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台言古言
  3. 死缘
  4. 第二章

第二章

作者:

「为什么要缠着他?」

「我爱他呀!」

「他不爱妳。」

「我会这样也是他害的!」

「不,那是妳自找的,不要把过错归咎到别人身上!」

「可是……」

「回去吧,回到妳该去的地方,不要再缠着他了,不然我会杀了妳的!」

「我宁顺被妳杀死!」

「唉,真是执迷不悟!」

「妳……妳想做什么?」

「……」

「不,妳不能那么做!」

「……」

「不!」

「希望妳下辈子不要再爱错男人了!」

「上去?」

「不。」

又要跷班了!

江净珞无奈地苦笑,自从就任堂堂总裁的伟大助理之后,她每天到旭华大楼前「上班」―等沐宸御的跑车来接她,而沐宸御却连上楼探探办公室有没有被人搬走了都懒,就直接带她上路到处去玩了。

吃喝玩乐嫖赌,呃,没有嫖,总之,就是哪里有乐子就上哪儿去找,哪里好玩就上哪儿去混,甚至还远征到香港、新加坡、日本,玩得她一天比一天心虚。每个月领六万薪,她到底办了什么正事?什么也没有!

「你不喜欢经商?,」

「无所谓喜不喜欢。」

「你大学念什么的?」

「工商管理。」

「既然不是讨厌经商,学的又是工商管理,你不觉得应该学以致用一下吗?」

「不觉得。」

「……」

起初,她认为应该先给他一些时间,好让彼此熟悉一点,他才有可能会主动把心事告诉她,所以由着他像携带随身包似的把她带来带去。

可是,两个多月了耶,他们之间还不够熟悉吗?

除了家里是什么样的场所,她几乎把有关自己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了,为的是博取他的信任,结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功夫吗?

「你真的一定要每天这样疯狂的玩?才能够暂时忘却痛苦吗?」她忍不住冲口而出,但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只见一阵痉孪似的痛苦骤而闪过沐宸御眼底,然后,他笑得更灿烂了。

「我不懂妳在说什么。」

他懂!

可是他还不想告诉她,可能是太痛苦了,他不想去挖开那个旧伤口再痛一次,也说不定是他觉得对她还说不出口,毕竟,除了第一次见面之外,他们也不过才相识共处两个多月,这样逼他太勉强了。

江净珞歉然地啾着他。「不懂就算了。」好吧,反正她有的是耐心。

沐宸御耸了耸肩,旋即潇洒地转身要上车。「那上车吧,我们去……」

「等等!」她忙拉住他。「你带我去的那些地方,老实说,我都腻了,可不可以换个去处?」

他带她去的,都是那种要花大钱打发时间的地方,譬如夜总会、赌场、俱乐部之类的,凭良心说,那种地方去一次、两次还觉得挺新鲜,但去多了就觉得无趣,真的不想再去了,特别是在那种场合里的人,不管是服务生或客人,尤其是女人,那种鄙夷的眼神实在令人不舒服。虽然她说过以后不看他的外表,只看他的心,但这谈何容易,她不看,别人会看呀!

她很清楚,她和沐宸御站在一起有多么不搭,身高不搭,外表更不搭,甚至连个性都不搭,一个是粉嫩嫩的水梨,一个是干干扁扁,既黑又走味,看了就倒尽胃口的过期黑枣,谁会把它们配在一起谁脑袋有问题。

偏偏他们不但凑在一起,而且沐宸御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老是黏着她不放,连她上个化妆室他都要杵在门口站岗,对那些自认条件比她高级一百倍的女孩子却是视而不见,睬也不睬一眼。

小心一点,总有一天会被盖布袋!

