呵呵说道:“徐哥,借我一栋在东郊的房子,我想塞个保姆进去。”

徐振宏哑然失笑道:“怎么,金屋藏娇?”

赵甲第嘿嘿道:“没,汤臣一品那地儿倒是藏了一只金丝雀,再多我扛不住,徐哥你也知道我手头一直拮据得紧。”

徐振宏体谅道:“房钥匙明天给你,不过我得跑一趟浙江台州,就不能亲自交到你手上了,让小湖给你,就是一起吃饭的那位。八两,要是需要花钱,就跟徐哥说,徐哥光棍一条,又不需要攒老婆本,还是有点小钱的。”

赵甲第摇头道:“暂时不需要。”

徐振宏掏心掏肺道:“八两,徐哥毕竟比你在上海多待了好几年,比较熟,有事情就找我,别怕麻烦。”

赵甲第点点头,没有客气。

出了徽州府邸,赵甲第自己打车回杨浦,徐振宏没坚持让这位赵家太子爷坐他的阿斯顿马丁。

回到车上,孙阳开车,裴翠湖坐副驾驶席,徐振宏独自坐后排抽烟,气氛一下显得格外压抑。

“小湖,联系基博置业的董事长董南风,晚上吃顿饭。”徐振宏淡淡道。

裴翠湖马上照办。在徐振宏麾下在沪上名声日盛的五虎将中,胭脂虎裴翠湖最出众的才华是出类拔萃的关系网,一则她有一个放眼江浙只此一家的牛掰父亲,裴家是浙江少有富过四代的家族,手中资源自然不是一般暴发户家族能够媲美;二则裴翠湖自己八面玲珑,毕业于北大,从小就懂得经营大大小小的圈子。她轻轻松松两个电话,就跟上海国际商会资深副会长方面牵上线,约好晚上在刚开张没多久的和平饭店“聚一聚”。

“明天你把合生东郊那栋房子的钥匙交给他。”徐振宏报了一遍地址,详细到学校住宿楼的寝室门牌号。

“记下了。”裴翠湖将地址记在笔记本上,虽说她一直不屑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类说辞,但为了表现自己的认真态度,在徐振宏面前她都会勉强自己去把很多信息记录在本子上。

“老板。”孙阳轻轻喊了声,欲言又止。

“不该问的别问。”徐振宏皱了一下眉头。

孙阳噤若寒蝉,哪敢再问。

裴翠湖悄悄幸灾乐祸。

徐振宏揉了揉太阳穴,自言自语道:“这个小八两,怎么转性了。”

裴翠湖猛然醒觉,惊呼道:“老板,小家伙该不会是那位吧?”

徐振宏没理会,还沉浸在思考中。

裴翠湖透过后视镜,怔怔望着这位专注起来风采格外瞩目的男人。他今年刚三十岁出头,就已经可以与她父亲裴东虎平起平坐,在偌大一个上海稳稳占据一席之地,裴翠湖相信他白手起家的三年人生如果写成一本小说,一定让人叹为观止。她从骨子里不喜欢凤凰男,但徐振宏例外,她总觉得他认真起来的时候是吸引人的,当然,裴翠湖没有花痴到认为现在的徐振宏就是天下第一了,起码她清楚徐振宏头顶还有一尊传说中的大菩萨,金海实业的大BOSS赵太祖。裴翠湖没有那个荣幸去见老板的老板,但谁都清楚赵太祖在老板的心目中有着不同寻常的地位,裴翠湖已经猜出那个能让老板兴师动众的年轻人就是金海实业的太子爷,否则就是上海跋扈的那几位年轻衙内,也不见得能在老板面前如此“宠辱不惊”,最不济也会客客气气,都是客套寒暄你来我往的。裴翠湖回忆了一下金海太子爷的模糊形象,嘀咕道:“貌似这位公子哥没什么气势啊,赵太祖就养出这么个上不了台面的接班人?”

