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深渊专列
  4. Vol·Fin [晴天与龙卷风]

Vol·Fin [晴天与龙卷风]

作者:

深渊专列Vol·Fin[晴天与龙卷风]

无论是地表的英国伦敦《太阳报》。

亦或是地下的天穹雨城《太阳报》。

它们都对雾都的狂风暴雨非常感兴趣,这场近五百年来难得一遇的大暴雨席卷了整个英国,八级狂风造成的大停电,降水洪涝让六十万人受灾。

大西洋沿岸的所有城市都刮起了海龙卷,受灾者不光有平民,还有战舰。

里士满号、斗牛犬号与冒险者号在这种极端天气中于怀特岛搁浅避灾——这种话说出来大多人都会信,但是丢脸难听。

铁甲勇士号被狂风吹落风帆,处于无人驾驶的状态离港航行,天佑英吉利,它似乎受到了先祖的庇护,在诡异的洋流牵引下绕着英国环行一周,最终回到了朴茨茅斯港——这种话说出来大多人都不信,但是长脸自信。

持续四天四夜的大暴雨结束之后,太阳出现在海平面,上一回伦敦的市民见到它时,是一百八十八天之前。

万事万物似乎都焕然一新。

不过四个小时的功夫,在查克顿古堡旧址的残垣断壁下,就有青翠的草籽扎根发芽,从坚硬的砖石中探出稚嫩的茎。

往更北方看,泰晤士河沿岸的广告牌一尘不染,灼热温暖的阳光下,它们脱下冷色调的滤镜,再次将人类社会的大艳大俗花枝招展的一面展现出来。

在温莎大酒店的门廊处,十六岁的门童请辞回家,理由是天空放晴了,一切都应该向着更新更好的方向发展。

在地下世界,天穹车站的上方,在泪之城,无名氏的人们重新聚作一团,雪明已经拿回了男身,这几天一直在休息。

他们就近找了一家[胡子大伯旅店],住在泪之城的城市广场。

在太阳出来的瞬间,旅店的大堂被阳光照亮。

你可能会想,会问——

——这里处于地下深处,为什么能看见太阳?

这要从泪之城的风道结构开始说起。

它的腔体甬道四十二条,其中的主干道作为亚瑟巨塔的通路,其他四十一条风道水路,都是由亚瑟与梅林合力完成。

这些通向地下世界的道路,几乎耗光了大不列颠王者一生的时间。

建造这些通路,只为了寻找贤者之杯,寻找圣杯圣血圣酒圣餐。

在追求永生的道路上,四十二条路途没有换来任何东西。

但是追求文明的道路上,这四十二条路途中,梅林大贤者所施展的神奇魔术,为地下世界偷到了一点点阳光。

大贤者在这些通路中施展出神奇的火焰魔术,让砂砾变成玻璃,又让融化的玻璃在寒冷的法术下迅速变形,做成鲁伯特之泪光滑道路。

阳光能透过这些晶莹剔透折射率极高的镜面,一路照进泪之城。

如果说BOSS给九界车站留下的星空天穹,是它运用梼杌的神力,赐给人类的绝景。

那么天穹车站的四十二颗宝钻穹顶,让这里出生的孩子们,也能拥有正常人的骨质发育,让这里的空气更干净,更适合人类生存。

一大早,雪明就被阳光叫醒,他翻身下床,从灵肉合一的状态中醒觉,找回熟悉的生活作息,比什么事情都重要。

对比雪明的男身,女号的作息要混乱得多,哪怕是吃多了一点点,会睡得更晚,起的更早,一旦醒来就再也无法补眠。

他捂着额头,立刻去旅店房间的盥洗室修理胡须。

镜中人还是那副熟悉且干练的样子,眼神笃定令人安心。

他拿起剃刀,四手齐飞,灵体手臂与实体手臂一通整理着面容,刷牙洗脸修胡子,

倒水端杯擦脸颊。

事情做的又快又好,几乎像是在给大脑按摩。

收拾完仪容,该出发回家了。

这次旅途,对于雪明来说没多大收获,也没多大损失。

要详细说,不过是C机床加工中心再走一边雪狼之眼的程序,按吸血鬼的人头计件,找BOSS讨赏钱,把万灵药的库存补回来。

除此之外,他与女号的战斗记忆是共通的,但是肌肉记忆却完全留不下来。

毕竟身体都改头换面脱胎换骨,肌肉结构恐怕也换了一遍,很难用这副男身去模彷女体的作战方式,也不可能达到那种作战效果。

令他欣喜的事情是——

——流星再次开始蜕变了。

虽然很不明显,但是他勉强能从手掌中延伸出灵丝团块,变成新的大拇指。

《我的治愈系游戏》

这叫什么?

