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麟凤传奇
  4. 第三十八章 诈死

第三十八章 诈死

作者:

我是怎么令夏子矜中毒的呢?这事还要从数月前我在文新做捕快时说起。

当时我们被宋文新引到了县城外,中了文新山强盗的埋伏,舒俊等人因为踩到了宋文新铺设的毒针而丧命,最后血战后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我在县城把伤养好后就又到事发现场去了一趟,在那里我捡起了五根毒针作为纪念。但就在当天回城的途中,我碰到了吴云焕一行人,更因此混上了文新山。到了山上后,我摸进了宋文新的卧室,把毒针放在了他的被子里,期望能凭此毒死他,但事情有变,我只放进去了三根毒针,宋文新就回到了卧室。我只能带着最后的两根毒针藏了起来。虽然毒针没起作用,但宋文新终究还是被吴云焕给逼死了,而我也毫发无伤的逃离。为了纪念我在文新山的好运气和那次历险,最后剩下的那两根毒针就一直被我随身带着。

就在刚才,我的手摸到了这两枚毒针,我的暗器水平很差,如果手发的话恐怕根本打不着夏子矜,只好把它们夹在兵书的书页里让夏子矜自己去碰了。针夹的很是隐蔽,身子都藏在书页,只露出了一点儿小针尖,在墓室昏暗的灯光下基本看不清,再加上夏子矜过分关注兵书,结果就中了毒。只是不知道因为放的时间太久了还是当初被雨水稀释过,毒针上的毒性已经大大减弱了,一下子竟然没有令夏子矜致命。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夏子矜这家伙真是够狠的,发现右手中了剧毒后,为了活命居然能狠下心当机立断把自己的右手砍掉。换了我,可能就做不到在第一时间自断右手,夏子矜这家伙真的很可怕。

“哇!”我终于忍不住了,从口鼻中喷出了鲜血。吐出鲜血后,我内伤形成的痛楚减轻了不少,只是从鼻子中渗出鲜血的感觉实在不好受,弄得差点窒息。鲜血都流到了我的身上,禁卫军军服一下子被染上了一大片红色的条纹。低头望去,我的右手还握着半部兵书。

就在刚才争夺兵书时,我和夏子矜把兵书撕成了上下两半,我用力过度一下子向后跌去,后背正好撞在了王化麟的棺材上,脑袋也被撞了一下,顿时冒起了金星,晕了好一会儿,现在才清醒过来。

“我又活下来了!”我的语气中不知道是欣喜还是苦涩,周围已经全是尸体了,虽然只有十几具。我好不容易才扶着王化麟的棺材站起来,又摇摇晃晃走了几步。

“这下子我可成英雄了,独自一个人守卫皇陵,力退两名中品顶级高手,朝廷会怎么赏我呢?最好把君公主嫁给我,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了,最理想的就是也要让我加入禁卫去保护君公主,那样就可以天天见她了。”

我自言自语的笑道,真的会受嘉奖吗?这个我却拿不准主意。这次我们死了不少人,其他组不知道,反正戍卫孝陵的这队禁卫军中只活了我一个;敌人倒是死了不少,但都不是死于我们手里的,可以说毫无战绩;最后,定陵还是失窃了,虽然只是半部兵书,但还是被盗了。这些事件都会找些人来负责的,恐怕负责守护皇陵的那位大人会倒霉吧!他老人家再找些人来出出气或干脆找些替罪羊,不会轮到我头上吧?在文新时,我早就听舒俊等人讲官场的阴暗,当时我觉得事不关己,还以为他们在夸大呢。官官相护的道理我也是明白的,到时候别把我这个毫无背景的小卒拉出去受刑吧……算了,不会有这么黑暗的,把实情说出去就行了,应该不会对我进行处分的,毕竟我也尽力了。

正想着,我的眼睛又碰到了尹天心的尸体,这次我并没有想到歉意,而是打了一个寒颤,因为我想起他的师傅是谁来了——四大宗师之一的雷雳。

从我师父口中,我知道雷雳这个人是很容易记仇的,谁要惹了他谁就肯定会遭到他的报复的。除了这点,雷雳可以说是个很不错的人了,但就因为这点,让他成了一个很不容易相处的人,每个人都时刻提防着不要惹他。不过他对自己的徒弟倒很是宠爱,可以说就像一个父亲一样。尹天心是被我引到机关里才被射死的,夏子矜绝对不会对雷雳隐瞒这点,雷雳肯定会为他的爱徒报仇的。即使他自己不亲自来,让吴云焕来我也对付不了。为了活命,恐怕我只能在清风山上躲一辈子了,而且不见得就能保住命,总之雷雳是不会放过我的。原先我还想在清风山上住一辈子,但下山后真的变了很多,现在让我在清风山上住一辈子就等于把我关监狱了,我实在很喜欢山下的生活,很想再见云君一面。

总之,“田靖华”这个人再也不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雷雳会把这个人给彻底毁掉的。那又怎么办呢?没有了身份,我再也不能在世上立足了,只能找一个不用进行身份鉴定的偏远小地方去渡过一生,这与在清风山上躲一辈子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要远离繁华的都市,一辈子都要默默无名了。这一切,都是以前的我所过的生活,但我变了,我很希望能够做一番大事业,至少也要让云君知道我的名字吧!

我就在王化麟的墓前陷入了沉思,到底该怎么面对未来呢?不想死的话就要放弃自己的身份,但放弃了自己的身份就很难在这个国家立足了,更不能实现自己的追求。

“早知道这样,在文新时就服从调动,到别的县去做捕快了,也就没有以后的这么多事了。”我自怨自艾到,但想到文新,我突然又有了一个主意。原先我在文新做捕快的时候,曾经接触过户籍管理方面的事,这事都是县衙的文书处理的,每当有婴孩诞生时,都是文书们为他们登记在册的,然后档案资料便产生了,只要掌握了关节,就是很容易伪造一份档案的。

我可以制造自己战死的假象,然后改个名字,再伪造一份户籍档案。这样我就能骗过雷雳,让他以为我已经死了,这样他就不会找我寻仇了,同时以另外的身份继续追求功名。

想到这里,我又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信心。然后,我在王化麟的棺木前跪下了。

“晚辈是清风派第十一代弟子,这次迫不得已在您的墓室里做了那么多事,前辈您也是清风派的弟子,还请原谅。前辈把自己的毕生所学的东西编写成书,并留下来此处的机关通道图,自然是希望有人能够学到您的本事了。我承认我是有野心的,见了您的宝物,自然也起了贪念,希望前辈能够理解,我会好好利用您留下的这四件宝物的。我在您的棺木前发誓,决不会用这些东西去做坏事的!”

说完,我又在王化麟的棺木前磕了好几个响头,算是对王老前辈的敬重。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