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麟凤传奇
  4. 第二十四章 诉别

第二十四章 诉别

作者:

一觉醒来,感觉真的好极了。我揉了揉眼睛,发现外面黑乎乎的,分不清是傍晚还是清晨。又想了一下,自己是在中午赶回文新县城的,应该不会睡一整天吧,多半是傍晚。

中午吃的不少,但此刻肚子又不争气的饿了起来,于是便出去买东西吃,正好碰到了从文新山归来的郑群,我便大方的请他到饭馆里小吃一顿,顺便打听一下文新山的情况。

“山上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有头绪了吗?”落座后,叫了几个菜,我便开门见山的问了起来。

但郑群却在那里美滋滋的喝起了小酒,好像完全没听到我的话。过了好一会儿,郑群才叹了口气,回答到我的问题,“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你走后,我们又仔细搜查了一下,真的没有什么活口了,文新山上的喽罗加上一些眷属,总共将近一百二十多人全部被灭口了。凶手做的实在很绝,而且他们似乎都是武功高强的人士。一般来说,从死者身上伤口的情况是能判断出凶手武功的。那些死者基本上都是一下子毙命的,伤口的深浅都十分合理,正是恰恰使人致命的程度。从伤口来说,凶手的武功恐怕要在我之上,至少他们对人体构造的了解程度应该在我之上。我仔细观察了伤口的情况,有五种宽度不同的伤口,应该是五把不同的兵器造成的,凶手应该至少有五个人。其中的一把应该是剑,应该是把极好的宝刃,它做出的伤口很薄,几乎是一下子就切进去的,没有损伤多余的皮肉,这么好的剑我还是头次见到。单凭五个人就能把整个文新山给平定了,肯定都是高手了。”

听了郑群的话,我大吃一惊,他判断出来的和实际情况很是相似,吴云焕似乎并没有出手,伤口肯定都是刚峰等其他五个人做出来的,郑群很有两下子的嘛。“郑大哥,看不出来,你还挺有两下子的吗。居然能从剑伤的情况推测出这么多东西,真的很厉害啊。对了,宋文新是怎么死的?”

郑群摸了一下自己的两撇胡子,笑道:“哈哈!没什么,不要这么崇拜我了。这都是在禁卫里学的,你们做捕快的也应该知道的,这对办案子很是重要的。至于宋文新的死法,应该是自杀,用自己的内力把自己的心脏震破的,这种方法大概是他们祖传的,以免被官府抓到后受刑。至于宋文新的死因,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这是我们解剖出来的结果。唉,本来一直想把他绳之以法,没想到他就这样死了。不过也好,文新从此应该太平无事了,老百姓和商旅也再也不用担心了。”

宋文新原来是死于自杀,这点我倒是不知道,看样子他是因为交不出暗器机关图害怕被交到官府而自杀的,不过他的自杀竟骗过了吴云焕这个大行家,倒是相当成功。不知道怎么的,我的内心竟是相当的沉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郑群又忙着喝酒,一时间没人说话了。

冷场了好一会儿,郑群才放下手里的酒杯,“这次那批人做的极是利落,一点儿线索都没留下。看他们的武功都很利害,这批人应该不是文新附近的人物,那他们是怎么从我们军队的严防之下进入文新的呢?我已经向军队提出调查申请了,让他们把近期内进出文新的人员调查一下。尸体我们已经处理了一下,准备禁卫的高手来了再检查一下,说不准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禁卫的那批高手是不会来了,听到这时,我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

“对了,靖华,你有什么打算吗?再过一段时间,文新的捕快会再招起来,你还会再继续干下去吗?”

我听了以后,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不想再做捕快了,有很多人都看不起我,还骂我狗奴才,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再在这里待下去,我想也不会有什么出息的,就这样老死在文新,一辈子被人瞧不起,想想我就觉得恐怖。我已经决定了,在文新解除禁严以后我就到天全去,希望能够像郑大哥一样加入禁卫,搏一个功名吧!”

听了我的话后,郑群拿起了酒盅在手上旋了起来,眼睛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良久他才说道:“想加入禁卫也不是很容易的事,首先是实力的问题,你至少要有一流高手的实力才行。此外因为禁卫涉及的范围广泛,都是要找可靠的人,一般都是各大门派向禁卫推荐的,你如果能从你师父那里搞到一份推荐书,即使是武功再差也可以轻易进入禁卫的。如果没有这些盘根错节的关系,你只有十分优秀才能选入禁卫。依我的建议,你还是再在文新当两年捕快,同时把武功练好,禁卫会在地方**选一些有实力又有工作经验的人补充到禁卫。到时候你既有工作经验又有实力,再稍微打点一下,应该很容易进入禁卫的。”

“这我知道,舒大哥早和我说过了,只是我实在等不及了,更不能再在瞧不起我的人旁边做事了。禁卫中应该有不少清风派的弟子,我想能够通过他们的关系走后门。”

“算了,也只能这样了,到底是哪位大人物竟把你逼得在文新混不下去了?只是你师父门下的弟子并不多,恐怕禁卫中也找不到多少熟人吧!现在掌管禁卫事务的禁卫副统领‘风舞’司天农是你师叔,你认识吗?”

一提到那个把我“逼”得在文新混不下去的女人,我便没有好气,“别提了,那种人……司天农司师叔,我见过他一次,是在七年以前,当时还有他儿子和他徒弟李明英。对了,舒大哥好像认识李明英的,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倒是认识李明英,毕竟都是禁卫的人,但他舒俊只是个小捕快,又没去过天全,他怎么会认识我们云国的驸马爷呢,听他吹吧!”

郑群说的非常轻描淡写,就像真是那么回事。我暗笑自己多心了,也许只是时间上的巧合,与我们清风十字两派的恩怨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我和郑群又说了不少话,看天色不早了,就分手了。出去前结帐时,虽然已经说好了我请客,但郑群还是和我争着付钱。虽然我心里巴不得让郑群付钱,但由于话说在前头,还是和郑群争执了好久。

末了,郑群拍着我肩膀笑道:“你心里肯定巴不得让我付钱呢,还争什么争啊,你脸上的表情可骗不了我。算了,你一年才十两银子,这几个月恐怕也没攒下多少钱。天全的物价很高,东西贵得吓人,你还是留着自己花吧。这顿饭就当我为你饯行请的客吧!嘿嘿,是不是后悔刚才没多点儿菜啊?我也是蛮吝啬的!哈哈!”

因为不想付钱的想法被郑群说破了,不好意思再和他争执,钱就由郑群付了。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