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刀光如月映九州
  4. 第一四二八章 兵不厌诈

第一四二八章 兵不厌诈

作者:

雪中蓓蕾嫣然,美人莫恨春容少。

化工消息,只须些子,阳和便了。

文杏徒繁,牡丹虽贵,敢夸妍妙。

看冰肌玉骨,诗家漫道,银蟾莹、白驹皎。

楼上角声催晓。

是东皇、丝纶新草。

青旗苍辂,欲临东阙,遣伊先到、排斥风霜,扫除氛雾,直教闻早。

算功高调鼎,不如竹外,一枝斜好。

——《水龙吟·次韵弥大梅词》史浩

剩下的玉虚观道士们开始往一处集结,玄清、玄风、玄和三人见到对方竟然都没死,彼此会心一笑、心照不宣。

玄清粗略清点了一下人数还剩下三十五六人。他知道这些人之所以能活下来,自然和他一样,都是“聪明人”,所以他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兄弟们,你们也看到了,师父基本也没什么希望了,咱们上去也只能是送死,不如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就此散了。”

玄和却不动声色地指了指烛炬峰说道:“这峰上可还有不少宝贝呢。”

玄清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但面上却正色道:“有吗?”

玄和心道:反正今后一拍两散再也和你也打不着交道了,去尼马的!他立刻正色道:“有啊!”

玄清眼中似有杀机一现,瞬间又消逝无踪!

所有道士脸上立刻露出贪婪的目光!

玄清强行压下心头怒火!他想悄无声息独吞峰上宝物的计划直接被玄和搅黄了,但他此时可不敢触犯众怒,于是豪气干云地笑道:“既然是本观宝物,各位师兄弟自然是见者有份了,咱们这就去吧。”他转身便走,三十余名道士紧随其后浩浩荡荡奔向烛炬峰。他心中早就打定主意,上峰以后把这些师兄弟统统送上西天极乐世界!

除了庞十五还在继续暴打玉真子以外,整个战场瞬间清静了。

雷啸天突然对刘胜说道:“奇怪!”

刘胜一怔,“奇怪什么?”

雷啸天道:“他们刚才出动的可是六大高手,现在却有一个人突然消失了!”

刘胜一惊:“谁失踪了?”

雷啸天道:“你看,小鸦王、叶婆婆被袁姑娘所杀,言有信被袁姑娘一指冰封后接着被琵琶女砸碎,戴横则是被你吓跑逃到山上,看凤公子的表情,戴横似乎也命丧那怪兽吻下,现在唯独五虎断门刀的彭鱼雁不知所踪!”

刘胜瞳孔收缩,“不错!的确少了他!不过他不可能凭空消失啊?我刚才拼死血战,心无旁骛没有闲暇观察周边形势,所以没能注意。”

雷啸天皱眉道:“刚才我也是自身难保,也没注意他的动向。我猜有两种可能,要么他装死,等咱们走了他再逃下山,要么他混迹在那些道士里,浑水摸鱼、蒙混过关。”

两人立刻看向那群远去的道士,陷入了沉思。那群道士清一色的道袍,如果彭鱼雁从一个死道士身上迅速扒下道袍披上也不是不可能,反正大家都在拼命,混乱之中发现不了也很正常。但他既然有这等掩人耳目的本事为何不加入战团,趁人不备偷袭一下也是防不胜防啊,说不定就能得手!….如果他偷袭刘胜,刘胜必死!

如果他和戴横合力围攻雷啸天,则雷啸天必死!

他却浪费大好机会,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现在不把他找出来,后患无穷!他现在已经知道雷啸天投入凤九霄麾下,并与凤九霄公然进攻魔教的韶州分舵,如果这条消息现在透露出去,雷啸天可能马上就要遭到朱五和魔教的双重报复!

当然,岭南的局势如果迅速明朗,大宋在岭南快速站稳了脚跟,那么朱五也好,魔教也好,在岭南就再也掀不浪花了!

不过现在就是一个时间差的问题!眼下必须保护好雷啸天!

凤九霄看远处那黑色巨豹满嘴鲜血淋漓歪着头看着自己,他面无表情、视若无睹转身便往山下走。黑豹竖瞳收缩,巨爪深深嵌入山石!它感受到了白衣少年的轻蔑!

既然柳长风又跑了,凤九霄也就不想在山上浪费时间了。

他看了一眼云雾缭绕中的烛炬峰,心想:玉虚观里说不定还藏着一些武功绝顶的老怪物!

他不相信玉虚观只凭一个玉真子就能镇守住!

