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麟凤传奇
  4. 第五十一章 解救战友

第五十一章 解救战友

作者:

我刚冲出了几步,周金戈也赶了上来,笑道:“算上我一个吧!多一个人肯定多一份希望,必要时也有个照应!”

看着周金戈脸上略微有些肃杀的笑意,我有些感动,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朝他微微点了一下头。

敌人是迎面而来包围的生铁,再加上刚才我们突围时又杀了几个人,我们刚才突破的地方也是现在包围圈最薄弱的一处。那处的几个宏泰人一看我那凶猛的架势,纷纷迎了上来。但我武功比他们要高很多,在那一瞬间已经把他们的弱点全都看的差不多,长枪像一条会分身的银龙一样冲了出去,连消带打一下子逼开了三个敌人。趁着他们躲闪时那一瞬间产生的空隙,我和周金戈一下子就挤进了人群中。

生铁现在的样子狼狈到家了,再也看不出往日的冷傲。他脸上被划破了一道小口子,但却没有流太多血,身上穿的甲胄已经被砍出了很多口子,就像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右肩上的伤口继续扩大,鲜血加上衣服本来的颜色,使他就像有了一条绛红色的右臂一样。刚才的苦斗让生铁出了很多汗,激起的尘土都粘在了汗水里,形成了一层灰贴到了他的脸上,名符其实的灰头土脸。

我们插了进来,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又摆出了三角阵。生铁的后背重重地倚到了我的背上,似乎把我的后背当做支点来休息一下,他的确已经累得不行了,我能感觉到他心跳的速度和喘息的沉重。

“谢……谢了!”生铁在喘息中艰难的吐出了这么一句话。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是一种浑厚的男中音。

“还是句人话,也不枉我来救你!”听了生铁的道谢,我心里这么想到。但很快我就后悔了,刚才打出来的缺口已经被补上了,而且变厚了很多,更难冲出去了。

见我们三人成了瓮中之鳖,包围我们的那些宏泰人一下子全都动起手来,近二十件兵器朝我们身上招呼过来。我手疾眼快,赶忙挥枪出击,在那几件兵器还没太接近我时便挡了下去。虽然受了点儿伤,但生铁毕竟是名下品顶级高手,他也挡了下来,但周金戈却挡的有些手忙脚乱。周金戈仗着自己武器的长度挡住了迎面而来的一刀一剑,但却被一把长枪刺中了左臂。刺中周金戈的那人功夫不错,在得手后迅速变招,又朝周金戈的要害处左胸刺去。这下来的太快,周金戈的长枪又被别人缠住了,根本无暇救援。眼看周金戈就要惨死于敌人枪下了,我不能不管,因为我他才陷于目前这种境地的。我不顾自己门户大开,伸出了右手帮他把那致命的一枪给握住了。但我空出了右手,单手对枪的操作弱了下来,迅速在小腹处露出了一个破绽。刚才围攻我的人中间有一个家伙没有出手,他就是在等待这个机会,而且他把握住了,长剑迅速突破了长枪的防御,朝我小腹刺来。

眼看就要刺上了,我把牙一咬,准备接受这个痛苦的现实。同时不禁害怕,我受伤后行动能力自然会下降,恐怕以后会更难应付。但预期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只是觉得小腹处被什么东西狠狠地顶了一下,真气造成的冲撞虽然很疼,但却没有留下伤口。偷袭我的那人一脸的茫然,看着他,我也是一愣,但很快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战麟甲救了我的命。

这个也出乎了我的意料,虽然这几年一直都穿着刀枪不入的战麟甲,但因为上面有几处破损,我并不敢把自己的安全都放在它的身上,基于这种情况,就当作没有穿了。所以在交手中,我从来没有依赖过战麟甲,一直都尽量避免自己被敌人击中,但刚才那一下子还是靠战麟甲才挡住的。

我无暇抹去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赶忙去帮助对付攻向周金戈的敌人。战麟甲帮我免了一次受伤,同时也为我提了一个醒,我完全可以借助战麟甲的防御力强挨几下敌人的攻击,以此来换取杀出重围的机会。

“你们两个注意了,我要向外硬冲了,一定要跟上了!”想到这里,我赶忙低声说道。我和周金戈的配合好久了,只要用手肘碰他一下就能让他知道我的意思,所以刚才的话主要是说给生铁听的,免得一会儿突围时他因为没准备而赶不上。听了我的话,周金戈马上用胳膊顶了我一下示意明白,而生铁则把头微微转了一下,用眼角瞥了我一眼,我也只能看到他的眼角,里面似乎充满了怀疑,因为我们真的很难杀出去了。

又有三个敌人朝我攻来了,我用长枪去挡住了一个敌人,同时故意露出了腹部的破绽,因为战麟甲的腹部部分仍然毫无破损。这是一个难得好机会,果然那两个宏泰人上当了,把兵器刺向了我的腹部。

“啪!啪!”接连两声,他们的兵器又打到了战麟甲上,没有刺穿我的身体这让他们都惊呆了。被狠狠顶了两下,虽然没有受伤,但我也被真气震得有些难受,但却出现了我想要的情况。刚才刺到我腹部的是一枪一剑,由于兵器长度的关系,其中用剑的那一个已经冲到了我的身边,进入了我的攻击范围。我枪交左手,封住了敌人左移的退路,同时把全身的浑元真气都凝到了手上,朝那人的左胸要害拍去。那人为了攻击我,冲的太急了,几乎是用胸膛撞到我掌上去的。

蓬的一声,一道血雨从敌人的口中溅出,他的身子仍向前晃了一下才被击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立即毙命,我感觉自己直接把他的心脏给震裂了。与此同时,又有两名敌人攻了过来,其中一个被生铁给逼开了,但另一个却得手了,他的大刀砍到了我的腰上。那刀的力道大极,但仍然没有把战麟甲撕破,但碰撞处火辣辣的疼,估计已经被打得发紫甚至破了。那用刀的家伙一看没有什么显著的成果,马上就撤了回去,我也没时间和他计较了。刚才我用掌力震死了一个宏泰士兵,他的尸体在后抛的过程中竟为我撞开了一条道路,他的同僚们纷纷躲避他的尸体,竟然出现了一个一人宽的缺口。

“冲啊!”我看准了这个唯一的机会,朝身后的两人大喝道,三个人一下子冲了起来。

敌人也察觉了我们的意图,空出来的缝隙马上就要合上,但我们已经在没有合拢前插了进去。冲在最前面的我承受了绝大多数的攻击,只要是战麟甲可以罩到的地方我都不去管,只注意其他部位,尽管如此,我的右小腿和左前臂上还是都挨了一下,但好在没伤到筋骨。

战麟甲上又挨了一剑,但我却踢飞了最后一个站在前面的敌人,同时又用枪逼开了后面一个进攻周金戈的敌人。而生铁也施展手段逼开了身旁的敌人。

我们终于从敌阵中杀了出来!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