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我去古代考科举
  4. 第五百二十八章 事起

第五百二十八章 事起

作者:

虽说白日折腾了一番,府中的主子都有些疲倦,但估计心里都藏了事,这不竹君轩一闹腾起来,不需要下人去通传,焦夫人他们都已经醒了。

湛非鱼和何暖本就在百草园夜游,牛管家前脚刚让人去采薇轩喊人,湛非鱼已经先一步过来了。

“湛姑娘?”牛管家愣愣的看着踏着夜色而来的湛非鱼,怎么不见何暖姑娘?可疑惑之后牛管家猛地反应过来,他才派人出去的,湛姑娘怎么来的这般快。

“牛管家不必担心,阿暖回去拿药箱了。”湛非鱼并不打算进去,看了一眼烛火明亮的屋子,“二公子情况如何?”

心底满是不解,牛管家此刻也只能压下疑惑回禀道:“二公子吉人天相,歹人下手的时候刚好苏醒过来,摔碎了瓷枕引来了护院,罗大夫正在里面,只是伤口再次崩裂了,需要何暖姑娘重新缝合。”

湛非鱼明白的点点头,“如此一来焦大人也可以放心了。”

“濂玉……”急切不安的呼喊声响起,黄姨娘披着衣裳,头发散乱着,如同疯婆子一般飞奔而来。

湛非鱼往旁边退了两步,看着急匆匆进屋的黄姨娘,没有了白日的温婉端庄不说,这小跑的速度竟然把丫鬟、婆子都甩在了后面,果真是担忧则乱。

相对于焦知府和黄姨娘真情实意的担忧,姗姗来迟的焦夫人在白日撕破脸之后连面子情都懒得装了。

同样看了一眼屋子,焦夫人温声和湛非鱼寒暄着,“又打扰湛姑娘了。”

“夫人不必客气”

……

穿着府中下人的衣裳,

来人仔细听了听卧房外的动静,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颗珍珠大小的药丸。

在密室里的何生借着墙壁上山水墨的遮掩,把来人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若是要杀焦濂玉,无法喂药,就冲着焦濂玉此刻昏迷不醒的状态,直接拿被子捂一下口鼻人就死了,而且即便是仵作验尸也查不到任何痕迹。

估计是特制的珍贵药丸,即使焦濂玉无法吞咽,但药丸被塞入他口中后慢慢就融化了,而肉眼可见的速度下,焦濂玉的失血过多的脸上也恢复了一点红润。

等了半晌,确定药丸已经完全被吸收了,来人手指迅速的在焦濂玉的几个穴位点了几下。

“你……是谁……”焦濂玉睁开眼,愣了半晌后,眼中猛地露出戒备之色。

可惜嘶哑的声音,还有刚一动就剧痛的胸口让焦濂玉回想起昏迷前的一幕,此刻即便惊恐也不敢再挪动身体。

“二公子果真吉人天相。”站在床边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盯着从惊慌到镇静的焦濂玉,皮笑肉不笑的继续开口:“就冲着二公子这临危不惧的心性,难怪敢收买李立私拆焦知府的信笺。”

焦濂玉面色再次一变,他之所以替焦知府挡了这一刀,也似乎为了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

可当锋利的匕首没入到胸口,当意识到自己可能要死的时候,焦濂玉就已经后悔了,即便父亲因为意外死了,以夫人一贯的行事作风,她不会苛责自己这个庶子,至多让自己分家另过。

这几年焦知府给了黄姨娘不少好东西,又担心焦濂玉在外应酬银子不够,私底下还瞒着焦夫人给了焦濂玉两个铺子,一处五十亩的田庄,银票陆陆续续也给了上千两。

所以昏迷前焦濂玉真的后悔挡了这一刀,他没想到自己还能醒,只是床边这个来者不善的男人让焦濂玉感觉到了不安。

压下心底的的不安,焦濂玉快速的思索一番,同样确定自己不会出事,神色再次平静下来,“你到底是谁?深夜来访又有何意图?”