因为他看得出来,这里对魔教实在太重要了!这里有海量的毒花,若无绝世高手坐镇,恐怕很难保得住!

毕竟玉虚观的真实身份是魔教的分舵,真要是有别派高手强抢,他们也不敢声张!

所以此处的保卫力量肯定不只表面这些!

那黑豹便极有可能是另外一股势力豢养的!他们或许一直觊觎这里的毒花!山上埋下了不少捕兽夹,八成就是为了对付这黑豹的!

到底是谁有这等魄力,敢和魔教叫板?

他们若是名门正派,早就大张旗鼓地联合其他正道武林门派围攻这里了!就算无法清除魔教分子,但至少可以毁掉这些花圃!但现在看来这股势力也不是什么好鸟!

他下了山,刘胜和雷啸天已经迎了上去,两个人和他提起了彭鱼雁的事。

凤九霄云淡风轻地道:“哦,他已经死了。”

刘胜和雷啸天一惊,“什么?死了?”

他们俩都感到不可思议!

而且凤九霄是怎么知道的?

刘胜有些惊奇,试探性地问道:“是副使大人也的手?”

凤九霄看着那群远去的道士的背影,淡淡地道:“我没动手!是个道士出的手!背后一刀,当场毙命!我估计那道士可能是皇城司的人!”他言下之意雷刘二人立刻懂了!既然你老雷不知道,你刘胜也不知道,肯定不是你们俩派的人了!至于谁能关键时刻帮助我凤九霄,十有八九是皇城司!

刘胜也看向那群道士,眉头紧锁苦笑道:“玉虚观里竟然也有皇城司的人,真是意想不到,我这个韶州指挥使居然不知道。”话中醋味很浓。做为统领韶州事务的主管,却不知道自己的地盘上何时多出了一个下属,难免有一丝的不痛快!….凤九霄道:“或许这个皇城司探事卒并不是你韶州的人呢?”

刘胜一怔。

凤九霄道:“他就不能是魏千岁安排的另一条线吗?”

刘胜顿时眼前一亮,豁然开朗!

如果那个人是魏千岁直接从外地安插过来的,根据“单线联系”机制,这个探事卒自然不用和他打招呼!有些潜伏任务过于危险,出于安全考虑,上下之间只能单线联系!而且一旦真是魏千岁安排的眼线,那这个卧底的任务肯定不只局限在韶州!那必然是个大行动!

刘胜肃然道:“如果真是魏千岁安排的人倒让人放心了……”

凤九霄道:“你担心另有蹊跷?”

刘胜道:“若说魏千岁把人安插在南汉的庙堂之中,这还在情理之中,但安插在魔教分舵,似乎……毕竟这些都是江湖纷争…..是否越界了?”

凤九霄道:“哦,你是说这个!天下天下,何为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江湖难道就是法外之地吗?通道就不是天下,就不受朝廷制约了吗?魔尊以前的确只是大肆屠戮武林,似乎所有恩怨都局限在江湖之中,但如今他的野心早已经冲破天际!北汉弹丸之地为何敢对中原虎视眈眈、蠢蠢欲动?南唐与吴越一衣带水为何势同水火?西蜀本来与世无争,为何发生内乱?造反的居然还是魔尊的义子!这里面哪没有魔尊的影子?要说越界,是魔教先越界的!”

江湖与庙堂,本来一个是天,一个是地,井水不犯河水!

庙堂之上锦袍玉带的高官怎么会看得上行走江湖舞枪弄棒的汉子?

而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快意恩仇的英雄好汉又何曾看得起只会读书、手无缚鸡之力却一心想往上爬的书呆子?

不过在凤九霄看来,只有笨人才会认为天地之间泾渭分明!

而聪明人却会寻求一条打通天地线的阶梯,上下沟通,左右逢源,充分利用两极的优势为己所用!比如武林四公子,都是背靠朝廷这棵大树,同时充分扩充江湖势力,黑白通吃,大肆敛财。如果没有大辽萧氏的支持,燕凌霄的辽东马场岂能垄断了整个关外的战马生意?如果没有凌霄城养的的什么虎啊、豹啊、狼啊的一众高手,江湖上的好汉又怎么会让甘心你凌霄城赚得盆满钵溢?

可这世上绝大多数人没有这种命!

要么是自己笨转不过这个弯来;要么是脑子转过来了,可惜命苦,现实不给他转弯的机会!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齐小候爷一样,有个当大官的哥哥!

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朱五一样,有一批前朝老臣不遗余力的支持他!

