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台言古言
  3. 死缘
  4.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作者:

听闻那位自就任以来就成天游手好闲的美人总裁,竟然每天准时到旭华大楼里来上班办公,这已足够跌破众人的眼镜了,又听说他身边那个其貌不扬,黑不啦叽的小助理就是他的亲亲女友,这下子不仅仅是跌破大家的眼镜,连明朝骨董花瓶都摔破了,于是公司上下全体员工开始议论纷纷起来了。

「我不相信,那只小老鼠凭什么做总裁的女友!」

「总裁的喜好特殊?」

「说不定是总裁有把柄落在她手里,才不得不委屈自己做她的男朋友。」

「是喔,要真是那样,那就太卑鄙了!」

「下流!」

「无耻!」

「好大的胆子,竟敢威胁总裁!」

「我早就猜到是那样了,所以啊,昨天她送文件到我们部门来,我就故意泼了她一身热咖啡,她居然连哼都不敢哼一声,我说是作贼心虚!」

「你太客气了,我是绊了她一腿,让她摔个四脚朝天,她也不敢怎样!」

「胆小鬼!」

「孬种!」

「以后我们可以尽情欺负她了!」

「算我一票!」

「还有我!」

「可是……」

「怎样?」

「刚刚才说她好大的胆子,现在又说她是胆小鬼,这,是不是有点矛盾?」

「……」

以上,是旭华全体女性员工不满的言论。

「你相信吗?」

「不相信!」

「我也是,我见过那个女孩子,倒贴给我都不要,何况是总裁。」

「挡得住吗?」

「怎么可能挡得住!」

「我看也是,总裁找错人了!」以上,是旭华全体男性员工臆测的言论。

「真是令人安慰,宸御总算是愿意来上班了。」

「而且他也很认真办公,并没有敷衍了事喔!」

「的确,他的能力可不输给他老爸呢!」

「不,我说他比他老爸更行,看看前天那份上百亿的合约,他竟然只打了几通电话就搞定了,啧啧,他老爸都办不到这么利落呢!」

「是啊,过去他那样游手好闲,真是浪费了他的才干。」

「幸好,他现在总算是愿意定下心来了。」

「听说是他那个小助理的功劳呢!」

「不管是谁,我都很感激她!」

「我也是。」

「往后我们就不必那么辛苦了。」

「是啊,可以轻显一点了!」

「那么,我们可以找时间放个假了吧?」以上,是两位副总裁感慨万千的言论。

「宸御真的在上班?」

「是。」

「正正经经的在办公?」

「是。」

「……他又受到什么刺激了吗?」

「听说是他那个新上任的小助理给他的刺激。」

「女孩子?」

「对。」

「很漂亮?」

「错。」

「很能干?」

「口才特佳?」

「那更不是。」

「那究竟是什么刺激?」

「不知道,我只知道宸御见人就声明那个女孩子是他的女朋友,谁也不准跟他抢。」

「女朋友?但宸御和许多女孩子交往过,可从来没承认过谁是他的女友呀!」

「这回不同,他很坚持那个女孩子就是他的女朋友。」

「什么意思?」

「这是我听苏秘书说的,她说那个女孩子并不太愿意和宸御交往,是宸御强迫人家的。」

「……去查查那个女孩子究竟是什么来历!」

「已经派人去查了。」

「很好。」

以上,是沐奶奶和碧婶「关切」的言论。

「那小子究竟是怎样了?」

「他竟然会来上班,不对劲,真的不对劲!」

「我知道,所以我才问他究竟是怎样了?」

「谁知道他吃错了什么药!」

「我知道,是他的新助理鼓励他上班的。」

「听说她是那小子的女友?」

「我也是这么听说的。」

「那小子就那么听她的话?」

「放心,凭那只黑不啦叽的小老鼠,抓不住那小子的!」

「最好是,不然他要是结婚又生孩子了……」

「你们大可不必担心,我绝不会让他结婚的,更别提生孩子了,想都别想!」

「你最好说到做到,不然我们苦等了这么久是为什么?」

「那我们的『生意』……」

「暂停,以防万一。」

「可是,我还有卡债要还……」

「我也是。」

「虽然不多,但我也有。」

「我可是多得很,快被追债的逼到跳楼了!」

「活该,谁教你要去炒股票!」

「那个好赚嘛!」

「那你又赔了!」

「我……」

「够了,无论如何都得暂停!」

「但我们的债务……」

「你们想被赶出公司吗?」

「……」

「好,既然大家都不想,那就继续忍耐,等那个死老太婆一进棺材,那小子就随我们摆布了!」

「可是,听说那小子并非如我们想象中那样饭桶,很能干呢!」

「你听谁说的?」

「这……大家都这么说啊!」

「道听途说你也信,愚昧!」

「但是……」

「没有但是,大家都要有耐心一点,总有一天,沐家所有一切都会变成我们的,听懂了没有?」

「……懂了。」

以上,是非沐姓的沐家成员贪婪的言论。

「又偷亲我,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吗?」

「什么?」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对我乱来!」

「我没有对你乱来啊!」

「你亲我……」

「那不叫乱来,是光明正大的来,你自己去问问,哪对男女朋友不亲嘴的?」

「可是……」

「没有可是,再来!」

「你不……唔唔唔……」

以上,是某对「情侣」之间的……不知道什么言论,不过他们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行为……

「你……你在摸哪里?」

「我不是摸,是采。」

「采?采什么?」

「水蜜桃。」

她做了什么?瞪着身旁那张心满意足的睡容,江净珞十分渴望这只是她在作梦而已,但是在终于证实她并不是在作梦。她对自己的大腿虐待似的摇了又指,硬是指出一片青天白日满地红之后,

呜呜呜,他们竟然搞到床上来了!

好嘛,好嘛,她承认,对于他的亲吻,她总是意乱情迷的难以拒绝,事后才会清醒过来,然后慢一步的臭骂他一顿,可那也只是亲吻而已啊,

每次都要怎会搞到床上来呢?他说他在采水蜜桃……等等,水蜜桃不就是……就是……是……那个!「那个」的正确名词一闪过脑海中,羞赧的脑袋立刻埋进软绵绵的被子里,希望棉被能在三秒钟之内闷死她,或者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那也是可以的。

天哪,居然现在才想通,真是太迟钝了!

都怪他,教他不要对她乱来,他偏偏要,还要得这么彻底,说要相亲相爱。

真的亲了,也爱了!

现在她该怎么办?

就在她满心慌乱,不知该如何是好之际,突然,熟睡的某人睁开了眼睛,吓了她好大一跳,不过这次她很快就回过神来了,当下就想骂他个狗血淋头,可是「你……」

「还痛吗?」

瞬间,江净珞脸色爆红,脑袋净空,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