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她靠摆摊火了
  4. 第448章 诅咒

第448章 诅咒

作者:

“明小旬还在送我们。”屈浩视力好,他回头看,明旬的身形已经化成了一个小黑点,纵使明旬看不见,屈浩还是隔着后窗玻璃朝明旬挥手。

他扭身,很同情明旬。

屈浩跟时落说:“明小旬肯定想跟我们一起,不过他要养活许多人,他不能离开上京太久,要不然他一起,这一趟就能轻松多。”

虽然明旬最擅长的是做生意,不过他许多方面都有涉猎,懂的也多。

屈浩打开平板,调出图面,“这都是近几天明小旬发给我的。”

明旬以往主动联系他的时候不多,这几天却每天都给他发个备忘录,备忘录中每天都有添加,上头一条条记着时落的吃穿住行的习惯,还有各地的风土人情,有需要着重注意的,明旬都特意标出来。

时落转过头看,图片上的字是明旬手写的。

明旬的字苍劲有力,用笔行云流水,极具个人特色。

看着密密麻麻好几页的字,时落心跳又快了许多,这回持续的时间还久,她按了按心口,说:“等处理完这一趟,我会带明旬回家。”

她会放下别的事,带着明旬正式回山上,去见师父。

屈浩惊喜地问:“落落打算要跟明小旬订婚了?”

先前师父下山,他们也算是正式带回去见家长,下回落落带明小旬去山上,那就离订婚结婚也不远了。

“订婚?”时落考虑了半秒,而后笑了一下,“也可。”

想到与明旬订婚结婚,以后与他一起走过下半生,此刻与明旬离别的不舍都淡去了许多。

“明小旬知道吗?”屈浩精致的眉眼闪闪发亮,“虽然明小旬在别人面前都一副那什么的样子。”

“高深莫测?”

屈浩点头,“对,但是我跟他认识二十多年,我了解他,别看他做什么事都是心有成竹——”

“胸有成竹。”时落纠正他。

“对,

胸有成竹,但是他这人在乎的人不多,以前是老爷子,现在加上一个你,他越是珍惜你,越是小心,我估计他都不敢跟你求婚。”

不得不说,屈浩脑子装的东西不多,但直觉不差。

“那我跟他求婚。”时落手机震动一下,打开,是明旬发来的短信。

明旬提醒她齐晓波提着的背包里有眼罩,这一趟路上要走许久,车上不要看书,对眼睛不好,若无聊,他提醒时落带着眼罩睡一会儿。

时落不太熟练地回了短信。

她不是会拐弯的性子,时落思忖片刻,发了一句,‘回来我跟你求婚。’

明家老宅门口,当明旬看到时落的消息时,手僵了一下,他眼睁睁看着手机从手心滑落,他明明能接住,可这一刻他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愣愣看着手机掉在地上。

手机质量好,没摔碎。

过了许久,他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躬身,捡起手机,按亮屏幕,反复看了好几遍,确定自己没看错。

他才突然醒神一般,忙拨通时落的电话。

“落落,你说的是真的?”明旬心跳不稳,他小心翼翼地问。

时落嗯了一声,又问:“你喜欢什么样的求婚场景?”

她对这些事知之甚少,不过她能学,也愿意可以满足明旬。

明旬突然笑了一下,他嗓子被堵住了一般,良久才哑声道:“我想去落落从小住的山上,住落落的房间,吃落落吃过的饭菜,看落落看过的书

。”

时落接着说:“最后我再跟你求婚。”

“好。”若不是明旬平时性子沉稳,此刻恨不得绕着别墅跑几圈。

依依不舍挂了电话,明旬快步回去,他太惊喜,太兴奋,想找老爷子分享一下。

车上,屈浩捂着嘴直笑。

“落落,等你求婚的时候,我要是没在现场,你一定要拍个视频,让明小旬发给我。”屈浩特别想看看明旬到时候的脸色,他说:“以我对他的了解,恐怕他自己都想录,以后能回味几十年。”

时落答应了他。

“我还从没看过明小旬不好意思的时候,我估计落落你要是求婚,他得害羞的说不出话来。”

“他不会。”时落笃定地开口。

便是为了给她一个美好回忆,明旬也不会失态。

“若你空闲,可与我们一道去。”屈浩作为明旬做好的朋友,他被求婚的时候,在现场做个见证比较好。

“落落,那就一言为定。”能亲眼看着明小旬跟落落修成正果,屈浩觉得那一刻比自己结婚还高兴。

车子一路朝南。

这回没带着能说会道的张嘉,却带了同样性子跳脱的屈浩,往南走的一路上倒也不枯燥。

车子走了约莫一个小时,时落接到欧阳晨的电话。

“你离开上京了?”

