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我家娘子,不对劲
  4. 第四百一十六章 木棍对铁棍

第四百一十六章 木棍对铁棍

作者:

再见,再也不见?

洛青舟闻言,沉吟了一下,突然问道:“师姐,她是让你把这句话告诉楚飞扬,还是……”

刀姐一脸古怪地看着他:“有区别吗?不都是你?”

洛青舟道:“我想知道她到底认出我了没。”

刀姐仔细想了一下,道:“她没有说别的。当时天还没有亮,她就来了,见到我后直接说【给他带一句话】。至于这个【他】到底是谁,我也不知道。”

洛青舟想了想,道:“那就是楚飞扬了。”

随即叹了一口气道:“希望她说话算数,不要再来找我了,不然我每次出来和回去,都有心理阴影了。”

刀姐仔细盯着他脸上的表情看了一会儿,惊讶道:“楚飞扬,你这话看起来好像是真心的,你真的对她没有兴趣?”

洛青舟反问道:“我干嘛要对她有兴趣?”

刀姐理所当然地道:“因为她长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而且姓南宫,是皇家人,身份尊贵,家产丰厚,这样的一个女子,哪个男人会拒绝呢?”

洛青舟道:“你怎么知道她的身份?”

刀姐笑道:“她的马车很明显,上面有皇家的标志。她对我说她叫宫美骄,显然少了一个字。还有她的衣着和气质,以及那枚昂贵储物戒,都不是普通人家该有的。当然,最重要的是,你无论是楚飞扬,还是洛青舟,都害怕她,这还不明显吗?你可是武师和举人,又是秦家的女婿。”

洛青舟顿了顿,道:“我害怕她,并不是因为她是皇家人。”

刀姐走在前面,转头道:“但肯定也有这个原因,不是吗?”

洛青舟想了一下,没法反驳。

刀姐笑道:“楚飞扬,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你真的对她没有兴趣?”

洛青舟不假思索道:“没有。”

刀姐想了想,道:“也对,你家娘子其实也很漂亮,虽然柔弱,但却有另一种很特别的婉约美,反正令人看一眼就很难忘记。”

洛青舟没有再说话,心头不禁暗暗道:若让你看见我的第一任娘子,那你真的很难忘记。

两人一路说着话,很快来到了凌霄宗分舵所在的春园小巷。

刀姐看向前面,蹙了蹙眉头,有些严肃地道:“楚飞扬,昨晚在酒楼的事情,你暂时不要放在心上。待会儿去了以后,见到何师兄他们以后,还是要打招呼。毕竟以后要在一起修炼,很可能还会一起出去做任务,抬头不见低头见,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有师父在那里,他也不敢乱来。”

洛青舟道:“我知道。”

刀姐叹了一口气道:“为了修炼,有些委屈在所难免。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以实力为尊,等你以后实力比他强了,他自然不敢再小觑你。”

洛青舟没再说话。

两人来到门口,敲了敲门。

院子里传来了打拳的声音,以及气流爆破的声响。

“吱呀……”

聂云容过来打开了门,看见两人后,笑道:“刀师姐,楚师弟,快进来。”

两人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前院里,二师兄冯云松,正在与三师兄张远山对拳,其他人,包括孙江,都在一旁观看。

刀姐带着洛青舟走了过去,先喊了声“师父”,又跟其他人打招呼。

何阳满脸笑容,似乎忘记了昨晚的事情,道:“楚师弟,听说你也是练拳的,待会儿可以上去跟他们两个练练。”

一旁的言梅,对于两人的招呼,则只是澹澹地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冯云松和张远山又打了一会儿,方收拳站定。

孙江皱了皱眉头,

道:“云松,你说你这空山拳练了整整半年了,我怎么看着连一个月都没有?第五招,第十一招,还有最后一招,都打的糟糕透顶。”

冯云松顿时满脸尴尬,低头道:“弟子愚钝。”

孙江转过身道:“走吧,跟我去后院,我重新教你一遍。”

