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团宠狂妃倾天下
  4. 第三百七十八章 陆家兄弟抢肘花

第三百七十八章 陆家兄弟抢肘花

作者:

神机营校场外的马车声渐行渐远,陆云帆和陆云昭巴望了半天,见自家老三陆云礼确实打道回府,才暗暗松了口气。

可是老三这个慈面阎罗方才连个面都没露,就把兵部和王恭厂的人给拿了。今日就这么放过兄弟几人,多少有点不可思议。

直到坐上骡子拉的板车准备回王恭厂,老二陆云帆还是想不通这其中缘由,便用胳膊肘拱了拱旁边赶骡子的陆云策,问:

“老六,你刚才怎么这么肯定老三会帮我们?”

“就是!”身后冻得直流鼻涕的老四陆云昭跟着好奇起来,两手插进袖管,也回头问陆云策,“刚才三哥马车一到,我这整个人都哆嗦,老六你怎么不怕他?”

“你们还好意思问我?哪回捅了娄子,三哥让咱们抄写大周刑律的时候,不都是我帮你们抄的?”

看着两位兄长一脸茫然,老六陆云策无奈翻了个白眼,耐心解释起来:

“大周刑律上明明白白写着:凡军营领用兵甲、刀枪、火器等,皆需将兵部各级官员署名并加盖兵部官印的批文,交由工部依次署名再给到工部各厂,各厂也需按批文上的数目押运兵器,押运人还需署名画押。别说是一门红夷炮管,就是一颗铅弹一粒黑火药都不能马虎,不然押运之人从上到下都要掉脑袋。所以,三哥绝不会为难我们!”

“原来是这样!”老四陆云昭恍然大悟,可他杏眼一转又发现蹊跷之处,便又探身道,“照你这么说,今日圣上下旨,让神机营在京城各处用火炮布防,兵部批文上所列火炮的数目定是合计好的,怎么到了这里,又少了两门?”

“嘶~!”听到此处,老二陆云帆亦是嗅到危机,狭长的凤眼透出冷芒,“那匠头还他娘的偏偏让咱们兄弟去拉来!这是打定了主意,要把咱们兄弟往火坑里推啊!”

“可不是嘛!这次是多亏了老六先闹起来。”老四陆云昭说完又是满面凝重,“就是不知下一次,又要如何防范?”

面对这个问题,陆云帆和陆云策都沉默了。

现如今兄弟三人身在王恭厂,无论干什么都沾着火器的边儿,有心人若想给他们设个圈套简直易如反掌。

除了见机行事,还真想不出有效防范的方法。

不知不觉,肩头上的雪又落了一层,四更天的凛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一般,

三人裹紧身上又黑又破的棉袄,一路颠簸地回到了王恭厂。

有了神机营这通闹腾,兄弟三人倒是没被为难,随便吃了顿热乎饭菜,便在工役们的大通铺上躺下了。

老六陆云策因为时常外出,早已习惯了舟车劳顿,今日更是累得不行,才倒在铺上便打起了呼噜。

可老二陆云帆和老四陆云昭哪受过这种苦?

两人虽然困得眼皮打架,可听着屋内此起彼伏的呼噜声,闻着空气里酸臭发霉的味道,愣是没办法睡着。

正当老二陆云帆嫌弃地挑起发霉的被褥,啧啧撇嘴时,却听老四陆云昭的肚子竟叫了起来:“咕噜~咕噜~”

“切~”他登时飞了个白眼,“就说你死要面子活受罪,那野菜团子不就是咸了点儿,有什么不能吃的?”

“那菜团子做的!实难下咽!我陆云昭是宁愿饿死也不会吃的!”

老四陆云昭嘴巴倒是硬气,可奈何肚子不争气,想了想便怂恿陆云帆与他出去觅些吃食。

蹑手蹑脚到了伙房,两人正要进去,却听身后忽然发出微弱响动,便急忙缩在一旁观察。

只见身后一个半大小子,在一口黑锅底下摸了半天,拎出一个油纸包便向库房跑去。

虽看不见油纸包里是什么东西,但以陆云昭超灵敏的嗅觉,一闻便知道那是自家天福楼的水晶肘花!

