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台言古言
  3. 死缘
  4.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作者:

「要到我的公司上班就得听我的,在公司里,我是总裁,你是员工,这点你必须谨记在心,有功,按照公司规矩奖励;有过,也要按照公司规定惩处,我绝不会因为你是我好友的妹妹而特别通融,否则我无法对公司其它员工交代,以上这些,你都听清楚了?」

程琼宇原想跟往常一样耍赖耍刁,谁知沐宸御一变脸色,那副透着几分冷酷的表情竟骇得她有些胆寒,再也刁不起来了。「我……听清楚了。」

「做得到吗?」

「做……得到。」

「很好,我明天会安排好你在业务部的职位,下星期就可以开始上班了。」语毕,沐宸御再转向程少宇。「至于你,小糗,你……」

程少宇大声申吟。「算我求你,别再叫我小糗了好不好?」

沐宸御大笑。「好,少宇,可以了吧?那么,我想安排你担任副总经理,明年总经理退休之后,你直接坐上他的位置,可以吧?」

「副总经理?」程少宇有点吃惊。「我坐得住吗?」

「坐不住也得坐,我就靠你了!」沐宸御意味深长地拍拍好友肩头。

程少宇立刻明白了。「没问题,我会黏在那张宝座上,打死不走的!」

两人相对一眼,蓦而齐声大笑了起来。

虽然初见面的那一刻,两人之间似有几分陌生感,毕竟,他们十年未见了,不过,几句话过去,他们很快就找回了当年那份毋须言传即可领会对方心意的默契,于是那几分陌生感便消失了。他们依然是当年那对可论生死的至交。一旁,江净珞眼看沐宸御和程少宇那份令人感动的相知相契感,不知为何,竟觉得有些失落。

或许再过不久,沐宸御就再也不需要她了!

【第六章】

「你是谁?」

「我是来带你回去的人。」

「我又是谁?」

「你回去之后就会想起来了。」

「回去哪里?」

「回去你本来在的地方。」

「我又怎会跑到这里来的?」

「你回去之后就会想起来了。」

「又是这种回答,你就不能干脆点回答我吗?」

「好吧,我干脆点回答你,你要是再不回去,就永远别想回去了,你想永远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吗?」

「……我跟你回去。」

「早该这样了,走吧!」

「喂,你,帮我泡杯咖啡!」

江净珞回头,见程琼宇瞥着轻蔑的眼神看她,于是默默转身要去泡咖啡,就在这时,苏秘书出现了。

「程副理,江小姐是总裁的助理,你没有资格把她当下人一样的使唤!」

「不过是个助理罢了,为什么我不能使唤她?」

「因为这是总裁的交代。」

一听到沐宸御的名字,程琼宇就有些气馁了,不过她还是不甘心。

「我不是使唤她,是请她帮忙。」

「你那是请人家帮忙的口气吗?」

「你!」没想到连个「小小的秘书」都敢对她如此放肆,程琼宇不禁气得头顶冒烟、两耳生烟、鼻孔喷烟。「你又是什么东西,凭什么管我?」

「我不是管你,程副理,我管的是总裁的办公室,总裁不在的时候,这个办公室就是归我负责的。」苏秘书缓慢但坚决地说:「现在,你不应该未经许可就擅入总裁办公室,所以,请你出去!」

「你敢赶我?」程琼宇不敢置信地瞠圆了眼。

「为什么不敢?」苏秘书冷冷地反问:「要不赶你,我才是不负责任!」

「你……你……」程琼宇不但冒烟,还开始冒火花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知道啊,新任的业务部副理。」

「我不只是业务部副理而已,副总经理是我哥哥,」程琼宇傲慢的挺高了下巴。「而我哥哥是沐哥哥最好的死党,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那又如何?」苏秘书冷静地面对程琼宇那张以为她听了之后,一定会低声下气的表情。「关系再好,也只能在公司外论交情;在公司里,你是副理,你哥哥是副总经理,总裁是总裁,大家都只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而已,再没有别的了,如果你是要靠关系工作,恐怕总裁也不会认同吧?」

「谁说我要靠关系工作了?」程琼宇气急败坏地辩驳。「我是有实力的!」

「那就请表现出实力给大家看,别在这里提你哥哥、提总裁!」

没想到绕来绕去,哑口无言的竟是她,程琼宇何曾吃过这种亏,大小姐的骄蛮脾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星星之火足以燎原,火花果然燎成大火了。

「喂,你一个小小的秘书,竟敢如此嚣张,不想干了是不是?」

「很抱歉,那不是程副理能决定的事。」

「谁说的,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你滚蛋?」

「这个嘛……」苏秘书淡淡一哂。「恐怕是不相信。」

「你……」程琼宇气得开始跳脚。「好,我就让你相信,你……」

她正想做出更伟大的威胁,可惜没有机会让她发挥了,总裁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去开会的沐宸御回来了。

「苏秘书,小净还没回……啊,小净,你回来啦,怎么不去找我呢?」他眉开眼笑的走向江净珞,不但一把就抱住她,而且劈头就是一个大波儿,「怎会去那么久嘛,我好想你喔,都没心开会了啦!」说到最后,居然有点撒娇的味道,附带一脸受虐儿的表情。这样就无心开会了,他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公事上呀?

江净珞才刚张开嘴要好好斥责他一下,谁知她连一个字都没有机会发表,一旁就有人抢着哇啦哇啦鬼叫。

「沐哥哥,先别管她啦,我跟你说,苏秘书她……」

不过,程琼宇才讲一半,也得到了同样的待遇,一样有人抢她的话。

「总裁,刚刚我们是在讨论,要不要叫我滚蛋的事。」

「要你滚蛋?」沐宸御怔了一下。「为什么要你滚蛋?」

「因为我请程副理不要使唤江小姐,她很生气,就要我滚蛋!」

电视转台也没这么快,几乎只是一秒钟的时间,沐宸御的嬉皮笑脸就掉了,涮一下挂上另一副阴沉沉的脸色,轻快的语气也转变成了阴森森的阎王招魂令。

「我不是说过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许要小净做事吗?」

「但程副理说江小姐只不过是个助理罢了,为什么不可以?」

「只不过是个助理?」沐宸御眯起了美眸,缓缓转向程琼宇,只不过一眼,程琼宇就觉得好像被扔进了北极冰窟,全身上下瞬间冻僵,静待千年后的考古学家来挖掘她。她从没见过如此冷酷阴鸶的眼神!

「沐……沐哥哥……」

「第一,在公司里,除了总裁之外,请别叫我其它名字;第二,你不是小孩子了,请不要沐哥哥沐哥哥的叫,很恶心;第三,看在你哥哥分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以后不许再上这层楼来了……」

不许再上来了?

那她还有什么机会!

「可是,沐哥哥……」

「总裁!」沐宸御怒喝。

「好嘛,好嘛,总裁就总裁嘛!」程琼宇委屈的低头了。「总裁,其实人家不过是请江小姐帮个小忙而已,苏秘书就那样大惊小怪的,根本就是故意……」

「不管什么忙都不许!」

「泡个咖啡也不行?」

「接个电话都不行!」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