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4. 第907章 我们秦绝对这种东西没有兴趣.jpg

第907章 我们秦绝对这种东西没有兴趣.jpg

作者:

操纵了一切的“幕后黑手”完全不知道方袁两人的心理活动,此时正在翻看经纪人森染发来的资料。

《娱乐实习生》第四轮结束时,璨华娱乐的谢贞曾动过签约秦绝的念头,被拒绝后退而求其次地给她递了剧本。

那是个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名为《心影链接》。

秦绝还没有拍剧的经验,档期又排得过来,遂应下了这次邀请,决定出演。在那之后,相关沟通的事宜就交给了森染。比起与演员本人直接交流,圈内都更习惯经纪人与经纪人相对接,算是某种程度的“专业对口”。

“新政策?”

秦绝微一挑眉,眼中浮现些许兴趣。

龙国近些年文化艺术发展逐渐下行,文娱指数被其他指数拉开了一大截,成为明显的短板,不只贺诩和岳扬他们这些圈内大佬在操心着急,国家也做出了行动。

前不久,一项关于影视剧拍摄的新政策透出了风声。

一直以来,龙国国内的电视剧拍摄都遵循着传统的“开拍、杀青、后期制作、整剧开播”等步骤,且“开拍”到“正式播出”之间间隔的时间相当长,若是遇到经费不足、卡审等问题,拖个五六年都是常有的情况。

更倒霉的,则是电视剧还没播出或播出不到一半,就有主要演员临时塌房,于是整部作品被牵连下水,直接不见天日,投资人和制片方哭都没地方哭。

同时,这套“先将剧集全部拍完,再投放电视台或视频网站开播”的体系,很容易成为娱乐圈藏污纳垢的手段,经常目的不是为了打造作品,而是为了让见不得光的钱款过一遍“明路”,成功洗干净。

至于那些明星演员轧戏,三个月内同时混两三个剧组,到了只拍特写,其他能上替身就上替身,多补一条都嫌麻烦,拍完就飞到下个片场继续混,最终杀青拿片酬的现象,就更比比皆是。

于是,工业流水线般的影视作品源源不断地出现,最终制片人收利润,导演收工资,演员赢片酬、流量和“口碑”,粉丝抱着一堆糊满了滤镜的“美颜图”欢天喜地,只有观众受伤的世界就这么达成了。

资本苦文娱久矣。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新政策终于到来。

“边拍边播”的概念被提出,国家鼓励影视剧拍摄采取“拍两集,制作一集,播出一集”的形式进行作品创作。这意味着整个剧组的效率与节奏将被严格把控,演员及其背后的团队也没有了审核后期滤镜、万事呼叫配音的时间余裕,俨然对主创团队和演员实力有了严苛(或者说本该如此)的要求。

璨华娱乐不愧是亚洲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在紧跟时事方面不遑多让,《心影链接》便是率先吃螃蟹的这批电视剧之一。

据森染的整理,《心影链接》九月中旬进组,每周拍摄一集的份量,前两周就要完成前两集,同时紧锣密鼓进行后期制作,然后从第三周开始,便是“拍第三集、播第一集”。

显然,新政策新形式有利有弊,弊端在于观众们在“电视剧连载”期间的声浪很有可能反过来影响到剧组拍摄和剧情设置,但换个角度想想,如此直白地面对市场与大众点评,未尝不是一种强力锻炼。

《娱乐实习生》刚结束不久,秦绝对这种短期高效的拍摄模式适应良好,顿时对进组多出一份期待。

不远处传来的哀嚎逐渐变成轻微的哼声和呼噜声,秦绝收起手机笑笑,知道乔远苏他们这些天都累狠了。

她等着众人悠悠转醒,带他们吃了顿散伙饭。

从排练到公演,近一个月的相处时光让秦绝这个组长在大家心中极有威望,荣获所有人排队敬酒的待遇,她笑着一一接下。

结束后,秦绝又张罗着出租车和网约车将众人安排妥当,微醺的吴海舟离开前忍不住感叹“实在靠谱过头了”,她但笑不语。

身上酒气还未散尽,秦绝挑了一段人少的小路,敛起存在感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像个平常的过路人。

结束了。

她一生经历过许多或大或小的离别,并没有苏酥他们那么伤感,只是有点感慨。

从五月份中旬开始的《娱乐实习生》,到现在的九月初,细算下来时间并不长,甚至还不够一个学期,但这之中锻炼出的革命情谊异常深厚,如今比赛结束,尘埃落定,外人很难体会得到他们这些当事人是怎样的心情。

秦绝停下脚步,倚在墙壁。

各类车辆行驶而过,墙面和她的面容被车灯映照得忽明忽暗。不远处的路灯下,三三两两的下班族拖着疲累的步伐前行,目的地或是酒吧或是地铁站,偶尔有一家人出来散步,大人们带着小孩,偶尔还带着宠物,一行人随意闲聊着家常琐事,声音渐渐飘远。

