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4. 第十章

第十章

作者:

御剑出行是修士最常用的方式,快捷方便,艾霜棠只体感过一次便留下了相当大的心理阴影,所以第二次搭顺风车的时候紧紧抱着司殷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肩上,两只眼睛全程紧闭,根本不敢睁开看一眼。

就算修士喜欢御剑飞行,那肯定也是从低处慢慢练起的,一是修为的关系,刚学会御剑的小修士需要多多练习,娴熟掌握御剑的技巧,身上的修为也不支持他们一开始就飞那么高,要是中途灵力没了,那可就不是摔断腿这么简单。

所以,中间是有一个循循渐进的过程,就像鸟也是需要学习飞行的,也有在学习飞行的过程中摔死的。

艾霜棠连御剑都还不会的时候就经历了超高规格的御剑飞行待遇,并不觉得开心,只觉得很可怕,就是因为中间跨度太大了。现在倒是有了一把属于她的飞剑,但这次出行忙着赶路,实在没空等她慢悠悠的蹩脚御剑技术,司殷便给她当了一回司机。

洞虚山的位置并不近,艾霜棠闭着眼睛不敢睁眼,自然也不知道在自己闭眼的时间里到底飞了多远。说实话,司殷飞的很稳,防护也做的很好,闭着眼睛根本感受不到在飞,一开始她确实紧张的不得了,但没了视觉冲击力对她的影响,渐渐放松下来,还觉得有点犯困。

被司殷抓着全日无休的学习,最多只能打个盹儿,这会儿倒是感觉到了难得的悠闲时刻。

当他们到达洞虚山的时候,艾霜棠已经彻底睡过去了。

洞虚山掌门邵玄烛接到传音,知道友人很快就要到达,便立马出门相迎,等待片刻果然看到天空中降下两道身影。

洞虚山很大,连绵的山脉上分布着多个山峰,占地面积广阔,历代掌门都位居洞虚山中最高的山峰之上,名为青阳峰。青阳峰的主殿之前有个很大的平台空地,往日里若是有相熟的修士前来拜访邵玄烛,都会选择在这里降落。

修士可以在任何地方落下,但前往别人门派总不能这么肆意。

不论是招待迎接客人,还是上门拜访的一方,有个统一落脚的地方于己于人都方便,主殿前的大平台就有这样一个作用,不过想在这里降落,得和洞虚山掌门有几分交情才行,或是提前送了拜帖,得到同意的。一般人想要上青阳峰,只能从山脚下老老实实走上来。

洞虚山其他峰脉也是如此,修士能御剑飞行,可也得讲些规矩,不能在别人门派来去自如,肆无忌惮。

门下的弟子们也有规定,不可御剑在门派里四处胡乱闯。

邵玄烛便站在这青阳峰主殿前的大平台上等待,见两人御剑落下,向前几步迎上去。

“玉尘,咱俩好久不见了。”邵玄烛说话一点都不客气,丝毫没有因为很长时间没见就变得生疏起来,态度一如往昔,熟稔直爽,“你这家伙,成天就知道蹲在犄角旮旯里清修,收了徒弟都不庆祝一下,通知一声就算完。自从我接任掌门之位,就再也不能与你一起结伴历练,我们两人之间的来往淡了很多,这次也是,要不是有人闹到我面前,我还不知道你徒弟身上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

“我看呐,是你一直蹲在山里清修,鲜少出来走动,现在的年轻人都换了一拨又一拨,早就不知道你琼华道君的威名,才敢老虎头上拔毛。”

说着,邵玄烛的目光落到琼华道君萧玉尘身后侧站着的司殷身上,目光里有几分审视打量,倒并不算凌厉。

司殷不卑不亢,任由邵玄烛打量,抱着艾霜棠安安静静,没有丝毫不满。

邵玄烛的目光落到司殷怀里抱着他脖子睡得正香甜的艾霜棠,微微愣怔了一下。

“这位,就是你新收的弟子吧?可是累着了?”邵玄烛放轻音量。

萧玉尘微微颔首,“小孩子精力不济,见笑了。”

“你何必跟我说这种客气话,既然这孩子睡着了便送去房间让她好好休息便是,我们两个正好有事相谈,还有你这大徒弟……”邵玄烛眼底一阵担忧之色,“面色看着实在不好,想必伤势还未恢复吧?反正接下来暂时没事,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免得累到了。”

“我青阳峰有一口灵泉,对恢复伤势很有效,这事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正好让你这弟子每日去泡泡。”

