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台言古言
  3. 死缘
  4. 第九章

第九章

作者:

「去吧,之后你的心就可以平静下来了!」

「快办你的公事,别再偷看我了!」

「好嘛!好嘛!」

办公桌前,苏秘书捧着行事历,难掩错愕地来回看沐宸御和江净珞。破天荒头一遭,沐宸御竟然规规矩矩的准九点就到公司里来报到,还正正经经地坐在办公桌后认真办公,完全就是一副大财团总裁该有的样子。难怪她觉得今天的太阳好像不是从正东方升起来的。

现在,更离谱了,堂堂大总裁居然小心翼翼地一边工作,一边额上冒冷汗地偷觎小助理的脸色;而小助理则宛如刚从北极运回来的大冰砖,瞪着沐宸御一脸寒霜地没好气,还咬牙切齿,彷佛恨不得咬某人一口。

「你再看我,我就辞职!」

「好好好,不看了,不看了!」

沐宸御吓得赶紧把脑袋埋在文件堆里,好像一千度近视眼似的,整张脸几乎贴在文件纸上面了。

苏秘书实在很想问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她还不敢那么放肆。

虽然沐宸御是全公司上下公认的图章总裁,无权也无势的稻草一根,但他背后有董事长撑腰,那位可是手掌生杀大权的老佛爷,谁也惹不起的,而沐宸御又是她的心头肉、掌中宝,只要他在老佛爷面前说句话,大家就等着吃士林鱿鱼羹吧!

「这两份也要签。」她把最后两份待签名的文件放到沐宸御面前。

「这是什么?」沐宸御拿起来仔细审视,就跟先前那几份文件一样,有别于往日那种看也不看一眼,随便签个名就丢还给苏秘书的轻忽态度。「澳洲那边要扩厂,估计所需要的资金。」

「全球经济都不景气,澳洲那边却要扩厂?」

「是。」

「廖叔怎么说?」

「廖副总裁还没看过,是海外业务部直接送到这里来的。」

「那你还拿给我签?」文件笔直地扔回给苏秘书,沐宸御紧盯住后者局促不安的神情,目光椰榆里带着尖锐,语气慵懒中透着冷峻。「你……拿了他们多少好处啊?」

他怎么知道?

苏秘书骇然抽了口气,「我……我……」胆战心惊、心惊胆战地,她吃力的咽着口水。「没……没有。」

「没有?」沐宸御挑高了眉,忽又放下。「那好,以后再有这种事发生,你就直接回秘书处吧!」丢还给苏秘书的文件至少五、六份,剩下三份他说还要再研究一下,然后就很不客气的叫苏秘书出去。苏秘书狼狈的抱着有问题的文件离开,一关上门就差点腿软坐到地上去了。身为总裁秘书多少年,眼见沐宸御每天都在混吃混喝混日子,她也乐得轻轻松松过日子,还有「外快」可以赚。

没想到他生平头一回飘起火来,她就被吓得屁滚尿流。

相信没有任何人想象得到,平日里吊儿郎当不正经,好像除了吃喝玩乐,其它什么也不会的沐宸御,一旦认真起来竟是如此威仪慑人,有那么一瞬间,她恍惚以为是已过世的前任总裁在发威呢!

倘若他打算就这样认真下去,以后她的日子恐怕不好混了,最糟糕的是,想要保住工作,「那边」塞过来的「外快」,她也不能收了。

算了,还是本分一点,老老实实工作吧!

不然以她这种年纪,想要再另外找工作,还是这么高阶又高薪的工作,谈何容易,不,是根本不可能的任务!

总之,这种景气、这种时机,最重要的是保住工作,其它的,都不管了!

门外,苏秘书捏着两手冷汗回自己的办公桌;门内,沐宸御则继续凝神审阅文件;一旁,江净珞若有所思地望着苏秘书离去的背影,再看回沐宸御和他手上的文件,若有所悟地对自己点了点头。

「其实你一直都有在注意公司的状况,对不对?」

所以他才能够甫一接触文件就立刻上手,马上指出问题在哪里,而不需要先花时间了解公司状况,再逐步插手进去。

沐宸御耸了耸肩,不语,换另一份文件继续审视。

江净珞欣慰地笑了,不再吵他,低下头比他更认真的研究沐宸御给她的资料,好让她了解旭华集团的营运内容,说起来,她比他更需要时间了解,因为她只知道旭华是跨国集团,至于营运内容究竟是什么,她一概不知。

凭这样的她也有资格担任总裁助理,她自己都觉得很离谱呢!

「小净,我饿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看得正入神的江净珞耳际突然传来可怜兮兮的声音,她愕然抬头,但见沐宸御垮着一张美美的脸,捂着肚子对她咧着一嘴哀怨的笑,她垂眸瞄了一下手表,原来已经十二点多了。

「我去买便当?」

「不要啦,人家吃不惯便当啦!」

人家?江净珞翻了一下眼。「是是是,大少爷吃不惯便当,那怎么办?」

「出去吃?」

「……好吧!」

于是,两人各自收拾一下便离开办公室,经过苏秘书的办公桌时,苏秘书突然站起来唤住沐宸御。

「总裁。」

「嗯?」沐宸御回眸,询问地望住苏秘书。

「我……我曾经……」苏秘书似乎很紧张,不但满头冷汗,脸色很明显的也有点发白,嘴角也在若有似无地抽描着。「曾经收过红包,有时是为了跳过副总裁直接把文件递到您这儿来签字,有时是为了把董事长和两位副总裁的秘密会议结果先行透露给他们知道,但是我发誓,以后绝不会了,我……」

沐宸御抬手示意她噤言,然后轻轻问了一句,「为什么?你曾是我爸爸的左右手,也一直是我奶奶最信任的『自己人』,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我两个儿子都在美国念书,开销很大。」苏秘书坦承地吐露出实情。许多女人会做错事,通常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丈夫或子女。

「原来如此。」沐宸御了解地点了点头。「好,既然你说以后绝不会了,我相信你,希望以后你的忠心只针对我一人。」

「是,是,总裁,我会的,我会的!」没想到才说不到几句话,她就如此轻易的被原谅了,苏秘书既惊讶又狂喜,拼命弯腰道谢。「谢谢总裁的谅解和信任,谢谢!谢谢!」

沐宸御挥挥手表示不必在意,然后继续往电梯方向走,但不到两步,他又停下来,回头。

「苏秘书,你在旭华服务多少年了?」

「二十多年了,总裁。」虽然有点奇怪他会问这种问题,苏秘书还是恭恭敬敬的回答。

「很好。」沐宸御笑笑。「那么,你儿子在美国的花费就向财务部做无息贷款吧,等你儿子毕业找到工作之后再慢慢摊还,这是感谢你在旭华工作二十多年的辛劳,若是有其它员工说话,就比照办理,凡是年资满二十年的员工,不论职位,都可以做同样的无息贷款。好,就这样了!」

闻言,苏秘书一整个傻住了,直到沐宸御与江净珞进入电梯,甚至电梯门都关上好一会儿了,她才回过神来,又愣了一会儿后,突然失声哭了出来。

其实,她之所以会坦诚说出事实,并不是因为良心发现,或是心有不安,而是担心现在隐瞒的真相,万一将来不幸曝光了,到时候她会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倒不如现在先自首,以她对沐宸御的了解,最多是被降级赶回秘书处,至少还能保有在旭华的工作。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