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快穿这个心愿有点难
  4. 第277章 我那会遁术的老公二十三

第277章 我那会遁术的老公二十三

作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流言顺风长。

郑家一时风头大盛。

陈老三不敢跑去找裴雨欢撕比要钱,于是便串掇王小惠去找郑宏康。

姓苏那女的心太冷太硬,没有人能从她手里讨到半点好处,但郑宏康就不一样了,木叶镇谁不知道老郑家的幺儿打小是当女娃养的,说得好听是性格温和,实际没点主见,这辈子做得最刚的事大概就是跟王小惠那死婆娘私奔。

槽!

“你跟了他三年,白给他睡三年,你不去找他要钱,劳资锤死你!”

王小惠也熬不下去了。

家里实在太穷了。

三年过去,别说添置什么东西,连之前家里有的都少了不少,屋子黑乎乎的,风从墙缝里透进来,明明已经是春天了,屋里还冷得人直打哆嗦。

计较起来,到最后,她跟着郑宏康连根毛都没捞着。

亏!

太亏了!

如今郑宏康已经不中用了,就算他愿意,自己也不会同意,她跟苏翠玉那死婆娘不一样,她才不想守活寡呢。

能抠点东西出来是一点。

这年头,真要饿死了,那就是大笑话了。

王小惠要寻找机会想把郑宏康约出来见一面诉苦求安慰。

陈老三也没再把她拘在屋里。

只是在她出去的时候,必须远远的盯着,像躲在暗处如影随形的影子,还拜托了镇上的狐朋狗友帮忙监视着。

私奔三年,王小惠再次融入木叶镇,除了一开始有点羞耻感,就没什么了。

于是她听到了更多更加清晰的关于郑家的新变化。

简直……嫉妒得发疯。

凭什么同样被迫留下,郑宏康就能不缺吃喝,她就要啥没啥。

太不公平了。

明明说好要一起摆脱糟糕透顶的配偶去另一个地方搭伙过日子的,凭什么就丢下她一个人吃香喝辣去了。

她不会同意的!

王小惠等了好几天,终于等到机会了。

河边。

河滩上已经冒起了一层厚厚的绿,踩在上面软乎乎的。

时隔三个月,再次单独相处,两人心情十分复杂,好一阵子都没人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郑宏康先开口。

“你、你还好吗?”

虽然已经那啥了,但到底是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的女人,即便没了爱情,心里也还存了几分的怜惜。

毕竟,两人还曾有个未能到这世上的孩子。

郑宏康是个心很软的人。

造成如今这个局面,是他的错,他把责任全都归到自己身上。

讲真,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功了。

王小惠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心里酸涩难忍,朝男人扑过去,又打又捶,郑宏康默默承受,神情悲苦。

两人脸上同是无力抗挣。

王小惠宣泄完情绪。

抹掉脸上的泪水。

河风很凉,吹得她皮肤一阵难受,陈老三太穷,连一瓶面霜都舍不得给她买,她的脸都干得起皮了。

早知道,当初就该死活拦着不让郑宏康回来。

虽然在外头也辛苦,但男人疼她啊,也有闲钱,就挺有盼头。

如今……

她咬了咬牙,心里一片冰冷。

有了眼泪开道,接下来的流程就很自然了。

在一起是不可能在一起了。

陈老三跟苏翠玉都不是省油的灯,所以还是要钱吧。

过去三年的郑宏康还算大方,但如今,诉旧情回忆往昔阔以,随便配合,谈钱就算了,口袋里一个钢镚都木有。

他自己都还厚着脸吃着软饭呢。

便露出愁苦的表情,各种诉苦。

我也想帮你啊,奈何囊中羞涩,家里母老虎凶得很,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儿子每天都有零花钱,他口袋里却连根毛线都拿不出。

惨兮兮。

王小惠心里拔凉,又恨。

但她深知自己不能走无赖泼妇的路,面容更加忧郁柔弱,势必要让郑宏康怜惜她。

却忘了件事。

郑宏康已经不是男人了啊。

美人含着泪的双眼是很楚楚可怜,可若是面对的是个无法中用的男人,那再多的戏都是白演了。

讲真郑宏康有点烦了。

河边的风很冷。

他现在就想赶紧回家躺到床上看电视。

还叨叨叨个屁呀。

既然双方都回归了家庭,就当那三年是南柯一梦错误一场呗,王小惠说她苦,难道他就不苦了?认真算起来,他才损失惨重好不。

王小惠没有拿回一分钱,当晚就挨了一顿胖揍。

她心里恨极了陈老三,也恨极了郑宏康。

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艰难,喝稀饭都成了奢望,之后又找了几次郑宏康,都无功而返,又去苏翠玉的小超市闹了两回,回回被撵着打出去。

就挺惨。

没人能说动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捏拳头的苏翠玉,只得去劝王小惠,但凡是人都是这样,欺软怕硬的。

“你再去闹有什么意思,当初本就是你勾了别人男人跑,说起来还是你不占理。”

“各归各位挺好的,不然你再闹下去,把个陈老三的心都闹凉了,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郑老幺都被苏翠玉收拾成什么样了,你以为她会对你客气?”

“安生点吧,好好的日子不过闹啥呢。”

……

王小惠:……

反正是想哭的心情了。

仇人好吃好喝的在她眼皮子下蹦跶,明明是一起私的奔,对方却在回来后有老婆养,再看看她这边……

同人不同命啊。

她心里极度不平衡。

这种不平衡在又一次被拿来跟郑宏康对比后达到了顶峰。

对比啥?

对比儿子呀。

郑宏康好歹还有俩儿子,她却不能再生了。

九十年代的木叶镇风气十分传统,对是否有男丁继承家里那一亩三分地十分看重。

王小惠也一样。

可惜她自从上次逃难伤了身子后,就……

真恨呐。

没有儿子,没有钱,没有盼头。

这日子过着还有什么意思。

在又一次跟郑宏康要钱无果后,她心里怨恨再也无法压抑,两人在河边吵了起来,争吵间动起手来。

河滩湿滑,青苔又多。

郑宏康脚下一滑,人就往河里栽去了。

他双手慌乱,-一把抓住王小惠的衣袖,两人一起栽了进去。

虽说这两人都在河边长大,却不会凫水。

当然,即使会,裴雨欢也不会叫他们活着回到岸上。

两人消失了几天,就在木叶镇的人以为他们又结伴私奔去了,才有人发现浮在下游的……

至于为啥这两人又搅合到一起去了,呵,还用说,旧情难灭呗。

陈老三还想找苏翠玉闹,要钱,被按着揍了一顿实在的。

镇上都劝他算了。

两家各死了一个,也是扯平了。

之后裴雨欢直接把木叶镇的老房子卖了,举家搬到了城里,置办了房子店铺,便提交了任务。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