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4. 第1218章 忘尘溃败,苏离掌控

第1218章 忘尘溃败,苏离掌控

作者:

苏离的目光完全锁定了诸葛沧海。

这个时候,诸葛沧海同样陷入了深深的不可思议之中。

他不知道,这万无一失的布局,为什么会出现如今这样的变化。

甚至,他隐藏着的一些暗手,为什么会被全部挖掘出来!

诸葛沧海在混乱之中,脑海里却飞速的闪过无数的念头。

但这所有的念头却又很快灰飞烟灭。

即将掉落在地的金箍终究还是没有落地,被诸葛沧海近乎于本能的持在了手中。

这时候,诸葛沧海缓缓回过神来,长叹了一声,随即恢复了几分正常。

他默默低下头,看向了手中的金箍,露出了几分才惨然而悲绝的笑容。

“到如今,终究还是功亏一篑。”

“这无尽岁月以来,这已经是最为接近成功的一次了。”

“但是你并不知道,你到底摧毁了什么。”

“你也根本不懂,所谓的魂食血食,那也不过是他们咎由自取而已。”

“是,你的确是伟大了,让他们解脱了,但是当某种因果降临的时候,但他们重新崛起的时候,不会有任何人记得你的好。”

“甚至,到时候等待你的,将会是无尽的唾沫,无尽的羞辱。”

“就像是当初的苏夏被各种羞辱谩骂一样。”

诸葛沧海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落寞。

这声音之中,充满了深深的绝望,以及深深的不甘。

显然,这时候诸葛沧海依然代表的是苏忘尘,但是很快就不是苏忘尘了。

而一个人在‘临死’之前,总会是要说一些心里话的。

苏离目光平静的看着诸葛沧海,同样神色淡然的开口道:“你如果觉得华夏祖地的族人不好,那就从你自己开始,去做一个好的存在,做一个表率。

如果你觉得他们无知,愚昧,那么你就自己去变得有认知,有阅历,通过改变自己,去改变身边的一切,再到去改变整个世界。

你若心存光明,又何惧世间黑暗?

你觉得,摧毁一切再建立新秩序——姑且你这想法是真的,那也不过是一切尽毁的情况下。

那时候,新生的生命,终究已经不是过去的生命了。

哪怕九成是恶,也依然有一成是善。”

苏离的话语说完,又再次语重心长,道:“不要再与我说这些抱怨之言,那毫无意义。

你的所有抱怨,不过是失败之后的一种理由与借口罢了。

苏夏的确受尽羞辱,但是在族人们明悟之后,该道歉的也道歉了,该后悔的也后悔了。

这便是苦尽甘来。

正义很多时候的确会迟到,但不会一直不到。

因果也往往有因,才会有很久之后的果。

春天播种,秋天收获,这自然的因果也有时间的延迟。

如果所有付出立刻就有回报,那这付出也未必是好的付出,回报也未必是好的回报。”

苏离的声音很轻。

但是每一句简单的话,却也格外的振聋发聩。

很多时候,就是这些简简单单的东西,才更加的能深入心灵。

不懂的时候,自以为是。

懂了的时候,才会心中充满愧疚。

可认知上的不足,向来都是修行者的最大弊端。

华夏祖地的族人,的确很多在认知上有很大的局限性,这是生命底蕴层次的原因。

这就如同苏离自己回看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的他自己一样。

很多地方,已经无法直视有多么愚蠢,白痴。

但是那样的他就该死吗?

如果按照苏忘尘的逻辑,这样的存在,就是罪该万死的。

因为实在太蠢了,太愚昧了,太傻了。

总之,就是被各种瞧不起,活着都是一种罪。

诸葛沧海冷笑一声,道:“大抵上,这世间总是有你这种愚不可及的老顽固、圣母,才使得这世间越发艰难。”

苏离嗤笑一声,回应道:“你是真跪习惯了,才觉得这世间一切都是罪孽,华夏祖地族人都是卑微的。你莫非不知道,你原本可以一直站着的么?”

诸葛沧海脸色顿时冷了几分。

苏离道:“现在,你在我面前谈骨气,谈傲气?那就把手中的金箍扔了,你看看你能是什么结果再说!

