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都市青春
  3. 重生俄罗斯当寡头
  4. 第859章 异想天开

第859章 异想天开

作者:

重生俄罗斯当寡头正文卷第859章异想天开不过这也不能怪王业,本来这种竞选,正在台上的天然就拥有很多优势。

尤其是在大毛这样政治体系中,政府还拥有很多的媒体、经济资源。

那么克宫方面就能调用这些资源为自己造势!

或许霍夫琴科需要花很多钱才达到的宣传效果,而克宫只需要一个新闻,一个政策的推出,就能轻易达到。

就如霍夫琴科刚刚说的那样,前一段在加里宁格勒布置武器的事情,原本是一个危机,但在王业的坚持下,做出了强硬回击后,反而变成了一件好事。

很多普通民众认为现任克宫做事果决,态度强硬,这很符合老毛子的“审美”。

所以那件事之后,克宫的支持率开始飙升。

最近的大基建计划也是同样的效果……

所以,最新的民调结果出来后,霍夫琴科直接就不想“玩”了!

再坚持参加竞选还有什么意义呢,最终也不过是像个“跑龙套”的小丑罢了!

今天他找王业来,就是想听听王业的意见,爽快点认输,可能还少了很多麻烦。

…………

搞清楚霍夫琴科的意思后,王业皱眉想了想。

然后摇摇头,说道:“我的建议是,叔叔你继续参加竞选。但对竞选结果就不要报什么期望了,权当是锻炼学习一下好了,毕竟你以后也是要从政的。能参与一次大选,而且得票率第二,这也算是一份不错的资历!”

霍夫琴科苦笑道:“一共就两个候选人啊,这个第二有什么意义?”

“不不不,刚开始可是有好几个想要参与竞选的,只是他们连决赛圈都没有进,叔叔你能进最终决赛,这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相信我,接下来马上就要正式选举了,你该怎样怎样,但是切记一点,不要再攻击克宫,不管是人还是政策!这样的话,对你以后的发展,只有利而无弊!”王业认真地说道。

这绝对是他的肺腑之言了。

也就是这事涉及到霍夫琴科的命运,王业才尽可能地去“抢救”他。

到了今天这一步,可以说王业差不多是把那个“死结”给解开了,只差最后一步……

王业相信,最新的民调结果出来后,克宫那边应该已经不再把霍夫琴科当作真正的竞争对手了,也不会再考虑对他下什么死手。

恰恰相反,多了这么一位支持率不高不低,但绝对威胁不到自己地位的“反对派人士”,这对克宫来说还是乐见其成的。

毕竟是“自由民主”国家嘛,要是连一点反对的声音都没有,那也不太好看。

现在这个局面恰好就是最好的!

出于这个考虑,克宫甚至有可能会暗地里扶持一下霍夫琴科,以防他心灰意冷,不再参与政治了。

霍夫琴科真的要是退出,那反而是克宫的“损失”啊。

因为这个反对派的“空缺”,肯定还需要有人填补上来,那下一个人选出现时,说不定又要一番龙争虎斗。

到时克宫的形势,可未必有这个阶段那么好了!

所以,综合考虑之后,王业劝霍夫琴科还是按部就班地参加竞选,结果反正已经注定,那也没什么压力了,保持平常心就好。

但他也没有忘了提醒霍夫琴科,既然没希望赢下竞选,那就不如做个“好人”,别去攻击对手了,这样大家和和气气地竞争,还能留个好人缘……

…………

听完王业的劝导后,霍夫琴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笑道:“哎,你说,要是我竞选落败后,那岂不是接下来几年都要失业了。早知道有今天,我还不如去杜马里面任职呢,以我们派系的席位数量来看,起码我也能混个副议长,以及某个重要委员会的主任吧。”

俄罗斯这边的政治体系比较复杂,可以说和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都不一样。

根据宪法规定,是属于多党制,然而从政治结构和实际情况来看,又是非常独特的“无执政党的政党政治”……

这个词听起来很拗口,简单来说,就是克宫属于“超派系”!

他以及他的前任,都不属于任何一个派系,而是直接民选出来的。

所以在胜选后,组建内阁时,由克宫来提名总里人选,由杜马投票表决通过。

然后其它各个部门的主管人选,就是克宫和政府方面商量着来了。

这其中,包括总里在内,以及各个部门的主管,都是不考虑他的派系背景的,只看是否合适,能力是否足够。

什么派系的都有可能……

当然了,正常情况下肯定是要从支持自己的派系中选拔,总不能去提携反对派系的人吧!

所以,虽然霍夫琴科为了参加这次大选,还斥巨资组建了新的派系。

但真正等大选开始后,他就要退出派系,以“无派系”的身份去竞选了。

就算他胜任了,也不可能只任用一个派系的人去政府任职,而是会综合衡量,从各个派系选拔出优秀人物,去担任要职。

甚至大多数时候,政府方面各个部门的主管轻易是不会变动的,有需要时才会去换。

再简单一点说,大毛最上层的政治架构,像“西方”。

而它中下层的结构,像“东方”……

…………

“你这个……想加入杜马也来不及了啊,要不……”

说着说着,王业脑子里灵光一闪,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不过这件事办起来有点难度,还需要琢磨琢磨……

“要不什么?”霍夫琴科还一脸茫然地等着他往下说呢。

王业咧嘴笑了笑,神秘地说道:“现在还不能确定,你先参加竞选吧,过一段时间我看看情况如何,差不多能搞定时再告诉你。”

霍夫琴科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他也并不是非要做点什么才行。

大不了继续去搞他的公益事业呗。

说实话,前一段他之所以能有那么高的支持率,和他坚持做公益绝对分不开的。

当然,也是因为很多媒体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他做公益的事情……

王业之所以现在不告诉他,也是因为这事操作起来比较麻烦,而且主动权并没有握在他的手里,关键要看克宫那边的想法。

所以干脆就先不说了,等帮个差不多时,再告诉霍夫琴科好了。

…………

时间进入七月份,大选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霍夫琴科果然听取了王业的建议,反正翻盘的希望非常渺茫了,他也不再“顽抗”。

所以很难得地,竞选最终阶段两位竞选对手反而变得一团和气。

虽然不至于说互相吹捧,但起码是再也没有互相攻击了。

偶尔还会说出一两句赞赏对方的话。

例如霍夫琴科就对克宫最近推出的大基建计划,尤其是莫斯科的廉租房项目赞不绝口,认为这个项目是真正为年轻人解决了最基本的居住问题,是影响深远的利民项目!