要说这王恭厂与天福楼隔得老远,那水晶肘子又不是便宜货,定是这王恭厂的头头才吃得起。可看那半大小子的架势,不像是偷王恭厂的东西,倒像是他提前藏好现在来拿的。

可他与自己一样,一直都在运炮,那肘花他从哪儿得来的?

陆云昭杏眼一转,旋即有了答案。

今日他们只去过王恭厂和神机营校场,这肘花不是王恭厂的,便是神机营校场的!

哼!有了这个把柄,还怕这小贼不分给自己肘花吃?

想到这,便拉着不明就里的老二陆云帆向库房走去。

库房中的半大小子刚打开油纸包,正打算安静地享受美味,门便被两个蓬头垢面的落难公子推开。

看到肘花,陆云帆两眼放光率先冲了上去,顾不得形象拎起肘花就往嘴里送。

一边吃还一边发出魔性的浪笑:“哈哈哈~这肘子是真香!老四你的鼻子真是比狗还灵!”

“你们!你们干什么?”半大小子见状,忙伸手去抢,却被陆云昭一把攥住了干瘦的手腕。

“小贼!这是我天福楼秘制的水晶肘花,一包一斤二两,就要纹银二两,你身无分文哪里来的?”刻意压低的嗓音,是不容置喙的威严。

“你管不着!”半大小子生怕招来匠头,不敢大声喊,却还是死死抓着油纸。

看他眼泪都快要掉出来,陆云昭旋即露了笑:“我们兄弟不是来为难你的,今日你分我们一份,改日等我们出去了,定会好好道谢!”

陆云帆亦是点头,还顺手从腰间解下一枚,羊脂白玉的如意葫芦坠子扔在肘花旁:“拿去!大爷不白吃你的!这个够你买一百份肘子了!”

见他这番动作,半大小子并不买账,只冷眼瞥了瞥那枚玉坠子,低声悠悠道:“现在你我都在王恭厂,身陷囹圄,再多的钱也买不来粮肉。况且阁下的白玉”

这小子说着,用两根粗糙黝黑的手指捏了捏玉坠子,又放下:

“自来玉器以白色为上,黄色、碧色亦贵。白色如酥者最贵。若如饭汤,谓之冷色,或有雪花及油色者,皆次之。这坠子虽看起来白若凝脂,可多油色,内雪花与饭汤杂色,想必是从一块黄玉夹白的料子上精雕而来,为保其白色,才雕成葫芦形状。既非浑然天成,未必有多稀罕。用它换我的肘子,勉强吧。”

陆云昭阅宝无数,听他说得头头是道,便也端详起陆云帆的玉坠子。却见这白玉内纹理走势与这半大小子说的竟是分毫不差,眼神瞬间收敛了锋芒。

看这半大小子得意的样子,陆云帆是气不打一处来,翻了白眼冷哼:“你又没见过几样好东西,说的天花乱坠谁不会?”

“确实没见过几样。”半大小子收好仅剩的几片肘花,一边吃一边轻蔑地回道,“我见过的白玉之最,不过有三。一是先帝墓穴陪葬的麒麟白玉枕,二是丹巴七部白山部的圣物,狐尾玉钩,三是”

他说到这突然顿了顿:“第三个,应该不算白玉之最了。”

一边不说话的陆云昭听到这,显然已经有些不淡定了。

若说这世上上乘的白玉物件数不胜数,可这半大小子说的两样东西确是天下奇珍,说是白玉之最也不为过,可自己虽有耳闻,却从未一睹究竟。

这小子年纪轻轻,却说自己见过这两件旷世奇玉,若不是自吹自擂,便就是有些本事。

他正不知怎么打听内情,便见陆云帆凑到近前,问那半大小子:“知道这两件玩意儿有什么稀奇,我也会编!你倒是说说第三个是什么?”

“第三个,便是当今豫王手上的白玉扳指。可两年前……”

半大小子话没说完,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嘈杂响声,匠头熟悉的声音亦在其中:

“这两门红夷送不出去了,你们送进去,排在最后头,明天厂公问起来,就说点差了!”

“是!”

(本章完)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