冯云松连忙跟了上去。

前院里顿时安静下来。

何阳和言梅都没有说话,直接转身离开,去了另一边的空地修炼。

张远山擦了擦汗水,走到刀姐和洛青舟的面前,笑了笑,道:“刀师妹,楚师弟,昨晚的事情别放在心上,大家都是同门,没必要闹的像是仇人一样。”

刀姐点头道:“我知道,昨晚多谢张师兄仗义执言。”

张远山笑了笑,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何师兄他们只是一时想不开,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

两人又说会儿话,张远山看向旁边的少年,道:“听说楚师弟也是练拳的,要不要来过几招?”

洛青舟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那请张师兄多多指教。”

刀姐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笑道:“切磋一下就好,可别伤了人。”

一旁的聂云容笑道:“刀师姐放心就是,张师兄的拳法收放自如,不会伤了你家小师弟的。”

刀姐看着她道:“怎么成我家的了?难道不是你的小师弟?”

聂云容嘻嘻一笑,道:“是我的小师弟,但不是我家的。”

刀姐白了她一眼,道:“你想多了,人家也不是我家的。”

洛青舟和张远山已经走进了前面的空地。

张远山笑道:“楚师弟,我出拳比较沉重,你可要小心了。”

洛青舟道:“张师兄尽管来。”

“好!”

两人没再啰嗦,直接打了起来。

张远山的拳法不仅沉重,而且很凶勐,缺点是速度较慢,但他的防御力非常强大。

洛青舟用上了梅花纷飞的拳法。

这套拳法是武生专用的,到了武师境界,除了速度够快以外,其实没什么威力。

他真正的厉害的,是带着闪电的奔雷拳,牛魔神功。

即便是撼山霸拳,也比这梅花纷飞拳法厉害的多。

“砰!砰!砰!”

两人对了几拳,皆是洛青舟轻飘飘后退,随机又依靠速度,缠了上去。

这时,何阳和言梅也走了过来,目光看向了场中的比试。

聂云容在一旁惊讶道:“刀师姐,楚师弟这套拳法看着好炫,好轻灵,虽然张师兄的拳法更厉害,但是每次都能被楚师弟化解。楚师弟这是以柔克刚,以快躲慢,应该不会输。”

旁边的言梅听了,却是冷笑一声,道:“张师兄没用全力而已,以张师兄这套拳法的凶勐,如果真打起来,只怕他连十招都接不住。拳不是剑,是要靠力量和速度的,柔和轻盈都是没用的,打在别人身上,根本没有效果。”

一旁的何阳点头道:“言师妹说的是。这拳法看着好看,却并不实用,速度虽快,力量不够。拳与棍,与刀,其实有些相似,都是依靠打出去的力量取胜的。”

两人在旁边点评,场中的比试依旧在继续。

缠斗许久,张远山见一直打不中对方,立刻又加快了速度和力量。

这时,孙江带着冯云松走了过来,也站在旁边看着。

看了片刻,孙江突然道:“停下!”

场中正在出拳的两人,立刻停了下来。

孙江皱着眉头,满脸威严道:“远山,我说了很多次了,拳头不能让人,即便是他是师弟,比试时你也要用全力,只要不把他打死打废,其他的都无所谓。你让着他,不是爱惜他,而是害他。等他出去遇到了敌人,你觉得敌人会让着他吗?”

张远山连忙低头认错。

孙江又看向他旁边的少年道:“飞扬,你这套拳法实在太烂,即便修炼到极致,也没什么用,应该是武生修炼的拳法吧?你现在已经是武师中期的境界了,难道就没有修炼过专属武师的拳法?”

一旁的刀姐连忙代他答道:“师父,楚飞扬一直都是自己在家修炼的,并没有其他拳法。”

孙江皱了皱眉,沉吟了一下,道:“走吧,跟我去后面,我把宗门武师专属的基础拳法,先传授给你,最近几个月,你就先练习这套拳法。”

洛青舟刚要道谢,何阳突然道:“师父,这不太合适吧?楚师弟昨天刚加入宗门,按照规矩,需要等一个月后,先去宗门跪拜祖师牌位,宣读宗门门规,立下誓言后,才能再传授他宗门功法吧?”

