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上瘾
  4.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八章

作者:

第九十八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屋子里,有空调孔呼呼吹来的暖风声音,近在咫尺的落地窗外,有汽车鸣笛的声响,还有警笛音和救护车音相互交映的响动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夏引之听雷镜无赖至极的话,胸间的闷堵更甚,还有莫名起来的烦躁和怒气。

她不想着他的道,用力咬着唇,双手去推他。雷镜纹丝不动。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气氛僵持着。

片刻,雷镜脸从夏引之颈窝里抬起,低头看她,他眼睫是湿的,是刚刚听到她说分手时流的泪。

夏引之看到,有一瞬的心软,可在他凑近来亲她时,还是偏头躲了过去。

雷镜不声不响,脸贴着她的脸紧追而上,两人无声一追一躲,旁人看着也许会觉好笑,可夏引之却因为他的耍赖,气到不行。

刚收回去的眼泪又涌出来,这次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委屈。

相持间,夏引之最终被雷镜双手捧在脸颊两侧堵上了嘴唇。

夏引之上唇下唇,被雷镜接连用力吮着。

可她从始至终闭着眼睛,牙齿也紧紧咬着,抗拒着和他更近一步的亲昵。

雷镜百寻不着,最后无法,只能有些挫败的在她唇上又啃又咬,一时失智,他咬得重了,夏引之痛的哼了声,松了牙关…

夏引之脸上的泪不断,气急的委屈抽噎让她呼吸本就不太顺畅,现在又被雷镜这么堵着嘴唇重重亲着,因为缺氧,她双手胡乱在他身上扒拽着,可雷镜始终不肯放开她。

争执间,雷镜腾出一只手搂她的腰,抱着夏引之往后退,小腿挨上沙发,他跌坐下来,拉她跨坐到自己腿上,将她整个人桎梏在身上怀里,唇舌始终没松开过她的。

他最是知道她喜欢如何,舌尖在她上颚舌下细细扫过,虽无章法却又耐着所有性子来慢慢的取悦着她。

直到最后察觉到夏引之在一声委屈至极的哽咽后,轻轻回吻他一下,继而和他舌尖相搅在一起,雷镜始终忐忑的一颗心,终于稍稍放下一些…

他掌心压在她后背上,将她更紧的搂向自己。

身体对爱的人的反应最直接坦白,两人亲着亲着,先前不管是生气委屈还是担惊受怕,绵延悠长的亲吻全都在这一刻一点点的改变着,此时此刻,两颗热切滚烫的心,需要真真实实的熨贴在一起。

一开始,夏引之惦记着雷镜胳膊上的伤,抗拒着,最后被他望过来湿润央求的眼神软了心。

宜海湾不在市中心,偏近郊,夏引之住的这栋是楼王,从落地窗前一眼望过去,视野空旷,最近的是待开发的楼盘,再远些是人工湿地植物园。

现在是午后阳光最热烈的时候,屋子里被光照得暖和明亮,这是夏引之从未体会过的,无论是环境还是姿势。

她像是第一次,闭着眼睛紧张的摇头,要去床上。

雷镜抱着她不放手。

最后,她还是没有拗过他。

雷镜包了整个上臂的纱布被血染红了一侧,夏引之惊骇着,要起身,又被他牢牢拽下来。

“没关系,”他和她模糊耳语,“不碍事。”

他浑身的肌肉都在紧紧绷着,这个时候,他不想放开她,也放不开她。

他亲她,要她忘了眼睛看到的,靠着她耳边问记不记得小时候那次在比利时,他教她骑马的事。

夏引之一时没大反应过来,现在为何忽然提起这个,直到她疑惑的眸子对上他含笑又期待的眼睛…

雷镜额前的发被汗打湿,半遮着他双眼,没了眼镜的遮挡,漆黑的瞳孔和眼睫都是最佳催情催欲的东西,夏引之望着他,陷在里面,脑袋里唯一的意识,就是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

……

窗外彩霞挂上天空,雷镜往后,后背靠到真皮沙发背上,抱紧趴俯在身上的女孩子。

怕她着凉,他探着长臂拿沙发角落里的羊毛毯给她裹到背上,隔着毯子,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

颈窝里,最开始只有稍急的喘息声,随后慢慢的,呼吸声渐弱,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又一声的小声抽噎。

雷镜被这一声声的哭泣声弄的心口钝疼,他把夏引之汗湿的发撩到耳后,低头从她发上,额上,亲到她混着眼泪和汗的眼睛、鼻子,最后是嘴唇。

这个吻没有了方才的急切和霸道,是十足十的安慰和歉意,“哥哥真的知道错了,”他贴着她唇边,低声告诉她,“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给你说,不会再瞒着你。”

他一下下的亲她,“真的,我发誓。”

夏引之终于抬眼看他,半晌,低头看他左边胳膊,压下了想开口再详细问他索魏事的心思。

她摸他胳膊上染了大半血迹的纱布,脑袋里除了色令智昏一词,再没有其他。

“我让小褚找家庭医生过来,”夏引之看他说,“不要出去了。”

“好,”雷镜应下前一句,不敢再瞒,“但我还是得出去一趟。”

他看她看过来的眼睛,解释,“去警察局。”

“中午接到你电话前就打算去的。”

“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事情九成九是索魏做的,可警察要的是证据不是猜测,所以需要我们尽可能的来提供线索,缩短他再次犯案的可能性时间。”雷镜主动补充说。

夏引之看他,眼睛里难掩担忧,“这次——”

“索魏报复心强,我们都知道他这次没得手,一定还会再来,”雷镜知道她想问什么,“这次的事已经不是像以前那样几年可以解决的了,我们和警方合作,会一劳永逸,斩草除根的。”

夏引之忽然抱住他,情绪压不住,“司机叔叔他…”

“哥哥会好好安顿他,”雷镜眼睛红了,用下巴磨捯着她额头,哑声说,“还有他家人。”

包括那受伤的九个人,他都会。

空间安静下来,弥漫着难以言喻的难过。

雷镜不想她沉浸在这无边无际的愧疚里,靠着她耳边轻声转移话题,“还要不要和哥哥分手了?”

