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我打造了异常控制局
  4. 二百三十一.末日

二百三十一.末日

作者:

热门推荐:

在马恩和影子离开仪式的瞬间,地面构成法阵的鲜血全都燃烧了起来,接着在冥冥中跟遥远的其他部分相互呼应,然后瞬间形成了漆黑的边界将还停留在其中的两人笼罩了起来。

但就在献祭仪式生效并解决掉洪元以前,他用手杖敲了敲身前的地面,并且远远地眺望着此时已经离开仪式范围内的马恩,而且眼神里流露出强烈的仇恨与杀意。

然后他举起了造型怪异的手杖。

一股难以察觉的力量如微风般拂过了整片空地,周遭的现实也伴随着洪元的意志开始扭曲变化,燃烧的地狱之火迅速地在原地熄灭,地面上的红色血液也在慢慢地消退不见。

而漂浮在空中的大魔制衡者也目露惊奇,接着神色玩味地看向了远处的影子和马恩。

他的身影也在慢慢地褪色。

仪式的消散只是开始,在制衡者彻底地被驱逐回地狱了以后,他们周围的世界也开始随之改变,王阴和其他救世联盟成员的第一反应都觉得这是幻觉。

影子和马恩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他们看见的都是真的。

他们脚下踩着的土地中慢慢地出现了象征着干涸的裂纹,路旁的树木也如瞬间度过一生般腐朽和溃烂着,已经化作肉泥的尸骸散发出了怪异恶心的气味。

远处的夜空也慢慢地被暗澹的血色浸染了,黑色的新日沐浴着血光渐渐地浮现,本来的星辰开始重新簇拥着它,并且这些星辰爆发出了远超平常的耀眼光芒。

接着一道金灿灿的光芒撕裂了云层,无数似人似鸟的白色生物涌了出来,如同秃鹫般在高空盘旋起来,远处干裂的地面也涌出了岩浆,并且爬出了低矮狰狞的黑色怪物,他们全都聒噪的叽叽喳喳喊叫着,并且没有规律地在原地跳起来“舞”。

而遥远的山脉背后也出现如海市蜃楼般的宏伟城市,这座明显有着生机的城市正在以缓慢但坚定地速度朝着他们前进着,而在其正上面的云层中则浮现了风格完全不同的庄严建筑。

“这不是什么心灵维度的幻象。”影子语气严肃地对身旁的马恩说道,“这是洪元创造出来的现实,如果这是幻觉的话我肯定可以将其驱逐。”

正在洪元身旁燃烧着的太阳之子身躯也有了细微的变化,在他身上的烈焰中多了些暗红色调,似乎也是受到了远处天际的黑红新日的影响。

本来在阳光下感到不适的王阴却感觉轻松了许多,就好像本来对于邪物来说是天地的阳光已经不再能对她造成什么威胁,甚至被其照耀的女孩还感觉到了些许久违的温暖。

而剩余尚且还活着的救世联盟成员和调查部员工则感觉到了相当的不适和反胃,就好像置身于此地就会让身体本能地感到排斥和抗拒,而且构成他们眼中图景的世界也带着违背天理的意味。

“欢迎来到末日。”洪元笑着看向远处的马恩和影子,现在的他们和自己间已经没有什么仪式存在了“看起来你们筑起的高墙已经崩塌了。”