一边揍人一边点赞?

雪明仔细想了想,突然脑内补完了流星带着爽朗笑容用大拇指戳人的画面。

他忍俊不禁,心情愉悦,迅速换回闪蝶衣装,逐个把伙伴们叫醒,要乘车回九界车站了。

提上行囊,走出大门。

按动隔壁房间的门铃。

他只是伸出手,铃还没响,白青青就立刻拉开门,要上来抱住雇主。

雪明说:“我穿着蝶衣,你这样扑上来,恐怕会流血。”

白青青都着嘴,是一身侍者的扮相,自讨没趣的样子。

“好吧!~冷面魔男又回来咯!~你亲我的时候可没想过衣服的事儿哦!”

雪明自顾自往里闯,准备帮白青青收拾东西。

小七立刻炸了毛,她衣服还挂在房里晒,这地方见不到阳光,一晒就是好几天。

那什么外套长裙还好说,要是内衣内裤让雇主看见了...

已经结束咧!

什么都看见哩!

雪明用四只手快速将衣架上的服饰取下,同时拿着电吹风逐轮逐次烘干,办事干活的效率非常高。

小七说话都开始结巴:“你你你你你别碰...我我我我自己来...”

话还没说完,雪明已经把小七的东西都收好了。顺便打开手机下了个单。

“你内衣都破洞了,我给你买了新的。”

小七:“啊?”

雪明:“粉红豹的BRA右肋有弹孔,小熊内裤已经变成两条破布片了,你还把它缝起来,缝线的手法非常粗糙,我估计你穿不了多久。”

小七:“我...知道...我就是舍不得买新的...你是个日子人,我也得省一点。”

“不,我从来都不是什么省钱的人,我一点都不节俭。”雪明立刻跑去行李箱,将小七的无用垃圾都翻出来扔掉,往旅店的小本子上写下备注,要保洁阿姨把这些东西挑拣出来有用的,送去困苦的家庭:“我从来都没说过自己省钱。”

小七跟着雪明蹲在行李箱前翻找,还能翻出来两年前用过一次就再也没开盖的护手霜。

雪明一边干活一边说:“我带着妹妹跑HK去,就是因为它看上去很适合搞钱,能承受我们兄妹两人的开销。而且教育环境也不错。”

他从箱体中翻出两台古董游戏机,已经没办法开机了,正准备扔掉,小七立刻拿住雪明的手,那是老师送给她的礼物,不可以随便丢。

雪明接着说:“我把白露送去红磡南圣女中学念书,这是贵族学校,在教育上我一点都不省钱,生活中的任何事情,只要能用钱解决的,就绝不浪费多余的时间成本。”

小七:“嗯...”

雪明:“没必要的,暂时无用的东西,我就会将它转卖,我没有买房的打算,想一辈子当租客——毕竟人死了就没有了,死后的财产没有任何意义。”

小七:“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雪明:“如果我们有个孩子,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他们都该学会自己去搞钱。我会把我毕生所学,从各处吸来的技能倾囊相授,但不会给他们一毛钱。”

这一瞬间,小七震惊了——

——以往她隐约能感觉到雇主的爱情观和家庭观有点畸形,但没想到是这么个畸形法。

雪明将箱盖合上,把一切都收拾完。

最后与小七说。

“你想怎么宠爱他们都行,但我对自己的要求很高,绝不容许我身边,我最亲最爱的人们,变成不劳而获混吃等死的米虫——如果这些子嗣天天在琢磨如何把我的遗产提前变现,我会睡不着觉的。”

他推开门,往外走,走到流星门前,又与不寒而栗的小七交代。

“如果你不想生育也没关系,我没什么意见——人生有很多值得去做,值得去拼搏的事业,并非只局限于爱情和家庭。”

小七尴尬的笑了笑,突然被雇主这副萧然冷肃的态度刺激到了。

前几天与她热烈拥吻,与她一同愤怒的嘶吼,与她一起杀敌,一起大笑大骂的雪明姐姐似乎真的消失不见了。

如《教父》里的台词,江雪明此时此刻是真的变回了[女人和孩子可以犯错,但男人不行]的状态。

刺耳的门铃声惊醒了步流星。

他大大咧咧只穿着条内裤就拉开大门。

江雪明言简意赅:“走。”

步流星望见嫂子,立刻把门关上,做贼心虚似的,怕三三老师看见这一幕产生误会,骂他不守男德。

紧接着雪明又来到罗伯特·唐宁的房间,他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敲门——因为唐宁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劲。

