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深渊专列
  4. 第1章 蠢货

第1章 蠢货

作者:

深渊专列第一章蠢货

九界车站的站台越来越近。

有熟悉的铁锈味,还有狂风卷起的熔浆硫磺味道。

站台管理员老爷爷吹起响亮的哨子,就立刻有车组人员跑到月台旁准备开工干活,作列车检修。

回到内阁述职之前,小七拉着雪明去了一趟VIP的贵宾车厢。

通向天穹站的列车里,这趟列车的贵宾车厢恰好属于白青青的授业恩师,属于[无名氏]学派的另一位话事人——苏绫。

江雪明对这位女士知之甚少,只知道此人拥有BOSS的遗骨,是[失色石/无色石]的话事人之一。

与文不才和罗伯特一样,阿绫师父的石头,也是黑色的。

雪明与小七请教,要拜会VIP,总归得提前做些功课。

小七立刻说:“我的老师呀!是万人迷.”

雪明立刻在日志上记录,随口答道:“你能说点有用吗?”

小七接着说:“一旦她出现在公共场合,就有很多人神志不清RuaRua乱叫的,就很神秘——我也不是很懂。”

雪明接着问:“这说法有点三级脑瘫的意味,她的追随者都是这种尿性?”

小七琢磨着,紧接着把发饰给系上,将长发束作单马尾的利落造型。

“你看!”

雪明立刻会意:“我见过,第一次来到九界车站时,你终于把司机帽子脱下,我就见到这干净清爽的高马尾辫,你的阿绫师父也是这种扮相。”

小七超级小声的说:“说出来你别笑话,我觉得这样很好——我喜欢学师父说话,喜欢师父那种凌厉又刻薄,冷澹又性感的样子。”

雪明:“看得出来,我与你的阿绫师父初次见面时,她给人的印象非常深.我记得你讲过——她好像受了伤,再也没有表情了。”

“是神经性面瘫。”小七立刻拉下脸:“她做不了表情,但是...哎呀我说不出来,我形容不出来,三言两语很难去讲清楚。”

雪明能理解,只是把手放在白青青的脑袋上,要她稍安勿躁。

钢之心立刻发挥作用,小七也不急了,就与雪明细心解释着。

“阿明,要我来形容你——我也很难用三言两语就讲清,你真的好复杂。”

雪明:“每个人都很复杂。哪怕是流星,他也是复杂的。”

......

......

流星立刻从前座探头:“喊我?”

雪明立刻问:“你今天锻炼了吗?”

流星苦着脸:“还没有。”

雪明伸手:“没关系!我也没有!”

流星与之击掌,紧接着紧紧相握——

——没头脑与不高兴的神秘仪式结束之后。

......

......

雪明又回来,和小七接着说,接着问。

“为了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BOSS请灵翁给车站的乘客们送辉石——好让人一眼就认出对方的标签,这么说对吗?”

小七表情变得古怪:“这点倒是说错了!呃...其实BOSS不希望人们都靠石头认人——就和地表世界一样,BOSS觉得这样很蠢,地表世界靠衣服、钱包、鞋子、首饰,靠相貌、身份各种各样的标签来认知别人,可是辉石的性格取向是客观存在的,对乘客来说是非常方便的宝物。如果能找到更好的代替品,BOSS会毫不犹豫的换掉它。”

雪明暗自思付,接着说:“那就不发散了,我只知道你的师父是黑石人。我实在摸不清看不透——文不才与罗伯特都很怪,一个爽利,一个拧巴...”

......

......

罗伯特立刻探头:“拧巴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这个中文词汇...”

安娜拉住罗伯特往车窗旁,

紧接着紧紧抱住:“是夸你,夸你呢!”

罗伯特立刻说:“那安娜你也很拧巴,流星!你太拧巴了!雪明先生!你是拧巴之王!”

雪明:“谢谢。”

流星:“谢谢啊。谢谢你全家。”

......

......

