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台言古言
  3. 死缘
  4.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作者:

沐爸爸还没机会表示什么,沐宸御就抢着先申吟给他们听了。

「喔,天!他爱她,她也爱他,为什么就没有人肯老老实实地说出来呢?」声落,他马上「以身作则」地示范给还在上感情幼儿园的父母看。「小净,我爱你,真的好爱你!」

江净珞脸又爆红,但有一桩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她也不想再隐瞒自己的感情了。「我也爱你,宸御。」

「好极了,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沐宸御兴匆匆地道,并朝父母摆出赶人的手势。「麻烦你们走人,谢谢!」

「做什么?」江净珞疑惑地问。

「做爱做的事呀!」

江净珞一怔,旋即娇靥再度宛如火烧般热辣辣的红了起来;而沐爸爸、沐妈妈则各自轻悴一声,转身要走人,又不约而同定住脚步,相对一眼,赧然一笑,然后手牵着手一同离去,相依相偎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金黄色的雾霭中。

「好,来吧!」

「在……这里?」

「对,在这里!」

「……」

【第八章】

江净珞一睁开眼睛,沐奶奶和碧婶就争相靠过来。「怎样?怎样?」江净珞先朝床上瞥去一眼,再龇牙咧嘴地慢慢放开盘坐的腿,又缓缓吐出一口气,这才回答她们。

「他就快醒过来了。」

沐奶奶与碧婶半信半疑地对视一眼,继而暗暗使了个眼色,碧婶当即会意。

「真的?」

「真的。」

「好,那你可以离开了!」早就料到会如此了。

「不,我不会再离开他了,」江净珞坚定地拒绝。[我答应他不会再离开,他才肯回来的。」

「胡说,你明明是……」

「很好,你果然言而有信!」

突如其来的声音,听得沐奶奶和碧婶不约而同惊喜的扑向病床。

「宸御,你醒了,真的醒了!」

「我是醒了,这回。」沐宸御徐徐打开眼眸。「但再有下回,我就不会再回来了!」

沐奶奶一惊。「为什么?」

沐宸御没有机会回答,因为江净珞按了紧急铃,医生和护士都赶来了,又是诊问又是检查的,好一阵子忙乱之后,终于病房内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这时,沐奶奶才又问了一次那个害她差点吓出心脏病来的问题。

「为什么?为什么下回你就不肯回来了?」

「因为我累了。」

「累了?」

「我知道奶奶疼我,但奶奶每一次说是为我好的安排,不仅没有让我觉得好,甚至让我觉得好痛苦,奶奶,我累了,被你控制得累了!」

「胡扯,我哪有控制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话还没说完,沐奶奶就自动停住了,愣怔地凝视宝贝孙子好半晌,而后沮丧地垂下老脸。

「我真的是为你好呀!」

「我知道,但除了我自己,谁能比我更清楚什么对我才是最好的呢?」

「可是你还年轻,哪里会知道什么对自己最好,瞧瞧奶奶,我是捱过了多少痛苦才走到今天的,」沐奶奶苦口婆心的相劝。「奶奶我是依从经验为你安排最好的路,所以,听奶奶的准没错,你……」

沐奶奶兀自滔滔不绝地说着,沐宸御一脸无奈地瞥江净珞一眼:我就说吧!

于是江净珞对他安抚地微微一笑,然后胸有成竹的面对沐奶奶,一句话就剪断了老人家的裹脚布。

「老夫人,你真的想再逼宸御走上绝路吗?」一下子,沐奶奶的声音就不见了,张着大嘴,下一个字正式宣告失踪,有空的人可以去登报作废了。「如果你真是为他好,就别再逼他了,老夫人!」江净珞缓声道。

沐奶奶表情惨淡,依然说不出话来,最宝贝的孙子竟然是被她逼得走上绝路,她到底哪里错了?

「奶奶,我想结婚了。」

此话一出,不但江净珞吓了一大跳,连沐奶奶也被骇得回过神来了。

「什么?」

「我想结婚了。」

「跟她?」沐奶奶瞪着杀人的目光,目标正是江净珞。

「对,跟她。」沐宸御扯着江净珞的手将她拉到床边来。「我只想跟她结婚,快快乐乐的度过后半辈子。」

「你又怎么知道跟她结婚就一定会快乐的度过后半辈子?」沐奶奶尖声质问。

「因为我爱她。」

「你……」沐奶奶似乎想再说什么来反驳他,可是舌头转了一圈后又硬吞了回去,想说干脆直接反对,碧婶却在身后拼命扯她的衣服,无奈,她只好退一步!暂时。「好,你们可以先订婚,但结婚的日子要由我来决定。」要真由她来决定,那恐怕是遥遥无期吧!

「可以,但不能超过一年。」

「……好。」

于是两方敲定了结婚的提案,表面上皆大欢喜,其实心里各有鬼思,一个向东,一个却是向西,永远都走不到一块儿!

就看他们谁的手段高超,先走到目的地了。

唯有江净珞,她仍陷于极度的震惊当中,心头一片混乱,已经搞不太清楚状况了。

结婚?

她,要结婚?

她还没睡醒吧?

在江净珞的劝说之下,沐宸御答应替绑架案的主谋!他的大堂哥聘请最高明的律师做辩护,并且不会拉其它人下水,就让大堂哥一个人承担起所有的罪名。条件是,她要尽快跟他订婚。于是,周末,江家难得连续两天都没有排工作,所有人都很有耐心地等待着某人来拜访,连一些得知消息的亲戚都特地跑来了,想要看看江净珞的男朋友究竟是长什么样子的。

毕竟,在他们这一行的圈子里,众所皆知,江净珞的特异能力是唯一仅有的,能够抓住她的心的男人,最好也是这一行里的人,如果不是,也最好是其它行业的佼佼者,不然哪配得上江家之宝。

所以,要说他们是来「参观」的,不如说他们是来鉴定的。

不过江净珞根本就不敢老实说出沐宸御是来求婚的,不然江爸爸一定会预先准备满清十大酷刑来招待,她只敢说是男朋友要来拜访,真到了求婚的时候,再见机行事吧!

好好好,她是孬种,可以了吧?江家不但住在郊区,而且还住的是那种古意盎然的宅子,看样式应该是清朝的骨董,就连家具也是古式的木头桌椅,为了工作方便,客厅特别宽敞,等待的二、三十人都窝在里头也不嫌拥挤。

这时,约定时间前二十分,大家都在客厅里喝茶啃瓜子闲聊天,顺便猜猜江净珞的男朋友究竟是圆是扁?

唯有江净珞不安地在走来走去,绕圈子、走直线,有时候会停下来,欲言又止地看看江爸爸,再对自己摇摇头,继续踏正步,但是不到几分钟后,她又重复一次同样的动作,一而再、再而三,直到有人受不了了……

「小么,究竟有什么事,说吧!」

江净珞猛然僵了一下,而后慢吞吞的转向江爸爸,表情有点尴尬、有点不知所措。

「呃,爸爸,宸御他呀……」是个美人。

「怎样?」

「……」没下文。

江净珞实在不晓得该如何形容沐宸御那惊人的美貌,她所知道有关于美丽的形容词全都叫出来在脑子里排队点名,结果找不出半个适用的。算了,还是让他们自己看吧!「没什么!没什么!」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