这小子好像走出来了,又没走出来,像是暂时把坏心情都关进了黑玉辉石里,精神状态反复横跳。

他依然是那副病恹恹的模样,见了谁都是眉头紧拧。

特别是在收到海军学院的消息时——

——吉姆·唐宁老爷爷将铁甲勇士号带回朴茨茅斯之后,就一直没有新的消息。

直到昨天夜里,罗伯特才与伙伴们说起爷爷的事。

这老爷子已经快一百岁了,被海军学院征召,整个威尔士亲王号的老班组,要应女王之命,回学校当老师。

罗伯特心情沉重,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因为这群爷爷奶奶年事已高,根本就经不起这个折腾。

可是他们确确实实用一艘百余年高龄的战列舰,击败了在役的三艘护卫舰,七百人满编规格的战列舰在交火时,船上只有一百四十四个人在干活。

想起这些冷冰冰的数字,罗伯特的心也跟着开始绞痛。

这四代人里,死去的有六十三个在役军人,十六个退伍老兵。

大多是与吸血鬼的格斗中丧生——

——可是内阁为了掩人耳目,将事态完全消化于地表,不与[哲学家基金会]去谈灾难的事,造了一大堆假新闻,这些卫国英雄连名字都留不下来。

罗伯特越想,就越难过。

越难过就越睡不着觉。

越睡不着觉就越想。

陷入一个死循环,在泪之城的这几天,他一直都坐在窗边,想看清鲁伯特之泪如何将阳光投到地下。

直到今早,从困顿迷茫的猝死边缘,他望见太阳的光辉时,才稍稍心安,睡了三个小时。

紧接着就感觉到门外那种异常祥和,异常宁静的灵压。

他知道,那是他的恩人要来喊他起床,要回到九界车站去,过另一种生活,开始另外一段人生。

雪明正准备离开。

罗伯特推门而出。

他身上散发着浓烈的汗臭,没有收拾仪容,非常不礼貌。

“江雪明先生...”

他用蹩脚的汉语,一字一顿的说。

“我的愿望已经——完成了。”

江雪明改用英文沟通,要罗伯特放轻松。

“不会说可以不说,去洗个澡,准备出发。”

罗伯特立刻改用英语问:“雪明先生,你为什么要帮助我呢?这几天我一直在回忆,我一直在思考,你把杀死玛丽·斯图亚特的机会留给我,为什么呢?你也与她有血海深仇对吗?我从流星先生那里了解到,这个妖妇伤了你的爱人。”

江雪明:“没错。”

罗伯特接着问:“那是为什么呢?我能感受到仇恨心的恐怖之处,它让我亢奋又勇敢,让我不择手段,让我全神贯注——除了亲手杀死玛丽·斯图亚特以外,我的人生已经没有其他意义了。”

江雪明:“为什么?是什么意思?你问清楚一些。”

罗伯特解释道:“为什么你能控制这种复仇心?我相信你绝不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你几乎是我见过的,最温暖炙热的人了——与温斯顿叔叔一样,你和他两人,只与我见过一面——就立刻要来帮助我完成心愿,我只是想着...”

一瞬间,小罗伯特这个哭包又开始流泪。

“我只是想着,随着车票的指引,去碰碰运气,在蜕变时我陷入死眠,就有温斯顿叔叔守在我的门前,尽管我骂他不会开车,连发动汽车时手刹都不会放下——我那时怒极,只想着报仇的事。可是温斯顿叔叔依然保护我,守夜到天亮也不曾离开——

——而你,江雪明先生,你只是道听途说,从流星那里得知了我的事情。就立刻要我醒来,去做力所能及的事,去用身体力行杀死吸血鬼,没有你,我没办法做到这件事,没办法让天空放晴。”

江雪明:“做得好!”

一瞬间,罗伯特·唐宁开始嚎啕大哭。

他比流星大一岁,仅仅大一岁。

他一边哭一边说。

“我真的很想玛莎...我真的很想很想...我真的很想她——有好多好多回忆,好多好多宝贵的东西,我只是与流星先生说了几句话,他立刻能理解,立刻就能用滚烫的眼泪把我的心击穿。”

他一边擦着泪水,一边与雪明继续说。

“有好多事情我都是后知后觉,有好多错误,要很久之后才会反省——雪明先生,我夜里睡不着,就开始想你,想你与九五二七的感情。你一定是时时刻刻都保持警惕,绝不会让爱人受伤的。”

他往衣服里掏钱,掏HC,最后连脖子上的黑玉都拿下。

“流星先生和我讲过你的事情,你非常疼爱这位侍者,恐怕她上火流鼻血了你都会很心疼,这条手臂让歹人剁下,重要的婚戒也落到妖婆手里,恐怕你一定是怒到发狂,心里却清楚得很,发怒是没有任何用的,只有把敌人杀死,才能讨回公道。”

他将这些身外之物都递出。

“把玛丽的颅脑送到我的枪口下,让我来完成复仇的仪式——这种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雪明先生,你不如收下我的辉石和[HELLCAT],如果是钱...”