时间和地点到足够准确了,此时他做的事情也已经满足了全部的条件,因此残留在南联邦的神霄行者力量被他给掠夺了过来,并且转化成了另外一位现实扭曲者的力量形式。

地狱的创造者。

洪元告诉尚命新必须杀死马恩,虽然当时他说的也是正确的话语,但听到这句话的人没法理解其中的深意,其实他本来是没想过要找马恩复仇的。

但他必须这么想才能利用好地狱创造者的力量。

他要杀死马恩,是因为马恩杀了他。

这句话的意思是指马恩杀死自己满足了他使用这份力量的条件。

而在神霄落败以后他就在等待此时此刻了,联邦不清楚的是神霄的力量依然弥漫在这个世界,以独属于她的方式塑造着现实,而洪元一直在寻找正确的地方。

神霄力量最多的地方——这不是个固定的地理位置和时间,比如说这此的力量就取决于马恩和联邦何时进行停止谈判,在此时和此地,她的力量达到了至高的沸腾点。

他在死后对马恩的仇恨和愤怒再配上来自神霄的力量,就共同创造了这幅美丽的末日景象。

不过话说回来,洪元虽然本来没有打算报复马恩,但他对于马恩刚好挡在自己面前的这件事其实还是挺高兴的,如果有机会“顺便”杀了马恩当然是最好的。

而且和他跟尚命新说的一样,如果马恩真的侥幸逃离这里,洪元觉得现在的自己也不会特别地再去浪费时间对付马恩。

毕竟他的目的地是“此时和此刻”,马恩和其他人都不过是前往此处的捷径而已。

在洪元对面的众人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救世联盟的成员们在宴会上就试图反抗过傲慢的洪元,但这七个人中只有三个能比较好地应对他的混乱空间,而且也没办法在短时间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何况现在的洪元还创造了这幅景象。

现在还依然保留着足够战力的只有影子,王阴,马恩,以及刚刚被带到附近的封少英。

在这四个人中最先有反应的是影子。

他只是看向了洪元的眼睛。

在达成对视的瞬间,他们周遭的末日景象随即就如同褪色般慢慢地消散,短短地几秒内就在众人的眼中变回了原来正常的模样。

影子还不清楚洪元能靠着这幅景象做到什么,但将其抹去肯定是正确的做法。

不过同样具备心灵能力的马恩可以察觉到现在他们看见的正常景象才是假的,实际上他站着的位置可以闻到硫磺的气息,而且身躯也本能地感觉到不适。

但是洪元可没有心灵能力。

只要他相信就够了。

“有趣。”洪元微微地眯起了眼睛,“显然你不可能真的逆转我创造的这处末日世界,那么这肯定是某种心灵能力,我不得不称赞你的水平。

“但很可惜你还是没法骗过我。”

影子平静地说道:

“你意识到了也没有用,我只要骗过你的身体就行了。”

这句话的目的也是强化暗示。

洪元身为现实扭曲者的确强的不可理喻,但影子怎么说都是Ⅴ阶能力者。

如果单对单,他不可能输给任何的低阶能力者。

“你说的对。”洪元面对影子施加的压力没有任何的动摇,反而面带赞许地说道,“如果是过去的我现在就已经输了,因为当初的我傲慢到不可能去寻求任何的帮助,即使那对我来说很简单。

“但我带来了太阳。”

在话音落下的瞬间,燃烧着的太阳之子向前踏了半步。

接着这位少年开始如同进行聚变反应般开始高速地膨胀起来,瞬间就化作了颗微型恒星,并且朝着马恩和影子的方向挥洒出了致命的高温。

同时就在瞬间,空间在洪元的意志下也错开了位置。

马恩和影子同时出现在了那颗微型恒星面前十米内的位置,热浪只用半秒就能将他们两个彻底地奔涌而去,其他目睹这幕的救世联盟成员都觉得他们两下一刻就要死在那里了。

而王阴虽然清楚影子能处理这招,但依然觉得马恩母庸置疑地会死在其中。

【我搞定了】

但马恩刚刚没有出手也是在等待。

就在封少英消息传来的时候,他和影子像是跳跃般地又重新回到了仪式外的位置,和那颗炽热的恒星拉开了足够的距离,并且他们都重新得到了充分的时间去应对。

洪元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上次在宴会上的时候也是,马恩似乎可以破解掉他的混乱空间,因此这次洪元没有率先尝试用复杂的空间将马恩切成肉泥,但是现在根据他的观察来看……

这似乎并不是马恩做的。

即使他们重新拉开了距离,但热和光依然在稳步地朝着他们前进,并且还淹没和侵蚀了他们间的每寸空间,要知道他们现在并不是真的身处于正常的室外。

现在的他们正置身于洪元创造的空间中,因此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热浪就肯定能杀死他们。