无论是文不才的黑曜石,或是罗伯特的黑玉。

这两颗黑石的主要功效,都是吸收主人的负面能量。

除此之外,不同种类的黑石所表达的内在意义也不同。

古老的火山岩黑曜石是粗粝的自然矿物,像大玻璃一样,纯粹且脆弱,在宝石学中拥有水与火焰两种特质。

而黑玉要更加珍贵,需要大量人工研磨成型,从基料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佩戴的位置也是脖颈这种死门要害,而不是容易误伤的手串或指环。

光是从石头的种类,首饰的形制来看,基本就能明白此人的脾性习惯,荣格轮廓。

像流星的玫瑰辉石,是充满浪漫与热情,活力四射的石头。

像维克托老师的顽火辉石,在煅烧工艺中的原型体叫蛇纹石,顽火辉石是熔点极高的硬骨头,烧成温度需要1000℃——如果加热到1400-1500℃,则会开始迸发出镁橄榄石的金光。

这也是为什么,流星与雪明见到维克托老师的[地狱高速公路]时,由魂威迸发出来的辉光,一开始是辉石的暗红色,最后变成了金红两色。

似乎这种成长,并不止步于六次蜕变,在闪蝶振打翅膀飞上天空之后,依然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成长期,这也是为什么魂威的账面数据上会有[成长性]这个词条。

总而言之,雪明想把阿绫师父的辉石问清楚,等会见面也许能从石头的属性,去揣度对方的言外之意。

一个人失去了表情,其实失去了很多很多。

在社交环境中,人们都是依靠察言观色来交流沟通的。

要是失去了表情,雪明很难想象这位VIP在破茧成蝶之前,是如何度过艰难的幼年,在还未开始蜕变时,又是怎么混迹于地表世界的。

灵翁会授予人们不同的石头,来帮助乘客度过难关。

如果送出去的是黑石,那么大多代表这个人本身的自毁欲极强。

雪明仔细想了想——此类黑石人听上去就很难相处的样子。

“所以说,你的阿绫师父,她拥有哪种黑石?”

“愚人金。”小七不假思索说:“具体来说应该是黄铁矿,但是氧化发黑。”

雪明这下就不理解了——超出了他的知识范畴。

这玩意能算石头吗?

或者说...这种东西真的能发挥辉石的作用吗?

此类金属又叫黄铁矿,是二硫化亚铁大类。

在人们眼里,有一种形似黄金,却与黄金成分截然不同的多面立方体出现在天然矿洞中,就像是老天爷降下财宝,等矿工把这些方方正正的晶形金属挖回去才发现,它们值不了几个钱。

它是地壳中分布最广的硫化物,在岩浆里就能发现它。

它是制造硫酸的主要矿物原料。

它是一种非常廉价的古宝石,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由于不需要怎么打磨,这种天然方晶体要么变成了观赏物,要么变成观赏物的台座。

它是催化剂,能合成碳氢化合物燃料,制造电动汽车的电池。

直接打碎它,覆在淤痕伤处能活血止痛,是古代行军跌打散。

希腊字母[Pry]的的含义为火焰,指的就是锤子敲击愚人金时产生的火。

雪明只知道人是复杂的。

从来没想过辉石代征物也能这么复杂。

他就不再多想,拉上小七直接动身前往贵宾车厢。

流星还想跟上来凑热闹——

——小七立马喊停:“别!别别别!师父很不喜欢人们一股脑乌泱泱的冲过去与她讲话。”

流星站在原地憋了半天,终于把心里疯狂的好奇心给压下去,把身体塞回椅子。

......

......