“我不接受。”江雪明打断道:“我不接受这种报偿——罗伯特·唐宁,你比我小两岁,可我觉得我们之间相差了二十多岁,你有什么头绪吗?”

罗伯特立刻说:“可能是雪明先生你实在太过成熟...”

“不对,不!不不不!”江雪明摇头,将这些身外之物推回去:“你简直像是活在上辈子,还没死,还没投胎到你亲娘肚子里,还是个糟老头子,你在等死吗?”

流星这时换好了衣服,急匆匆的冲到雪明身边。

他撞见罗伯特·唐宁满脸泪水的模样,突然就被这种强烈的灵感压力传染了。

就像是大班的宝宝开始哭,小班的宝宝也开始想妈妈。

江雪明没什么好脸色,他与唐宁说出去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颗子弹。

“钱!钱多么美好啊!钱能买来时间,能买来肉体,能买来灵魂——为什么你要用钱来侮辱我?为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罗伯特——你知道我以前很缺钱,那是因为我最重要的亲人需要钱来治病,为了搞到钱,除了不犯法不害人,我什么都做,因为亲人非常重要,钱只是工具,什么时候它变成收买你我感情的东西了?用来代偿抵押的正式内容物了?我要你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雪明双手互抱,以食指正对罗伯特的鼻梁。

“难道你产生了一种错觉,错以为这些物品,能换来你的心安理得吗?能换来我的帮助?我是为了这些东西,将玛丽·斯图亚特的头颅踢向你的?”

“当然不是!”杰森·梅根从房室中探头,经过SAS特勤团的操练,他不说脱胎换骨,至少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变得凌厉起来:“小子,这个家伙很奇怪,他是个纯粹的[人类至上主义者]——没有什么比人更重要,如果他在帮助你,恐怕只是希望你变得更好,并不是需要你的报答,这不是交易,这是一种道德霸凌,好比他看见脏乱的屋子,就立刻想要打扫,是一个道理。”

“走了。”江雪明说完这些,路过杰森·梅根身边,轻轻拍了拍这罗马汉子的脸颊,会心一笑:“谢谢。”

杰森挑弄眉头:“不客气,我看过你的作战记录,那时候你可真辣。”

雪明一个刹车,原地退回了杰森面前,紧接着脱下手套。

用手套给了杰森一个清脆的耳光。

小七在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嘎嘎嘎嘎嘎!你居然敢调戏我男人?哈哈哈哈哈哈!”

......

......

返程的列车上——

——雪明倚着窗户,另一只手在日志本上写写画画。

流星在补觉,他抱住洁西卡老师的脑袋,睡容安详。像是抱着爷的乔纳森·乔斯达。

而怀里的金发丽人龇牙咧嘴,正准备用舌头控制颅脑跳上桌台,去啃一口香甜的蜜瓜,起初她没什么好脾气,与乘务员嘶吼着“把吃的给我拿过来!要像国际空乘小姐那样客客气气的端到我嘴边呀!”

于是乘务员像是见了鬼似的,立刻逃回了休息室,再也不敢开门。

小七搂着雪明的腰,这男人身上锋利的膛线,也敌不过她临时在泪之城如急急国王般加购的热情锁链甲。

她尽量克制住内心的冲动,不把脑袋往雇主温热的胸膛贴,免得脸被膛线刮出几道军衔横杠来。

再看三三零一老师,她抱着水果塑盒,蹲在流星身边,痴痴的发呆,任洁西卡喊了一万句,她也听不见。

杰森抱住小侍者喀秋莎,两人在北境的寒风中抱作一团。只是梦呓时——

——杰森终于念对了侍者的名字。

“温蒂...喀秋莎。”

——念对一半也是对。

......

......

最后是唐宁小子——

——他与雪明先生询问,该如何忘记一个深爱的人。

雪明不知道这个答桉,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桉。

于是从携行背包里,拿出一张磁带。

是《叶惠美》——很古老又很前卫。

里面有一首歌叫《晴天》,罗伯特听不太懂中文,或许能从这首歌里找找答桉。

罗伯特戴上耳机,听着听着,眼泪却越听越多——

——因为晴天和玛莎永远都不可能同时存在。

地龙小妹夺走了其中一枚耳机,贴在方骨耳柱的皮肤附近。

安娜能听懂中文,于是把磁带抽出,塞进另一张《JAY》——耳机中的立刻音乐变成搅弄积雨云的《龙卷风》。

是旅途上的风景,而不是终点站。

是故事正在继续,而不是完结。

——是不知不觉,是后知后觉。-加入书签-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宠婚蜜爱: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