那些女孩子妒恨交加的眼神都在这么说,还有意无意的往后门瞄,表明了她们有多么渴望把她拖到暗巷里去来一场群殴。

她们一群殴她一个。

「那妳想去哪里?」沐宸御无所谓地问,可以玩就好,到哪里并不重要。

「喝茶。」

「下午茶?现在还不到中午耶!」

「老人茶。」

「……」

曾经,喝茶在台湾流行过好一阵子,茶艺馆满街都是,但没两年,喝茶的艺术又没落了,茶艺馆陆续收摊,所剩寥寥无几,只有在偏僻不热闹的地方才看得到,江净珞领路去的地方就是这么一家茶艺馆,在坪林某一处深山里,环境深幽的林子内,没有人带路还真找不着。

看看桌上几碟寒酸的豆干山菜,沐宸御颇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再将目光移向对面,只见江净珞专心一意的洗杯泡茶,庄严肃穆的模样竟有几分神圣的气氲,那黝黑的肌肤看似隐隐散发着莹洁的光芒,使她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待江净珞泡好茶,抬眸要招呼沐宸御喝茶,却见他直怔愣地盯着她看,以为他是被泡茶的繁琐手续给看呆了,于是嫣然一笑。

「泡茶虽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却能澄净人的心灵,你应该试试。」因为她那不经心的一笑,沐宸御心头又莫名其妙的震动了一下,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狠狠地盯住她的笑靥不放。也许是因为他自己长得好看,围绕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不知凡几,他却从不觉得有哪个女人称得上美女,但此刻,在他眼里,她那纯净得近乎圣洁的笑靥竟是美得令人坪然心跳不已,他想回应她,喉咙却又干又涩,紧缩得挤不出半丝声音来。

他怎么了?

「记得外公第一次带我来泡茶时,才五分钟我就坐不住了。」江净珞丝毫不曾察觉到他的异样,自顾自说她的。「但外公说他要教我如何定下心来,这对我,呃,打工的工作很有帮助,那时候我还很小,虽然听不懂外公到底在说些什么,但他是长辈,我也只好乖乖的听话……」

她又笑了一下。「事实证明,这对我确实是很有帮助,想工作,就得先定下心来,一颗浮躁的心是做不好任何事的。」

「来,」她把空杯子凑到他鼻端,「先闻闻香,如何?」

沐宸御下意识按照她的话用力吸了一口气,却嗅不出什么特别的香气,整个人的感觉依然集中在她的笑靥上,沉浸在她那份奇异的美而不可自拔。她,真的好美啊!不在于她的五官,也不在于她的身材,她的美并不在于一般人最介意的外表,而是她整个人。

从她成为他的助理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感觉得出来,她愿意跟着他到处跑,需要工作,与这份工作的薪水很高,这两种因素只占了小部分,有大半因素是因为她想帮他,没有任何条件,只是很单纯的想帮他这个人。

他并不清楚她究竟想帮他什么,又打算如何帮他,但是从她的眼神和总是欲言又止的态度上,他感受得到她的关切与担忧,只因为他常常自己跑到「那个地方」去享受。

唉!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相信,他真的是到闷那个地方」去一孚受的呢?

无论如何,她是真心想帮他的,那份善良体贴的心意,跟他交往过的任何女孩子都不同,不,与任何人都不同,那些把目光定在他身上的人,多半是有所企图的,不然就是迷恋他的「美色」,总之,全都是有目的的,唯有她只是很单纯的关心他而已。

就是那份善良体贴的心意,使她散发出那样美丽的光采的吧?「每当我心情不好或很烦躁时,就会自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泡茶,」江净珞还在说她的,两眼漫不经心地瞥向落地窗外的竹林。「感受这里的宁静与祥和,让心灵重新归零,于是我的心情就平静了下来。其实……」

她徐缓地拉回目光,安详地定在他那张美丽的脸庞上。

「人的心情之所以不好,多半是因为有某些事想不开,而会想不开,通常是自己把自己困住了,所以,如果你自己解不开那个死结,为何不说出来让别人来帮你解开那个结呢?」

闻言,沐宸御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住她,良久,良久后……

突然,他移开视线,但出声了。「爷爷、奶奶原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夫妻,两人十分恩爱,羡慕死了所有认识他们的人,但随着爷爷的生意愈做愈大,沐家愈来愈富有,情况也开始改变了,跟所有男人一样,他开始在外面养女人,二房、三房、四房,还有孩子……」

他叹了口气。「妳可以想见我奶奶有多怨恨吧?」

江净珞无言以对。

是女人就不可能不怨恨,除非她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丈夫,而他爷爷、奶奶曾是那样恩爱的一对,那种被背叛的痛与恨必定更为深刻。

「还好,爷爷是个很传统的男人,他虽然宠爱外面的女人和孩子,却依然认定只有大房的嫡子才有资格继承他的财产,所以爷爷去世后,我爸爸理所当然的继承了所有财产,而爷爷在外面的女人和孩子,也只能仰我奶奶的鼻息过日子……」

这下子他们可惨了!