“是,去南方处理一些事。”

这一趟唐强也要去,不过唐强前两天离开上京,他们约好在N市见面。

欧阳晨沉吟片刻,说:“我师父一时半会儿也没动静,我与你一起吧。”

不等时落拒绝,欧阳晨又说:“我曾与师父一起去过南方许多地方,我师伯又在湘西待过几十年,若遇到危险,至少面子上,他不会驳了我的求助。”

之前他一直摆烂,他救不出师父,自己都没脸活在世上,遇着时落以后,欧阳晨觉得他不能辜负了身为天师的一份责任,他也忘记了师父曾对他耳提面命的话。

这世上总有因果报应。

他只盼着他能多帮助别人,为师父积攒些功德,他也能早日救出师父。

“好。”时落应下。

“那我们何时见面?”

车内安静,欧阳晨的声音清晰可闻。

来之前张嘉提醒过齐晓波,要他多看多说,有点眼力见。

齐晓波展开手里的地图,指着地图上一个地点,“时小姐,我们离下一刻服务区还有两个小时左右。”

“那我在下一个服务区等你。”时落对欧阳晨说。

约好地点,时落挂了电话。

她转头问屈浩,“我要跟明旬说吗?”

她跟明旬是情侣,与旁的男子同行,她不知道该不该与明旬说。

“明小旬肯定是相信你,但是吧,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对喜欢的人总有占有欲,我觉得还是提一下好点。”屈浩感情经历也不多,他又问前面的薛城跟齐晓波,“你们觉得呢?”

“时小姐,我赞同屈少爷的话。”薛城说。

齐晓波也忙点头,他不自在地挠了挠头,说:“我上高中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女孩子,我长得普通,学习也一般,不敢跟她表白,只敢偷偷喜欢那女孩子,即使这样,当我看到那女孩跟别的男孩子坐在一起学习,我心里都酸。”

时落就给明旬打了个电话,说了欧阳晨要一起去的事。

那头,明旬没说话。

“我与他说——”时落刚要说不带欧阳晨了。

明旬便开口,“落落,他能帮到你,让他一起吧。”

他信任时落,只是他对欧阳晨不了解,他不信任欧阳晨。

“落落,不管任何时候,你的安危最重要。”明旬还是跟时落说实话,“欧阳晨在你身边,我还是有些吃醋的。”

时落握紧了电话,直接问:“那我要怎么哄你?”

听了时落的话,明旬心里那点酸意都散了大半,他忍不住笑,“等落落回来,我再提要求。”

“好。”

两人又忍不住说了好一阵,才一一不舍地挂了电话。

两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服务站。

在车上坐了三个多小时,没怎么动,几个人都不饿。

齐晓波去买了几份热乎的粥。

吃了粥,几人又走了一阵,而后去车上等着欧阳晨。

欧阳晨来的比预想中的快。

他自己开车,鼻梁上架着墨镜,露出来的鼻尖跟嘴唇有型好看。

欧阳晨相貌虽及不上明旬跟屈浩,却也是清隽帅气的。

欧阳晨按了一下喇叭,而后将墨镜勾了下来,他扫了一眼悍马上几人,视线在屈浩身上多留了两秒,他朝时落点了点头。

时落也跟他点头。

两辆车子一前一后继续往南走。

前头的车上,屈浩咂舌,“落落,他是天师?”

“是。”

“那这个天师还停时髦。”屈浩感叹了一句。

原本时落与唐强约定明天见,只是天黑之前,时落接到了唐强的电话。

唐强又遇到了麻烦。

时落与欧阳晨商量过,-他们连夜往唐强所在的城市赶去。

唐强在W市,那处离上京将近四百公里,是个排不上号的小城市。

时落到W市,唐强跟锤子亲自过来接。

“事发地不在市区,是在一个村子里。”好几天没怎么休息,唐强眼下一片黑青,走路都有些不稳,他喝了一大口咖啡,勉强打起精神,跟时落说:“从两个月前,这个村子就开始陆续有人去世,开始都是老年人,到后来是青壮年,两个月时间已经死了二十多个了,平均三天就死一个,后来村里人怕了,都跑了,我们打听过了,村民跑出去也没用,在外头照样死。”

“我们打听过了,听村里的老人说,这是个诅咒。”唐强又喝了一口咖啡,有些急躁,“就昨天,开始轮到孩子了,一个十八岁的孩子死了。”

“时大师,我们是现在就去村子看看,休整一夜,明天再去?”

(本章完)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