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军事历史
  3. 长安之上
  4. 第九百章 谁都没我了解他

第九百章 谁都没我了解他

作者:

院子里的花都败了,两个侍女在洒扫。

“那些残花该扫了去!”一个新来的侍女很是勤快的准备动手。

另一个侍女说道:“不能动。”

“为何?”侍女拿着扫帚回头问道。

“大长公主说了,就喜欢看着这些天然之景。”

“大长公主来了。”

二人站在一边,束手而立。

长陵被几个侍女簇拥着往外走。

前院,前吏部尚书王举和沈通在等候。

“见过大长公主。”

二人行礼。

长安颔首进来坐下。

沈通说道:“大长公主,林雅那边放话,说马顿为官多年颇为清廉。”

王举抚须,“弹劾马顿贪腐的多是陛下那边的官员,林雅这话暗指陛下无故冲着马顿下黑手。帝王当堂堂正正,这话里话外啊,都是词!”

长陵秀眉微动,“陛下那边什么意思?”

沈通说道:“没动静,很是安静。”

王举说道:“林雅下手太快太狠,事情刚发作就切断了查询马顿贪腐线索的证据。”

沈通看了长陵一眼,“大长公主,此事咱们是继续观望……还是什么?”

长陵说道:“马顿贪腐之事确实,林雅眼疾手快,陛下那边无功而返。

不过,陛下的手段历来都不差。此事偃旗息鼓,令我有些意外。

帝王不同于臣子,臣子输了,忍着,蛰伏着,下次再来。帝王输了,也得昂着头,挺着腰,告知天下人,朕,未曾气馁!”

这是帝王之术……沈通一怔,然后恍然大悟,觉得大长公主知晓帝王心思再正常不过了,“大长公主的意思是说,陛下此次低调的不对?”

长陵点头,“越是如此,底下的动静就越大。他这般低调,必然是在酝酿着什么。我们的人,可曾发现了些蛛丝马迹?”

“有些。”沈通抚须,隐住得意,“马顿在外面养了女人,那女人日子过的不错,钱哪来的?”

“为何不说?”长陵问道。

声音很轻,但沈通却起身行礼,“臣,失职了!”

长陵微笑,“沈先生坐。”

沈通坐下,有些局促。

他和王举都是先帝老臣,

投了长陵后,便是长陵之下的两个头领。一应外事几乎都是二人去料理。时日长了,二人难免有些疏忽,有的事儿未曾禀告长陵,就自作主张。

长陵知晓局促是沈通做出来的姿态,但此次敲打是必须的。她平静的道:“林雅气势汹汹,陛下那里这阵子只能招架,难以反击。

此事乃是陛下酝酿已久的手段,他不会这般虎头蛇尾。那个女人为何没被鹰卫发现?”

沈通说道:“那个女人用的是马顿远亲的名义,若非咱们这边有人恰好知晓马顿早些年和亲戚不和,几乎不与亲戚往来,还真就忽略了。”

“那么,鹰卫不会忽略!”

长陵斩钉截铁的道:“马顿若是想自保,就该把这个女人说出来,让林雅,或是自己处置了她。

他没说,只能说明他不舍这个女人。

陛下既然决定要查他,自然会把他周围的一切都查清楚。从他与娘子之间的关系,到他时常去何处,以及他和亲戚之间的往来……”

沈通一怔,王举想到了长陵和赫连红之间的关系。

“这是赫连红的手段?”

长陵点头,“我这便进宫去。”

沈通说道:“何不如咱们直接出手。”

王举摆摆手,看着长陵,“大长公主这是想……”

长陵起身,“我手握两万军队,可兵部这阵子频繁掣肘。长此以往,这两万大军怕是要废了。”

“陛下的人接手也不会消停!”沈通觉得长陵想的简单了,“猜忌是帝王的好友,一刻也不能离开。”

“我知。”

文青温婉的大长公主轻声道:“所以,我要把这个职位,拿过来!”

……

宫中。

赫连红正在禀告。

“陛下,已经查实,那个女人不是马顿的亲戚。”

痴肥的皇帝坐在那里,微微抬头,脸颊的肉就跟着颤抖,一双细小的眼中,多了些讥诮之意,“他费尽心思也要保住这个女人,连林雅那边也不肯说,担心女人被灭口。由此可见是爱煞了。那么,便成全他!”

“是。”赫连红问道:“臣这便令人动手?”

“动手果断些。”

“是。”

一个内侍进来,“陛下,大长公主求见!”

“哦!长陵来了。”

皇帝微笑着。

长陵进来,看了赫连红一眼,行礼,“见过陛下。”

皇帝笑着问道:“可是有事?”

长陵点头,“马顿之事听闻陛下这边陷入了胶着?”

皇帝看了赫连红一眼,眼中多了一分满意。

“你知道了什么?”