「我想,你奶奶对他们可能不太好吧?」江净珞小心翼翼地猜测。

「何止不好,我奶奶恨死他们了,从不给好脸色看,百般的为难,一心想把她受到的委屈发泄到他们身上,而她也的确做到了,只不过……」

沐宸御苦笑。「她的宝贝独子,我爸爸,才刚和我奶奶为他安排的对象订婚没多久,他就效法爷爷的『博爱』精神,开始在外面养女人、生孩子,一等我出世,满足了奶奶生下嫡子的要求之后,他更是干脆不回家了,轮流在二奶、三奶、四奶、五奶、六奶那边住……」

佩服,更上一层楼耶!

竟然从二奶包到六奶,这种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博爱」精神,听得江净珞张口结舌,彻底无言。

「只不过慑于我奶奶的威严,他不敢太嚣张,不敢让奶奶瞧见他那些女人,也不敢让我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姊妹从父姓,不然他是很想把那些女人、孩子全带回家里来,让孩子从父姓,甚至……」沐宸御讽然一笑。「一个个轮流和那些二奶们结婚,给她们正式的名分,他说这是他欠她们的……」

的确,他爸爸是欠了那些女人的,可是,怎么结?

离婚再结婚,结婚后再离婚,然后再结婚,再离婚,再结婚,再离……最后,他到底是谁的老公?

江净珞一脸困扰,想不透他爸爸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就算我奶奶在世的时候他不敢太乱来,女人不敢带进门,孩子不敢带回家,但他还是有他的打算,只要他耐心等我奶奶百年之后,一切就可以任由他按照他自己的意思来支配安排了。可惜的是……」

千万不要说,他爸爸希望他奶奶快快驾老鹤归仙去吧?

「他没料到自己竟会先奶奶而去,于是所有的遗产全由我一个人继承了!」

又糟糕了,当时他还小,一切自然由他奶奶把持,这么一来,恐怕那出陈旧的八点档又要回放一回了!

「我想……」江净珞迟疑地嗫嚅道。「那个,呃,你奶奶年岁也大了,怨恨应该不会那么深了,何况你爸爸的那些女人毕竟是晚辈,就算她不承认,那些孩子们也是她的孙子女,你奶奶应该不会对他们太差吧?」希望是。

「才怪!」沐宸御翻着白眼哼了一声。「按照奶奶的意思,她根本不想让他们过好日子……」

江净珞张了张嘴,却只叹了口气出来。

虽然她也是女人,女人就该维护女人,但她实在不得不承认,女人的怨恨真的很可怕呀!

「幸好,爸爸生前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在遗嘱里把所有财产平分给所有的女人和孩子,但至少也留下了能够保障他们未来生活的条文。」沐宸御平静地道。「当然,他原是打算在奶奶过世后就修改遗嘱的,但很不幸的,他没机会……」

男人,就是自信过剩!

「我奶奶痛恨她们,只因为她们身为小老婆,而她们也痛恨奶奶和我,因为她们认为奶奶和我『吞』了沐家所有财产,却不分点汤给她们喝。于是……」沐宸御顿住,深深吸了口气,再继续。「高中时,我被绑票了……」

江净珞猛抽气,双眸惊恐地大张。「绑票?你你你……你不会是想告诉我说,就是他们……他们绑架你的吧?」这件事她也听说过,从大楼警卫口中,听说沐宸御曾被绑票,赎金一亿美金,但沐家付了赎金,绑匪却还是不肯放人,结果是最疼爱他的叔叔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才把他给救了回来,不过他依然伤重住院两个月,而那两个绑匪也在警方追缉中被击毙了。

这件绑票案已过去十年,沐宸御应该不想再提起才对,但他偏偏在这时候提到那件事,理由只可能是这种原因,但这也未免太令人骇异了!