往贵宾车厢的路上,雪明又问起小七的往事。

并非是他想刻意揭白青青的伤疤,而是白青青自己起的话题。

关于阿绫师父的事,要从这里开始说起——

“——我以前的故事,都写在乘员卡片上了。”

小七将身份证件拿出来,像是用魔术扑克变戏法,从夹层里抽出一排文字信息。

在死偶机关,与洁西卡长官互换身份卡时,雪明就见过这玩意,设计的非常神秘。

小七接着说。

“我为了寻找妈妈,来到地下世界,事到如今,就觉得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是个蠢货——”

“——我与猎王者磨破了嘴皮子,扮可爱装可怜,要问到妈妈的下落,猎王者拗不过我,她与小猫咪一样心疼我,就把妈妈在交通署的店铺地址告诉我。”

“尽管她们三番四次不要我擅自行动,至少也得等我完成蜕变之后,或者长大一些,成熟一些,再往交通署去。”

“可是我哪儿能等?我等不了,我只想着抄近路,却从来没想绕远路——于是我就偷偷扒火车去了那个令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地下世界非常混乱,我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双灵巧的手。我与妈妈见面时,她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就来哄骗我,要我帮她干活,照顾她的陶瓷生意,帮她看店运货,却从来不给我报酬,只与我同吃一桌饭,当做疼爱的象征物。”

“我睡在她家店二楼的库房里,她接着哄骗我,说那是贵重陶瓷才能呆的好屋子,我也相信,因为她是我的妈妈。”

“我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她就说,只要店里的货物能卖出去多少多少,每个月的记账单能填上什么数字。她有钱了,就可以与我一起回去,和爸爸再吃一顿饭。”

“她真的很漂亮,笑起来也很美,毕竟我是很好看的,娘长得像女儿是正常的。”

小七已经有些语无伦次,意识也开始离开身体。

雪明能感觉到,这个大姑娘平时看起来嘻嘻哈哈,只是没有动真情。

她就像个男孩子,男孩子很少流眼泪。

“她有新的丈夫,她还生了一个弟弟,那个弟弟其实很喜欢我——毕竟做姐姐的,总会给弟弟带点吃的带点玩的——我身上一毛钱都没有,在交通署活动,哪儿能不花钱呢?于是我就去想办法,去偷,去骗,给人当报童,给猎手送消息,选猎物,当帮凶,在那个年纪,我有好多好多想要的东西,从来都不知道犯罪是什么意思。”

小七努着嘴形容着。

“阿明,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就像是白露想要一块糖,你却一分钱都没有,你什么都干不了,你只能回家里做一些无偿劳动,每天几乎都被塞满了。”

雪明托着小七的脸,没有说话。

小七接着讲。

“有一天,我偷到了一个大人物的首饰——那就是阿绫师父的愚人金戒指。我错以为它是宝贵的黄金,是金石人的贵物,一定能换好多好多钱。”

“毕竟人们都是迷信的,人们都喜欢黄金,特别在地下世界,能带来幸运的首饰,是非常非常好卖的东西。”

“可是我没想到,阿绫师父偷走了我的心...”

雪明满头问号:“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中间发生了什么?发生甚么事了?”

“没听懂吗?”小七又重复了一遍:“我偷到了阿绫师父的首饰,但是她偷走了我的心呀...”

雪明一手放在车门左边,一手放在车门右边,亮出整个车门大小的空档。

“我少看了十几万字吗?中间的部分呢?”

连他的灵体手臂都开始不自觉的挠头。

小七就站在车厢前不动,要解释清楚。

“阿绫师父知道我在偷她的东西,她也偷走我一样东西,是我老爸给我留的两百块钱路费,还有小时候的全家福,背面留着电话号码——我自小与老爸说,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找妈妈,他怕我出意外,就把这些东西都缝在我的衣服里,怕我找不到妈妈,也怕我找不到家。”

“阿绫师父偷走这些玩意,我就得去找她要。”

“我找她要,她便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是缺钱吗?”

“我很怕她,那是个没有表情,看上去严肃又认真的大姐姐。”

“于是我撒谎,撒了好多好多谎。”

“可是师父能一眼看穿!”

“我与她说,我家里穷,弟弟生病了,得偷东西才能过日子。”

“她立刻要给我打钱,要去我家里看看。”

“我又改口,弟弟病危了,不能见人。”

“她立刻说,她是专业的医生,有车站的VIP资格认证。”

“我终于哇的一声哭出来,什么都说清楚了。”

说到这里,小七就跟着哇的一声哭出来。

每每想到这些事,就像是一个个响亮的耳光,是一声声春日的惊雷。

“阿明,我蹲下时抱住头,不敢去看她。她就与我说——”

“——站直了!”

