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台言古言
  3. 死缘
  4.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作者:

江净珞突然举起双手,用手掌对着他。「你有看到什么吗?」

沐宸御疑惑地左看右看。「你是说,你的手比一般女孩子更秀气纤雅吗?」

「不是说那个啦!」江净珞横他一眼。「不过你看不见是正常的,因为你现在只是生灵,并不是鬼,如果是真正的鬼,他会看到我的右手是红色的!可以杀鬼;左手是白色的!可以净灵,恶鬼我就杀,好鬼我就净灵……」

她又转了转戴在手腕上的镯子,那镯子很特别,不但是木头做的,还是桃红色的。

「这是桃木手铐,活人的魂魄被我勾出来并铐住之后,就回不去身体了,直到我收回手铐为止。还有这个……」她举起手让沐宸御看清楚戴在她尾指上的木头戒指。「这是桃木戒,魂魄离身后所经历的事,如果我觉得他不需要记得,就会用戒指在他额上印一下,那么他本人醒过来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接着,她又拿出一把桃木小匕首和一把桃木小钩子。

「匕首专杀心魔,钩子勾人魂魄,这些都是我的工作道具,除了家人之外,这是我头一回拿给别人看喔!」

沐宸御怔愣地来回看她的各种「工作道具」,好半天后才惊叹地说了两个字。

「佩服!」

江净珞莞尔一笑,收起道具,然后神情一转,严肃地面对他。「老实告诉我,你会常常跑到这里来,是真的想死,或者只是想逃避而已?」

沐宸御看着她好一会儿,好像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最后他还是回答了。

「嗯,第一次我是真的想死,不过……」他转头望向「站岗」的父母。「那一次是爷爷阻止了我,他一见我就破口大骂,说我至少会活到八十岁以上,现在跑来干什么?然后就叫我滚回去……」

说到这里,他突然好奇地反问她,「那你呢?你知道你能活多久吗?」

「我家是开神坛,又不是算命的,哪里会知道那种事!不过……」江净珞耸了耸肩。「几年前有一回我在『工作』时碰上一位穿古装的老人家,他一见我就笑了,还说:『原来是我的子孙啊!』,然后告诉我,说我在二十岁以前会比较辛苦,但我的工作是帮助人,那是会累积阴德的,因此满二十岁之后就逐步踏上坦途,婚后更是事事顺遂如意,而且会有一个很疼爱我的老公,甚至会和老公同年同月同日同一时刻死……」

「真好!」沐宸御喜孜孜地脱口道:「我们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耶,那我们就谁也不必承受失去老伴的痛苦了!」

谁说一定是他了!

江净珞又娇慎地瞪他一眼。「谁跟你说那个了,快、你的事还没说完呢!」

「好嘛,好嘛!」沐宸御撒娇似的用下巴在她怀里赠了赠。「后来,每当我无法阻止自己回想到十年前发生的事时,我就会躲到这里来,反正我现在还不会死嘛,来一下又有什么关系?而在这里,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什么烦恼都消失了,也没有任何痛苦的回忆……」

「原来你真的是在享受啊!」江净珞喃喃道。

「是啊,享受这里的安详宁静,这是在繁杂的人间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

江净珞点点头,似示她了解了。「那么,以后如果你想要享受平静的时候就来找我好吗?不必再用自杀那种激烈的手段,我可以轻易带你过来。」

只有出窍的灵魂才能到这里来,因此除了昏迷不醒的病患,也只有自杀一途。

所以她在听到他常常到这里来的时候,才会那么吃惊,要常常来,就得常常自杀,他就那么不想活吗?

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死了。

「没问题,」沐宸御暧昧的挤眉弄眼。「我们还可以来这边做爱做的事呢,对吧?」

涮一下,江净珞脸爆红,却又不敢拒绝他,只好意思意思的捶他一下。

「那我们可以回去了吧?」说着,她就想拉他起身,可是他却动也不动。「宸御?」

沐宸御依然定在草地上,仰着头看她。「你发誓绝不再离开我了?」

江净珞叹了口气。「刚刚我说了,在这种状况下,我问人家任何事,那人都无法不老实回答我,同样的,人家问我的问题,我也没办法说谎,所以,相信我,我说了绝不再离开你,就绝不会再离开你了。」

闻言,沐宸御安心了,唬一下跳起来,牵住她的手。「那走吧!」

「等等!」这回却是江净珞喊暂停。「在回去之前,有件事必须先处理掉。」

「什么事?」

江净珞没有回答他,径自牵着他往反方向走,直朝他父母那边而去;沐宸御有点疑惑,但并没有多问,不久,他们就停在沐爸爸前面了。

「我想,你欠你儿子一个道歉。」江净珞严厉地要求道。

「那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她!」沐爸爸手臂一伸,笔直的指向沐妈妈。

「怪我?」沐妈妈不敢置信地重复那两个字。「在外面包了一堆女人的是你,又不是我!」

「你没有吗?」沐爸爸冷笑,俊美非凡的五官显得有些扭曲。

沐妈妈怔了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山口央田,这个名字你不会说你不知道吧?」

「知道啊,他是我哥哥嘛!」

哥哥?原是一脸愤怒嘲讽的沐爸爸蓦然僵住。

「他……是你哥哥?亲哥哥?」

「对啊,」沐妈妈颔首。「不过我妈妈并不知道,他是我爸爸婚前在日本出差时,一夜风流下的『产物』,我是独生女,一直很渴望有兄弟姊妹的感觉,所以我一得知在日本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就马上跑去认他,之后他也常常到台湾来探望我……」

顿住,沐妈妈彷佛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表情也开始不对劲了。「慢着,你提起他,难不成你以为他是我的……我的……」

「情人。」沐爸爸尴尬又歉疚地替她说完,「其实……呃,其实当我妈妈安排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呃,爱上你了,那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所以我马上就同意订婚,没想到订婚不到一个月,我到日本出差,却见到你和一个日本男人亲亲热热的从饭店出来,我就以为他是你的……你的……」

「情人。」沐妈妈冷冷地说。

沐爸爸更尴尬了,张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而一旁,沐宸御和江净珞都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所有的痛苦,竟然只是因为一个误会而起。

「可恶,爸爸,当时你为什么不找妈妈问个清楚呀?」

「那种事我怎么问嘛!」

「开口就问啊,笨蛋!」被儿子骂笨蛋,沐爸爸却不能也不敢否认,因为他真的是笨蛋!

「对不起!」

「既然不知道该怎么问,那就该退婚嘛!」

「可是我……」沐爸爸偷瞥气嘟嘟的沐妈妈一眼。「真的很爱她呀!」

瞬间,沐妈妈的怒气蒸发了。「你真的那么爱我,即使认为我有情人了,你还是不愿意解除婚约?」

沐爸爸重重地点了点头。「真的,就算你有一百个情夫,我还是要你!」

沐妈妈顿时喜悦又羞赧地垂下了蚝首。「其实第一次见面时,我也……呃,爱上你了!」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