“……”夏引之难过的情绪被他这一句话,一下散去大半,忍不住从他怀里抬起身子,瞪了他一眼。

此情此景,问这句话简直是…

刚刚他们做了大半天的事,怎么分,如何分?

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是——

夏引之看雷镜脸上的神色,断定他是故意的,不想搭理他,要从他身上起来,结果身子刚动,就又被他一把拽回来原地。

毫无征兆的,两人都紧紧闭着眼倒抽口气。

等夏引之睁开眼,面前模糊的人影,已经又亲了下来。

她惦记着要去给小褚打电话叫医生过来,可雷镜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

*

冬天天短,五点多,天已经暗了下来。

没亮灯的客厅也变得昏昏暗暗。

等四周再次安静下来,夏引之已经累的几乎直不起腰。

偏偏罪魁祸首还在拿话逗她:我们阿引果然是天才。

夏引之被他说得脸燥热,低头看到沙发上的一片狼藉还有脚边地毯上丢的衣服和用过的东西,热意更甚。她拍他,哑着声音道,“一会儿开窗通一下风,肯定都是味道,医生要是过来…”太尴尬了。

“什么味道?”雷镜笑,明知故问。

夏引之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趣打的要恼,警告瞪他,“雷镜你再说,信不信我真生气不理你。”

雷镜不信也信,不说了。

他把夏引之抱到沙发干净的另一侧躺着,“休息会,我去给你放水泡澡。”

夏引之闭着眼嗯了声,等他进了浴室,才强撑着力气从地毯上的羽绒服口袋里掏出来手机给小褚打了电话。在后者担忧问她怎么嗓子哑了的时候,热着脸含糊说好像有点感冒,就急忙把电话挂断了。

……

天彻底黑下来的时候,小褚带着家庭医生过来,已经全部收拾妥当的屋子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只有“感冒”了的夏引之,在一旁一杯杯的喝着水。

雷镜的伤口确实不小,至少有二十五六公分长,好在缝针医生技术不错,血虽然浸出来不少,伤处并没裂开。

家庭医生给补了药,又忍不住念叨,明知道受了伤,怎么还非要用这只手做事,后面拆线前的这一个多星期一定要注意,不能再这样了。

医生只是就是论事,可在场的四个人,只夏引之和雷镜知道他这只手臂究竟做的什么事,出的什么力气,她没有雷镜那么厚的脸皮,能听着这些话脸不红心不跳,面不改色的。

尤其小褚想着中午夏引之回来时阴沉的脸色,再看雷镜浸血的手臂,免不得小心凑到夏引之跟前,小声问她两人回来是不是打架了时,一时没忍住,被刚喝到嘴里的水呛咳的停不下来。

整张脸涨得通红,把小褚吓了一跳。

雷镜包扎到一半,一脸担忧要过去,被夏引之摇手制止,示意她没事。

可人还是过来了,轻轻拍着她的背,顺便给小褚说,他一会儿有事要出去,麻烦她在家里陪一会儿阿引。

“我跟你一起。”夏引之闻言皱眉看他。

后者曲指刮刮她鼻尖,有些好笑,“想上头条了是吗?跟我一起?”

更何况还是去警察局。

夏引之手指捏着杯子,有些懊恼和无力的看他。

这是第一次,她后悔如今的身份。

雷镜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安慰的摸摸她脑后,“放心,不会有事的。”

前天一死九伤的事故动静太大,已经上了新闻,现在正是警力投入最要紧的时候,索魏但凡还有一点点脑子,也不会在这时候贸然出来。

等包扎妥当,送走医生,西汀也打电话说到了楼下。

夏引之想送雷镜到楼下车库看他上车,被后者制止,只准她到电梯口。

电梯上来,雷镜上去前,忽然想起什么,停下脚。

回身看着小褚抱歉笑笑,指了指房门,后者一瞬明白,看了眼夏引之,偷笑着转身哒哒跑了回去。

雷镜见门关上,才拽夏引之到怀里,亲了亲她,“还有一件事,忘了给你坦白。”

“什么?”夏引之莫名问。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雷镜先发制她,“所以哥哥说了,阿引不要生气。”

夏引之:“……”

“嗯?”雷镜轻挑了挑眉毛,“好不好?”

“……”夏引之无语,简直想抬脚踹他,“你这是坦白,还是威胁?”

雷镜一想,确实也是。

遂凑到她耳边低声笑着说,“你对面那套公寓,其实哥哥没卖掉。”

“说卖了,是骗你的。”怕你不让我跟你一起住。

“……”

“密码是你生日和…”他刻意停了下才笑着继续,“我们第一次。”

“……”

明明是她生日和他生日,偏偏非要捡会让她脸烫的来说。

大流氓。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