希望他否认。

沐宸御垂眸沉默了好半晌后,才又缓缓地开了口。「他们,包括爷爷在外面生的孩子,还有我爸爸在外面的女人,全都是主谋,一个都没漏掉、可是……」

他嘴角抽描了一下。「我并没有说出去,由于那两个下手绑票的人都死了,因此警方以为主谋就是那两个人,没有人知道主谋另有其人,甚至连他们都不知道我全都知情了……」

「那你怎么会知道的?」江净珞脱口问。「你看到他们了吗?」

「我只看到几个,他们以为我仍然处于昏睡状态之中,因此讲话肆无忌惮,所有该说、不该说的话全都说出来了。而且……」说到这里,沐宸御的声音突然紧绷了起来。「在我不小心看到下手绑票的人的脸之后,那人说要杀我灭口,他们竟然说……说……」

「说什么?」

「说……早该杀了我的!」

好狠!

江净珞惊骇地瞪圆了眼,再度陷于说不出话来的状况,心头是震惊,却也是感叹。

她该怎么说,又能说什么呢?

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冤冤相报,是男女之间复杂的关系连累了下一代受害,彼此怨恨都是对方的错,却都不认为自己有错,结果,没有人低头,这份怨恨也就愈来愈深,也永远都解决不了,除非有人先出来道歉。

但他们既不认为自己有错,又怎么会肯道歉呢?

「我想,你是不是可以……」她小心翼翼的啾着他,谨慎地措辞。「先对他们付出善意,也许……」话还没听完,沐宸御就猛然偏过脸去,江净珞马上噤声,无言叹气。是啊,人家都狠下心要让他死了,又怎能要求他对那些想要他死的人付出善意呢?

他并不是圣人呀!

话再说回来,其实他已经尽他所能付出善意了,瞧,他并没有说出主谋是他那些虽然不同姓,却有血缘之亲的亲人,不然那些人早就被关得一个不剩了。

想到这里,脑际思绪一闪,她狞然捉住沐宸御的手,满怀期盼地啾住他。

「之前,他们对你很不好吗?」

嘴角嘲讽地一撇,「何止不好,一见面,我都还没出声,他们就冷嘲热讽过来了。」沐宸御冷淡地说。

「那之后呢?」江净珞急切地再问。「之后他们有没有对你好一点?」

沐宸御静静地望定她,明白她在期待些什么,很可惜,事实是会让她彻底失望的。

「不,他们更恨我了,小叔的未婚妻更恨我,他们认定是我害死了小叔。」

「怎么可以那么说!」江净珞又气又急地愤然反驳。「就算你叔叔是为了救你而死的,那也不能说是你害死他的呀!」

「救我?」沐宸御低喃,唇畔泛起一抹奇异的冷笑。

江净珞立刻注意到了,「难道不是?」继而啊了一声。「你说他们所有人都是绑架你的主谋,那你叔叔他……」

「他就是提议绑架我的人!」

「耶?!」

青天霹雳一串葡萄雷劈下来,江净珞整个人都震住了。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最疼爱他的,也是为了救他而不惜牺牲生命的叔叔,竟然是提议绑架他的人?

「但但但……但他不是最疼爱你的叔叔吗?」

「是,他是最疼爱我!」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沐宸御低语。「那些人,不管是老或少,碰面从来没给过我好脸色,只有他,大我十岁的小叔,他真的很疼爱我,简直比奶奶更宠溺我……」

「既然如此,为什么?」怎么愈说愈没道理了。「他是在作戏吗?」

「不,他不是,他是真心疼爱我的。」

「那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沐宸御喃喃复述,又静默片刻后,苦涩地叹了口气。「我不想再谈这件事了。」

「可是……」话甫出口,顿住,转口。「好,我们不谈了。」

没料到她会转得这么快,沐宸御反倒怔了一怔,讶异地看她一眼,却见她一副天就快要塌下来的苦相,他忍不住噗吓笑出来,转瞬间就改变了心情。

是因为她吗?