你放心,哪怕你把金箍扔了,我依然会给你活出下一世的希望和机会,不会完全将你彻底镇死,甚至不会让你落入通天塔那帮存在的手中。

但是,你敢吗?

你有这傲气吗?

或者说,你敢与我鱼死网破吗?”

苏离一步踏出,背后足足十五道恐怖的三千大道显化如绝世的天地法相,形成毁灭级的巨无霸命运天盘,仿佛一念之间可以将诸葛沧海从时间轴之中杀穿。

这样的表现,这样的底蕴,让诸葛沧海顿时就有些承受不住了。

那种无形的压力,那种绝对顶级的上位者的威凛,让他这样的绝世存在,也都扛不住。

“你你你——”

诸葛沧海一连说了三个‘你’字,却是无法说出更多的话来。

苏离淡淡道:“为何如此强是吗?因为人皇这个因果早已经坐实了啊。因为这大话世界,说到底源自于华夏的影视啊。和梦境又有什么关系?

我可以一念定它的真或者虚!

就如同我自己的梦境,我在意识到自己是做梦的时候,我将可以为所欲为。

你拿什么与我争?!”

诸葛沧海闻言,脸色扭曲,呼吸急促,脸上青筋鼓出:“可这是我创造的!”

苏离道:“《北山》有言,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作为人皇,你作为华夏族人,你的便是我的,我的也依然是我的。你是想与我讨论所有权吗?继续讨论下去那你什么都没了。”

诸葛沧海深吸一口气,整个人仿佛时刻都要暴走。

但是苏离却是带着几分戏谑的看着他。

苏离表现出了明显的引导倾向——快,来与我鱼死网破。

诸葛沧海浑身都颤栗了起来。

好一会儿,他强行压下极致的怒意与疯狂,声音阴沉道:“你是在激我么?你莫非当我不敢与你鱼死网破?你若不给我后路,我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苏离淡淡道:“不给你后路?三个条件中的第三个,你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我第四个条件来了。

你可以继续拒绝,拖延。

或者,与我生死一战,拼个鱼死网破,看看鱼死了,网到底破不破。”

苏离说话之间,右手伸出。

他背后的十五大三千大道汇聚成的命运星盘,顿时汇聚了起来,在他的手心之中形成了一枚足球大小的光球。

光球呈现出了浅蓝色的光晕,流转着如复苏了的地球一样,极为唯美,又极为神秘。

诸葛沧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苏离,似乎想要判断苏离所言到底是真还是假,抑或者是在给他施压,为了获取更多的好处。

苏离道:“我苏离是个什么人,这无尽岁月以来,你多半也是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别的方面或许多多少少的确有些变化,但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的事情,还是可以肯定的。

而且,对于我们华夏族人而言,其实有一点你一直忽略了。”

诸葛沧海冷声道:“什么?”

苏离道:“对于绝大部分华夏族人而言,他们都是——毋宁死,而不跪。所以死,其实反而是对这些成为魂族魂食的解脱。

就像是那些在末日废土里的族人们一旦出现了灵魂异变、即将被奴役的时候,往往会要求同伴们立刻杀死他们一样。”

“那时候,很多都是父亲将刀交给了儿子,丈夫将剑递给了妻子。或者是父亲亲手对儿女出手。”

“和变成异族、魂食,邪灵比起来,让自己的亲人体面、痛快的死去,恰恰是一种真正的大爱。”

“我尽力了,我虽死无憾,九死不悔。”

“所以,鱼死网破什么的,我真的不在乎的。你要战,那随时生死一战。”

“你看我到底能不能让你这条鱼死,而我的网不破。”

苏离的话语很直接。

完全没有拐弯抹角。

因为在这样的智力层次上,再弄些魂中魂、局中局之类的手段,毫无意义。

抑或者说,苏忘尘想用这些心眼手段,但是苏离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他直接以最直接、最简单的因果来讲述这一切,剖析这其中的因果。

苏忘尘不接也得接。

接,也得接。

没有任何选择!

诸葛沧海的目光一直锁定着苏离。

但苏离没有半点儿回避他的目光。

以至于,诸葛沧海终究还是收敛了所有的战力与杀机。

他颤抖着手,拿起了金箍,默默的向着头顶戴去。

在这过程之中,他颤声道:“第四个……条件,我也答应了。”

苏离道:“第四个条件——我要削苏家血脉,苏家人,但凡顶洪荒皇族人名因果的,全部削死,打入轮回,上缴所有混沌血脉。”

诸葛沧海闻言,猛的抬头,目光再次变得极为璀璨明亮,如两盏神灯。

“你在说什么?!”