“第一次见面,实在不知道该送些什么见面礼。”邵玄烛忍不住对萧玉尘发牢骚,“徒弟都这么大了才带过来让我见上一面,叫我都不知道该送什么才好,低的拿不出手,高的我这手头上暂时也没有。别看我这掌门当个威风,当家才知柴米油盐酱茶醋贵,有好东西也捂不了多久。你这徒弟都这么大了,修为也高,把修仙界的年轻才俊杀的落花流水,送什么给他,我更要斟酌斟酌,不然多丢我面子。”

“倒是这小弟子,我得考虑考虑送什么才好,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都喜欢些什么。”邵玄烛眉头皱起来,显然对这个问题非常烦恼。最后狠狠瞪一眼萧玉尘,埋怨道:“你这两个弟子,大的太大,小的太小,真是存心想看我笑话。”

萧玉尘很淡定,“你看着给就是了,就算送了垃圾我也不会嘲笑你。”

“但你会跟你的徒弟嘲笑我老眼昏花。”邵玄烛斩钉截铁的说,坚决不愿意在友人面前丢面子。

“你真这么介意,就给我这小弟子送些会爆炸的玩意儿吧,她想戴一串耍着玩。”萧玉尘随意说道,“至于我这大弟子,有你那青阳峰的灵泉给他养伤,就是最好的见面礼了。这口灵泉乃是洞虚山灵气汇聚之地,无掌门允许旁人不得私自进入的禁地,若不是走你这个掌门亲自开的后门,可蹭不上这样的好处。”

“伤的这样重,不快点恢复,怕是应付不了接下来的事情。”邵玄烛的神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你让我调查的事情,我查出一些眉目了。时间紧急,那些人藏的又深,能找出的证据并不多,但光是手头这一点点,就足够触目惊心了。”

邵玄烛微微侧身,抬手一请,这是移步说话的意思。

跟随邵玄烛一起出来迎客,从头到尾都安安静静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内门弟子负责为司殷和艾霜棠带路。

艾霜棠睡得昏天暗地,完全不知道已经到目的地了,被放到房间的床上后更是睡得四仰八叉。司殷没有去安排给自己的房间,随意往床沿一坐,对面前的内门弟子表示自己知道了。

“小师妹年纪还小,我担心她醒来发现自己睡在陌生的地方,身边也没有熟悉的人,心里会害怕。劳烦你了,你跟我说一声,到时候我自己去。”司殷对给自己带路的内门弟子说道。

对方想想觉得也对,就小声说道:“那好。两位的房间紧挨着,就在旁边。”

完成任务,这位内门弟子便退下了。

司殷坐姿随意,见艾霜棠睡得香甜,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住她的鼻子,然后艾霜棠的嘴巴便微微张开来,一点都没被影响到睡觉质量。

估计师尊与邵玄烛需要好好谈一谈,想要知道两人相谈结果也得等师尊结束回来,司殷一时间觉得无聊,便靠着床头,一只手支着脸颊,合上眼睛闭目养神。

另一边,萧玉尘和邵玄烛移步书房,在场只有他们俩,没有其他人。

邵玄烛沏了两杯茶,一杯推到萧玉尘面前,一杯自己端起来抿一口,放下茶杯。方才在大庭广众之下,有些话不好说。

“我真是万万没想到,修仙界的风气竟然堕落至此!”邵玄烛不知道是回想起什么,脸上浮现怒容,“虽然我一直知道,八千年都无人能够飞升,导致修仙界人心浮动,有些人因此走了邪道,打算另辟蹊径,魔修邪修的数量多了起来,修士为祸人间的消息也因此在增加,更有人宣称修仙无法飞升,多年苦修到头来不过是自寻死路,不如释放天性,享受人间极乐,以此声色犬马,纵情享乐。”

“如此道心,便是没有飞升一事,也会因为其他事情堕落,无人飞升不过是给了他们一个理由而已。难不成他们还以为,如果飞升没有受阻,他们那种心性就能够成功修得正果飞升成仙不成?”

邵玄烛冷笑,“渡劫时天门不开导致修士被雷劈死,这是大乘期高手该操心的事情,不过有点修为的后生晚辈担忧个什么劲儿。”

“我本以为这群人也就这样了,没想到居然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看来是我洞虚山一心修炼,不知道何时跟世界脱节了。这年头不光邪修魔修越来越多,原来这股邪魔歪道的风气都已经渗透到正派之中,一个个修仙世家,名门正派,装的有模有样,背地里还有骂我洞虚山假清高的,结果龌龊事干的倒是勤快的很。”

“魔道邪修都干不出来的事情,一个个自喻正派的修士倒是干出来了!”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