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麟凤传奇
  4. 第四十三章 愚蠢失误

第四十三章 愚蠢失误

作者:

我的院子本来不小呢,原先的主人大概也是个风雅之人,院子里栽满了一种黄色的花,很是好看。它的主人变成我以后,那些娇美的花朵便全被拔了,光秃秃的庭院正是我心目中理想的练功场。拔掉那些花时,我还可惜了很久呢。后来我又迷上了兵法,这个练功场又被改造成了沙盘,弄得院子里凸凸凹凹的,很是好玩。现在只有院子的西角还算平坦,没有改造成沙盘,就成了我练功的场所。

此刻,我正傲立在这最后的平地处,左手握着五张白纸,准备检验一下自己这三年来的修行成果。此时正刮着猛烈的西北风,将我的头发都吹得散了起来,我要的就是强烈的大风。风势又加强了,我等的时候终于来了,将手中的五张白纸向上抛去。由于风力的缘故,上抛的白纸还没有到达最高点就已经朝东南方向飘去,情景那是相当的飘逸。

就在我抛出白纸的同时,我也跳了起来,同时右手的麒麟枪也一下子蹦了起来,朝空中飞舞的白纸追去。由于纸受风力正在飘动,我的枪是顺风刺出的,更增添了难度。首先就是要超过风的速度,这倒不是很困难,最难得是刺穿白纸了。在空中的白纸无所依凭,很难刺穿的,总是麒麟枪的枪头锋利,也不是很容易刺穿的,因此我用来检验自己的功力。

长枪一甩,居然先后把飘到各处的五张白纸全都刺穿了。而就在把最后一张纸穿在长枪时,前冲的身子已经开始下降,落脚点正是我沙盘上的一座高山。这座土山是用我来演练守山和攻山的战术所用,把各种常见的地势都包含了,是我花了好多精力才堆起来的,当然不想一脚把它给踏平了。于是枪尖在土山旁边的平原战场区一点儿,借力弹回了原先跳起的位置。

平稳落地后,我举起长枪,观察穿在长枪上面的白纸的情况,前四张都是直接从正中间刺穿的。但快要落地的最后时刻,我刺出第五张枪不太准,偏离了纸的中心,有一些偏上,但也把最后这张穿在了长枪上。

唉!始终离中品顶级高手有些差距,这就是我的结论了。玄世剑法和混元真气我都已经完全掌握了,只是这武功需要长时间积累,在我手上的威力还不是很大;战麟枪法中除了一招回马枪外,其余的都已经掌握了。那招回马枪的确太难练了,在疾驰前进的时候突然转身反击,这要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了,眼手腰的协调,力道与方向的掌握,与马速的配合等等,我练了许久才掌握了四分。每次施展,总是有些偏差,大概刺出十枪才有四枪击中敌人,而且是假想中武艺低劣到来不及躲闪的敌人。

这时候已经是天佑十一年了,我已经在马家庄已经住了三年多了,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我除了在天佑十年的时候外出游历了半年以外,其余的时间一直在马家庄的小院里苦修武功和兵法。游历的这半年也是为了学习兵法,游山游水游城,都是实地考察一下这些地方的军事价值,假设他们是我需要攻占或防守的地点,自己会如何布置进攻或是防御。期间最令我得意的事,就是在我经过东汶河(我们云国第一大河,流经天全附近,天全护城河的河水就是引的东汶河的河水)时发生的。

当时我正在研究河流汛期对行军的影响,所以在东汶河做调查。我假设自己是一位正在指挥渡河的将军,在为自己的军队选择浮桥的架设地点,我选择在一处叫做燕子矶的地方假设。巧的很,几天后汛期又来了,暴涨的河水冲毁了上游的石桥,为了运送粮食,朝廷户部的官员经过实地勘察,决定在燕子矶建一座浮桥。这件事发生后,就成了我得意的资本,虽然从没向别人提起过的,但我还是经常回忆此事,咀嚼其中的得意。