正如天鹰堡曾咏所说,没了朝廷的支撑,四公子屁都不是!他对四公子向来嗤之以鼻!早就想决一死战!

但是他虽然在徽州一带可以呼风唤雨,可一旦跳出徽州,他的名气就是没四公子的响亮,这一点不服不行!….因为他爹和他叔父的的确确就只是单纯的武夫!

武功再高,也只是匹夫之勇!

每每别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曾咏都怒火中烧,但也只能强忍怒火!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啊!没有办法!

凤九霄道:“到底是不是,一会我们上去了就知道了。”他的目光看向云雾飘渺之中的烛炬峰,“那里一定还有不少好东西。”

刘胜道:“是啊,这么多毒花,最终是要转化成为可以实用的东西,要么炼成药,要么泡成酒,要么碾成粉,要么熬成膏,这样才能方便运出去,方便使用掉!山上肯定有不小现货。”

雷啸天点头道:“除了毒花加工产成品,那些各种制作器具也少不了。”

凤九霄道:“还有一些被他们掳来的人!”

刘胜目光闪动,轻声道:“不错,尤其是被他们抓到山上的人!”

掳人的事雷啸天自然最清楚!

炼毒制毒当然需要测试药效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用活人直接试验更有效的方法了?

呯!庞十五一脚踢飞玉真子,玉真子艰难地爬起来,嘴角溢血,狼狈不堪,喘着粗气,眼神里终于有了恐惧!

他没想到庞十五的精力竟然如此旺盛!

他的拂尘确实对血雨飘香剑有克制作用,但是怎奈双方不在一个量级上!水是能克火,但一车薪着火了,如用一杯水去救能起到多大作用?

他现在体力耗得差不多了,见庞十五又逼了过来,立刻挥舞银丝拂尘就要打,庞十五收起双剑,突然一伸手抓住银丝,双手一扯已将拂尘夺了过来!

他满脸怒气地看着手里的拂尘,双手一用力,啪地一声已将拂尘柄折断,他拉住银丝想扯断,不断银丝坚韧之极,居然拉扯不断,反而手掌被勒得生疼。

刘胜看到后说道:“这种东西估计害怕王水,不如交我处理。”

庞十五想都不想直接抛给刘胜,一步跨出,抓住玉真子的脖领子一拳打在他的左眼上,玉真子一声惨叫,左眼立即乌青,庞十五恨恨地道:“不对称,这边再来一下!”呯!玉真子右眼眶又挨了一拳,庞十五这回似乎满意了,“嗯,像熊猫了!”

玉真子突然道:“要杀便杀!为何辱我?”

庞十五啪地扇了玉真子一个大嘴巴,指着雷老虎道:“认识他吧?”

玉真子两只眼睛肿得像馒头,只剩两条细缝,他努力地看着雷老虎,顿时明白了,“老雷,你背叛朱五,就不怕他回头对你大刑伺候?”

庞十五啪地又扇了玉真子一嘴巴,玉真子的脸已经肿得像猪头,庞十五道:“我问你认不认识他,你就说认识或不认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我只问你一句话,他说你掳了许多女人和孩子关在这山上,是真的吗?”

玉真子惊恐地看着庞十五,他似乎终于知道庞十五为什么出手那么狠了!明明能打死自己偏偏折磨自己,就是为了这个?….庞十五见玉真子目光闪烁不定,已经知道这厮心中有鬼,怒道:“怎么?不敢承认?”啪地一声,又是一巴掌!力道恰到好处,既保证玉真子能领略到足够的疼痛,又不至于将脑袋打得开了花!

凤九霄来到庞十五身后,看着玉真子,皱眉道:“你就是玉真子?”

玉真子努力地睁开眼,看着一袭白衣,他嘴巴肿得厉害,但仍能清晰地说话:“你就是凤九霄?”

凤九霄眉头一皱,叹道:“你确实欠揍啊。”

刘胜道:“玉真子,问你是不是玉真子,你就说是或者不是,你反问谁呢?”

玉真子看着眼前这些人,一个比一个强横霸道,真是欲哭无泪!

凤九霄道:“和你这种人说话是累心!咱们也不废话了!你既然是玉真子,那么你在韶州城掳走了不少少女和孩子,至于你练什么阴阳双修也好,用童子鲜血淬炼什么秘密武器也罢,这些细节咱们也不说了,本来还想给你个申辩的机会,但你这人平时霸道惯了,无论是什么条件、什么场合之下都还保持着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习惯,所以我也没必要和你聊了。十五!”

庞十五道:“大哥你说!”