「我说,妳真行哪!」他笑道。「心理医生都没办法要我开口,妳居然能让我主动吐露出那么多。」

江净珞怔了怔。「你看心理医生?」

「看了好多,不下十个。」沐宸御满不在乎地承认。「不过都没什么效果,所以奶奶最近改劝我去收惊……」

「收惊?」江净珞诧异地轻呼。「你几岁啊你?」

「很荒唐吧?我都这么大了,竟然要我去收惊,委实太离谱了,所以啦,我坚决反对到底!」说着,沐宸御端起小杯子来一口饮尽。「啧,这么小一杯,连润喉都不够!」江净珞又捉住了他的手,成功的引回他的注意力。

「为什么看心理医生?因为你常常跑到『那个地方』去吗?」

「答对了!」沐宸御很老实地颔首承认,「没有人相信我是纯粹到『那边』去享受的,所以……」他耸耸肩,以取代未竟之言。

享受?

不,他不是在享受,他是在逃避。

江净珞暗忖,但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怔愣地直眼盯着他,纳闷他到底是在逃避什么呢?

「或许你应该找件事去忙碌,就不会那样常常想到『那个地方』去了。」

「是吗?」

「当然是。」江净珞猛点头。

「譬如什么事呢?」虽然他是在问,但表情似乎已猜到她的回答是什么了。

「当然是工作啊!」

果然。沐宸御眉梢子滑稽地挑了一下,「喔。」然后又耸了耸肩。「可是我不想到公司去……」

「为什么?」

「他们都在那里。」

他们?

谁?

「呃?」

「而且,我不想跟他们抢。」

抢?

抢什么?

见她一脸茫然的呆样好可爱,沐宸御不禁又笑了,手还忍不住伸过去掐掐她的鼻子,惹来她的瞪眼。

「我说过,爸爸在遗嘱里留下了能够保障小老婆和那些孩子们的条文,其中一条就是,他那几位小老婆在公司里的职位和薪水,任何人都无权做变动,除非他们自己想离开,或者是他们做了有损公司利益的事……」原来是他们。

「很公平。」

「此外,那些小老婆的孩子,女的大学毕业,男的当完兵退伍之后,就可以进公司工作,职位和薪水已预定好,同样的,除非他们自己想离开,或者他们做了有损公司利益的事,否则任何人都无权动他们……」

所以,他那些二妈、三妈、四妈、五妈、六妈,还有兄弟姊妹们,统统都在公司里上班,也因此,他不想到公司里去撞见他们。

江净珞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不爱进公司了。

「你不想上班的原因就是这个?」

「一半,」沐宸御撇了撇嘴。「另一个原因是,我想让他们明白,我对公司没有任何兴趣,等奶奶一过世,我就会把一切全部转给他们去分,所以现在我什么都不想插手管。」

分?是抢吧!江净珞眼神认真地审视他片刻。「你……不会不知道,一旦你把公司的主权交出去,公司很快就会四分五裂了吧?」沐宸御默然无语,转首看窗外,好像根本没听见她的问话似的。

他知道,但是他不在乎。

江净珞叹息着摇摇头。「你在赌气。」

没错,他就是在赌气,跟他爸爸赌一口气。

因为罪魁祸首是他那个裤拉炼老是拉不上来的色老爸,所以他决定要放手任由他爸爸最宠爱的小老婆和孩子们,将他爸爸最重视的公司搞得四分五裂,他会在旁边看热闹,笑得比谁都大声。

不能怪他坏心眼,一切都是爸爸招惹来的。

为什么爸爸疼小老婆们,疼那些姓氏各不相同的私生子们,就是吝于施舍一点关心给他和妈妈?

妈妈做错什么了吗?

他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他妈妈没有错,他也没有错,错在他妈妈是奶奶为爸爸挑的老婆,爸爸不喜欢,却又不敢反抗,只好乖乖听命结婚,如此而已。所以,他爸爸在跟他奶奶赌气。所以,他也要跟他爸爸赌气。

最后,也许大家都是输家,但他还是心甘情愿,起码他出了一口怨气,最好爸爸也被他气死……

不对,爸爸……已经死了……

沐宸御兀自想着他自己,一径的不吭声;江净珞偷觎他的侧脸,发现他的嘴巴竟然是嘟起来的,那模样真的很孩子气,于是换她忍俊不住噗啡笑出来。

「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妳管我!」沐宸御横她一眼。

「我当然没资格管你,不过……」江净珞硬惩住笑意,柔下语气。「赌气的方法不只一种,为什么你一定要用这种方法呢?」

沐宸御又开始生闷气,不说话就是不说话。

「总裁,你……」

「叫我宸御!」从第一回开始,每当她喊他总裁,他就会气唬唬的要她叫他的名字,但她从来没有听从他的话过,直至此刻,为了说服他,她决定顺从他一回。

「好好好,宸御就宸御。」

「什么事?」沐宸御立刻笑吟吟的回过头来,那样子真像终于抢到糖吃的小鬼头似的,江净珞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你真的很像小孩子耶!」

「哼!」

沐宸御从鼻子里哼了一下,再以询问的目光望住她,提醒她刚刚究竟想跟他说什么?