秦绝闭上眼睛,思绪如滴进海面的水珠般下沉,又很快浮游上升。

她有点累,只是有点,这是股愉悦性质、不会让人感到委屈的疲惫,人们常常将它归结为“充实”或“成就感”。

少顷,秦绝睁开眼。

她在脑内快速过了一遍接下来要做的事。整理谢师宴上送给四位评委老师的礼物;收集方友文和曲楠等人的地址并将周边礼盒邮寄过去;迄今为止饰演过的角色们的复盘;表演方法和状态的经验梳理;《心影链接》剧本及原著小说的分析吃透;小狐狸的基因进化和后续行程;以及那谁。

秦绝微微仰头,天边月亮被城市纷繁绚丽的灯光染上暖色,她拿起手机拍了张照,发进家里,卿卿们的评论一瞬即达,仿佛就站在她身边,看着她拍照又发了动态,以至于回应得毫无延迟。

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一行行回复看过来,秦绝被绵密的拉扯感包裹,如丝如缕的羁绊以她为中心缠绕着,心头有点窃喜,有点困扰,但总体来说是幸福的。

她轻呼一口气,回到住处。到家洗漱过后秦雨桥还醒着,穿着睡裙坐在卧室床上,双手背在背后,表情神神秘秘的。

秦绝不自觉带上笑意:“什么情况?”

“锵锵——”

秦雨桥轻快跳起,笑盈盈地将藏着的东西举到面前。

那是个毛茸茸的小狐狸玩偶,瘦长瘦长的,还拖着条软乎乎的大尾巴,姿势整体上是个“要抱抱”的状态,举起来足有半人多长。

秦绝失笑,接过来的一瞬间被绵软的触感惹得眼睛微亮,舒坦地rua了rua:“这是?”

“祝姐姐重生快乐呀~(Oω<)☆”

秦雨桥抛了个wink,“生日当天我看大家都在送祝福,要回应那么多人很辛苦嘛,想着还是不给你增添负担比较好。所以现在工作告一段落,就把礼物补上啦——”

柔和婉转的声音听得秦绝软了眉眼,她噙着笑,双手捧起小狐狸玩偶,看看这个小家伙又看看秦雨桥,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可爱。

“那我就不客气了。”秦绝眼眸含笑,“这个针线活儿……你亲手做的?”

“嗯,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染染也有帮忙。”

秦雨桥眼睛眯成软软的弯弧,一晃又烁动着促狭的光芒,浅浅窃笑。

“怎么了?”正rua着小狐狸玩偶两腮的秦绝看过去。

“哎呀~有些老人家对这些小玩意儿的兴趣不大。”

秦雨桥娇里娇气地模仿着,“说不上喜不喜欢,只是普通的无感而已——”

秦绝顿觉羞臊,轻咳一声敲敲小狐狸的脑壳。

这家伙,明明从声音的颜色里就能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这个礼物,非要口头说出来迫害她。

“这是我妹妹亲手做的,当然很喜欢了。”秦绝找补道。

“哦~~~”

秦雨桥拖着“不怀好意”的长音,眼看秦绝又要伸手过来,立即笑嘻嘻地矮身一钻,成功逃跑。

“几天之后,我和姐姐也要分开了。”

她的神情同言语一样柔和,“不知道你到时候拍戏会有多辛苦,会遇到怎样的状况……我们各自都有事,也难说我能不能及时安抚你,说担心还是很担心的。”

“唔!所以,就趁这次做了‘代餐’给你哦!”

秦雨桥说着小跑过来抱了抱秦绝,又很快分开,“现在姐姐去外地拍戏也可以随时和小狐狸贴贴!”

“你……”

“就是这样,从今天晚上就要开始习惯喔!|·ω·)”

秦雨桥说话间已经溜到了卧室门边,“我去睡觉啦,晚安——!”

秦绝哑然,眼睁睁看着自家妹妹“唰”地溜走了。

她停在原地,手里还抱着软绵绵的小狐狸玩偶,半晌低头和它对视,哭笑不得。

“哎,真是……”

秦绝笑着摇摇头,顺手把长长一条红毛狐狸放在枕头边,自己躺进被窝,关掉床头灯。

黑夜里唯有数字时钟“嘀嗒嘀嗒”轻响。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一条手臂“嗖”地从被窝里伸出来,宛若做贼心虚般飞快将小狐狸玩偶捞进了被窝。

------题外话------

3000+

秦绝:我们半百老人早过了抱玩偶睡觉的幼稚年纪了好吗。

还是秦绝:(抱着小狐狸抱枕睡觉)

——

感谢【冉听花开】的10500打赏

感谢【乔小禾】的10000打赏(已加更)

感谢【沅离忧】的5635打赏

感谢【纸鸢.】的5000打赏

感谢【风舞心佐】【勩軍】【momo鱼】【秋叶降落autumn】的500打赏

感谢【书友20190428161538743】的200打赏

感谢【书友20170423165134038】【evils2282009】【苏琂】【肆柒南】【玖.】【又】【爱4不爱牧】【§浮殇年华$】【星辰龙腾55】的100打赏

感谢【痞痞的千纸鹤】投喂的冰阔落x14

感谢【沅子】投喂的冰阔落x3

感谢【菁离】投喂的冰阔落x2和催更符x2

感谢【风华到绝代的偶】【怜怜的宝贝】投喂的冰阔落x2

感谢【楚琰儿】投喂的催更符

感谢【羡羡做的糯米粥】【我不会污染空气】投喂的冰阔落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