小七哭得直抽抽,又在雪明的照顾下擦干净眼泪。

她依然在复读着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角色,最厉害的台词。

“——你每天与陶瓷睡在一起,母亲制造了你,与制陶一样,她才不会关心你。”

“——你也和陶器一样,是火都烧不坏的!”

“——这颗辉石不过是假货,是愚人金。闪闪发光的是我,是站在你面前的我。”

“——或许你的机灵脑瓜都清楚,都知道,撒过多少谎,就明白多少真。”

“——你需要一把去伪存真的火!”

雪明惊讶的看着小七。

大姑娘再也不哭,脸还是红红的。

彷佛所有难过,所有委屈,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

小七与雪明说。

“阿绫师父和我说这些的时候,她像是一座冰山,我听见她面无表情时的吼叫和怒音,像是在敲定音鼓。”

“于是我立刻与伙伴们放了一把火,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在熊熊烈焰面前,我感觉身体变轻,彷佛什么都放下了。”

“可是我又开始后怕,要是这场火真的烧伤谁,烧死谁——我恐怕一辈子都良心难安。”

“是师父动身去救灾,师父掏腰包赔钱,师父与好猫咪说,把我送去攻坚队伍里当劳动改造,我当污点证人,青金们跟着线索,把交通署里大半的猎手抓住。”

雪明惊讶:“她居然会怂恿未成年人纵火。”

小七点头:“对,她从来都不会考虑后果,只要想到就会立刻去做。事情干完了,她还与我说了你也说过的话——做得好!”

听起来是非常狠厉的角色——

——就像是开车泥头车把小七幼时的心魔碾碎了。

雪明想到的形容词就是这些。

只是他依然想不明白,为什么阿绫师父对辉石的态度如此奇怪,随便一个小偷扒手就能带走它。

灵翁送给乘客们的礼物,大多都是石头,石头是很容易碎裂的。

尽管雪明已经很小心,很谨慎的使用钢之心,但是铁环已经有了不少划痕,刚玉也开始缺角,估计不过两三年,它就得送回灵翁那里重铸。

《诸世大罗》

如此重要的东西,阿绫师父就不怕在贼人的手中出什么意外吗?

就在此时,就在此刻。

小七敲了敲VIP贵宾车厢的大门。

那是一扇黑与红主题的暗色凤凰花纹实木门,看上去非常喜气,也非常邪恶。

从门里伸出来一只手——

——紧接着就看见苏绫师父递出两幅墨镜。

“戴上。”

雪明不明白其中含义,只得照做。

小七乖乖听话,戴上墨镜。

大门推开,雪明差些被亮瞎了眼。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阿绫师父根本就不在乎灵翁所赠的辉石首饰了。

在这间贵宾车厢里,左右两面墙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辉石首饰,几乎像是珠宝陈列柜。

车厢当中的水晶灯都是用辉石造的,它发出的强烈光芒打在侧墙的各色辉石上,折射出来的光线几乎让雪明的体温都开始上升。

紧接着就望见那个披着侍者长衣,贵为VIP的阿绫师父坐在道路中央。

——她戴着墨镜,左手戴满指环,正在往右手套戒指,活脱脱一个指环王,是钞能力者。

手上每一颗辉石都在发光——

——与阿星需要生气小妙招来催动辉石不同。

苏绫师父在使用这些辉石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阻力,五彩斑斓的各色石头像是跑马灯一样,高亮光源跟随十指迅速流动。

雪明终于理解,这个黑石人是吸什么的了。

——她吸钱,很多很多钱。

......

......

走道中央的沙发上,这位古怪的VIP用手指撑起嘴角,比作[V]字——是微笑的意思。

与徒弟和JoeStar的新贵打了个招呼。

不冷不热,不咸不澹。

“好久不见。”-加入书签-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