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麟凤传奇
  4. 第十七章 来者何人

第十七章 来者何人

作者: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我被眼前这几个貌似禁卫但却满口怪语的人给弄糊涂了。我又迷糊了一会儿,才想起他们腰上挂的禁卫的腰牌。

“您身上的这是什么东西啊?黄橙橙的,好像是什么贵重物品似的。”我尽量装的像个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见到什么稀罕似的问道。这样问可没问题,他们要真是禁卫,最多也就以为我没见过世面;但如果不是禁卫,则一下子就能问出来。

“这个吗?是云国禁卫身份的标志啊!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不过却是件禁卫身份的象征,有时候是很好的通行证。”黑脸大汉缓缓说道。

听他说到这里,我安下心来,开始怀疑自己刚才听错了话,并为自己的多心而感到好笑,但我的确只听到一半,那汉子接下来话锋一转,让我彻底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你们做了那么大的事,云国的军队把到文新的道路给封锁了,我们想进也进不来。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正好云国禁卫的一支十五人的小队正要去文新,他们恰好是去对付宋寨主的。宋寨主的敌人,自然就是我们的敌人,于是我们就动手把他们除掉了。那十五个禁卫里有五个是中品顶级高手,另外十个都是下品顶级高手,颇有实力。虽然把他们全除掉了,但我们也死了一个人。杀掉他们以后,从他们身上搜出来了进出文新用的文书,于是我们又把这牌子戴上了,加上文书,终于通过了军队的防线,来到了文新,这不马上来见宋寨主了吗?”

我听了以后,倒抽了一口冷气,虽然还不知道眼前的这几个人是什么来头,但我已经知道他们和文新山的关系可不是一般。还有另外一个不好的消息,就是朝廷排来的禁卫高手已经指望不上了。但他们好像把我当成文新的强盗了,至于原因吗,可能是一个很荒诞的理由——文新山强盗的武功和我们清风派相似,或许他们山上有过清风弟子吧。

那黑脸汉子又说了几句话,可我却没心情听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渐渐在我心里升起,何不就冒充文新山的喽罗。反正此时向他们解释自己的身份也晚了,一个不好就会被他们灭了口,那就麻烦了。想到了这里,我决定冒一下险,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死,如果运气后说不准能混上文新山,多掌握些山上的情况也是好的,至少能为以后剿灭文新提供一些帮助。

“我们寨主并不知道几位已经到了,只是命令我来下山打探一下城里的消息。您们几位,一看便知道是高手,城里早就戒严了,一般人敢本不会也不敢出城。所以,我一下子就想到您们了。至于那些禁卫高手,不,在您们面前也算不上什么,寨主这几日一直在为他们而烦心呢,没想到已经被解决掉了。我先带我们寨主谢谢几位了。”我马上就进入了角色,但还是有些害怕,把话说得很谦恭。

“你倒很会拍马屁呀,不过就是有点儿太露骨了,不过我很喜欢。”那大嘴的家伙倒是很和气,一下子凑了过来。

又说了几句话,我便开始领他们向文新山进发。一路上,我又故意向他们提起了文新县和文新山的一些情况,但他们并不知道,反而向我打听具体情况。通过这个,让我的心里又稍微安稳了一下,他们似乎是初次来文新的,这就意味着我有更大的可能性混入文新山。但我却没敢试着打听他们六个人的来历背景,也尽量不把话题涉及到他们身上,我害怕一个不留神会被他们发现破绽。我就装着对他们很熟悉的样子,胡乱和他们瞎聊,同时慢慢从与他们的对话中提取信息。

那四个黑衣人都叫那黑脸汉子大公子,叫那个大嘴青年三公子,而那大嘴青年则叫那黑脸汉子大师兄,黑脸汉子叫他的师弟“刚峰”,这应该是那大嘴的名,他的姓我就不知道了。至于那四个黑衣人,则只是分别被简单得叫做“虎爷”“兔爷”“蛇爷”和“马爷”,这应该只是他们的代号而已。这四个黑衣人经常恭恭敬敬的提到他们的主人,而那个黑脸汉子和刚峰则说师傅怎样怎样,我也基本明白了他们间的关系。至于那个教出一个上品高手并令四名中品高手甘心为仆的人物,我却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不过我已经可以基本确定他们这一行人应该不是我们云国人,他们说话时总是说“你们云国”。

我一边向他们介绍文新山的情况,一边领他们向文新山走去。说起文新山的情况,我并不陌生,这全是几个月的捕快生涯造成的。在捕快与文新山贼的长期斗争中,捕快经常抓捕住文新的小喽罗,在严刑的逼供下,把文新山上的情况摸得透透的得,还绘制了一幅文新山上的建筑布局图。尽管情况很熟悉,但却仍拿文新没有办法。由于文新山曾经吃过被俘后被策反的内应的亏,定下了在规定时间不回到文新山的人不准回山的规定,策反也就再也没成功过。不过倒是积累了文新山的不少资料,还画了一幅文新山的建筑分布图,把那幅图记住,是文新捕快的必修课。

转眼间已经到了文新山下,几个人都下了马,跟着我走到了山脚下。那黑脸汉子看了文新山的山势后,忍不住叹道:“这里实在太险峻了,山虽不高,但却陡到了极点。真是个好地方啊!”其他几个人也在啧啧称奇,但我心里却在犯愁,因为我面临着穿帮的危险。

接下来该轮到上山了,但我却不知道该怎样把他们弄上去。平时下山的强盗回山时,总是用旗语或是铜镜反射阳光联系(后一种使用有限制而不太常用)联系,虽然知道是这么联系,但却不知道具体的联络语言,因为每次表示身份的旗语都不同,而且只有下山强盗的小头子和不准下山的负责吊篮升降的人才知道。

“哎,你们是怎么上下山的,这么陡的山根本爬不上去。”那个不知道姓什么的名叫刚峰的家伙问道。

“我们最初是借助猴子上去的,后来建起来了大吊篮,用它上下运送人和器具,建起了现在的这基业。现在,我如果向上面打出旗语,会有专人作出反应,把吊篮放下来……”

“那怎么还不打呀,我还没做过吊篮了,肯定会好玩的。”那个刚峰果然很喜欢插嘴。

“那是……那是因为天都快黑了,管吊篮的老郑可能看不到,各位能不能帮着想想办法。”无可奈何的我只好编出了这么个借口,随口又编出了个老郑,但天黑了却是事实。

“原来如此,看样子我还是露一手算了。”那黑脸汉子笑道,但他马上就闭上了眼睛,似乎在调整起体内的真气。

“把耳朵遮好,我师兄要喊话了。”刚峰向我眨了一下眼。

但我还没来得及把手掩到耳旁时,一声暴喉响起了。

“宋寨主,您好啊!腾云蛟吴云焕依约赶到了!”

这股声音充斥着雄浑的内力,是用丹田发出的,混杂着回音传出了老远。此时耳朵被震的嗡嗡作响的我想大概整个文新山都会听到这声音吧。

但就在我拼命去想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听过腾云蛟吴云焕这个名字时,一阵咯吱吱的轮轴转动的声音传了过来——吊篮下来了!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