洪元站在原地对抗着影子已经有些松动地入侵,同时对着远处的马恩喊道:

“其实你已经胜过了我,所以这让我感觉自己多少有点耍赖、

“所以出于善意我还是劝你早点放弃挣扎,这位太阳之子来前得到了其神奇的祝福,你们是没有办法对付我们两个的,只要你认输,我就会让你死得干净利落点。

“这是我对你曾经杀死我一次的‘回报’。”

马恩没有理会他,只是退后进入了阴影维度。

而在远离现实的瞬间,他眼前的景象瞬间就变成了刚刚那副末日景象,影子对他感官的欺骗没法在阴影维度中生效,而他莫名地觉得夜空中的星辰似乎都比刚刚要明亮了不少。

但他也没有时间去观察这里的景色,立刻就走到了封少英传来的位置。

而在洪元的眼中,马恩几乎是转瞬间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锤击砸中般传来几分眩晕的感觉,在他反应过来以后,马恩的手臂已经穿过了他的胸膛,并且击穿了他的心脏。

但是洪元反而对着马恩露出了微笑:

“你想在这里杀死我?”

他的语气带着些刻意的不可思议。

同时他的意志沿着马恩的手臂蔓延上去,并且立刻地遍布了马恩的整局身躯,接着以无法逆转地复杂程度运转了起来。

洪元微微地侧过身,接着带着马恩也微微地动了动。

然后马恩的身躯就化作了几滩肉泥出现在了不同的位置。

洪元在落败的时候就开始研究起了马恩的情况。

当时马恩在宴会面对自己最后的攻击时也罕见地保持了静止,因此洪元推断这个程度的空间变化马恩已经没有办法应对了,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个想法是正确的。

真是遗憾,不过马恩也曾杀了自己一次。

这可以写在他的墓志铭上。

这么想着的洪元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试图阻止自己的生机高速流逝,但这个动作没有任何的用处,他刚刚对马恩说的话其实可以说是在虚张声势,马恩的这下对他来说也足以致命。

前提是影子还能维持这个幻境。

他看向了远处,此时的烈日已经将影子淹没在热浪之中了,不过那抹黑色并没有就此散去,而是在顽强地和其对抗着。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注视,烈日短暂地爆发出了比原先要强好几倍的光芒。

而他眼前的幻象也短暂地失真了瞬间。

而等幻象重新稳定起来以后,他胸口上的伤势已经消失不见了。

但在恒星爆发后的瞬间,影子像是抓住机会般地融入了热光中,如同逆流而上地鱼儿般朝着恒星的飞速地游动,并且勐地钻入了其中。

见此洪元抬起腿想要和太阳之子联手终结掉影子……

但就在同时,他忽然注意到马恩的肉泥也不见踪影了。

【血肉控制Ⅳ,阴影行者Ⅳ,心灵感应Ⅳ】

轰!

洪元踉跄地向前走了几下,晃晃悠悠地差点倒了下去,

他感觉自己的后脑勺像是被重重地敲击了一样,而且还伴随着一种奇妙的重叠感。

实际上,马恩的确在物质世界和心灵维度同时给了洪元一下重击。

“我也带来了影子。”马恩在洪元的身后低语道。

这句话是回应洪元刚刚叫他放弃挣扎等死的挑衅,并且在这两个字出现的时候,洪元的心灵明显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在动摇中流露出了几分的破绽。

马恩立刻对洪元展开了攻击,试图囚禁住他的灵魂。

可惜的是影子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

因为远处的他已经化作了微型恒星上的几个黑色斑点,正在全力以赴地和这位太阳之子对抗着,显然太阳之子牵制住了他的心力,以至于他已经没法约束外界的幻觉了。

随着末日景象重新浮现,本来受到精神攻击的洪元也立刻站稳了。

他对马恩耸了耸肩,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

“你又差点杀死我了。

“但很抱歉,我是现实扭曲者。”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宠婚蜜爱: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