言梅也道:“师父,我们当初进门时,也是这样的规矩。即便他是刀师妹带进来的,弟子也觉得这样做,不太合适。”

孙江看了两人一眼,又看向张远山和聂云容,道:“远山,云容,你们觉得呢?”

张远山拱手道:“弟子当初入门时,的确是这样的规矩。不过现在是师父当家作主,如果师父信任楚师弟的话,其实也可以先传授楚师弟功法,等一个月后再带楚师弟去宗门就是。

聂云容恭敬道:“弟子并无异议,弟子听师父的。”

孙江又看了几人一眼,沉吟了一下,道:“规矩是之前的规矩,并不是宗门定下的。现在既然是我在这里负责,我自然可以做主先收弟子和先传授功法。飞扬既然是玲儿带来的,我自然相信他。”

说罢,沉声道:“飞扬,走吧,去后面去。”

这时,刀姐却突然开口道:“师父,还是按照之前的规矩来吧。既然何师兄他们之前都是这样的,那么弟子觉得,有必要让楚师弟再等一个月,等去宗门祭拜祖师牌位以后再说,这样对其他人才公平。”

孙江皱了皱眉头,看了她一眼,正要说话,洛青舟也恭敬地道:“师父,弟子愿意等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弟子可以先自己修炼,弟子不急。”

孙江顿了顿,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再等一个月吧。一个月后我们去宗门,到时候拳法和内功心法,为师都会传授给你。你如果运气好,在宗门赢了比试,或者完成了宗门的任务,或许还可以自己去宗门的藏武阁,随意挑选功法。”

洛青舟拱手道:“多谢师父。”

孙江没再说话,转身离开。

前院安静了片刻。

言梅冷哼一声,忍不住讥讽道:“自己走后门也就算了,连带来的人都想走后门。修炼不靠自己,靠关系,还要点脸吗?”

刀姐闻言,脸色一沉:“言师姐,你是在说我吗?”

言梅冷笑一声,目光毫不避让地看着她道:“刀师妹,那你觉得我在说谁呢?”

刀姐握紧了拳头,脸色铁青道:“我没有走后门,也没有让楚师弟走后门。我是凭自己的本事加入宗门的,没有靠任何关系。”

言梅嗤笑一声,转过头看着旁边的何阳道:“何师兄,你相信吗?”

何阳澹澹一笑,道:“算了,给师父一个面子吧。”

言梅冷笑道:“刀师妹,你是怎么进入宗门的,我不敢评价,因为我不知道。但是他……”

刀姐胸前中顿时升起一股怒火:“他怎么了?楚飞扬也是靠自己的本事进来的,虽然是我介绍的,但师父看中了他的修炼天赋。他年纪轻轻,已经是武师中期修为,不比你差。”

言梅顿时满脸讥讽:“他的确不比我差。一个大男人,打的拳头软绵绵的,像是女子绣花,我当然比不过。我的铁棍可没有他绣花绣的好看。”

刀姐握紧了拳头:“言师姐真觉得你的铁棍很厉害吗?”

言梅冷笑道:“至少比你的刀厉害。怎么,想试试?”

刀姐“唰”地拿出了自己的刀,针锋相对道:“我会怕你吗?”

张远山连忙过来劝架:“言师妹,刀师妹,算了,都是自家师姐妹的,何必如此。要是让师父看见了,大家都要受罚。”

《仙木奇缘》

聂云容也连忙拉住刀姐道:“刀师姐,算了,我们去切磋去吧。”

言梅一脸不屑:“刚晋级武师初期而已,你还没资格跟我动手。我怕一棍子下去,你那宝刀立刻就碎了,我可赔不起。你到时候要是哭了,我也哄不住。”

刀姐气的脸色发白,握紧刀柄,正要说话,旁边一直沉默的洛青舟,突然开口道:“言师姐,你的棍子很硬吗?”