诸葛沧海声音尖锐之极,近乎于咆哮。

苏离道:“削肉,还血。还不明白吗?曾经某一世,不是有人这么做过吗?不是效仿过挪吒的因果么?怎么,现在反而不愿意了?”

诸葛沧海浑身都再次的哆嗦了起来。

整个人就像是要发癫痫一样。

他的头顶都真的开始冒烟了,显然是气极。

苏离道:“我是一个《心太软》的人,而这首歌最后一句,我特别喜欢——不是你的,就别再勉强。”

“要不,我给你唱一唱?”

苏离语气依然淡漠,却也带着几分戏谑之意。

这种表现,根本就无惧诸葛沧海发飙。

甚至,他这就是明显一直在玩火——巴不得诸葛沧海发飙。

诸葛沧海阴沉着脸,筛糠般的身体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他沉声道:“这是第四个条件了。”

苏离道:“对,第四个,目前没有第五个。”

诸葛沧海仰头,呵呵笑了笑,那笑声有些末路的苍凉。

好一会儿,他才道:“好,我都答应了——但,别让我看不起你。”

苏离嗤笑一声,道:“你以为我是你?说给你后路就给你后路!曾经三千年地狱帮你顶灾我能做,这一次,给你后路我也会给。”

诸葛沧海不再迟疑,一抬手,双手环抱虚空。

“轰隆隆——”

整个虚空仿佛都炸开了无比恐怖的蓝色漩涡。

蓝色漩涡里,一个个的神秘的、浅蓝色衣袍的男子,呈现出‘大’字一样的被枷锁在了上面。

然后,一个个的开始自虚空坠落而下。

这些人坠落的过程之中,浑身立刻炸开,化作一片片浅蓝色的光芒粒子。

随后,这些光芒粒子,又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化作一滴滴的璀璨鲜血。

这些鲜血,逐渐变得纯粹之后,又凝聚成为了一滴滴的浅蓝色雨滴般的鲜血。

最后,这些雨滴一滴滴的朝着苏离的身边滴落而下。

苏离抬手汇聚一片七彩玄光。

玄光化作一枚枚的光圈,吸附了那一滴滴的浅蓝色鲜血雨滴。

很快,如苏盘古、苏玉皇之类的苏家人,一个又一个的身死。

其中有很多苏离认识的,但是更多的苏家‘神仙’,苏离甚至都不认识。

但是如今,却没有一个脱离。

足足一百零八名苏家人,全部化作了浅蓝色的鲜血雨滴,被苏离的七彩玄光吸收掉了。

很快,这一幕便停了下来。

这时候,诸葛沧海的脸色已经完全黯淡了下来,眼神晦暗之极:“还有两个,苏太清和苏幕生,脱离掌控。还有另外一个苏盘古和苏鸿钧,发生了一些变化,已经无从召唤。”

苏离道:“已经可以了。”

苏离说着,道:“好,戴上金箍吧。”

诸葛沧海沉默了片刻,道:“穆须眉和姜鸾……能给个好结果吗?”

苏离道:“穆须眉和诸葛沧海十万年好合,我已经给了承诺。至于姜鸾,那是苏忘尘的,不是吗?他独立了。”

诸葛沧海道:“但是,苏忘尘已经将不再存在于时间轴,已经没有了。”

苏离道:“不需要在这时候还继续玩釜底抽薪、暗度陈仓的手段,没用的。我知道你还有底蕴,我不想挖而已——这就是我的诚意。但是你若以为这样我就认为你彻底的败了,你太看不起我了。”

苏离说着,又道:“这次,我到此为止,同时,对于你的心眼道、坐忘道、转轮道、至虚道,我都无所谓的。我们慢慢来。”

诸葛沧海闻言,竟是毫不犹豫,抬手一把将金箍按压向了他自己的脑袋。

而就在这时候,诸葛沧海的眼中一道茫然之色闪过。

毫无疑问——属于苏忘尘的意志,彻底离开了。

诸葛沧海戴上了金箍。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