长陵说道:“我的人昨日得知马顿有个远亲女子,养在了外面。他恰好知晓马顿与亲戚并不和睦,一说,我就觉着此事不对。”

皇帝看了赫连红一眼,那一分满意消散。

当然,他知晓赫连红不敢把此事泄露给长陵。

但,这并不妨碍帝王本能发作,猜忌上了。

长陵神色平静,“我担心夜长梦多,便赶紧进宫禀告。”

沈通二人的意思是握着这个证据看戏,需要时再打出去。

但长陵却想要兵部尚书的职位。

先前沈通和王举虽然没反对,但显然他们不认为皇帝会让出这个要紧的地方。

掌握了兵部朝堂之中就有了代言人!

就如同郑琦之于杨松成一样。

皇帝此刻有些像是吃了一只苍蝇般的难受。

他若是说鹰卫已经掌握了这个消息,就显得格外没品。

若是不承认这事儿长陵的功劳就大了去。

拿下马顿,便是清理掉了一个大隐患,如何酬功?

长陵如今手下也有了不少人,若是再让她扩张势力……

皇帝抬眸看着她,“长陵,你想要什么?”

长陵平静的道:“户部是个要紧的地方柳乡在那里多年,我想着,要不,让他去兵部转转?”

我让出户部侍郎的位置,要兵部尚书!

皇帝缓缓的摇头,“朕看,他在户部做的不错!”

长陵并未沮丧,反而微笑,“兵部是个要紧之处,不得其人,便会误了大事。”

柳乡是个好人选!

皇帝动了一下身体,仿佛是肉山即将崩塌的感觉,“拿下了再说。”

此事不着急,当务之急是拿下马顿,给林雅一击。

“是。”

长陵告退。

赫连红也一起出去。

“长陵!”

“红姨!”

长陵回身。

许多时候,正大光明的说话,反而会减少许多麻烦。

两个内侍就在前面,赫连红高了些嗓门,保证他们能听清,“你要兵部尚书之职作甚?”

长陵笑道:“您知晓了,那两万大军前次差点被饿死,我都准备去买粮食了。这等事若是再发生一次,我还不如去北疆寻个地方了此残生。”

你想去投奔杨玄吗?那小子如今兵强马壮,你去了,也只是个妾而已,你难道愿意……赫连红摇头,反手捋捋齐腰长发。

“柳乡不适合。”

长陵看着她,“不试试,如何知晓呢?”

稍后,这话就被传到了皇帝那里。

“试试?”

皇帝微微诧异。

然后笑了笑,“也好!”

随即,鹰卫出动。

女人被抓住了,而马顿也被鹰卫从兵部拖了出来,一路就这么拖到了现场,尾随围观的人堵塞了街道。

当看到那个女人时,马顿面色惨白。

林雅闻讯后,砸烂了手中的水杯。

就在所有人觉着他要在此事上保持沉默时,林雅用一份奏疏震惊朝堂。

“他弹劾了马顿。”

沈通苦笑道:“那毕竟曾是他的心腹。”

王举叹道:“这便是枭雄心性。他弹劾马顿,撇开了关系,随后,空出来的兵部尚书之职,他照样能争夺。”

这等狠辣的止损,换做是另一个世界,那些操盘手们也只能甘拜下风。

长陵说道:“也好!”

她起身去了后院。

沈通蹙眉,“大长公主这话何意?”

王举眸色温和,有些喜悦之情,“大长公主想谋划兵部尚书之职,若是单独与陛下争夺,大长公主的胜算超不过一成。林雅加入后,陛下被牵制了不少精力,咱们这边,胜算大增。”

沈通无意识的轮流探出右手五指,仿佛在算计。

良久,他严肃的道:“即便是如此,大长公主的胜算也没有两成。”

王举点头,挠挠头,“若是成了,大长公主在朝中就有了自己人,不用事事自己出头,有了余地,也有了辗转腾挪的地方,这便是筑基。”

“可若是败了……”沈通神色郁郁,“经过此事,陛下会越发猜忌大长公主,此后,会卡住通往朝堂之门,再不给大长公主机会。”

“是啊!如此,大长公主势单力薄,要么沦为陛下的一枚棋子,要么,就只能黯然退回来,沦为一个普通宗室。”沈通苦笑。

王举咳嗽了一下,喘息着道:“可大长公主毕竟争过,许多事,哪怕不是夺嫡,也是不成即死。”

沈通突然微笑,“若是如此,你我二人也难逃一死。”

王举叹息,“人固有一死。”

沈通点头,“好。”

……

朝议。

长陵孤伶伶一个人。

林雅来了。

看不到一点异样。

今日群臣奏事都有些恍惚。

直至议事完毕。

所有人精神头就上来了。

一个臣子站出来。

“兵部尚书之职空了出来,陛下,臣举荐兵部侍郎,陈水。陈水……”

随后就是吹捧。

皇帝不时颔首微笑,显得极为满意。

这是皇帝的人。

林雅微微点头,一个官员出来,“陛下,臣举荐刑部侍郎姜贺。姜贺……”

照例是吹捧。

这是林雅的人选。

他壮士断腕,便是为了死中求活!