而在裴翠湖眼中上不了台面的同学正坐着出租车,心疼路费。

对于徐振宏的执行力,赵甲第一点都不怀疑,所以跟郑坤外公的联络多半出不了岔,即使坐下来后谈不拢,以徐振宏如今在长三角的势力,吃亏的也绝不是他,相比较起来,让袁树妈妈去东郊别墅做保姆就显得鸡毛蒜皮了。赵甲第在这一刻,觉得自己手里有权有钱真是省心省力啊,以前他也会偶尔感触权势和财富带来的巨大便利,只是不曾如此深刻而已,那时候多年少轻狂,赤膊上阵甚至是带刀砍人什么的,都觉得天塌下来有肩膀就能站着扛下来。赵甲第想起不是输给他而是败给狗娘养生活的袁树,想起留下一封信一本日记的杨青帝,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写日记。

下午有专业课,赵甲第不会逃,现在沈汉不仅数学课,只要是专业课就都坐在赵甲第身边,一有不懂的地方就问,赵甲第其实有些怕麻烦,不过对室友当然是无怨无悔,所幸他的讲解能力和解题能力一样犀利,抓住要领深入浅出,沈汉领悟能力再平庸也可以很快迈过门槛。赵甲第以往还有机会在专业课上画画巡洋舰模型,现在被沈汉缠上后,就只能挤时间跟媳妇发情趣小短信了。沐红鲤问他:“今天有没有时间?”赵甲第回复:“组织需要时间就是没时间也要挤出时间。”沐红鲤犹豫了一下问:“那就今晚跟我舅舅舅妈吃饭?”赵甲第一本正经回复:“没问题啊,今天我特别帅。”

沐红鲤头疼道:“不跟你开玩笑,我舅舅舅妈都不好对付的。”

赵甲第乐了,说:“媳妇啊,果然都说革命堡垒容易从内部攻破。”

沐红鲤恨得牙痒痒回复:“你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晚上的战役,万事开头难,过了这关你以后就轻松了。”

赵甲第正儿八经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掉以轻心的。”

事实上何止是不会掉以轻心,赵甲第简直就是当做头等大事对待,回到寝室,特地神色庄重地把这事跟室友一说,李峰和沈汉放下手头事情忙着都出谋划策,还不忘手机联络在市区跟小白菜们欢乐的马小跳。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他们一起给赵甲第当狗头军师,最后李峰拿出一双崭新的皮鞋,马小跳则贡献了一套衣柜里没穿过几次的西装,都给赵甲第换上,而沈汉则负责赵甲第同志的发型,集合了103寝室高智慧成就的赵甲第出门的时候显得“焕然一新”,一路上倒是吸引了不少视线,远超平均水准。

“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头。”李峰等赵甲第走出寝室,沉默许久终于蹦出一句。

“我也这么认为。”沈汉摸了摸下巴一脸深邃道。

“太拉风了?”李峰疑惑问道。

“只能这么解释了。”沈汉自我安慰道。

要是赵甲第听到这番对话,估计要欲哭无泪了。

结果就是,抖出身份就能吓死人的金海实业太子爷,雏鸟赵八两同学一身像是野鸡大学垃圾专业毕业的愣头青去应聘传销职业的二逼打扮,在上海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门口从出租车上下来,给了沐红鲤舅舅、舅妈一个大大的“惊喜”。

太具有视觉冲击了。

如果不是涵养出众,坐苏州市政府第十六号车来上海办公的秦洋和朱珍夫妇一定会当场笑出声。

两人相视一笑,有点无奈。

看来红鲤这妮子又给两家人出了个大难题啊。

沐红鲤却没有想笑,她只是静静望着看上去很滑稽憨厚却其实很用心了的年轻男人,略微拘谨地站在他们面前,生怕给她丢脸的忐忑模样。

这一刻,其实已经丢了脸的沐红鲤却一点都不觉得丢人。

一点都不。

她只是觉得,心疼。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