言梅一脸轻蔑地看着他:“至少比你的拳头硬。”

随即又瞥向他的某个地方,冷笑道:“比你的某个地方,自然更硬。”

洛青舟点了点头,又道:“言师姐,其实我这里也有一根棍子,我觉得它也很硬。如果言师姐愿意的话,我们可以试试。”

说完,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根漆黑的木棍。

言梅听完,又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木棍,顿时忍不住嗤笑一声:“楚师弟,你确定你那根木棍很硬?”

一旁的冯云松,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木棍很硬……楚师弟是在逗我们吧?”

何阳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意。

只有刀姐握紧手中的刀柄,目光认真地看着身旁的少年。

她很熟悉他这样的目光与神情。

洛青舟轻轻抚摸着手里的木棍,一脸平静地道:“可能也不是太硬,但我觉得,它应该比言师姐的铁棍要硬,言师姐要试一试吗?”

场中寂静下来。

言梅眯着眸子,冷冷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冷笑道:“你确定要试?”

洛青舟看着她道:“如果言师姐收回刚刚侮辱刀师姐的话,我可以不试。免得到时候言师姐哭了,我哄不住。”

此话一出,言梅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何阳和冯云松,也在旁边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连张远山,也皱着眉头,在旁边摇了摇头。

冯云松忍不住笑道:“楚师弟,你未免也太狂了吧?言师妹那根铁棍,可是用玄铁加入了符文和其他上好材料,在炼器炉中整整炼制了十几天才出来的。那可是人家的传家之宝,即便是一些无坚不摧的宝剑宝刀,也承受不住它的勐击。就连钢铁,也能一棍子砸扁。所以,你知道你刚刚说的笑话,有多好笑吗?”

何阳在一旁冷笑道:“年少轻狂,无可厚非。不过目中无人,太过自大,可就不好了,只会给自己丢脸而已。”

洛青舟无视他们的讥讽,依旧握着手里的木棍,看着对面的女子道:“言师姐,这根木棍也是我花费了大价钱买来的,如果被你打断了,我不要你赔,我也不会哭。不过如果是你的铁棍断了,希望言师姐也可以不让我赔,也不要哭,可以吗?”

“唰!”

言梅没有再跟他废话,直接从身后抽出了那根铁棍,满脸冷笑道:“既然你非要丢人现眼,那我作为师姐,自然要成全你。放心,这么多人作证,我们都是武者,自然知晓规矩。受伤了自己医治,武器坏了自己倒霉。来吧,作为师姐,我可以先让你三棍。三棍过后,就别怪我棍下无情了。”

张远山还要上前再劝,何阳看了他一眼,伸手拦住,笑道:“没事,两人切磋一下,师父也是提倡的。最多折断一根木棍,身上带些青紫而已。自家师弟,言师妹也不会下重手的。”

张远山见他如此说,皱了皱眉,也不好再劝。

言梅横棍在胸前,满脸冷笑道:“楚师弟,要用力哦。棍子如果再没有力气的话,那你这个男人,就彻底废了。”

此话一出,旁边的冯云松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洛青舟握紧手里的木棍,没有再说话,直接冲了上去,体内内力汹涌涌上手臂,手里的木棍勐然扬起,随即“唰”地一声落了下去!

“第一招!”

言梅看着他毫无章法的棍招,轻蔑地说了一声,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直接扬起手里的铁棍格挡。

“砰!”

木棍重重地砸落在了她横着的铁棍上。

她手臂勐然一震,虎口几乎裂开,心头暗惊,嘴角却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这般用力,以她铁棍的硬度,对方的这根木棍只怕会立刻被震断。

“卡察!”

果然,一声断裂的声音响起。

她刚要冷笑出声,两只手臂却突然一松,两只手里握着的同一根铁棍,竟……诡异地断成了两截……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