「呃,我是说,还有另一种方法不是吗?」江净珞的语气放得很柔很柔,还带着点催眠似的语音,这也是她的「职业」习惯,要诱导勿客户的时候,她都是用这种方式的。

「什么方法?」果然,沐宸御不自觉地顺着她的话回问。

「反其道而行啊!」江净珞一本正经地回答他。「反其道而行?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你爸爸如果还在世,他一定会在你奶奶过世后,把所有财产分给你二妈到六妈,还有你那些兄弟姊妹们,你多半分不到什么渣渣塞牙缝,既然如此,你就一点也不分给他们嘛!」

虽然这么做很不厚道,但她并没有快速扭转人心的能力,暂时只能先用这种方式来诱导他往正确的方向走,等他走稳了脚步之后,再慢慢诱导他的想法去做出正确的选择。

总之,要先消除他老是想跑到「那个地方」去逃避的念头,这才是眼前最重要的问题。

「妳说的……」沐宸御很认真的思索着。「好像还满有道理的嘛!」

有道理?

最好是!

江净珞压下心虚的感觉,继续劝诱。「你爸爸想把属于你的分给你那些兄弟姊妹们,你偏不给;你那些兄弟姊妹们想抢你的,你偏不让他们抢,总之,他们想干什么,你都不让他们称心如意,这不是更好吗?」

「嗯嗯嗯,」沐宸御摸着下巴沉吟。「真的很有道理!」

「所以啦,你必须规规矩矩的到公司认真工作,才能够掌握公司,这么一来,他们无法称、心如意的抢走属于你的公司,一定会气死了,对不对?」

愈说,江净珞愈觉得自己像是诱拐小红帽的大野狼!满嘴口水的那种,但最起码,她是真心为了他好,而不是想吃了他!虽然他看上去真的很「可口」,这是她可以说服自己继续诱拐,不,是劝说沐宸御的原因。

「对!对!」沐宸御眉开眼笑的直点头。「他们会气到不行!」

「那么,以后你会乖乖到公司里认真工作了?」江净珞满怀期待地啾着他。

「这个嘛……」

以为沐宸御已经被她成功的说服了,没想到才眨个眼,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了,江净珞不禁又失望、又焦急。

「什么这个、那个的,既然你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为什么还要考虑呢?」

「因为……」沐宸御慢条斯理地落下目光凝住她,嘴角还是笑咪咪的,眸子也是两弯月,眼神却很诡异。「妳是真的想要我这么做,好气死他们的吗?」

咚的一下,江净珞好像听见自己的心掉到马桶里去了。「当……当然是,」她很努力不结巴,但由于太心虚了,牙齿还是会不小心吃到舌头。「我……我完全是为你着想的!」

「我相信妳是真的在为我着想,只是……」沐宸御的眼神愈来愈诡异。

「只是……什么?」回眸闪避着他的目光,她战战兢兢地问。

「只是……」又顿住了,眼看她愈来愈紧张,好像随时可能会尖叫着落跑,他扬了扬眉梢子,骤尔一笑。「算了,就听妳的吧!」

听……听她的?

他愿意听她的了?

江净珞惊喜的笑开了。「真的,你愿意去上班了?」

沐宸御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就去上班吧!」

「太好了!太好了!」江净珞笑得阖不拢嘴,想到以后他就会忙得没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有的,更不会跑到「那个地方」去「享受」,至少安心了一大半。

至于以后的问题以后再慢慢解决,总之,他绝不能再到「那个地方」去了!

「明天就开始,不对,明天是周末,下礼拜一就开始?」

「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呃?」

「妳……」

「什么?」

「要给我亲一下。」

「……」

啪!

什么声音?

某人挨巴掌的声音。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