凤九霄道:“让他带路,找出那些被关押的少女和孩子,他要不说,你就从他脚趾头开始,问一句不答,剁一根,问两句不答,剁两根。”

庞十五凶狠地看着玉真子,冷冷地道:“他要是很有骨气,一直不说呢?”

凤九霄道:“那你就学学柳长风柳公子,一寸一寸地切,一寸一寸地剁,一直剁到脑袋为止!”

刘胜突然道:“我赌他能活不过三百二十刀!”

雷啸天道:“我赌他能活到四百刀!”

玉真子瞬间头皮发麻,后脊一阵冰凉!对方竟然将拿自己的性命当赌注!简直……

“我说!”

玉真子已经崩溃了!

“我说,我什么都说!”

他的防线彻底崩塌!

他没想到凤九霄这帮人比他还狠!比魔教中人还变态!

魔教第一公敌,果然实至名归!

辣椒轻声道:“小姐,他们几个大男人欺负他一个道士,看着好像不妥。”

袁紫珊淡淡地道:“怎么个不妥?”

“好像不是侠义之辈所为?动不动就要砍人几百刀,这和那些坏蛋有什么区别?”

“傻丫头!他们刚才说的话你可听清了?”

“听清了!”

“那个玉真子道貌岸然,掳了一些少女和孩子上山你听到了吧?”

“听到了!”

“你觉得那些少女和孩子的下场会怎么样?”

“我知道这道士罪大恶极,但是我总感觉……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你想说的是这个道士可以一刀宰了,没必要那么残忍的折磨对吧?”

“是是是,我觉得这么折磨他们,那十五和他们有什么两样?”….“傻丫头,十五看起来打得凶,但现在也没打死那个玉真子,你说十五恶吗?”

“这个……”

“九霄说要一寸一寸地切也不过是攻心为上,所谓兵不厌诈嘛,谁有那闲心一刀一刀地切人,除了柳长风谁那么变态?说这种话无非是吓唬玉真子让他说实话而已!像玉真子这样的老江湖,他要是一旦看出你只是在表面吓唬他,他绝对把你吃得死死的,你想从他嘴里套出东西简直白日做梦!所以越是不想动手,越是要装作真的要动手!”

辣椒皱眉道:“小姐,你什么时候这么老江湖了?怎么突然间什么都懂了呢?”

袁紫珊笑了笑,“你家凤公子八岁就在江湖上混,每天和几百个人打交道,什么人在想什么,他只要看一个眼神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我和他耳濡目染,近朱者赤……”

辣椒嘿嘿一笑,“我看小姐和公子是近墨者黑!”

袁紫珊掐住辣椒的脸蛋佯怒道:“好你个小丫头敢骂我!”

辣椒立刻挣脱,“小姐脸红喽,小姐脸红喽!”

袁紫珊笑骂:“闭嘴!”

正说笑间,蓦然嗷地一声兽吼响彻云霄!

玉真子瞳孔收缩,“魔豹?”

凤九霄道:“谁养的?”

玉真子道:“我猜是明尊。”

凤九霄道:“他现在不是和魔尊正商量四派归一的事吗,怎么还想来一个’你谈你的,我打我的‘?”

玉真子道:“我只是猜测,没有证据。但这魔豹背后还有东瀛人的影子。”

刘胜道:“东瀛人?”

玉真子道:“我这里是毒花基地,毒花的产量惊人,不少人对这里有想法。”

凤九霄道:“你这山上还有几个高手?”

玉真子道:“还有玉虚三子,都是我的师叔。”

“他们一直是岭南人?”

“不是,他们也是西蜀人。我们都是陆续从西蜀渗透到这边的。”

“你们来这边就没人怀疑?”

“怀疑我人的人全被朱五的人干掉了。”

凤九霄冷哼一声,对刘胜道:“你看吧,这就是相互勾结的最好案例。“他又问玉真子,“你们来了多少年了?”玉真子道:“我来了十年了。玉虚观十年前就建成了。哦,八年前我和朱五搭上了线,才在这里大兴土木……”

“也就是说花圃存在八年了。你的三个师叔也是后期过来的。”

“是。”

“你现在总算会聊天了。”

“是。”

“十五,一会那黑豹要是冲咱们来了,你还有力气吗?”

“黑豹必须交给我,我正好拿它在练练手!”

“行啊,老雷要是也想练练手也可以上去凑凑热闹。”

雷啸天嘿嘿笑道:“公子莫开我玩笑,我上去还不是主动去以身投喂?我可不想当饲料!”

嗷——吼声震天!

天地辽阔,远处一个黑影正向这边飞奔而来!

。.

丙辰龙九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