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氪星人
  4. 第二百八十五章 感染者与非感染者

第二百八十五章 感染者与非感染者

作者:

塔露拉想要证明自己和强宣称的话,就得有能够证明她身份的东西。

毕竟现在还活着的德拉克也就苇草和苇草她姐姐以及塔露拉。

维多利亚的王位是阿斯兰和德拉克共治,狮子与红龙,狮子的话,路西法总不能跑去找推进之王维娜吧,维娜虽然也很香,不过她没有那个能力。

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像塔露拉这样,具备强大的实力,又有领导才能,简直就是拿错了男主角的模板,或者说真命天子?

“那个男人的东西不在我这里。”

塔露拉摇摇头,她没有问路西法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正如路西法表现出来的神秘和强大一样。

“在龙门,你妹妹那里?”

路西法寻思着那可就难办了,要是跑去龙门的话,他还不如把塔露拉捧上大炎真龙的位置了,或者把陈sir丢上去?

“不知道。”

塔露拉平静的说道。

“整合运动现在不可能继续维持下去,你打算怎么办?”

路西法看着塔露拉的反应,于是问道。

“已经没有了感染者,那就不需要我了,我大概会去龙门……”

塔露拉想了想。

“去龙门报仇吗,不过塔露拉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路西法点头,塔露拉会去报仇或者说把陈晖洁带走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塔露拉既然已经手刃了科西切,那她会做出什么选择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

“什么问题?”

塔露拉面对路西法的时候,看起来波澜不惊,实际上很不自在。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总是时不时会走神,在面对路西法的时候,等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盯着路西法的脸看,这让塔露拉不知所措,要靠掐着自己的大腿才能保持注意力。

“错的不是感染者,而是这个世界。”

路西法很直接的说道。

塔露拉没有什么大吃一惊的反应,相反,她很是迷茫或者说不解的看着路西法。

错的不是感染者,是这个世界?

“对感染者的歧视和压迫虽然在乌萨斯帝国最严重也是最常见,但其实在其他地方也都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就连自诩自由平等公正的哥伦比亚也不例外,他们只是一群伪装成文明人的野蛮人而已,但是为什么?”

路西法知道自己不可能三言两语说服塔露拉,甚至塔露拉能够好好坐着听他说这些,也是因为他那超高的魅力产生了作用。

塔露拉对他有已经超过了友善的好感度,只不过塔露拉面对除了阿丽娜以外的人,习惯性的伪装自己而已。

“除了感染者和源石病,这个世界也存在着其他容易传染也容易致死,甚至比起源石病能够让人死得更快的疾病,为什么只有感染者被歧视,其他病人则是得到治疗和呵护,哪怕他们跟源石病一样也是治不好。”

路西法继续说道。

塔露拉被路西法这句话刺激了什么,对啊,比源石病更厉害的疾病也不是没有,甚至源石病这种能够让病人活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会死的疾病,比那些致死率很高的传染病不是好多了吗?

同样是无法治愈,为什么感染者会被歧视和压迫以及欺凌?

路西法没有继续说下去,主要是继续说下去就是阶级矛盾了,他还得搞出一个思想主义和信念以及行动纲领。

问题是以泰拉世界的生产力,是搞不出来这些东西的。

路西法想要做的,只不过是改善一下这群兽耳娘的生活而已,罗德岛还要很长时间才会出现,在这之前,他不如先搞个桃花源,乌托邦出来。

“请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塔露拉激动得不能自己,情不自禁的抓住了路西法的手,她身体前倾,明亮的双眸盯着路西法的双眼。

她捉摸不透,着急不已。

时代局限了她的思想,哪怕她再聪明,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在这种环境下开辟出一条道路。

“因为感染者是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

路西法想了想,还是没有搞出阶级对立的想法,不过本身感染者确实是一个仅次于平民的群体。

“什么意思?”

塔露拉不解,她感觉越听越迷糊了。

“一个能够自发团结起来的,数量庞大的群体,如果不加以约束、压迫、剥削、打击,塔露拉,你觉得会发展成什么?”

路西法说道。

塔露拉认真思考起来,感染者因为自身的弱势,自发的团结是必然的,毕竟人类就是这么发展壮大的。

而如果压迫和约束打击之类的都不存在……

她明白了。

“你明白了吧,他们在害怕。”

路西法看到塔露拉脸上的表情,平静的说道。

“这是一个超越了种族和身份,比国家更具备凝聚力和认可度的群体,当这个群体的数量发展起来,就是无法抑制的强大势力,抛开那些没脑子的贵族,有见识的都会不约而同的打击和分化感染者。”

塔露拉瞳孔一缩。

路西法的说法,如同拨云见月,让塔露拉明白了,她什么都明白了,清楚了。

“难道,感染者就是一个错误吗?”

塔露拉颤抖着说道,一个天然就会被压迫打击的群体,她之前所想的根本不可能实现。

至于跟感染者和平共处,没用的,宣传了那么多年感染者的可怕,已经深入人心!

“不,所以我之前说了,错的不是感染者,是这个世界。”

路西法对塔露拉说道。

“少数人自认为没错,多数人认为他们错了,那他们还是错误的。”

塔露拉摇头。

“那是话语权和力量不够。”

路西法对塔露拉说道。

“话语权?”

力量是什么,塔露拉可以理解,但是话语权是什么?

“我们没有一个可以为感染者发声的平台,也没有一个可以支撑起感染者发声的基础。”

路西法虽然可以一下子治好泰拉世界所有的感染者,但是他只会授人予渔。

“为感染者发声的平台?”

塔露拉颤抖着,她听不懂,但是能够感觉到这或许就是感染者的希望。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