而克宫,也说过霍夫琴科规范了国内的原油行业,引进了国际上最先进的开采、提取、运输原油的技术。

作为一种战略资源,原油也为国家争取到了相当大的外交空间……

这就让很多人看不太懂了。

原本大家都等着看热闹呢,以为在最后时刻,双方会来一波凶勐的攻势,最好搞个两败俱伤……

但等来等去,就等来了这个结局?

毫无疑问,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克宫已经是十拿九稳,稳操胜券了啊!

最失望的人,莫过于莫斯科派系了。

“他们在搞什么!以前不是斗得挺厉害的嘛,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好兄弟一样?”科洛夫在派系核心成员会议上愤怒地说道。

他最近相当不顺利。

虽然科洛夫现在依然是副议长,看起来好像和以前一样。

可问题是,最重要的委员会主任位置丢了啊!

而且莫斯科派系还从原本的第二派系退步到了现在的第四派系,席位也锐减到只有五十席了。

这就让科洛夫在杜马的影响力大幅度降低。

作为一个曾经靠近权力巅峰的大人物来说,突然跌落深谷,这绝对是对他最残忍的惩罚了!

所以,就连科洛夫这种久经沙场的老狐狸,最近也有点心态失衡了……

派系内的另外一位核心人物,也就是莫斯科的州长卢日科夫,看到科洛夫这么失态,微微皱起眉头。

不过他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用平静的语气说道:“这还不简单嘛,你看了前几天的最新民调结果了吧,克宫大幅度领先,霍夫琴科自己也知道他是没希望了。既然没有了争取的意义,那他干脆就向对手示好,这样还能得到克宫的好感。现在的局面不就验证了这些吗。”

老政客就是老政客,一眼就看穿了其中的内幕。

不过霍夫琴科他们也没想着瞒谁,就是光明正大的“阳谋”!

难道莫斯科派系的这些人,还能跳出来攻击谁不成……

“那我们下一步该做些什么呢?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派系衰落下去不成?!你也知道,现在我们派系在杜马里面处境相当不好,想要推动一个什么新法桉都异常的困难。才五十个席位啊,哎,太少了!”科洛夫不甘心地说道。

卢日科夫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说道:“杜马选举已经结束,谁也没有办法改变现状了,那我们也只能接受现实。不能整天抱怨已经发生的事情,目光要向前看。既然在杜马我们的影响力开始衰落,那就集中精力和资源到政府这边来。莫斯科州已经被我们牢牢把控住,这两年来彼得堡那边有不少人也过来这边发展。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把势力往彼得堡那边渗透呢……”

科洛夫眼睛一亮,连忙拍手道:“好主意!不过……那里可是他们的传统势力范围,几乎不会让我们派系的人调过去的,难度似乎有点大。”

“呵呵,为什么要用我们自己的人呢,直接从对面派系挖一些暂时不太得志的人不好嘛。先挑选一些合适的对象,和他们秘密接触,给予一些暗地里的支持,等到他们掌握一定的权力后,就可以进行收网了!……”

他们还在这密谋呢,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很快就要被抄了“老家”!

…………

还是克宫的那间小餐厅,还是王业、罗西亚娜、葛布列夫……四人。

今天葛布列夫精神很好,满脸喜色,说话的声音都不知不觉大了几分。

也难怪,因为全国选举已经走到了尾声,按照目前统计出来的票数,罗西亚娜的义父已经稳稳拿下了选举!

甚至可以说,后面的票数已经不需要统计了……

“哈哈,米沙,你是不是和霍夫琴科沟通过。这段时间他的表现和以前可不一样啊,友好多了。”葛布列夫笑问道。

王业微微一笑,“是他自己想明白了。我叔叔认为他还不具备掌舵这么大一个国家的能力,差得远呢!而且最近我们一系列措施的推出,也得到了我叔叔的认可。他总算感觉到,我们这些人还是会干一些实事好事的,并不都是在混日子,哈哈……”

餐厅里响起了一片轻快的笑声,虽然王业说的这个笑话并不是那么幽默……

葛布列夫乐呵呵地说道:“他能想通这一点,那就太好了。毕竟他也是你亲叔叔,算是自己人了,真要是站在我们的对立面,确实让人挺头疼的,更会让科洛夫那些人看笑话。对了,他这次落选后,接下来几年打算干点什么呢,还是继续搞那个公益基金?”

这是问到重点了,王业坐直了身子,认真地说道:“其实我有一个想法,莫斯科州的卢日科夫,已经担任州长好几年了吧,在他的把持下,很多推出的政策很难执行到下面去。所以我就想着,是不是换个人来担任这个州长呢!”

葛布列夫和义父两人都是一愣,他们都没有想到王业竟然要对卢日科夫动手!

那可是真正的“地头蛇”啊!

从前苏时期,就是在莫斯科州从政,几十年下来,从上到下被卢日科夫经营得简直像个铁桶!

克宫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要动他,但权衡再三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因为怕出乱子啊……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