在游历中我也没有放下习练武功,这一段时间大部分是在马背上度过,我就勤练马术和马战之法,也是颇有所获。

三年间,对兵法的研究,我不太好说到了什么地步,但我的武功的的确确到了下品顶级高手的实力,而且离中品顶级高手只有一步之遥了。

如果郑群现在再站到我眼前,他都不一定认出我来。虽然我的外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却一点儿也不像三年前的那个小孩子了。在这三年间,尽管每天都负着重物,我还是又长高了,在原先的中等个头基础上,又长高了,虽然比谢无疾那样的杆子要矮点儿,但绝对称得上高个了。王化麟在他的书里还附带了一张食谱,那份食谱就是围绕着一种食物——肉的,用来补充每天练武耗费大量的体力,我真的大吃起肉来了。就这样,我的体型也发生了变化,原本有些单薄的身体一下子壮了起来。现在的我才真得长大了,而令我看起来与三年前差别最大的却是我的眼睛,原先我的眼睛老是很没有精神,就像没睡醒似的;而现在,我的眼睛也开始散发着一股摄人的气势了,洋溢着强大的自信。

“现在仍还只是下品高手,但依目前的进度,很快就可以再进一步,到时候再去天全,这次我应该可以加入禁卫了吧!”

正当我想到这里时,我的院门突然敲响了。真奇怪啊,我在马家庄是个很讨人厌的家伙,已经有两年多没和人说过话了,谁会来找我?我怀着好奇打开了院门,出现在我眼前的人吓了我一跳,是村里的保正,身后还跟着四名手握长枪的士兵。

在这里住了三年多,保正只来过我家两次,还都是我初来时的那一个月发生的。保正虽然不常见,但也没什么,关键是后面那几名士兵。做贼心虚的我一下子就想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泄露了,这四位仁兄是来抓捕我归案的。

“有……有什么事吗?”我结结巴巴的问道,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去保持镇定了,但汗还是不争气的淌了下来。即使打起来,眼前这五个人也奈何不了我,但我还是害怕再次失去身份。

“嗯哼!”保正先是清了清嗓子,似乎专门急我似的,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田家兄弟,现在又到了征徭役的时候了,你年纪也不小了,到了服徭役的年龄了,这是你为国家做贡献的时候了,明天当县里登记,后天就出发了,你赶快收拾一下吧……”

听了保正的话,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居然把服徭役的事给忘了。我愣了好久,再也没心思去听保正打官腔了,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把他们给轰走了,大概其他的人也是这么对保正的,保正和那四名军士一点儿也不生气,径直走了。

完了!这下子去不成天全了!

这完全是我的失误,征集壮年劳力去服徭役,是现在各个国家的一项基本的国策,我们云国也不例外。服徭役的事,我本来也是知道的,但一直没放在心上,因为田靖华是不用服徭役的,只不过自己现在成了田慕君了。

登记在册的清风弟子是不用服徭役的,因为这些的都是身有武功的人物,可以算作国家的特殊人才,要加入禁卫和禁卫军服务。尽管如此,清风派中仍然还有不少未入仕的弟子,为了免除他们的徭役,清风派每年还要完成朝廷布置下来的缉拿盗贼等很多任务。不止我们清风派,云国境内的其他几个大门派也都一样。而不是这几个大门派的习武之人,也要服徭役,为了避免可以徭役,他们可以申请加入禁卫和禁卫军,会在征丁的前一个月进行测试,不能通过者仍要服的。

我本来是清风派弟子,完全不用去服这个徭役。但皇陵事件后,我放弃了田靖华这个身份,成了一个毫无背景的田慕君,这就躲不了徭役了。交一千两银子是可以免除徭役的,但这只有显贵和大地主家才出的起。我现在提出加入禁卫的申请也来不及了,更不能再逃了,朝廷对逃徭役的人处罚很重,规定逃徭役的家伙三代以内不能被朝廷录用。我是不能躲了,逃了这次徭役后我这个身份又不能用了。

因为疏忽大意,我只能接受这个徭役了!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