“二公子的确不必担忧,我家主子想和二公子合作的,难道二公子不想接手焦府?”男人笑着开口,打量着这布置清雅的卧房,不管是黄花梨的桌椅,还是架子上摆放的器物,无一不是精品,都是靠银子堆积出来的。

“书中自有黄金屋,可惜古往今来却出了那么多穷书生酸秀才,即便是举人功名,大多也就开个私塾,想要封侯拜相却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男人慢悠悠的开口,静谧的深夜里,这低沉的嗓音充满了诱惑。

焦濂玉没有开口,打心底却认可这话,只是比起那些寒门读书人,他有自傲的资本,知府家的二公子,即便是庶出又如何?大哥不但在读书上没有天赋,为人还高傲自大,父亲早就放弃大哥栽培自己了。

男人锐利的目光一眼就看透了焦濂玉平静面容后的真实想法,满意的点点头,“远的不说今日来府中的湛非鱼就是最好的例子,原本只是个乡野丫头,卑贱如同野草,被顾学士收为弟子便成了金凤凰,不说焦知府,就连布政使丘大人都把她这个黄毛丫头奉为贵宾。”

普天之下的读书人估计就没有不羡慕嫉妒湛非鱼的,她若是男儿身,封侯拜相指日可待!

湛非鱼即便是个姑娘家,有了顾学士这个老师的庇护,皇亲国戚也嫁的,这般运道谁不羡慕?

“我家主子虽然没有顾学士位高权重,但想要推一把二公子,日后不说入内阁,但官拜二品绝对不在话下。”

男人说完后,焦濂玉即便竭力压制着,可眼中的野心和欲望却无法遮掩,封侯拜相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毕竟焦知府也只是四品而已,有了焦家的全力相助焦濂玉能入京为官已经是天大的造化,除非是有大机缘,否则焦濂玉这辈子最高也就是个三品官。

焦濂玉被子下的手用力的攥紧,这才压下激动燥热的情绪,“你想让我付出什么代价?”

“哈哈,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男人放声笑了起来,根本不担心这笑声会引来院子外巡逻的护院。

“二公子不必担忧,至少十年之内不会让你做什么,而这十年里二公子只需要勤学苦读,按照焦知府的栽培一路走下去,我家主子自会在暗中相助。”

男人的意思很明确,如今焦濂玉还不够资格让他加主子帮忙,十年之后,如果官运亨通的话,焦濂玉或许能做到四品知府,才有资格和能力帮忙,到时候双方互惠互利,焦濂玉想要封侯拜相也不是没有可能。

“好,我答应你。”焦濂玉没有任何迟疑的就应下,如果让他现在就替对方做事,焦濂玉或许还会犹豫。

但十年之后,焦濂玉相信自己那时已经是焦家之主,在官场也有所建树,不说羽翼丰满,但绝对不是今时今日这般弱小,一切都只能伏低做小的讨好父亲来获得。

届时,对方若有歹意,自己也有还手之力。

似乎料准了焦濂玉会答应,男人满意的点点头,“为表诚意,今夜就先替二公子解决一个后患。”

话音落下的瞬间,男人足尖点地,身影飞掠而起直接落在横梁上,再加上卧房里光亮晦暗,又有高柜的遮掩,除非是有人特意抬头望角落这边的屋顶上寻找,否则很难发现男人的身影。

一片安静里,开门声即使再轻微也显得有点突兀。焦濂玉怔了一瞬,随后闭上眼装作昏迷状态。

赵远确定外间的守夜的下人已经昏睡过去了,这才反手把门给关上了,步履轻缓的向着内室走了过来。

卧房里散发着浓郁的药味,焦濂玉胸口这一刀异常凶险,再加上夏日炎热伤口易恶化,所以罗大夫上的药有点厚。

一步一步往床铺走了过去,赵远看着面色依旧苍白的焦濂玉,迟疑了一下便把右手的匕首收了起来。

密室里,何生真没想到今夜竟然是来了一波又一波的人,而且比起横梁上的男人,此刻进来的这个不速之客实力明显就弱多了。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