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台言古言
  3. 死缘
  4. 第五章

第五章

作者:

「内幕啊?」江净珞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真话。勿呃,其实三个月前,我和总裁就认识了。」说一半好了。

江爸爸的眉头马上打了个死结。「你在哪里认识那种欧吉桑?」

「才不是欧吉桑呢!」虽然起先她也这么认为。「他才二十八岁耶!」

「二十八?」江爸爸哼了哼,「少年得志,肯定是花花公子!」依旧不满意。

「也不能算是啦!」虽然沐宸御总是笑得很灿烂辉煌,但她感觉得出来,其实他爱玩也只是想排遣心中说不出口的苦而已。

人会发疯,有大半是被自己逼疯的。

「好了,既然你话说在前头,也不好对女儿食言吧?」江妈妈出来打圆场了。

可恶,他的确是想那么做,可是既然被说出口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怎么做得出来?

唉,老婆实在太了解他了!

江爸爸不甘心的又重重哼了一声。「好吧,随你,不过……」

一听爸爸不反对了,江净珞狂喜得差点翻桌跳起来。「我知道,我知道,家里需要帮忙时,我会回来的,可是只能安排在假日喔!」

老大都同意了,家里其它人自然不敢有异议。

「你想搬到哪里去?靠近公司吗?」江大嫂最了解小姑的心事了,刚嫁到这个家里来时,好几次她都被吵得抓狂,还跟老公大吵一架,整整两年之后她才认命,最后终于习惯了。

「对,最好可以走路上下班。」既然要搬出去住了,就不能再举伸手牌了,得自己养自己,头一步就是要节省开销,省车钱是其中之一!

江二哥瞥爸爸一眼,「我帮你找吧!」他找的房子,爸爸也应该会放心一点。

江净珞顿时笑眯了眼。「谢谢二哥!」她知道由二哥来帮她找房子,肯定可以省下押金了。

嘻嘻嘻,就知道大家都好疼她喔!

「家具我来补助。」叔叔。

「搬进去前,我帮你打扫。」堂姊。

「我开小货车帮你搬家。」堂哥。

「电话我帮你申请。」二姊。

「还有第四台。」姑姑。

「我搬去陪你好了!」某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喂,这就太超过了吧!

【第二章】

「为什么要缠着他?」

「我爱他呀!」

「他不爱你。」

「我会这样也是他害的!」

「不,那是你自找的,不要把过错归咎到别人身上!」

「可是……」

「回去吧,回到你该去的地方,不要再缠着他了,不然我会杀了你的!」

「我宁顺被你杀死!」

「唉,真是执迷不悟!」

「你……你想做什么?」

「……」

「不,你不能那么做!」

「……」

「不!」

「希望你下辈子不要再爱错男人了!」

「上去?」

「不。」

又要跷班了!

江净珞无奈地苦笑,自从就任堂堂总裁的伟大助理之后,她每天到旭华大楼前「上班」―等沐宸御的跑车来接她,而沐宸御却连上楼探探办公室有没有被人搬走了都懒,就直接带她上路到处去玩了。

吃喝玩乐嫖赌,呃,没有嫖,总之,就是哪里有乐子就上哪儿去找,哪里好玩就上哪儿去混,甚至还远征到香港、新加坡、日本,玩得她一天比一天心虚。每个月领六万薪,她到底办了什么正事?什么也没有!

「你不喜欢经商?,」

「无所谓喜不喜欢。」

「你大学念什么的?」

「工商管理。」

「既然不是讨厌经商,学的又是工商管理,你不觉得应该学以致用一下吗?」

「不觉得。」

「……」

起初,她认为应该先给他一些时间,好让彼此熟悉一点,他才有可能会主动把心事告诉她,所以由着他像携带随身包似的把她带来带去。

可是,两个多月了耶,他们之间还不够熟悉吗?

除了家里是什么样的场所,她几乎把有关自己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了,为的是博取他的信任,结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功夫吗?

「你真的一定要每天这样疯狂的玩?才能够暂时忘却痛苦吗?」她忍不住冲口而出,但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只见一阵痉孪似的痛苦骤而闪过沐宸御眼底,然后,他笑得更灿烂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他懂!

可是他还不想告诉她,可能是太痛苦了,他不想去挖开那个旧伤口再痛一次,也说不定是他觉得对她还说不出口,毕竟,除了第一次见面之外,他们也不过才相识共处两个多月,这样逼他太勉强了。

江净珞歉然地啾着他。「不懂就算了。」好吧,反正她有的是耐心。

沐宸御耸了耸肩,旋即潇洒地转身要上车。「那上车吧,我们去……」

「等等!」她忙拉住他。「你带我去的那些地方,老实说,我都腻了,可不可以换个去处?」

他带她去的,都是那种要花大钱打发时间的地方,譬如夜总会、赌场、俱乐部之类的,凭良心说,那种地方去一次、两次还觉得挺新鲜,但去多了就觉得无趣,真的不想再去了,特别是在那种场合里的人,不管是服务生或客人,尤其是女人,那种鄙夷的眼神实在令人不舒服。虽然她说过以后不看他的外表,只看他的心,但这谈何容易,她不看,别人会看呀!

她很清楚,她和沐宸御站在一起有多么不搭,身高不搭,外表更不搭,甚至连个性都不搭,一个是粉嫩嫩的水梨,一个是干干扁扁,既黑又走味,看了就倒尽胃口的过期黑枣,谁会把它们配在一起谁脑袋有问题。

偏偏他们不但凑在一起,而且沐宸御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老是黏着她不放,连她上个化妆室他都要杵在门口站岗,对那些自认条件比她高级一百倍的女孩子却是视而不见,睬也不睬一眼。

小心一点,总有一天会被盖布袋!

那些女孩子妒恨交加的眼神都在这么说,还有意无意的往后门瞄,表明了她们有多么渴望把她拖到暗巷里去来一场群殴。

她们一群殴她一个。

「那你想去哪里?」沐宸御无所谓地问,可以玩就好,到哪里并不重要。

「喝茶。」

「下午茶?现在还不到中午耶!」

「老人茶。」

「……」

曾经,喝茶在台湾流行过好一阵子,茶艺馆满街都是,但没两年,喝茶的艺术又没落了,茶艺馆陆续收摊,所剩寥寥无几,只有在偏僻不热闹的地方才看得到,江净珞领路去的地方就是这么一家茶艺馆,在坪林某一处深山里,环境深幽的林子内,没有人带路还真找不着。

看看桌上几碟寒酸的豆干山菜,沐宸御颇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再将目光移向对面,只见江净珞专心一意的洗杯泡茶,庄严肃穆的模样竟有几分神圣的气氲,那黝黑的肌肤看似隐隐散发着莹洁的光芒,使她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待江净珞泡好茶,抬眸要招呼沐宸御喝茶,却见他直怔愣地盯着她看,以为他是被泡茶的繁琐手续给看呆了,于是嫣然一笑。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