兵部,这是讲究本事的地方!

两个官员争执了起来,攻讦对方的人选,赞美己方的人选。

说到激烈处,二人挽袖子准备动手。

“陛下!”

长陵出场了。

长陵,你真要和朕作对吗?

皇帝眸色深邃,“长陵有话说?”

那两个官员还在吵。

“滚出去!”

一个老臣突然咆哮。

两个官员愕然,老臣骂道:“没见大长公主要说话?”

这是个即将致仕的官员,也是先帝的臣子。

此刻突然发飙,所有人才想起来,先帝还有不少人马啊!

先帝驾崩后,这些人马要么投靠皇帝或是林雅,要么就被清洗,剩下的依旧不少,在两股势力之间求活。

两个官员讪讪的退下。

老臣这一下算是彻底得罪了皇帝和林雅。

说完,他对皇帝行礼,“臣老迈,请乞骸骨!”

皇帝看了长陵一眼。

“也好!”

老臣侧身面对长陵,眼中多了留恋之色,缓缓跪下。

“老臣老了,大长公主……保重!”

这是君臣之礼!

这个老臣在先帝驾崩后就沉默寡言,众人都以为他是不想惹事,就等着致仕回家,含饴弄孙。

轰的一下!

朝堂上的气氛就炸了。

长陵!

所有目光转向了长陵。

老臣既然跪下,行君臣之礼,那么,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

他是用这个大礼来告诉天下人,皇帝,只是沾了先帝的光。大长公主,不可欺!

长陵会如何回应?

这是群臣期待的。

是淡然不搭理……这样最好,但这样也会让人寒心。

最好的法子便是宽慰老臣,说一些皇帝的好话。

长陵缓缓走过来。

伸手虚扶。

目光缓缓转动,看着群臣。

“路还长,走慢些!”

……

谁敢动你!

长陵用这句话彰显了自己的态度!

哪怕是皇帝,也不能因此报复你!

……

朝堂之上默然。

林雅嘴角微微翘起。

皇帝的猜忌终于让长陵放弃了辅佐之意吗?

如此,二人成为对手,这才是一个好局啊!

皇帝神色淡然,“兵部尚书人选三人,各执一词,难分高下。如此,明日三人入朝,当众阐述对北疆的谋划。”

随即各自散去。

林雅还没出宫就吩咐道:“让姜贺来见老夫。”

长陵出宫吩咐道:“让柳乡下衙后来见我。”

皇帝回到后宫,吩咐道:“让陈水来见朕,另外,请几位宿将进宫,朕,有事与他们商议。对了,长陵那边去看看,可请了人。”

没多久有人回报,“陛下,大长公主径直回了公主府,并未请人。”

皇帝淡淡的道:“痴呆文妇,也敢谈兵论战吗?此事之后,压制长陵的人。”

“是。”

……

下衙后,柳乡急匆匆的赶到了公主府。

沈通和王举都在。

“你来的正好,事情紧急。”沈通说道:“我与王公商议了一番,此次讨论对北疆的谋略,必然是开战。”

王举点头,“陛下前阵子才将说大辽对北疆处处被动,皆是马顿之过。陈水必然会秉承这个思路,主张对北疆用兵!”

柳乡蹙眉,“林雅也持这个想法。”

“咱们也跟着!”沈通说道:“既然是浑水,那便跳进去。”

柳乡苦笑:“陈水与姜贺曾为军中宿将,老夫如何能敌?”

“大长公主来了。”

三人起身。

长陵进来,三人行礼。

“见过大长公主。”

柳乡行礼,“多谢大长公主看重,可臣却担心不敌那二人。”

“兵部尚书之职要紧的从不是谋略,而是掌控。”

大长公主虽说不知兵,可这话当真是睿智……王举微微颔首。

可惜大长公主不是男儿身……沈通很是遗憾。

柳乡苦笑,“臣也想为大长公主在朝中发声,可此事……臣真无把握。”

长陵坐下,广袖一拂,说道:“皇帝与林雅都是对北疆出兵的支持者,他们想用一次胜利来打击对方,提振自己的声威。”

王举三人点头。

柳乡知晓此事没法避免,就说道:“明日臣也赞同出兵。”

长陵摇头,“不必,你,反对!”

王举一怔,“为何?”

沈通说道:“此刻出兵,定然是精锐,而不是大军浩荡。”

王举说道:“为了取胜,老夫敢断言,此次出兵定然是突袭,不求席卷北疆,只求一胜!如此,获胜的希望不小!”

“不,他们必败!”长陵端坐着,神色从容。

柳乡问道:“敢问大长公主,这是为何?”

长陵的脑海中浮现了那个男人的身影。

“和他玩什么都成,就是别玩偷袭!”

……

求票!

长安之上https://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