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聊斋狐婿
  4. 第三百六十一章 2买驴

第三百六十一章 2买驴

作者:

“《马经》有云:岭南马,灵敏温驯,善走山路,能驮重物,平路奔行二三百里……”

“他这匹岭南马,毛色鲜亮,体健清秀,身矮便于骑乘。”

“依小奴看,可买。”

……

周家集,马地南边。

刘彦三人围着一匹岭南马观看。

马主人是个干练汉子,六尺身高,眉目明亮,二十出头样貌。

他这匹岭南马乃母马,个体矮小,与成年驴子相当。

通体枣红色,额心点缀棱白,整体看起来颇为俊秀。

听着萱儿品谈,马贩刮目相看,又顾刘彦,暗觉这位乃‘读书人’,且颇有学识。

刘彦点头,转与马贩相视,拱手礼问:“未知小兄弟尊姓?”

马贩抱拳还礼:“小人姓赵,单名一个‘飞’。相公如要买我这匹马,小人可低卖。”

刘平转睛问:“你为何要低卖?”

马贩赵飞被问诧异,他却不知刚才也有一个贱卖马匹之人,被君子谢绝了。

“我观相公乃有学之人。”

“小人读过两年书,略知几个字,最敬有学之士。故此,愿少赚银子。”

“此外,小人也想做成这笔买卖,换来银子去干别的营生。”

刘彦显笑说:“我从不占人便宜,你原本打算卖多少银两?”

马贩赵飞回道:“此马乃小人花十两从衡州买来,盘缠使了五两,打算卖二十两。我愿十八两卖与相公。”

刘彦看眼枣红马,小用仁术说:“不必,我就二十两买下此马。多二两银子,你手头则宽裕一分。”

“你以后做何营生?”

赵飞受用君子仁厚,心气爽悦抱拳:“多谢相公。小人还不知做何营生,想去临安东湖看看。”

“听闻临安县东湖有大商集,乃财气汇聚之地,买卖众多。”

“小人欲去找寻营生。”

“好想法。”

刘彦称赞说:“东湖有大商亦有小商,大有大的买卖,小有小的营生。”

“我有一个提议,你不妨参考。”

“可把二十两银子分作小钱,先试小买卖,多插几支柳条,看那一支长得好、能成树。”

“以后便可以为营生。”

“切不可为求陡富,而孤注一掷,不然折了本钱,还搭上苦心。”

说着,让刘平取二十两银给他。

赵飞琢磨道理,深以为是,施一礼答谢指教。

收下银子后,他解开马桩绳索,请刘彦试乘此马。

刘彦目与枣红马相视,抬手一指文光点在马额棱白处,对马儿道:“你以后就是刘家之驹。”

“今日端阳节,你名便叫【端阳】。”

红马被他文光一点,似开了灵窍,眼眸透出清亮,四蹄欢跳嘶鸣,把头凑近抵主人衣襟。

此一幕看得远处几个马贩惊奇,其中包括常守城。

赵飞在旁目睹,笑说:“相公与端阳甚是有缘,它甚能依顺相公!”

刘平几分得意道:“这一匹马有些灵秀,能够识人,见我公子便知遇贵人,自当依顺。”

赵飞听其言,看着刘彦上马,礼问刘平:“可敢请教相公名姓?”

刘平与马上公子相视,请他一旁耳语说话。

赵飞听到‘奉义’之号,勐地喜上心头,不想遇到大人,连忙拱手拜上。

刘彦略还一礼,骑着红马‘端阳’小试驾驭。

这时,忽闻南边驴子哼叫,声音十分响亮。

寻声而望,见三丈外一头长耳公双蹄跃起,甩开众人拉扯,朝他这边奔来,跳过围栏来到马前。

方圆十丈众目纷纷往这边看,追驴的几人连呼带喊。

刘彦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这只驴子,透过其目,见其似有灵智,试问道:“你有求于我?”

众目注视下,见毛驴竟然点头,前蹄屈膝,跪地趴下。

众人惊奇,远处的人涌来围观。

追驴那几人也赶来。

一老汉指着驴子怒骂:“你这畜生,险些害杀我等,撞死撞伤旁人,官家只怪我等头上……”

“小花家里正是犯难,你这畜生好不通人性!”

周围人听了欢笑。

一人道:“它一牲口,如何通得人性?”

又一人说:“蠢驴蠢驴,不蠢不是驴,此驴若通人性,还不成精哩。”

一时众人纷纷笑谈。

说话间,两个青年用绳索套住毛驴脖子拉拽,但驴子犯倔,卧地不起。

任凭他们使劲,也拉拽不动它。

旁边有个少女看了,蹲去对驴子说话,叫声‘兄弟’,说:“你行行好,就随新主去吧。”

毛驴看她一眼,仰头哼叫,就地打滚,将那两个拽绳索的青年扯翻,弄的半身泥,引众大笑。

“不中使,此驴不中使,不买了!”

其中一青年起身后恼火,拉起身旁兄弟,伸手问少女讨要银子:“二两银子还我,我兄弟不买你家驴。你自家留着使。”

少女犹豫一下,从布袋掏出银两归还。

两兄弟擦着脸上泥,气愤离开,老汉跟上赔不是。

少女低头哭泣抹泪,对地上长耳公埋怨说:“昨夜是哪个托梦告诉我哩?说甚报恩,叫我牵你来卖。”

“如今找个买主,二两银子好价钱,你却发疯,使驴脾气。”

毛驴听她责怪,起身头蹭少女,围观众人各有琢磨,交头接耳谈论此驴。

刘彦旁听少许,指问:“小娘子为何卖自家长耳公?”

“我看此驴能听知人言,并非不通人性。兴许它觉得小娘子卖得贱,才不跟那二人走。”

少女擦泪,行个礼回话:“小奴母亲生病,急使银子抓药,所以才卖它哩。大官人怎知它懂人言?”

“我问了叔翁,一头驴好的卖三两,差的卖一两,二两卖它不算贱卖。”

刘彦分视毛驴说:“小娘子说的,是寻常驴子价钱。你家长耳公,我看值二十两。”

“二十两?!”

少女张目,周围一片喧哗声。

老汉回来笑说:“莫说二十两,相公敢出五两。这驴就卖与你如何?”

刘平不悦道:“我公子不占人便宜,我家用不上毛驴,买它作甚?”

刘彦接话说:“如何使不上?驴不能骑吗?”

“能骑!”

少女抢着答话说:“小奴从家出来,便骑着它上集。”

“既然可乘,此驴我便买下。”

说着,刘彦笑问毛驴:“可愿跟我走?”

驴子听了皮毛抖擞,踏蹄站起身,对着刘彦点头。

众人惊奇四起,纷说‘此驴果能听懂人话’,老汉亦瞠目思量。

少女喜上眉梢,礼问道:“大官人给多少银两?”

刘彦稍思笑说:“五两。”

少女笑点头:“小奴卖给相公。”

其时,一人高声叫嚷:“我出二十两!”

除了刘彦,众目齐看那边。

少女回话道:“小奴已答应大官人。我虽年少不知事,但知道‘言而有信’,我家长耳公只卖给大官人。”

刘平转顾公子,嬉笑说:“妹子守信不贪,定有好造化。”

“不要多嘴,取五两与她。”

刘彦抄手吩咐,背袖观面前毛驴。

少时,指凝文光,点中它额头,心念随之而入,窥见一童子形貌。

那童儿感应君子正大光明之念,魂儿抖擞,慌得礼拜。

“不必惊怕,只把实话告诉我。”

“你如何魂落驴身?与小娘子家有何因缘?”

……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